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娱乐王朝〕〔天降三宝:虐渣妈〕〔天下第肆〕〔邪龙道〕〔八零宠婚:甜妻太〕〔奋斗在沙俄〕〔天降六宝:追我妈〕〔姜暖霍北辰〕〔至尊弃婿〕〔龙尊一怒〕〔盛翰鈺时莜萱〕〔王牌神婿〕〔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豪婿〕〔废婿崛起〕〔姜岁岁霍临西〕〔韩三千苏迎夏〕〔华丽逆袭韩三千〕〔豪婿((超级女婿〕〔家族禁令韩三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三十七章 上山
    雨势滂沱,通往如意书舍的官道上,雨水如湍急河流狂泄而下。

    黎家兄弟带着两位少年人举步维艰互相拉着手走,就怕一个不小心摔了被顺道冲走。

    “怎就非今天上山不可了?”娇生惯养的厉行何时吃过这种连里衣都湿苦了。

    “这雨下个没完,不让我们躲在酒肆,还跑出来跋山涉水,这是那门子考验?”南楚伯家五皇子伯逍也哀嚎着。

    “我祖父说今天就今天,轮到你说话?”黎祈没好气的又拉了厉行上前一步。

    还以为这厉行能有些门面功夫,岂知比他还不如,这样还敢到处惹事,就不怕被乱棍打死?

    方才黎承吩咐二十四金钗到各家厢房禀报,“想要求学大厅集合!”

    就这样不到一刻钟,各家子弟纷纷出笼,全站定到大厅了。

    黎承宣布,黎老太傅的第一项测试就是在这滂沱大雨下,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如意书舍,当下几家子弟已经飞奔疾驰上山,包含厉行的兄长厉耿都已经在山上了。

    “你大爷的!就不能快些?这雨淋得爽快是不?”伯逍也忍不住也推了厉行一把,虽然功夫上也混水摸鱼长大的,也没这么鳖脚啊!

    这一推,黎祈厉行迭成了一大团,原本惨叫声四起,在嘴里接到奔流而来的雨水后,才赶紧闭上嘴爬起来。

    “喝饱走了!”黎承见两个在地上喝水的蠢货也是醉了,其中还有亲生弟弟。

    遥望如意书舍还有一段路呢!能不能不要认这亲吶?

    “是不是亲哥啊!这么不待见。”黎祈啐了好几口,也没能将嘴里泥沙吐干净。

    “不是。”黎承很想不认的。

    黎祈:“......”

    一众对这回答怔愣了下。

    伯逍耐着雨水在黎祈耳边低语。“不是说兄长?你怎么得罪的?”

    “杀母仇人能行不?”黎祈自以为声音小。

    “这样都没杀了你?很可以了。”厉行小声惊呼。

    “行啦!别说了!等等我们都被灭口了......”伯逍拉拉两人湿淋淋的衣袖提醒着。

    “是呢!看着好个玉树临风的白面书生,可这一路上山都面不改色的,那功夫得多好。”厉行冷得哆嗦抽抖着。

    “跟你们说,好得可恐怖了!他身上还穿着一套贴身重甲呢!”黎祈不长眼的继续挖着底。

    黎祈满意的收获两人惊愕倒抽气的神色。

    黎承:“......”

    他到底招谁惹谁了带黎祈出门?

    “走不走?”黎承耐着性子问。

    “走!当然走!”三个难兄难弟有默契的响应,赶忙继续往书院走。

    瞄了三个恰巧年龄相当的孩子,黎承胸臆莫名的发堵,还好四国世家只来了两个孩子,否则他可能明年坟头得长满草了。

    ......

    书院内十几个少年瑟瑟抖着,小厮们地龙一个接一个的燃上,毛毯衣物一件件地上,深怕几个公子给冻着了。

    老太傅坐在庭堂雕功细致的罗汉床上抚着长髯,对着这批孩子频频点头,彷佛有说不完的满意。

    从黎承遣人来通知,到第一个孩子上来的时间只花两刻钟,连生火温上一壶郁离醉的时间都不够。

    越过人群又看到了那个最早到已经打点好仪容,文质彬彬举止有礼的协助其他晚到的孩子。

    小丫头说要困住这些贵族子弟八日,他也思虑了许久,有什么事能够困住这些小子长达八天?

    光看那个神情坚毅话语轩昂在人群中来回数次的孩子,他觉着第一个上来的孩子他就关不住了......

    老太傅眼中的好孩子,承昀又回首给了老太傅一个温和的浅笑。

    这一笑,笑得老太傅嘴角抽了抽,这样的人怎么拦得住?

