刚刚更新: 〔宁凡小六子免费阅〕〔我当算命先生那几〕〔神算赘婿〕〔丹道神帝〕〔冷清欢慕容麒〕〔楚墨穿越成傻太子〕〔史上最强太子楚墨〕〔史上最强太子〕〔医妃惑天下:冷王〕〔天降三宝:虐渣妈〕〔叶辰叶萌萌〕〔苏雨涵叶萌萌〕〔都市至尊仙医陈飞〕〔南狂叶辰苏雨涵叶〕〔至尊都市奶爸叶辰〕〔都市神才〕〔都市极品医神叶辰〕〔老公大人求放过〕〔暗恋成欢,女人休〕〔大贤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三十章 缠糖
    对视了半刻之久,颜娧眨巴眨巴的望着承昀感叹着。

    承公子脸皮没裴谚厚呢!

    青灰色的锦缎深衣上绣着淡银君子兰,腰系玉带,还能瞧见紫檀雕骨扇露出半个扇柄歪斜在腰上,可见方才拦她多急。

    还能看出束发之年的稚气,发带上的青云玉饰显得优雅贵气,嘴角微扬欲言又止的想问着什么。

    颜娧觉着占了大半优势,谁让她年纪小呢!

    心里乐呵乐呵的等着他开口,等不着也无趣了。

    她转了身伏趴在船沿极尽可能的探出手撩拨这水面。

    她差点就成了断手狂了!

    折了这个如白杨树般坚毅挺拔的少年郎。

    虽然有欺负少年郎的嫌疑存在,可谁让她这会就是黄口小儿,连荳蔻都沾不上边呢?

    承昀看着她完全不在意的就撩起水花兀自欣欢,彷佛就当他不存在般。

    他又心塞了......

    “丫头方才被什么东西追了?”终于承昀鼓起勇气问。

    颜娧挺起身子,眼睛又眨巴眨巴的回望他。

    “方才下过雨,草地里溜了好几条长尾,可吓人了!”

    承耘:“......”

    方才他可看得清楚了,她飞驰而来的速度,虽然还不如真正轻功高手的迅捷。

    但......

    在一个小女娃的身上就是不单纯吶!

    尤其她脸上还带着徜徉在雨后天晴的暇意的浅笑。

    他一双异能的眼,能看的远究竟是好是坏?

    这让他怎么相信她是被吓得飞奔?

    “丫头奔跑在明媚阳光里的笑容,像沐浴在曦光里,甚是好看。”

    “呃?”颜娧偏了头瞄了腼腆少年,思考他话里的意思。

    这是说他看清了她来时的神情?

    她了解,这是个异世真能有些奇特异能存在也不奇怪,可专来找她撞......

    这就不好玩了呢!

    有好看的手,又有好听的嗓音,怎么对两者合一的人起戒心!

    这是如何是好呢?

    颜娧咬着唇两小步,两小步的走到承昀身边,拉拉他绣着银色君子兰的衣襬,怯生生的问道:

    “哥哥想抓走丫头?”

    “丫头会跟哥哥走?”承昀顺势蹲下身子与她平视,看进一双明媚的眸子。

    “......”颜娧突然被这低沈诱人的嗓音给吸引了。

    这孩子变声期家人照顾得挺好,那嗓音低迷得都醉了。

    这是不是想装可爱,被倒打了一耙?

    颜娧就这么看着承昀的骨节分明的手,朝她耳际鬓发撩起塞入耳后。

    他轻轻的,浅浅的呼吸在她鼻息间,居然是她最爱的粉荷香气。

    颜娧:“......”

    她被撩了?

    天啊!

    她居然被一个尚未加冠的少年给撩了,还撩拨得心旷神怡!!!

    颜娧迟疑了一瞬,无辜不解的问:“哥哥不是来念书?”

    “念书,也可以不念书。”承昀摸摸颜娧的头,澄净净的眸光里,看不出什么异常。

    “好些哥哥们都想来如意书舍了呢!我都认不清了。”

    颜娧认真真的问:“哥哥可下定书舍的住宿了?我好喜欢最高的哪间厢房,那儿种满了哥哥衣袖君子兰呢!”

    就算没有种,今晚也会让谷雨给植上整院子的君子兰!

    敢撩她?

    可想好代价了?

    “比起君子兰,哥哥更爱那片湘妃竹林。”承昀遥指书舍后山的郁离醉培育林。

    “靠近竹林的可是单人小院,贵着呢!”颜娧表现得可心疼荷包了。

    “银钱哥哥不在意,丫头肯哥哥一起念书?”

    颜娧拧起眉峰摇摇头,无奈叹息道:“黎太傅的束修不是我能负担的。”

    这话说得半真半假,她都念了二十几年书了,还念书?

    承昀扬起嘴角与颊上的酒窝成了一抹绚烂的浅笑,颜娧欢欣的扬起可爱的梨窝回应。

    “丫头帮我留下那个竹林小院,我帮妳准备束修。”

    “......”颜娧听这意思,这人是清楚她的身份?还是不清楚?

    “丫头在君子笑都能有视野最好的包厢,想必在如意书舍也是能行的。”承昀觉着他的蛊惑,在她身上似乎无用。

    这结果,他莞尔。

    在西尧从没失效的异能,入了北雍居然连黄口小儿也无用?

    这可心塞了,他以为能探出更多消息。

    颜娧咯咯笑了。“哥哥偷看我很久了呵!”

    他取了腰胁骨扇为颜娧徐徐去热。“只见妳一路跑上山,没别的。”

    颜娧也直视了承昀一会,方才的晕乎乎似乎溢散了。

    原来从上山就被盯着了。

    瞧着他饱含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底气,怎么会半路拦抱小姑娘?

