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皇后逆天斗苍穹〕〔秦暮晚墨景修全文〕〔皇后逆天斗苍穹〕〔七爷的心头宠〕〔秦暮晚墨景修〕〔秦暮晚墨景修小说〕〔带着火影系统到异〕〔锋行天下〕〔名门宠婚:慕少撩〕〔传奇操盘手〕〔完美女婿〕〔神秘老公不离婚〕〔时尚大撕〕〔新六界仙尊〕〔小仙有毒〕〔屠神之路〕〔青瞳:完美典藏版〕〔和亲罪妃〕〔篮坛之重开的大姚〕〔绝品神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六十二章 摸狗
    这仨穿上黎承为他们准备的乞儿衣裳,跟着人流走到哪哭嚎到那,声声喊着请皇后娘娘爱惜身体,不知喊哭了多少心软的妇女。

    黎祈谨记兄长所言,有人偷鸡,便会有人摸狗。

    只得整路亦步亦趋整路观察着来往人潮,深怕错失了什么,让祖母遭了不测。

    路经长街小巷,越来越多人加入后,黎祈已从假哭成了真哭。

    当足底与膝盖渐渐被血渍晕染,额上也绽出了血花,便开始心疼祖母遭罪,咒骂兄长出的馊主意,怎么可以让祖母受这样的苦楚。

    他心疼的哭声有十足的渲染力,逼得两个跟班小伙也跟着哭得肝肠寸断。

    这也号召了更多哭声震天的百姓们哭到祭台前。

    当日蚀真如黎承所言降临时,黎祈又在人群里嚎哭:

    “老天都不忍见国母素缟披发叩首祈雨啊!”

    这一嚎又引来更多跟着哭喊的人们,群众气氛引领下,原本惧怕日蚀的人们,也不在惧怕,继续跟随队伍前进。

    祭台前,黎莹握着黎祈的手安慰,绽着温暖浅笑为他拭去眼泪,这才缓和了满腔的不舍。

    看着祖母叩首登上祭台,被侵蚀的阳光逐渐展露原貌,阳光绽放在祖母身上时。

    黎祈的泪落得更凶,祖母如同有如仙人飞升般,周身闪耀光芒中。

    这又惹得他热泪盈眶,只得避开朝臣耳目,退回人群里,继续呼喊着:

    “国母圣德,感动天地,皇后千岁!”

    数次之后,沐浴在阳光下的百姓们也同心呼喊着,直到皇后踏上祭台。

    祈雨过程才一半,天色转阴,黎祈眼泪便又不停了,尤其雨势渐渐由小变大。

    许久未雨的尘土,因碰触了水气而弥漫,氤氲着土壤的气息四起。

    百姓间的喧嚣已经不需要他带动,原本还想穿过金吾卫驱赶百姓的官员,也在下雨后没了声息。

    今日的造神已成!

    黎祈在哭得在心里埋怨着颜娧给他这个哭死人的任务。

    但看到祖母受到百姓们的爱戴与呵护,他又愉悦的眼泪落个不停!

    倏地,人群中一支闪着寒茫的袖箭箭矢,瞬发无声往祭台上飞去。

    黎莹虽知不好全身而退,看着来袭的箭矢还是怔愣愣的跪坐在当下。

    呲!

    尖锐箭头没入骨肉肩头的声音,清晰悚然的传入体内,肩头素缟渲染了血艳瑰丽的大丽花。

    痛楚缓慢漫延时,意识仍清醒的黎莹,听见了祭台下,黎祈惊慌失措哭喊着:“我奶啊!救救我奶啊!”

    这个即使面临威胁,还是令人失笑的熊孩子!

    周遭金吾卫虽迅雷不及掩耳的压制了射箭之人。

    这仨熊孩子则在事发第一时间,让黎家暗卫人手一只,以最快的速度送离现场。

    黎莹在高台上看得清楚,祭祀任务已成,见黎祈这仨安全撤离,也放下了罣碍缓缓倒下。

    颜笙在此飞跃而至横抱起她,惊恐喊着:“别晕啊!”

    黎莹气索蔫蔫的回:“疼死了!最好晕得了!”

    “怎么也没吐个血,加加分?”颜笙发觉人没晕胆儿也肥了。

    黎莹被护在怀中也安心的偎她身上,万般无奈道:“我也想吐,没带血包吃亏了!”

    两姐妹相视一笑。

    “有人能依靠的感觉,真好!我家老头死得忒快了。”黎莹感慨的表示。

    “妳确定我家老头比较好?”颜笙面色无变的飞驰,一面与黎莹交谈,不让她失去意识。

    照着颜娧吩咐,抱着成功祈雨后身受重伤的皇后,在侍卫看护下疾走而过进入城门,让每个参与祈雨的百姓们都见到血染素缟的皇后。

    “颜笙也有人了,每晚接回家恩爱呢!”黎莹可没忘记裴巽宫门下钥前没看到颜笙,人就会在她殿阁顶上等着了。

    “都重伤至此还能打趣我!看看都一堆人为妳哭丧了!”此话一出,四周一阵倒抽气,顿时所有声音都没了。

    颜笙停下脚步,对着震惊百姓喊:“娘娘只是受伤,说点吉利话,别哭丧啊!”

    “鸿福齐天?”

    这是操着扁担的挑夫努力想出他能力所及的词语。

    “行!”颜笙指着下一个拿着糖葫芦串串的老伯道,“你也说一个。”

    老伯嘴角抽了抽,慌忙的回应:“福星高照?”

