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五十章 无解
    透过冉冉灯火,这一幕,也使得颜娧也是眼眶逐渐犯了热意,虽因年岁增长而有所变化,她还是一眼便认出两人。

    两人居然与来时的面容也是相同的,岁月并未在她们脸上留下太多痕迹。

    可妹妹们鬓如雪,姊姊却是黄口小儿。

    这让她如何能跨进院门?

    “立秋?”

    院内已然察觉来人。

    颜娧还没法走得麻利,只能在承昀搀扶下步步艰难的往内院走,走着走着盈在眼眶的泪珠也就缓缓滑落。

    屋内两人噙着泪走下了内宅的云步踏跺,绣帕不停抹着落不完的泪。

    实在走不下去的颜娧,干脆就落坐在庭中的青石板上,软糯的嗓音委屈道:“又不是不知道我只剩一只手,不会过来搀一把?”

    她也很想维系这份重逢的感动,奈何实力不允许。

    “做死到剩一只手能动,又被搀着了,我们搀哪?”颜笙又气又笑。

    两人年过六十,依然能保养得宜,宛若徐娘,身段匀称,在这个时代来讲不容易,只有浅灰的发色掩不去年岁。

    她的消息这年来山门都以特急送回,这次落水可真吓得她魂都跟着没了一半,若非裴程两父子拦着,她早在第一时间就来到归武山。

    这次,得知黎莹即将到平安寺长住,家人就更拦不住她了,几乎日夜兼程奔袭赶在黎莹进入小院的前一刻才到达。

    这辈子她被绑得厌了,都已经到了耳顺年纪,可以说活一天少一天了,仍为这烦人的规训束缚,那还不如就让她僵了第三回吧!

    “这哪是来看我的作态?”颜娧拒绝了承昀想抱起她的眼神。

    “说来看妳作死也行。”黎莹落着泪,话里尖酸着,心里还是心疼。

    两人还是靠了过来,侧蹲在她身边,落着泪颜笙娇嗔问。“来说说,想先抱抱谁?”

    她没忘,两人老喜欢在她身后相互磕绊的日子,受完专职教育入山地勘,仨人十数年来都是裤腰带绑在一起,不管哪儿需要地勘都是一同前往,从没落下彼此。

    每次摔疼了,总是颜娧先爬起来问,“先抱谁呢?”

    那最后一次的水库地勘,进入了一座雕栏华丽的古墓,原先她们想着能帮墓主迁墓,却在那场诡谲的爆炸里一同湮灭前,颜娧也没忘抱着她俩。

    两人再醒来,颜笙人躺在因高烧身死的颜家病弱少女病榻上,黎莹醒在已死透的黎家待嫁女花轿上。

    颜笙结识裴程后,就极力寻找两个姊妹的踪迹,深信如果她能活下,两个姊妹也一定能活下来。

    可惜穷尽数十年光阴,也只找到深宫中的黎莹,颜娧好似消失了般。

    “你们俩都当祖母了,还搞这套啊?”颜娧破涕为笑。

    “让妳作死,来这么慢,究竟上哪去了?”颜笙也随着落了坐,若非带着伤还真想她打一顿。

    “不哭了!我醒来才五岁,这来得够快了啊!”颜娧指着黎莹。“谁让妳,儿子都当皇帝还不赶紧的改规矩,我被关在佛堂五年呢!”

    “妳下回投胎到那家先与我说说,我再来想办法。”黎莹被骂笑了。

    被拘束了一辈子了,可以了,去他的大家闺秀!去他的皇家规矩!

    “现在应该是妳跟我说吧?咒我短命不成?”颜娧没好气。

    “太后娘娘还不赶快治个大不敬,看她还嘴欠不?”颜笙拉着黎莹起哄。

    “不欠,不欠!请娘娘开恩,饶了小的贱命!”颜娧说着说着又落了泪。

    以往都是黎莹喊着这些话的,时常地图会勘抓错距离,害得她们不是白刨就是就是走错,老是在她身后喊着娘娘开恩的俏丽身影再见已发色斑白,如何舍得?

    “瞧妳皮!还能笑话我。”黎莹嘴里嗔着,手还是覆上了颜娧小身子,率先抱住了她,颜笙只能不甘示弱的抱住小身子背后。

    女人们相互拥着静静落泪,庆贺着彼此能于此生再见。

    承昀站在一旁听着三人你来我往的对话,还没来得及消化完全。

    她们三人是旧识?

    那话里话外的彼此怨怼讽刺,都是窝心的疼。

    没有十几年光阴作陪,要能有这样的情谊,谈何容易?

    八岁的颜娧如何能有当朝太后作为闺中密友?

    再次看看幸存的彼此,三人激昂逐渐退去平静下来。

    颜娧就便开始凝眉挑刺儿了。“我说,你们俩一个贵为门主夫人,一个贵为太后就没想过搞搞美容美体事业啊?”

