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巅峰奇才免费〕〔穿越远古:野人老〕〔校草殿下太妖孽〕〔穿越远古:野人老〕〔凤落蛮荒叶清心〕〔王妃音动天下〕〔楚烈萧诗韵_〕〔颜兮陆鸷〕〔王牌神婿〕〔战龙无双小说陈宁〕〔镇国战神叶君临李〕〔偏执大佬宠上天〕〔偏执大佬宠上天全〕〔狂妻来袭:偏执大佬〕〔楚烈〕〔修炼时代〕〔总裁,请放手〕〔婚成蜜就:总裁的〕〔我的霸道总裁〕〔我愿未曾遇见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五十八章 錯節
    “妳刚刚还握了黎承的手宽慰他。”承昀将委屈发挥得淋漓尽致。

    “轮到我这,千里奔袭带来疗伤方法,只有一壶酒也就算了,还瞪我瞪得心慌......”

    颜娧:“......”

    难不成真要再打断她一次?

    不是吧?

    承昀见她小脸满是惆怅,不由得笑了出来。

    “对于要再打断这手,我心里是激起不少浪花无误。”他以骨扇轻点她。

    “真得打断?”颜娧不自主轻抚着右手。

    承昀再次轻点她的右手,似笑非笑道:“打断妳摸外男的手,正好!”

    “我去你的外男!那也是我孙儿。”她没点客气挥开骨扇问道,“究竟是真是假?”

    这洗三温暖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

    承昀听到孙儿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年纪比她大的孙儿啊!

    迟疑了半饷才回应她:“真!”

    “说清楚来着!”颜娧已经掩不下怒气。

    小媳妇生气了!

    承昀还没见过她张扬的模样,不由得又迟疑了半响。

    火苗漫在她杏眼里.....

    可惜了,人小了些真看不出威胁性......

    只见她双手紧拧着襦裙,看似身旁的白玉盘有往他砸来可能,他才悠悠说道:“我父王年轻时,曾因好胜心切潜入北雍京城,意图窃取魏国公府上的北雍南境布防图,被魏国公生擒了,一番逼供无果,也受过削骨剑。

    好在当时战事未起,西尧太后日夜哭求皇帝,以十万两黄金与千匹良锦换回只剩一口气的父王,原以为父王这一生到此为止了,不曾想痊愈后,他的风破心法没有凤鸾令调和也顺利勘破了七重。

    父王问我妳受伤的情况后,便大胆的推测,如若能同他一样四肢尽断,或许内力停滞不前的问题也能解了。”

    话毕,颜娧思索了一会,武学本就有相生相辅,她理解,但要打断没伤的就完全不理解了。

    用现代话来说,这是说她右手血液循环不好的意思?

    四肢全断造血、造骨细胞一起忙活过,才算解了?

    也不是没断过,但是为了治病再断一次便没见过了。

    承昀见迟迟没有响应,只能红着脸继续说道:“丫头若是不急,日后我的内力也能为妳所用。”

    承昀深怕又会被喊闭嘴,只得跳过她不喜欢的字眼。

    “你的内力大风刮来的?还不是得日日勤练!”颜娧不是平白占人便宜的性子,何况他们才几岁?只能求日日平安?

    思索了许久,她闭上眼断然的伸出右手,慷慨就义般道:“虽然只是推测,打吧!赌上一把!”

    她的大义凛然成了他的迟疑,握着骨扇颤了颤,迟迟不敢下手。

    空等许久的她睁了只眼提醒道:“来啊!”

    承昀苦笑,只得运气施力到骨扇上,在快到手臂上时,颜娧突然收手抱在胸前,来不及泄力的风势,便这么击破琉璃瓦。

    瓦片落在静谧的夜里,惊动了内殿守夜的立春,瞬及破瓦而出,见着颜娧抱手模样,不由分说琉璃双匕攻势凌厉,就往承昀招呼,逼得他连退的数步。

    立夏见状,赶忙上前以剑鞘推开了立春的腰腹,制止她再出招。

    “无事!”立夏在偏殿都听清了两人的对话。

    立春不解,“姑娘无事?”

    颜娧尴尬点头,满脸歉意道:“要劳烦春姑姑重新铺瓦了。”

    总不能说她后悔断臂吧!只能腆着脸求铺瓦。

    还好屋顶喝酒众人习惯了,踩破几个琉璃瓦也是常有,殿里早备下了。

    承昀松了口气坐上屋脊,满是惊恐问道:“丫头!妳这是想谋杀亲夫?”

    她身边高手云集呢!要不是他反应快命都没了!

    “不是!我只是突然想到,不能这么白白断了。”她红着脸反驳。

    必须断手这事也得好好利用啊!

    承昀定定的看着对他使眼色的女娃,想起她曾说过的话也了然了。

    看着她投来的舒眉巧笑,也只有宠溺的笑了。

    “我想问问,能用削骨剑的确定只有魏国公府?”

    这话是对着问立夏的。

    “回姑娘,魏国公府不外传。”

    她沉思了下才继续问道:“岳贵妃宫里就没藏个会的?”

    人家藏着不敢出来,那她自个儿挑枪杆子撞撞总成吧!

    否则这盘根错节的勾勾缠缠何时能解?

