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医毒妃〕〔斩月〕〔小妻不乖:总裁温〕〔娇妻在上:夜少,〕〔棋祖〕〔终极教父系统〕〔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宁凡小六子下山了〕〔乡村妖孽小村医〕〔替嫁新娘:亿万老〕〔夏夕绾陆寒霆*〕〔薄情少爷的替嫁新〕〔绝世战神(沈七夜〕〔秋沐橙叶凡〕〔战神狂婿〕〔太史公曰王爷请绕〕〔败家冷蓉蓉〕〔林初雪〕〔小说女主冷蓉蓉〕〔伪宋杀手日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六十六章 找茬
    承昀听完这不切实际的保证,只差没再给她一记爆栗。

    这对先天性会作死的颜娧大约超过能耐了。

    此时立秋正好准备了几块棉布送进殿内给承昀,颔首致谢后,便从怀中掏出青花玉瓷瓶,取了丹药塞进她嘴里。

    完全没解释也不多说,点了她身后穴道便直接了当吞入腹。

    颜娧惊愕的呛咳了好几声问道:“这是给我吃了什么?”

    承昀慢条斯理关上药瓶塞回怀中,屈膝靠肘轮到他佯装吃惊问道:“死都不怕,服个药妳怕了?”

    颜娧:“......”

    这人今天来找茬的?净说些话来逼死她才快活?

    她撇头冷哼。

    承昀见又她闹脾气,这会主动递上腰际的白玉瓷瓶。

    她拧了下眉头,不置信这小男人会主动递酒,难得机会当然不客气一饮而尽。

    更不可置信的发现瓶子里只有三口酒便空了!

    这让她只差没爬起来跳脚了,他丝毫没在意收回瓷瓶,从身旁取来几块白棉布,开始铺放在两人之间到她面前三尺远。

    还没来得及问要做什么,承昀便点了她周身大穴,身后便传来他掌心的温暖,一阵阵运气调息热流,在此时涌入她体内运转两个小周天。

    他指节分明带着舒麻劲道的修长手指,来回在她胸腹大穴乱中有序的辗转点穴。

    颜娧发现内力以身体有感的速度急速上升,似乎正冲击者右手伤处。

    这份内力上升的愉悦没有维持太久,当承昀顺着膻中到廉泉穴时,她终于知道棉布做什么了。

    几口陈年黑血接连呕出口,直到呕出鲜红血液,承昀才收了内力为她舒缓。

    吐血的动静大了,惹来了着急的立秋靠近,假寐的三人也全都醒来了。

    “我说乖孙女儿!妳可厉害了,谈情说爱可以谈到吐血,也没几人了。”裴巽虽没看到全程,见一地棉布黑血,也清楚这是帮颜娧疗伤了。

    这等情爱谈法,裴巽也认输了,要是他搞得颜笙吐血成这样,他还有命活?

    “都吐成这样了还笑闹她!”颜笙没好气的瞪得裴巽连忙以手摀嘴站到身后去。

    “贵人,姑娘这是?”立秋担心为她拭去脸上血渍,连承昀身上的棉布也染了不少浓稠黑血,血量多得瘆人。

    “今日伤她的高手内力深厚,削骨剑虽伤在手上,也震伤了心脉,偏偏丫头旧伤未痊愈,无法感受被内力冲击,看似无伤,实际再被伤一次,会即刻心脉尽断当场毙命,现在吐出来的血,便是累积在心肺的陈血。”

    吐完几口黑血后,颜娧不再感受到气血郁滞的连气都喘不上的闷痛,终于能好好喘上一口气,方才承昀协助调息的片刻是她今日最舒坦的一刻,舒服得都快睡去了。

    虽说之前便知晓他内力深厚、扇功精绝,今日疗伤才发现,他的内力澄净淳澈,居然与立秋不相上下!难怪能力战刺客一夜不怠。

    思及他布满伤疤的身躯,究竟受过怎么样的训练能有今日的成果?

    再看看自个儿这一年的荒废啊!何时才能有像他一般的内力啊?

    意识迷茫间,头一回觉着有个能依赖的人真好!

    黎莹也被一地黑血瘆得慌,瘆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哽咽道:“看看!就说别乱来!就不听话!命都差点玩没了!”

    颜娧此时半昏睡瘫软在承昀怀中无力回应,两人都动弹不得,一个只剩下嘴上能念念,一个也只能这样乖乖被念着。

    颜笙靠过来也搭上颜娧腕脉,这经脉一疏通才知她逞强得多离谱!自以为包伤处,固定断手就好,半点不清楚内伤严重。

    “小子!你好样啊!难怪一进门也没点客气,直接抱人了”颜笙对于脉像也只能探脉息,没办法像承昀这般准确知晓受伤状况。

    承昀蓦然飘起红云,原来方才的一室静默是骗人的鬼啊!全部的人都醒着?

    他没有因害臊放开颜娧,依然持续透过鸾凤令运气疗伤,放下了被调侃的臊,端正面色恭谨回复道:“家父有事先预警要盯着,除非解了内伤,内息恢复运行,否则华佗再世也无法诊出伤脉。”

    “难怪瑶光殿尸首成山,那些穿腹而亡的宫人根本不知道受伤得休养,大抵在死亡瞬间都不清楚究竟为什么......”这阴毒功夫连立秋都颤颤然,又伏下身心存感激的叩谢承昀道,“立秋感谢贵人再次救命之恩。”

    今日清点死亡的人数可不止那八十一位,还有不少宫人没算上呢!

