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玲珑神妃〕〔异界职业玩家〕〔唐芯秦俊天秦南枫〕〔都市至尊剑魔〕〔纪先生的小情诗〕〔重生狂妻,大佬宠〕〔蛮神鼎〕〔铁血神医〕〔闪婚蜜爱:总裁独〕〔都市魔尊〕〔重返地球唐峰〕〔【长生王者】〕〔心尖蜜〕〔长生归来当奶爸唐〕〔一念情深:顾少的〕〔一念情深〕〔余生为期〕〔天下第一师〕〔一念情深:先生轻〕〔盛世娇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四十章 落水
    凌厉雨势已然第十四日,各地灾民果真逐渐涌来未见惨况的协阳城,不断有灾民哀求官道守门人放行,希望能前往平安寺祈福。

    几千灾民陆续而来,却不是颜娧所乐见。

    雨不停歇,归武山就绝非最佳的栖身之所。

    这两日,君子笑与平安寺已安置了庄上的妇孺,男丁们都被安排到最远的庄子,搭建临时收容所,曹同知在得知颜娧善意后,也派遣许多衙役前来协助引导灾民、维持秩序,更加派了全责能动用协阳城的兵武来建造收容所。

    此时,颜娧遣了莫绍带着曹同知登上如意书舍观察山势,再会来庄上,曹同知几乎是软了腿让莫绍给扶了进来。

    “完了,本官完了!”曹同知浑身湿透,乌纱帽抱在怀中,慌乱的喊着。

    归武山坳完全浸泡在雨水里,雨水混浊深不见底,与君子笑开张时颜娧邀请参观时完全不同。

    这雨再继续下下去,归武山一旦溃堤,这协阳城周围可能有一处生机?

    虽是天灾,身为父母官能辞其咎?

    曹同知已开始想着被革职查办,以怠惰民生已致水患溃堤被抄斩的情境,不自觉脑袋冷然一缩。

    一晃眼发觉黎承也在,连忙抱着他衣襬下跪求助。

    “承郡王,救救下官吶!下官也不知这雨会下成这副德性,救救下官与百姓们吶!”曹同知脸上已分不清楚是泪是雨。

    就知道这归武山的几千两银子收的太轻易啊!

    这临时搭建的棚子雨声噼啪作响,与曹同知的哭喊声相应着。

    颜娧放下邸报递还给立秋看着曹同知哭喊。

    原想着,他若是只求官运亨通,那这官也是到头了,溃不溃堤有得是锅可背,不曾想还是加了百姓,她心里也就柔软了。

    “若想至之不理,也不会让人带曹同知上山了。”黎承将曹同知扶起落坐在小杌子上,“今日曹同知回城后,切记,持本郡王手谕周知各城门,内外城门闭门三日不得进出,违者杀无赦。

    灾民聚集在归武山下,会有什么,曹同知应该清楚,城外灾民今日之内,立即迁往城北齐寓山上,切莫再逗留于归武山下,曹同知可否办到?”

    曹同知点头如捣蒜,“下官即刻去办。”

    曹同知带着黎承手谕退出帐外,沿路叫喊着封了所有上归武山的路,嗓门之大,之惊恐,让颜娧都失笑了。

    “承哥,官话说得可真溜,看你把他吓得。”

    “文官就是这样麻烦,要是武官那还需要看,说了就去做。”黎承抖了抖被抓皱的直缀。

    “齐寓山上都安排好了?”颜娧只给了黎承两日呢!偌大山林要临时搭建出收容所,可远比在地上搭建难多了。

    “山上百年以上的老树不少,省了不少事,黎家侍卫搭建了不少树屋,能上树的上树屋,不能上树的就搭棚子。”

    “我算是见识到了,黎家在这协阳城的根底了。”

    那日不畏风雨倾巢而出来面见家主的模样,根本就是八方来朝,好似入阵开始,就受到感召等着拜见,为首的管事还呜啦呜啦的哭了一翻,这几十年来没有新家主,能御使浮石令,前任管事都已经等不着老损了。

    当所有人掌心的八色奇石一同发出异彩时,她真真完全佩服这群被陨石所控的人了,死生定当追随的信念着实可怕。

    “抢收下来的粮食,可都有妥善处理了?”接下来的日子粮食就是考验了,怎么应付几千人的吃食。

    “没冒芽的米粮都送进城里处理了。”黎承也不知道能救下多少尽力就是。

    颜娧颔首,走出帐外。

    这雨仍不停歇的令人糟心啊!

    “莫叔,能带我上山一趟?”她想亲自瞧一瞧水位,十几日来只听回报,总觉着不安生的心慌,深怕有哪个环节漏了。

    “姑娘,我们尽力了。”莫绍安慰着。

    不说他的工队山门里数一数二,就算真无法抵御这天罚之雨,也在颜娧的规划下也能将伤亡减到最低。

    她精心规划的宅子就是用来缓冲山坳溃堤水泄而下的缓解之处,水会从她的宅邸一分为二,大多洪水都会被导离协阳城,唯一会被毁的只有她那五进的宅子。

    “我这心糟得很,总觉着漏什么。”

    莫绍挺不住那哀求的小眼神吶,只得蹲下身子抱起她。

    颜娧开心的攀上莫绍肩上,离开也不忘交待黎承:“我们去观音立像,这里就交给承哥了。”

    “知道。”黎承宠溺的笑了,这样一个剔透的女娃,谁能抗拒?

