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六十九章 夫君
    “那奴家便等着小姑娘这位兄长给送来啦!”范雪兰团扇轻摇笑得暧昧。

    这暧昧让承昀不自主抖了抖,太明白那笑容底下意味着什么,连忙几个快步到颜娧身边落坐,将她塞入怀中宣告道:“不是兄长,是夫君!”

    范雪兰团扇遮掩也难掩诧异,精雕细琢的小娃还没长开便有夫君等着了?轻轻搧着团扇轻笑道:“好好!夫君!奴家有礼了!”

    这话让颜娧立秋笑了,被范雪兰认了夫君的承昀全然笑不出来。

    “不是姑娘的夫君,是丫头的!”承昀急忙否认。

    “是!是!是丫头的夫君。”范雪兰睨了承昀怀中的颜娧,团扇遮掩下咬着耳朵,“妳这么小,沾上个蠢的?以后日子还过不过啊?要不姊姊再帮妳找一个?”

    颜娧相信这悄悄话,绝对连最远的立秋都能听见,眼底浮起玩味笑意,抬眼问道:“能换不?”

    “妳说呢?”承昀立即帮她调换了位置,只剩背影对着范雪兰,嗓音清清冷冷,显然还记得找回气场,“姑娘还想要方才约定的东西,不如趁早走吧!省得在下改了主意。”

    范雪兰妖媚眼眸来回巡视着,娇声嗔着:“唉啊!说变脸就变脸的小郎呢!小妹子啊!奴家先走了啊!”

    “小姊姊放心,东西会送到的。”颜娧困难的回过身,目送范雪兰风姿窈窕的步回船室,画舫也缓慢驶离。

    桌上点心被全盘端走,承昀本心情颇佳,欲将颜娧抱回座位上。

    一思及这没心没肺的还问他能不能换夫,叫他直想把人直接给扔下,只是踌躇了许久,终究舍不得而轻轻放下。

    “妳且给我说说,良心放哪了?”承昀也不是希望施恩必报之人,可也不希望是个能随意被换掉的人选。

    颜娧摸了摸自个至今仍非常平坦的胸口,吶吶问道:“上一回你说被狗啃了,还没帮我安回来不是?”

    承昀:“......”

    这话说得,是他的错啊!

    “姑姑帮我找良心也找了很久,都没找着,昀哥哥帮我找着了?”颜娧眸光萌动,一副无辜模样。

    反正不是第一回被说薄情无良了,怎么?气死都有!

    “晚上还得疗伤呢!”立秋憋着即将忍俊不住的笑意。

    颜娧扁了扁小嘴,又蓄意的朝了他怀抱里钻去,紧抓着他衣襟仰头问道:“不帮我疗伤了?”

    承昀拿她没辙的气笑了,明知那躯壳里并非十岁女孩,还是臣服在那双萌动眼眸里。

    “帮。”简单利索的回应,被吃定的回应。

    下一瞬,颜娧单手端起了桌上仅剩的莲子粥递上。

    承昀心跳又不停雷动,担心要进他嘴里时,她娇俏的嗓音便传来:“喂我!”

    他明显松懈了口气,唇边漾出了涟漪道:“好!”

    立秋也摇摇头,福了身退下,整桌点心都没了,得能再请厨子准备早膳了。

    颜娧骗得他端起碗,进了两三口便抢了调羹,也往他嘴里塞上一口。

    承昀知道中计也逃不了,怀中坐着她,手上端着粥,完全逃不了的承昀,几乎含泪的进了一口。

    颜娧拌着盅里的已看不出莲子银耳的米麋,软糯嗓音里满满委屈道:“大热天,我还以为昀哥吃点凉品三餐会舒服些,毕竟这几夜真辛苦了,这道汤品益气养身,我们都需要补补了。”

    “我不是很愿意想起来,都是军旅生活一些不想回忆的破事儿,只记得那时被逼着吃了七天的各色点心。”承昀尽量简单娓娓道出。

    颜娧听得嘴角掩不住抽蓄,跟甜点有什么深仇大恨需要这样吃法?

    “再怎么爱也不需要这样吃吧?”颜娧本想再给喂一杓,顿了顿,对于他坦然说出恐惧,汤品还是送入自个儿口中。

    承昀被她看似无意的小动作给撼了平静无波的心湖,还没同人共享过汤杓呢!她的停顿可是疼惜?

    她察觉承昀异样掩不住笑意,趁其不备又舀了杓送进他嘴里,这次没有神情厌恶,而是顺顺当当咽了下去。

    “这可是我和厨子花了很多心思做的,梗米、莲子、银耳、红枣研成碎末分梯煮成,量你再挑嘴也挑不出什么,这是食补,不是甜品,可好?”