    立夏迟疑了一盏茶才犹豫的报上人名。“李公公便是。”

    颜娧纠结的手不停撮着襦裙,楚楚可怜的看着立夏问:“夏叔,我只预计被断一只手,您可得看准了,能行不?”

    立夏再能忍也忍不住的眉尾抽了抽,姑娘果真明不虚传的作死病又犯了!

    乖了这些日子,终究露出本性了!

    承昀也无奈扶额,这小媳妇的性子,还真改不了。

    “在下自当尽力,还是请姑娘莫以身犯险为好。”

    这小宫女莫名其妙没了的,又岂在少数?

    各殿阁这一年来看得还少?后宫本就是非地,犯了事直接被杖毙多了去。

    “这得在祭天前做,这天祭不了,便让黎后能为女祈福。”

    承昀失笑问:“妳真当女儿啊?”

    “当!怎么不当?”颜娧一整个理所当然。

    小宫女都能被传言成私生女了,不善加利用怎行?

    不懂事的小宫女厌烦了宫中生活,自行偷溜出殿阁,多好的机会?

    ......

    清晨,三更天颜娧便偷偷摸摸溜出承凤殿,蹑手蹑脚往岳贵妃的瑶光殿去。

    所幸,终于在祭天前一日值夜了!雍德帝也在这日特意在岳贵妃居所歇下了。

    早探听好孙公公喜欢在小厨房内饮酒,颜娧故意从殿内侧门偷偷潜进了小厨房。

    魏国公府特意安排这位公公,仅仅在于管教宫规之用,平时并不上御前伺候。

    交代在他手上的宫女太监可不少,平日只需在殿内使使眼色,做事都能麻利百倍,就怕李公公手上的剑来在自个儿身上划上几刀。

    受了伤的人在刀伤痊愈得继续工作,可总是在恢复工作没几日之后,骨断穿腹而亡。

    一两个人来当意外还能行,可这几年下来,瑶光殿内侍从们受了伤,总是这结局,能叫人不害怕?

    一路故意制造动静,磕花踫栏,充分表现小娃的粗心来到小厨房门口。

    门扉半掩,宫女已开始忙碌准备早膳,她前脚才猫过门前,后脚都还没跟上,颈间就传来一阵凉。

    “何人?”孙公公阴柔的嗓音从身后传来,宫内少有的带刀内监,李公公便是其一。

    虽然早预期会被刀拦下,心里还是拔凉拔凉的。

    颜娧爱撮着襦裙上的粉嫩菊花锈面,动作轻缓的避着剑身问好。“公公好!娧儿只是想来看看圣上。”

    “瑶光殿可是妳想来就来的地方?”李公公长剑又近了颈项三分。

    “我就看圣上一眼。”颜娧可怜兮兮求着,“就一眼!”

    李公公瞇起眼睛阴冷的问道:“小姑娘认为陛下是相见就能见的?”

    她干笑轻轻推开剑身。“之前常见吶!圣上许久没去娘娘殿里,我就来瞧一眼。”

    在人员安排妥当后,雍德帝恢复了早朝,也如同以往的雨露均沾,给足了机会,却偏偏这么长时间,除了日常请安,姊妹寒暄,什么都没发生。

    顶多笑话,黎后再世又如何?半年椒房独宠后,还不是按着宫内规矩了。

    “入宫都多少日子了还一口一句我啊我的,妳有多少条小命能垫上?嗯?”李公公已然想起这如玉小宫女打哪来的。

    岳贵妃屡次想办法塞人进承凤殿探听消息,都没能成功探入,想不到人家却主动送上门了。

    黎后表面大度,实际还是介意独宠不再啊!

    否则怎会轻易放了她呵护了整年的小宫女出来探听消息?

    李公公再瞧了瞧这么个粉雕御琢的小宫女,就这么没了,还真挺可惜。

    他贪婪的舔唇咬着唇瓣,收起了长剑,一把就横抱起颜娧。

    阴柔的嗓子半哄着:“咱家带妳去见见啊!”

    被拦上腰际走向后门的颜娧,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这跟预想的不一样啊!

    “公公!不对吶!”颜娧急忙挣扎喊着。

    这是少探查了什么?难不成这厮喜欢萝莉?

    这是打算把她带哪儿去?那方向完全是偏间的方向。

    “既然出来了,就别想着要见陛下了。”李公公阴柔嗓音沉沉的笑着。

    “我不!”颜娧拿捏着力道挣扎,就怕一不小心泄漏了功夫底子。“我是来见圣上的。”

    计划赶不上变化啊!

    就说小道消息来得都不正确!

    这带回偏间会发生什么还用得着想?

    李公公停下脚步一把举起颜娧阴狠的瞪视道:“来到这妳以为能回去?”

    颜娧努力的踢着腿,踢在没根男人身上有何用呢?

    “哭吧!喊吧!在这里没人能救妳的”李公公根本不在意那搔痒般疼痛。

    她就知道又是遇上变态了!

    怎么学会这种特殊逼供方法的高手都得有点非人的底子?

    “圣上!救我啊!我是丫头啊!”知道没用她还是得喊啊!

    毕竟她喊的可不是雍德帝,而是跟着来的立夏啊!。

    颜娧踢腿蹬上了李公公鼻子,一脚踢开了箝制。

    只见李公公摀着一鼻子血气呼呼的看着她。

    “妳这找死的臭丫头!”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