    嗯!

    这下没带人出来真错了!

    都疏忽了目前归武山来了各国的世家子弟。

    “只是要湘妃竹林小院?”颜娧试探着。

    她丁点也不怀疑,这人摸清了他所有能摸的底了。

    “千真万确!”承昀爽快应答。

    “哥哥,小院事小,黎太傅收不收门生事大。”

    她当然知道钱银事小!

    都还没决定黎老太傅拣选门生日子,就有人拦路来了,这可好?

    唉!黎莹的圣旨还是来得太慢了,可怜她这个孩子啊!

    身份吶!都被怀疑了!

    这整治好归武山的功劳都送上跟前了,怎么着圣旨爬乌龟了呢?

    难不成八百里加急夹脚了不成?

    “不是丫头就能决定了?”

    承昀事前探访,整个归武山的确在颜娧名下,以为小娃娃好掌控,却完全出乎预料。

    承昀从怀中掏出包装精巧的缠糖递给颜娧。“尝尝看我们西尧皇室的手艺。”

    蛊惑的功夫用不上,糖饼总成吧?

    颜娧只觉着额上挂了十三条黑线,真当她是七岁娃啦?

    迟疑了些会,她的手始终不敢伸出去......

    家教啊!孩子本就不该收取陌生人的玩意啊??

    “没有毒的。”承昀低沈优雅的嗓音陈述着。

    颜娧:“......”

    这才恐怖吧!

    “姑姑说不行!”颜娧表现出十足十受教。

    只能抬出立秋来了!

    “贵人逾礼了!”立秋清清淡淡的嗓音从码头边上传来。

    颜娧求救的回望,扬起可怜巴巴的笑容。

    只见离画舫数丈之遥的立秋轻踏湖中荷叶翩翩而来。

    这一声“贵人”让承昀立直了身子看清了来人。

    这四国只有一处,不敬帝皇,不拜朝臣。

    难怪魅惑无用呵!

    立秋没好气的抱起颜娧,又退了数步保持三人的守礼之距,不着痕迹的施了脚力,让画舫往码头回去。

    轻悠悠的力道,彷佛微风轻拂而过,虽然细微承昀还是明显的感受两人的功力差异。

    “在下失礼了。”承昀揖礼赔罪。

    多次探查也没能查出两山有交集,也理解为何这归武山能短期内如此井然有序矣。

    “贵人既要来求学,就请恪守礼仪。姑娘贵不可言,虽然年纪尚小,还是请贵人莫要触礼。”

    立秋抱着颜娧,依然温婉悠然的福身还礼。

    “姑娘可知雍朝雍德帝的圣旨到了宅内了,白露收下后才晓得姑娘不见人了。”

    圣旨?!

    承昀凝起眉宇,拦下了正要起身飞去的立秋。

    “姑姑等等!”承昀又是一个揖礼。“寄乐山不涉朝堂的规矩?”

    立秋扬起一抹浅笑简短的回应。“这是归武山。”

    “可妳们接雍德帝的旨?”承昀不死心再问。

    颜娧娧环抱着立秋纤细白嫩的颈子,乐呵乐呵道:“是收不是接!”

    孩子还是孩子呵!

    训练得再好,急起来还是露了馅。

    虽不损其风雅,神色也是捉急了。

    颜娧安心的伏趴走立秋身上,结束了半天的冒险。

    ......

    回宅子的一路上,立秋一巴掌一巴掌的打在颜娧小屁股上,打得颜娧想泪眼婆娑又忍下一缸子眼泪。

    她逃家啊!能哭?能闹?

    这要是裴谚都不知道又被穿上几套重甲丢瀑布反省了。

    一到进宅子,内院里有一屋子的人等她,包含极少出现在众人面前的立夏。

    多好的闺蜜啊!

    两个得力助手就这样平白送给她当佣人了。

    可,一屋子人看她被立秋惩罚不妥吧?

    “姑娘可知错哪儿了?”立秋开门见山问。

    “姑姑,在自个山里跑也算跷家?”颜娧可怜兮兮问。

    置之死地而后生!打都打了也要为自己平反一下。

    “姑娘不知归武山已然开放四国贵人汇聚?”立秋板着脸色问。

    “知道。”

    “姑娘不知卸去重甲一路疾驰会引来侧目?”

    “我看过没人了!”颜娧急急解释着。

    “没人何以遇上承昀?”立秋神色凝重的再问。

    “哇!姑姑果然上人间百科!我都不知道那是谁呢!”

    千穿穿穿马屁不穿!

    就连一旁的三个熊孩子也不得不仰首称赞颜娧。

    都挨了好几下打了,还能记得夸奖,立秋都被夸得一愣险险板不起脸面。

    原来还有这番操作呐!

    “还能扯?我让妳扯!”立秋又一连十下的屁股疼伺候。

    疼!可是哭很没面子啊!

    “姑娘可知西尧擅长何事?”打完立秋又继续问。

    颜娧红着眼可怜兮兮老实的摇头。“不知。”

    “西尧皇室擅长摄心。”

    颜娧用最大的能耐回身,如获至宝的看立秋。“这么厉害?我被摄了?”

    “......”

    一众熊孩子突然觉着颜娧这是被姑姑抽惨的前兆。

    立秋深深吸了一口气,又让她挨了几十下。“我让妳厉害!打不知错,还不认错。”

    这一瞬颜娧终于弃甲投降嚎啕声起,哭声响透了整个归武山。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