    颜娧这辈子还没这样哄人吃饭呢!小男人果然好哄,光是共享汤勺便能闪神。

    可惜!这副身躯年纪还是小了些,平版胸也才稍稍有发育的胀痛感而已,真要绑在她身上也可怜了。

    “好。”承昀还处于她主动共食的愉悦里。

    再见至今,她冷冷淡淡软抗拒的心思,他能懂,只有在作弄时才有现在这样狡黠的眸光,即便作弄也是心甘情愿。

    她眼里总飘忽着没定心,总觉着每回见面后,下次再见会在何处都无法知晓,小身子里塞了太多令人惊奇的事物,仿佛没抓好她便不知会飞往何方。

    颜娧又给他进了杓,半嬉闹的语调道:“人这一辈子没点甜头尝尝,怎么比较酸甜苦辣?难道你想我日日缠着范雪兰?”

    “不可!”承昀直觉回应道:“妳可知今日一会已经踰矩?”

    他并非看轻烟花之女,而是她得顾虑身分,虽然她这画舫不若其他画舫惹人注目,可范雪兰这一停船,应该有不少人开始掂量船上何人,传回宫中,又是一番风雨了。

    颜娧努了努嘴,“知道又能如何?,身边没半个人爱点心呢!”颜娧一副知音难寻,拧起秀眉咬着唇瓣。

    “我努力......”承昀突然收了话,振袖一挥放下莲子粥,没有立即回答,开始琢磨这丫头心思。

    这神情,这模样,一定有猫腻啊!

    两人对望了半盏茶,承昀看她仍揣着无辜,怎么有受害变加害的错觉?

    颜娧等不到他努力什么干笑着,纳闷着,变难骗了啊!

    于是,她唇边扬起嫣然浅笑,慎重问道:“我让你带个厨子回西尧,一日一款,包你半年不重样,如何?”

    承昀唇边也漾起浅笑,盯着还梳着双丫髻女孩,那心思显然是飘去西尧国街市去了,含笑问道:“妳想把点心铺子开到西尧去?”

    “不好吗?”她偏头看着他玩味的眼神,又继续说道:“这样我就能到西尧国瞧瞧你,也顺道巡视店面了。”

    承昀屈膝靠肘,下颌靠在手心上,修长指节敲着颊边,另手对她额际弹了指,气笑道:“我才是顺便的,是不?”

    颜娧摀着额甭想也知道染了红痕,不怎么疼,警告意味浓厚啊!

    “昀哥怎么这么说!”颜娧委屈的靠在他胸膛,肩膀明显有一抽没一抽。

    承昀看得嘴角抽了抽,双手突然无处安放悬在半空,沉着问道:“孙亦让妳受尽折磨都没掉泪,妳现在哭候补?”

    颜娧推开他转了身,被揭穿的不畅快说道:“客倌!看破不说破啊!”

    承昀避开了她的断手,从身后揽上她,坐回他腿上,宠溺口吻在她耳畔说道:“好!我努力试着吃,能行不?”

    父王说过的宠妻守则,看样子得用上了!

    回来前担心小媳妇跑了,父王亲传了好几招呢!

    颜娧偏过身子回望环抱着他的小男人,眼里真诚得让她心惊呢!

    回西尧一趟回来,眉目能传情,深邃醉人的眼便不提了,害妥善运用他低沉磁性的嗓音,屡屡在她耳畔细语......

    这不公平啊!他一个风姿绰约少年郎,撩拨她一个还没长开的小女孩,还有公理?

    看着渐行渐远的范雪兰,她真想把她喊回来,先教教有没有什么能用的招啊!

    “娘!你们看好多雁鸭!”

    帷幔外,她身后,传来了声线与她几乎相同,软糯可人的嗓音,惹了俩人有默契的一同回望。

    这一看,颜娧迅捷的发招击落帷幔扣环,让帷幔缓缓落下,隐去俩人身影。

    虽只有一瞬,承昀也看清了画舫上的女孩,与颜娧如出一彻的娇俏可爱,手上牵着稚龄的男童嘻笑着。

    身后贵妇面容姣好与颜娧有七分肖似,一身牡丹绣面藕荷烟纱碧霞罗,秋水盈盈望着孩儿,眉眼洋溢着幸福。

    再看看船首署名“敬安伯府”,这发现承昀心惊,怀中的颜娧不是无所依靠的孤女!

    “妳逃家?”承昀只能做这个解释了。

    颜娧嘴角抽了抽,忍不住捶了他胸膛几下,气恼说道:“我逃命!”

    承昀突然想起,北雍不容许双生子降生一事,握起捶人的小手轻吻,不舍得的环紧她细语着:“逃得好。”

    颜娧虽不真是伯府子嗣,但颜姒拥有的孺慕,仍是她羡慕的,也是已死的颜娧所盼。

    当她真见了母亲疼惜子女的神情,心里还是有某部分坚强崩塌了。

    “选了我这野丫头,你会后悔的,看到颜姒没?那是名门闺秀该有的模样。”颜娧努力想掰开他环着腰际的长臂,却只是被揽得更紧。

    承昀听着她的酸话发笑,直觉的问道:“妳是说蠢?”

    颜娧停下动作,不可置信的回望问,“你说什么?”

    这话听着熟悉呢!方才才听过范雪兰提及不是?他马上打包送人?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隐婚总裁的神秘宠〕〔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