    笑得他汗流浃背啊!得赶紧的想想后两道考验了。

    这会,黎祈拉长尾音的哀鸿喊叫从门外传来,这一瞬让堂上的少年们都静默无声纷纷回头。

    “我的姥爷啊!我终于到了。”

    黎承脑壳疼的从黎祈身后一脚踹了过去,黎祈瞬间飞扑着地滑行到老太傅跟前,一众都傻了眼。

    “就说别惹兄长生气,还搞得跟奔丧似的。”厉行连忙走近扶起黎祈劝戒着。

    “就是!你祖父可还好好坐在堂上,难怪兄长又要赏脚了。”伯逍也来扶人。

    还坐在正堂上被奔丧的老太傅嘴角又抽了抽,黎祈这哭法是有几分味儿。

    “有劳承郡王护送舍弟,辛苦了。”南楚大皇子伯夷首先打破宁静恭谨的揖礼。

    深知伯逍秉性的伯夷,已然发现弟弟比他先交到朋友了,进了门先找朋友而非来给兄长揖礼了。

    “有劳承郡王了。”厉耿也跟着过来招呼,递上了刚送来的姜茶。

    方才黎承一宣布,他俩全都忘了弟弟,本以为弟弟打算放弃入学,怎知竟是黎呈给带上山了。

    黎承也拱手回礼,“两位客气了,舍弟也得上山。”

    本就要把所有人都关在书舍了,当然都得拎来了。

    几个小厮上前给四人递上替换衣物,帘后更衣赶忙伺候姜茶,深怕贵客着凉。

    “姥爷,接下来可别太难啊!不然我就被刷第一个了。”黎祈偎去老太傅脚边瑟瑟抖着。

    这那是在保他?分明是在保他身后的小伙。

    老太傅突然觉着没淋雨也脑壳疼,物以类聚!!!这念头吓得他青筋直抖。

    全收了,这书院可就没一日安歇了。

    “姥爷,我不要双人小院了,我们仨一起住三人小院,可好?”黎祈在来的路上就想好抛祖弃兄要与厉行伯逍作伴了。

    身后的三位兄长互看了一眼,解嘲的笑。

    人倒霉起来,连被抛弃都有人作伴吶!

    “我也有个双人小院,可以换成三人小院,不知两位是否一起?”黎承苦笑问。

    “日后还请黎兄多指教了。”有弟如此伯夷厉耿也只能认了。

    黎承心中喘了口气,这会黎祈终于不是给找荏,三国的皇子都同一居室了,还怕不好号招世家子弟?

    一旁的承昀对于这安排挺满意,思及醉酒的厉行他就有发不完的疙瘩,如此他可以安心的住到单人小院去。

    “姥爷看孙儿这样安排可好?”黎承看着被扰得脑壳疼的老太傅,不自觉扬的起浅笑。

    “你们六个娃娃说定就好,就饶了我这把老骨头吧!”老太傅那管得上谁住那了,现在饶了快被黎祈摇散的老骨头,“我去想想后两道题,别跟上。”

    老太傅几乎是撑着老骨头逃跑得速度离席而去。

    “多谢姥爷。”黎承目送老太傅离去后,一把捞起还在作怪的黎祈,丢到一旁太师椅上,回身交待了几个小厮与书僮安排客房适宜。

    通铺小院基本只须定期上缴束修,其他小院则与君子笑规则相同。

    也因为多数人都在君子笑已上缴了第二季的房费,因此就直接按着君子笑的住宿令牌分房并不难处理,二十四金银钗也正准备着将贵客们的行李都整理好送上山来。

    在所有人都分配好,由书僮领走后,轮到了最后一位,君子笑上缴了一年房费的贵客承昀。

    “据说承兄缴上一年的房费,是为了竹林小院?”

    “可不是!我早早就看上竹林小院了。”

    一听黎承问起,承昀扬起释怀的微笑,他还一度以为被忘了。

    那日丫头的一句甘心,真让他不甘心的掏出四十万银票给君子笑,还就真跟小丫头耗上了,好在老太傅一个入学考试,这可扰乱了她吧!

    “先看上的可不是你,阿娧起书舍就看好那个房舍了”黎承直言不讳。

    这个害得颜娧挨了顿揍的,他当然支持往死里坑!

    承昀听着这声阿娧,还真不是一般刺耳。

    他晓得他们住在山下宅子里,每日都几个人一起习武、用膳无一日缺席,感情密不可分十分良好。

    但,听起来就是一阵酸。

    “丫头不是说付不起束修?”

    “整座山都是阿娧的,你说说她还需要什么束修?”黎承可不就是故意留他下来酸酸他的自以为是。

    “原来真的是丫头啊!”承昀的臆测终于有了答案。

    “是呢!就是阿娧。”黎承冷然的笑了,“你得感谢老天这场雨,不然我也不清楚阿娧什么时候打算开放书舍。”

    承昀楞了楞。“不是老太傅?”

    “我家姥爷都古稀了,阿娧舍不得他老人家太过劳累,一直在找第二位先生,我家舅父还没从南楚回来之前,本是不开书舍的,你还是得感谢这场雨。”

    黎承终于知道为何黎祈总喜欢逼得人家有口难言了。

    原来这感觉真不错!看样子他阴损的功夫也不错!有点天份!

    “君子不夺人所好,我换个地方便是。”承昀拱手道歉。

    那日还误会了颜娧是吊着世家子弟胃口,这下可妥妥的被搧了巴掌。

    “别!你可别!阿娧说,收了你一年的房费,她腾出屋子不亏,你这要不夺,她荷包可疼了。”黎祈这可是原话。

    收了的银票可是又有一半送进宫内与山门了。

    让她在掏出来不是没门而已,连窗都没。

    承昀嘴角抽个不停,这不拐着弯骂他小人?

    只是带个讯息也能那么不带脏字的损人,这丫头厉害着!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