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悍妇:带着包〕〔秦慕晚和墨景修小〕〔万相之王〕〔非我倾城独宠太子〕〔废后她命中带煞〕〔重生倾城太子妃月〕〔天才神医冷清欢一〕〔天才医妃要改嫁〕〔妃入人间是清欢〕〔天才医妃是戏精〕〔谋君心废后倾城又〕〔月千澜君墨渊第一〕〔女帝攻略〕〔独宠太子妃月千澜〕〔战少晖宁夕〕〔紫星大帝〕〔萌宝天降总裁爹地〕〔太荒吞天诀〕〔民调局异闻录之最〕〔天才酷宝:总裁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七十三章 山茶
    . ,最快更新谪芳最新章节!

    “苍蓝江上甜品换来的。”颜娧据实已告。

    “莫要玩笑!”黎承一听苍蓝江换得的语气重了,心思纠结得宛如沉入深渊,他如何不知,这几个月她打着范雪兰名号发扬甜品。

    颜娧被他一喝缩了颈子,没有退缩反而伸手讨背,哀戚眼眸里掩不去狡黠,撒娇道:“承哥背我回去,便告诉你。”

    苍蓝江上魁首范雪兰,是她?黎承思忖许久,还是蹲了身背上颜娧,无论解答与否,受人之托总得送回去。

    如愿趴上黎承宽阔肩背的颜娧,被背着走出京兆府尹的荏弱,那叫一个楚楚可怜,加上身后跟着摀着胸口残破直缀仍挺着腰杆的叶修,缓缓走回东市街上。

    “何人冤我君子笑?”叶修充分表现被鞭笞后的痛苦,一路疾声怒喊。

    颜娧可满意了叶修这戏精,一个动作便了解她要做的事情!

    既然将她落枷游街,就得回大街找回气场!

    黎承走在街市上听着众人指指点点,才赫然发现这娃用他在找场子!

    承郡王背着一路走回君子笑,这丫头打得一手好算盘吶!

    待路经被上午被传言闹事的脂粉铺子,妍颜坊外可供三人往来的垂带踏跺,上头还坐了一个身着三色提花织锦缎裁制的交领长袄,不畏寒冷仍坚持在门口哭闹,嗓子都哭哑了。

    出门没戴上披风的颜娧在黎承背上冷得瑟瑟抖,唇齿发颤说道:“还没闹完啊?”

    “丫头不想显个手?”黎承也知道背上的娃没御寒衣物,再走下去,气场还没找着,病气先找着了。

    颜娧抬头看了天色渐暗,虽没下雪,入了冬,北方的冷还是吃不消,再看看门口堕马髻被哭得凌乱的满脸痘疮的妇女,激动落泪面容潮红......

    这是做好全副武装才来坐门口哭啊!看她给热得!

    颜娧在黎承耳畔细语后,黎承便喊了小厮过来交待道:“去街市上买深色花朵回来,品种不限。”

    “是!小的遵命。”小厮领了命,迅速消失在人群里。

    一进了店铺,掌柜沈华便立即将来人引入二楼内堂,取来滚着兽毛的斗篷,往冻得脸色发青的颜娧叶修身上披,门外丫鬟也赶紧递上汤婆子暖手。

    “沈掌柜真是有耐性,让她这么哭也不烦。”颜娧冻得哆嗦也不忘夸奖。

    沈华恭谨福身道,神态自若悠悠说着:“姑娘夸奖了,大抵该说的都说了,客人还是不走,想来也是想再闹个么蛾子,与其对面吵,不如在店里暖着等,不打扰到店里客人即可。”

    颜娧理解的颔首笑道:“沈掌柜通透。”

    “小的方才查验过那位妇人带来的瓶子,的确是我们的青花磁瓶。”沈华凑近了颜娧细语道,“瓶底还是瞒不了人的。”

    每一批青花磁瓶都是归武山工房亲自上釉入窑,瓶底印章都说明了出产日期,即便客人带着瓶子回来洗涤重新装瓶,也会在瓶底不着痕迹的以特殊色料作记,旁人根本无法作假。

    外面的妇人拿着一年前的瓶子,说是上个月在店里买的回颜露,无购买纪录,瓶底也无重新装瓶的色料印记,瓶里的东西虽味道相近,却也非回颜露。

    被掌柜戳破后,女子不依不饶的坐在门前,对着所有人哭诉受了蒙骗。

    究竟谁蒙骗了谁?沈华并不想知晓,也没空那闲工夫理会。

    “忘了教掌柜如何查验回颜露,是我的疏失了,等会便让那妇人知趣的离开,沈掌柜来让我咬个耳朵。”颜娧不再青灰的小手终有了血色,对着沈华招手。

    两人附耳交谈一番后,沈掌柜扬起明媚笑容便福身告退,回到一楼准备颜娧所要求的东西。

    “丫头又卖什么关子?”黎承以扇轻敲了颜娧额际。

    方才让小厮买花,现在让掌柜准备清水、两个白玉杯、研砵。

    颜娧摀着发疼的额际努嘴道:“承哥看着便是。”

    二楼内室半掀了帘子能看清一楼,沈掌柜取来工具后,小厮也终于买到深红山茶急匆匆跑回来,发着抖将山茶交给掌柜。

    “沈掌柜,这株山茶要价二百两,贼贵了,小顺子拿着您的脸面赊账了,花市那说,等会郡王爷瞧开心了,再拿去还上啊!”小顺子局促的绞着衣摆。

    深冬能开得如此艳丽的山茶,除了东市花坊,还能有哪儿找得着?花坊二百两牌子还挂着,若非穿着锈着妍颜坊的衣袍,他这么屌儿啷铛的跑去买花,恐怕在花市里连一株草都带不出来。

    沈华一听二百两银子吶!本想伸手采花的手迟缓了下,屈膝看了二楼的颜娧。

    颜娧扬着不在意的浅笑颔首,让她放心大胆去做!