    从最远的庄子到观音立像可有一大段路得走,莫绍舍不得颜娧淋雨,就这么紧紧将她挨在怀中,劈风破雨的疾行在上山的官道上。

    一到观音立像肩上,颜娧细细的在脑中在盘算一遍所有工程细项,她细量着究竟有什么能破坏整个岩山的结构而溃堤?

    冷风凉雨中她吸了一口清冷了凉气,脑子里窜入了“人为”二字。

    脑袋里少得糟心的讯息,冲了这归武山,能毁了什么?

    黎家二字有如一顿棒喝,让她惊恐的咬了唇畔,咬得都尝到血腥味。

    “莫叔!快去检查闸门,我在这没事的,快!”颜娧慌张催促。

    “姑娘?”莫绍不明究理的回望。

    “莫叔工法是一流,但是有人想毁了这里。”颜娧看着波涛汹涌水势才到观音立像裙底,可这样的水位即便没有她的控制,山坳也不至于会溃堤才是。

    只有人为!

    “我们作多了,让人烦心了,莫叔快去,我不会有事!”

    一般人从外头看不出岩山变化没错,她怎么就把刺杀黎承兄弟这荏给忘了!

    这阵子过得太安逸了啊!

    在颜娧提醒后,莫绍也忍不住心惊。

    “姑娘,妳且等着,我马上回来。”莫绍鸣起呼喊工队的哨音,快速飞离往山体的各个闸门。

    莫绍人影一远离颜娧可见范围,颜娧倚着观音像的耳朵躲避雨势,倏地,一袭黑衣人影无声息的落在颜娧身侧,长剑抵着她白皙的颈项。

    “小姑娘太聪明不是好事。”他才从山上砍了几株参天老树,才打算顺流而下冲撞山体就被发现,这可不太好。

    颜娧回身紧贴了观音像,冰冷的雨水随着剑身流入衣物里冷得颤抖。

    “现在才怕会不会慢了些?”黑衣人正享受这种凌迟的快意。

    “究竟何事需要山下几千条人命赔上?”颜娧鼓足了勇气询问。

    死不可怕,她都死了两回了,不能死得不明不白。

    “还真是个胆儿肥的,妳觉着这大雨滂沱里,还有人能来救妳?”黑衣人长剑推前了半分,划破了她的肌肤,鲜红的血液迅速被雨水冲入衣服里,染红了外衣。

    颜娧庆幸这火辣辣的疼,被冷雨给冲淡了,扬起浅笑应对着:“救不救倒也无所为了,说我胆儿肥?阁下不也是?胆敢在佛像下取人性命的刺客胆儿不肥?”

    刺客见她不若七岁孩儿的笑容,也冷笑出声。“这是想拖延时间?”

    “拖不拖也无所谓,就想做个明白鬼也不成?”颜娧大胆的前进了半分,不在意长剑划长了颈子。

    “知道了,也只能带下黄泉,有意思?”黑衣人凌迟般的又在她右臂上划了一道口子,还是等不到期望中的哭喊哀求声。

    颜娧摀着血流如注的手臂,连呲声都不给一声。

    敢情她遇上虐待狂了?喜欢这种凌迟式的杀人法。

    这要是给他一声喳呼,那不是还得多挨几剑?

    还好上山来了,即便自己命丧剑下,几根浮木的事儿,至少莫绍还是能够安顿好闸门,让山下百姓免于洪患。

    “明白鬼好投胎,看看我还盖了佛寺也知道,我相信轮回的。”颜娧努力维持冷静忘记疼痛,虽不确定是否会有人来救她,还是得争取时间。

    “就妳一个小娃娃,乖乖再去投胎就好,那么多废话。”黑衣人又是一剑划在颜娧左腿上。

    颜娧能感觉这剑划深了,疼得她落坐在观音肩上。

    心里可哀怨了,明明有护甲,却能剑剑见血。

    需要这么倒霉?

    就说哪有那么好的事情,投身来到此,一个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都没有。

    第一回遇上就是这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虐杀变态......

    “不疼吗?”黑衣人收回剑身,隔着面罩都能看见正舔着鲜血的诡谲。

    “来来,你把剑给我,给你划看看就知道。”颜娧忍着疼伸手索剑。

    黑衣人笑得令人诡谲颤抖,真将剑身反手递给她,在颜娧真伸手要接时,又一个回剑划在她的右腿上,讪笑着她。“小姑娘,以为我会傻到把剑给妳?”

    这次终于有护甲挡了半分,还是疼得她一声闷哼。

    她颓然的倾靠着观音放弃遮掩伤口,反正全疼了,也不知道该遮哪个就算了。

    “不傻,不傻,是我傻。”

    “乖!我送妳上路啦!”黑衣人执剑,就朝着颜娧心窝而去。

    颜娧眼尾余光扫到有人神急着急的往这来了!

    可是剑已离心口半分了!

    于是她倾斜了身体,顺势而落,用尽最后力气,轻点了观音胸膛直坠而下。

    她看到了来人眼里的责怪,不等他的责怪。

    呵!她可是落水逃命啊!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