    “行!就别哭了!娘娘会没事!”颜笙把还在呼吸黎莹给关心的百姓看了一眼。

    黎莹面色苍白虚弱,血色渲染素缟,如同海棠春睡般。

    “为娘娘祈福吧!”

    颜笙对着百姓们颔首后,又继续朝着不远的宫门急驰。

    颜笙身后传来此起彼落的祝贺,如同被吹散的金簪草般四处飘散。

    她满意的绽出欣慰浅笑,将百姓们在远方为黎莹祈祷康健的祝福带进宫禁里。

    一到宫门前,雍德帝果然等在那儿。

    看着颜笙怀中的母亲,雍德帝即便是成熟男人也不由得热泪盈眶。

    他的无力,让母亲年迈力弛还得再装扮入宫,为他解困。

    他的无能,让母亲没得享受含饴弄孙之乐,还得从宫门叩首到郊外祭台,为他治下的百姓祈雨。

    他的软弱,让母亲还得以蒲柳之身为他受上一箭血染素缟。

    雍德帝举步维艰的走近,看着肩上还留着短箭,已然看不出素缟的血红外衣,着急的从颜笙手里抱回母亲。

    “母......”

    黎莹伸手掩去了雍德帝的称呼,无力道:“臣妾无事。”

    雍德帝会意,只得红着眼眶,往承凤殿快速飞驰,声嘶力竭的喊着:“太医!”

    颜笙交出人后,松了神经的身体也虚软了下来,一直守在身侧的裴巽,便实时的伸手接住她一同带进殿。

    裴巽眼眶里也红着,边走边心疼的在两人能听见的范围内碎念着:“妳那捡来的孙女,到底哪来的妖魔鬼怪?连天都敢设计?看把妳累得!”

    这话听得颜笙不由得笑了出来,双手环上裴巽肩膀在耳边细语着:“她是我找不着的姊姊啊!”

    颜笙银铃的笑声,裴巽僵直的背脊,成了强烈对比。

    裴巽怎会不知?只是再从发妻嘴里听到,还是震惊得......

    ......

    承凤殿内一阵忙活后。

    一个早上断了手的颜娧。

    一个中午伤了肩的黎莹。

    一个下午瘫了腿的颜笙。

    仨个哭惨了的熊孩子。

    处理好伤势的黎莹坐起了身子,回望还红着眼眶苦等的雍德帝说道:“你有你的战场,不该在此流连。”

    “可是......”雍德帝的话语又被母亲掩去。

    “今日,是唯一的机会,错过了,再想有拿回兵权的机会,你可想过?”

    雍德帝神色肃穆了,如同今日这般的连环策,的确不可能再有机会了。

    再拿母亲贵体作为赌?

    绝不能有,也绝不会有第三次南楚介入北雍皇室!

    “也今天这样一遭,祈儿才会长大。”黎莹语重心长的回望了眼睛肿得跟核桃一般大的黎祈,不由得欣慰的笑了。

    没吃过苦的孩子如何长大?只有在个中体验了,成长才是他的。

    今天的叩首绝对得值得!

    黎莹知道儿子听懂了,绽出欣慰的笑,拍拍后背要他离去。

    在雍德帝离开后,黎祈才敢贴近过来黎莹身边,哭哑的嗓子格外令人疼。

    “我奶啊!妳可把我给吓死了!”

    “你怎么把他们俩也给带进来了?”黎莹看着一旁正吃着糕点的俩小伙。

    “那可是两肋插刀的好兄弟!今天都跟着我帮哭帮喊呢!”黎祈为能如同以往窝在黎莹脚上,深怕磕到祖母伤处东躲西闪着。

    伯逍吃完手上雪片糕,就赶紧下了椅子到黎莹身旁恭谨揖礼。“娘娘万福!大哥说三哥知道错了,让我好好陪在娘娘身边。”

    黎莹威仪眸光扫了面前少年,淡淡问道:“孩子,你可知这话的意思?”

    这孩子真成了质,可算是北雍开朝第一人了。

    “伯逍清楚。”伯逍在经过今日祭天之行,心神都受了醍醐之洗,也能了解大哥当初为何要躲来北雍,而他更庆幸他能扒着大哥裤带一起来。

    沈淀了心神,伯逍跪在黎莹面前缓缓陈诉道:“伯逍看清了什么叫本分与能力,能在北雍为质,总比大哥与三哥要受惩罚好。”

    “你大哥与三哥会没事的!”黎莹轻抚着伯逍发际。

    “伯逍叩谢娘娘恩典。”伯逍深深的伏身叩拜。

    厉行也在这时靠过来黎莹身旁躬身请安。“娘娘万福,今日外臣增长见识了!”

    “这话有趣!难不成想去戳破?”黎莹看着厉行眼神里那份筹谋,总觉着他是披着黎祈外衣的黎承。

    “非也非也!如今大势已成,可不是外臣两三句话能倒转。”厉行跪在两人中间一肩懒一人悠哉说道,“外臣只想跟着两个兄弟好好在书舍念书,这夺嫡大业不是外臣能掺乎的,外臣还想留着命多喝几壶郁离醉。”

    黎莹看着两个知命的孩子,庆幸孙而有两个同秉性的知己,挥了挥衣袖道:“行了!这宫里也没什么事儿,你们仨就赶紧的滚回山上去。”

    “谢谢!快谢谢我奶啊!”黎祈振奋的押着伯逍的头磕头。

    伯逍红着眼眶叩谢后,仨熊孩子也就在黎家暗卫护送下离开了承凤殿。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姐姐是超模〕〔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