    北国冬日所产的花能不贵啊!她要的!就是这贵的效果!

    “把外面大娘给请进来,顺便请几位乡亲也来见证。”沈华让小厮将长桌打横堵着门口,面对街市群众。

    小厮一吆喝,便聚来了几个乡亲窃窃私语着。

    “这位大娘,劳烦将您手上的回颜露交付于我。”沈华福身请求着。

    花大娘藏起瓶子愤恨说道:“我不!这是你们谋害我的证据!”

    沈华如愿的浅笑,对着身后小厮道:“取一瓶未开封的回颜露过来。”

    小厮领命后,众目睽睽下从后方博古架上取来今日刚放上去的回颜露。

    “乡亲们可知,回颜露一瓶三十两?”沈华问着面前乡亲。

    “怎么不知啊!我家媳妇作梦都想要,买不起啊!”街尾王二的忽喝惹来一阵笑声。

    “这株佛顶山茶挂着的牌子,诸位乡亲可认得?”沈华再问。

    “花坊要价二百两的青花牌。”西街李三吆喝着那株佛顶茶的价格,人人倒抽了口冷气。

    “是了!谢谢各位乡亲。”沈华拱手致谢,继续说道,“今日街坊们都知道,这位花大娘说上个月开始用了妍颜坊回颜露,造成脸上长了满脸痘疮,暗痕不消,虽然对过账册,也查核过青花瓶都不是我们妍颜坊所出,怎么说明花大娘都不愿信,便请各位乡亲们帮沈华做个证啊!”

    沈华话毕,伸手便往佛顶茶去,小厮惊恐的拦着:“掌柜的!二百两啊!”

    沈华看了小厮一眼,怒目叱喝道:“二千两也得摘了!”

    于是,二百两的佛顶茶便在众人抽气声中被摘下入了研砵,越是捣鼓越是心疼,心里不停咒骂着花大娘,脸上仍不忘挂着明媚的笑容。

    捣着捣着,沈华见已出现颜娧说的紫酱汁液,便加入清水,再滤出深紫汁液到白玉杯中。

    沈华深吸了口气,心疼着二百两啊,招呼着:“王二哥,来下。”

    “欸!”王二迅速穿过人群,屁颠屁颠的过来问道:“沈家妹子怎么着了?”

    沈华笑了笑,将未开封回颜露递出去。“给!当大家的面拆了它!”

    王二咋舌道:“三十两啊!就这么开?”

    “开!为妍颜坊清白,二百两都给捣了,还怕这三十两?”沈华睨了王二一眼。

    “好!冲妳这话,老子开!”王二当着花大娘面前,小心翼翼的解了回颜露瓶口,印着妍颜坊三个小字的篆体刻印宣纸,一解开上头红系绳便破碎了。

    花大娘故作镇静看着,撮着冬日里也早汗湿的方帕,这一瓶三十两的回颜露,怎么可能花钱买下?何况看它怎么开?

    “沈家妹子,开好了!再来?”王二捧着三十两颤颤抖,比冷风吹过还抖。

    “请各位乡亲看着啊!这里开始我沈华收手啊!”沈华吆喝大伙上前来,众人万头攒动挤得水泄不通,“王二哥帮我倒些回颜露进左边白玉杯里。”

    王二将回颜露倒入杯子后,杯中无任何变化。

    “花大娘该你了!把妳手中的回颜露倒进右边白玉杯里。”

    花大娘双手颤得比王二严重,这么多人看着,再不愿也只能乖乖倒了一些进去,只见白玉杯中的酱紫色逐渐褪成绀青色,吓得她连连后退。

    “一定是妳做了手脚!”花大娘指着沈华大骂。

    沈华似乎早料到有此一说,对着左边白玉杯邀请笑道:“花大娘可以再倒一次。”

    花大娘死握着瓶子分毫不动,街市上的人群鼓噪了起来。

    “倒啊!等着看呢!”

    “快点倒!让大家看看!”

    花大娘拧得指节发白了,被身旁同街的四婶给推了下道:“快啊!等着回家准备晚膳呢!”

    被逼得没办法的花大娘,只得再倒了一点回颜露入白玉杯,在众人哗然中同样褪成了绀青色。

    “我说花大娘,妳要讹钱也得有个分寸吶!瞧瞧这副人模鬼样,是为了跟妳家赵麻子相配啊!”李三半点口德都没留的讽刺着。

    被说得心虚的花大娘一时没了台阶可下,哇呜的哭道:“没天良啊!这么这欺负小老百姓啊!”

    沈华见她不依不挠哭着,笑道:“花大娘,如果这样还不能叫妳信服,我们便上京兆府吧!我们请官老爷来辨辨,如何?”

    “谁不晓得,您这儿是黎太后产业,到了官府能有我说话的地儿啊?我命苦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