    如同颜娧所言,孙亦心态如同归武山的刺客,只是为了见血才以剑伤人,否则光以内力伤人便能取命,何需要用剑?

    也幸得颜娧这么一闹,恐怕还没人知道这瑶光殿内可是一对蛇蝎。

    “姑姑感谢没用,要她愿意感谢才有用呢!”承昀语调没少暗示怀中人的薄情。

    这话听得颜笙与立秋嘴角抽了抽。

    “安心安心!我乖孙女不是个忘恩负义的,妳看看都为了闺中密友两肋插刀到玩命了。”裴巽本想拍拍承昀肩膀,还没靠近就感受到涌动的脉息窜流而收了手。

    这看似文弱少年有这等内息?方才他直接被弹开了!

    他家孙子真是训练不足了!回家得再练练才行!

    承昀低头鬓发轻坠没回应,映着烛光看着全然入睡的颜娧,心里问着:“妳是否也会为我两肋插刀?”

    父亲担心小媳妇没实时断症性命勘忧,出发前还特意叮嘱一番!当初连父亲这般练家子都奄奄一息送回西尧,何况是她?

    在他打点好要送回西尧的物品送上马车后,负责护送的暗卫楚铭才将父亲的亲笔密信与秘药交给他。

    这一看方知父亲多么坑人,怕他不帮忙买郁离醉与回颜露?倘若他没听小媳妇的话先准备要回西尧的货物,是否这信便不给了?

    虽楚铭坚决表示不会,可按照他对父亲的了解,不会?

    承昀面对这结果也只有冷笑以对。

    信中言词恳切表达多感谢儿子帮忙购置物品,虽知道小媳妇短期内无法嫁入王府,为了帮助小媳妇能顺利熬过再次断骨与内伤,他破例在大婚前告知如何运用鸾凤令治愈内伤,大恩不言谢,赶紧通商到西尧就好.....

    本以为会是多感人的翁媳情,文末也透露了目的啊!

    立秋整理完所有污血棉布后本想接手颜娧,而承昀额际仍泌着明显汗水,掌心对掌心不断运气调息中。

    颜笙颔首示意后带着裴巽立秋起身退出殿外,无法动弹的黎莹调整姿势再睡了回去,让承昀专心疗伤。

    ......

    一连五日,颜娧整整吐了五日黑血。

    为方便照料颜娧也避免宫内闲言碎语,第二天承昀便带着颜娧病气蔫蔫出宫,住到苍蓝江上的画舫上

    第五日开始她便觉着承昀一定是在整她,找借口将她带出宫,怎么可能连吐五日血?而且服了药与酒后,吐完便昏睡在承昀怀中。

    这不明显有鬼?

    第六日当晚,颜娧试图以抗衡,这一催动便查觉两人内息竟然融为一体无法分辨,两人内息在对方奇经八脉游走。

    她明显见着了承昀唇边挂着坏笑,然而内力怎么也收不回,便见在不断循环交换中迅速增长。

    如同前几日,颜娧照惯例的又呕出了许多黑血,立秋赶忙靠来为她拭净。

    “贵人,姑娘这还得吐上多久啊?”

    已陷入半昏迷的颜娧,终于听到立秋问了她也想问的,努力撑着精神想听到答案。

    承昀清冷眸光充斥着难掩喜悦,没立即回答问题,仅仅让她枕在膝上,仍没放开掌心运气,另手迅速的拿起棉布摀住口鼻黑血湿透了棉布。

    这一幕看傻了立秋,一时也忘了该换上新布,愣了一下才连忙递上,吶吶问道:“怎么贵人也吐血了?”

    “我没服药。”承昀老实回答,也没想到会這麼快也需要服药。

    父亲准备了两人份的还心丹,原来不是开他玩笑。

    本想着她非天赋异禀,应该不会那么早学会调整内息,这下可失算了!

    颜娧这一整年没如同他料想荒废武学,想不到她内息停滞依然坚守武学,因此体内奇脉桎梏一解,她便马上现学现卖了!。

    属于她的内息来得惊喜又突然,他也没来得及制止,内息便游走了数个小周天了。

    “服药?”立秋一时没懂。

    “丫头方才跟我交换了内息。”承昀这回真苦笑了。

    立秋忍不住扶额摇头跟着苦笑,这个做死的终于拖着别人一同做死了。

    单纯疗伤内息走单向,这丫头吃饱闲着?跟着一同运息这伤势便随着内息成双向了。

    “劳烦姑姑,明日起准备两壶三口酒,我也得跟着疗伤了。”承昀也没料到,她疗伤第五天便能调动内息同修。

    颜娧除了断骨没办法立即恢复,体内停滞的心脉,这几日已然复苏泰半。

    “好,立秋知道了。”她苦笑问道:“公子现在补服药可行?”

    “无妨,一同疗伤便可。”既已发生接受便是。

    承昀遇上她家姑娘也只能算倒霉,偏偏他喜欢,只能自个儿收尾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