    “在京城里西市最热闹的地儿,有间脂粉铺,生意只够店铺日常开销,就这样了,黎家这几代过得清苦,我也没能有什么体己钱。”

    “妳要什么店我都有,但是我搞不出来。”颜笙则暴力简单没有丝毫惭愧。

    “不都妳搞给我们用,我也不会”黎莹说得老脸都挂了红云。

    “妳们俩能活到现在,真是靠祖上积德?”颜娧扶额。

    这双宝还是一样宝啊!

    黎莹甭说一生全靠祖上积德开挂上阵,虽然赢得轻易,儿子终究成了宫斗的最后赢家,自己也成为太后。

    颜笙个性直爽能得老山主青眼也不意外,听立秋说过,就是绝配的江湖道侣,颜笙不顾一切的行侠仗义,总有一个人得收尾。

    “所以我让立秋把种子送给妳,我不行妳总该行的。”颜笙一生从不承诺无法实践的诺言,凡是量力而为,是她给孩子们的铁律。

    “妳还真看得起我......”颜娧冷哼。

    “当然,我姊姊什么都行的!”颜笙一个挑眉,才想起方才有人带着颜娧来的。

    “是呢!我姊姊绝不会丢下我的。”黎莹也随着颜笙的目光而去。

    颜娧沉吟了一下道:“行吧!之后弄得出什么东西都交到你们铺子去,我也省事,五五分帐。”

    “哪有什么问题,全给妳都行。”颜笙看着英气飒爽的孩子,应是逍遥不羁的年岁,怎就这么不知......

    说轻重也不太对,分寸也不太对,怎就非得颜娧?

    她自个儿都没生出女儿,也怪不了媳妇没生女儿,定是寄乐山风水出了问题,才导致了这连三代都没女儿生出来。

    承昀被颜笙的左一句姊姊给叫离了魂,更被黎莹右一句姊姊给叫忘了魄。

    还不太能理解看到了什么,两个发色灰白的中年妇人,喊颜娧姊姊?

    其中一位还是当朝太后,这是什么意思?

    “再问一次,凤鸾令可有解?”有两个妹妹撑腰,她软糯的嗓音也有底气。

    “无解。”承昀答得坦荡。

    “你都见到了,我妹妹们的年纪,还是无解?”颜娧觉着心塞直想扒下那张笑得坦荡的脸。

    “让我来看妳们演这场戏是为了解令?”承昀语气里难掩气愤,虽自持,仍有满腹疑问,结论却只有一个。

    她就是想退婚!

    “我没想让你看,别忘了,我跟立秋都要出门了,你来才换下立秋。”颜娧原也不想这么早让他知道,今天本还想着让她们俩来为退婚想想法子的。

    只是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他既然换了立秋,那便来接受这场视听盛宴吧!

    如若能因此萌退婚之意更好!

    “我若没能换上,这事妳也便不打算坦白?”承昀为之气结。

    也就是说,她们三人真相熟已久,而颜娧却不知为何成了八岁孩童。

    “大抵正常人碰上这种事,十之八九会一把火把我烧了,再补上一句为民除害。”颜娧对古人抱持保守态度。“现下,答案已有,可还满意?”

    承昀不语。

    “若我真是个八岁孩子,对于你突来的婚约,也只是逆来顺受,可你看看我哪儿像个八岁孩子?再看看我两个妹妹,你还能当我八岁?”

    承昀依然不语,静静的听她阐述。

    “我的年岁应该比我妹妹岁数还大,可是我也不清楚,为何醒来偏偏我只有五岁,你真要年岁长四十岁的妻子?”

    颜娧以为攻势见效,连忙再加紧补述。

    “都说当兵两三年母猪都能赛貂蝉,我清楚你从小被父王养在军营里不容易,大约也没见过多少女子,外头有多少正值青春,娇俏明媚的女子,加上裴家嫡系女也还未出生,又何必吊死在我这棵歪脖子树上?”

    全都席地而坐了,他当然也不能免的落坐在颜娧跟前,这坐得让三人都吃了一惊。

    承昀没有理会两人,完全不给颜娧回避机会,擒住她完好的手,直视她的眼睛,如同想望进了她灵魂深处。

    “妳这话,像是说给自己听的。”承昀唇畔扬起肆虐的浅笑再问,“妳在告诉我,妳的世界宽广,不该拦下妳结识更多如玉少年?不该如此被我绑在身边?”

    颜娧:“......”

    他怎么就把她心里话都说了!!!

    “从上山便知道妳心里有故事,夺舍也好,借尸还魂也罢,这些于我都不重要,我能看见妳极力隐藏的睿智。

    虽然在我面前,妳依然扮演牲畜无害的小羊羔,于我也不在意,但我能明确告诉妳,我要的是现在这个躯壳里的妳,并非这个八岁孩子的皮相。”

    承昀字字铿锵,掩不去炙热的眼神直视着她。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隐婚总裁的神秘宠〕〔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