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姜倾心陆筠言全文〕〔秀才家的俏长女〕〔秦萱陆之珩〕〔龙帅江辰〕〔龙王医婿江辰〕〔豪门女婿〕〔陈华杨紫曦〕〔九鼎集团〕〔女神的上门狂婿〕〔废婿归来陈华〕〔陈华〕〔一品贵女〕〔灵魂契约:恶魔的〕〔前妻太抢手:101次〕〔绝武狂兵叶君临〕〔特工双宝复仇妻〕〔神医弃妃:王爷又〕〔顾婉陆夜寒〕〔鬼医下山〕〔婚开二度:前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七十四章 红笺
    . ,最快更新谪芳最新章节!

    沈华将桌上的回颜露拴紧空抛给王二,明快笑道:“王二哥,这送你儿媳啦!”

    “沈家妹子啊!我老王谢谢妳啊!”王二接过回颜露,兴奋得不停道谢。

    沈华没理会花大娘哭喊,屈膝蹲在她面前,背对众人语气轻浅问道:“既然知道没说话的地儿,为何占着我的地儿又哭又闹呢?真当妍颜坊没人了?”

    “是啦!沈掌柜!这种人就是欠教训!”围观人群又叫嚣着。

    花大娘被沈华面上的无情冷然,吓得噎住哭声,同样有礼客套的嗓音,面对她的神情却是阴森可怕。

    沈华取走花大娘手中的青花瓷瓶,在手中来回轻抛,戏谑着道:“花大娘可知,这瓶子一年前妍颜坊便没再用过了?上京兆府怕没说话的地儿,要不?上二楼承郡王面前辨辨这瓶子从何处来的?”

    花大娘一时伧惶往二楼望去,半掀门帘正好能见黎承冷峻脸色,吓得她连急匆匆起身,什么都不要便要走,本就抱着这些达官贵人不常到铺子里巡查而來,如今撞了正着还不走?

    沈华拦下了她,将瓶子塞还后,徐徐问道:“花大娘叨扰了左邻右舍一整日了,不道个歉再走?”

    花大娘匆忙将瓶子往兜里塞,弯着腰对着众人歉笑道:“打扰了!我花婆娘错了啊!大家别往心里去。”

    众人一阵冷嘘声后,逐渐散去,花大娘身影也快速隐没在东街尾。

    沈华对着门外乡亲福身道谢,赢来阵阵掌声,扬起自信浅笑便返回店内收拾残局。

    尘埃落定,颜娧摀着瑟瑟疼的心口说道:“二百两啊!承哥这帐可怎么好?”

    黎承嘴角抽了抽,这丫头才刚好些又开始作妖来着了!不过还是默默掏出二百两银票,迟疑了下,觉得不对,又多掏出一百两银票一同搁在桌上。

    颜娧笑得可开心了,多聪明的孙儿啊!举一反三呢!对沈华不停招招手,“得了!今天都歇歇吧!去把花市的款结了,三十两入了帐,其余的承郡王赏你们的!”

    黎承嘴角又抽了抽,果真!慷他人之慨啊!

    ......

    等解释完如何检验回颜露,黎承抱着颜娧回到画舫,已是月华初上。

    立秋见两人带伤回来愣了下,更衣后,还好冬衣厚重,没护甲的部份仅仅瘀青,打的人力道拿捏得好啊!

    再回到船坊甲板上,立秋看了也更完衣的叶修,忍不住摇头问道:“你们巡个铺子也能巡到一身伤啊?”

    “巡到了一场刺杀,被送去官府拷打,结果那么大一场戏,居然只为书笺......”颜娧突然顿了下,回头看了下黎承问道,“花大娘可有人盯了?”

    黎承又敲了她额际,冷冷笑道:“这会儿才想到,人都不知道死哪去了!”

    这次敲得可疼了!颜娧努嘴道:“真有人追去?”

    见黎承颔首,颜娧便咬唇思忖着。

    今日这场大戏,只为张书笺过了些啊!

    “书笺?范雪兰给的?”立秋端来晚膳直觉问道。

    书签最近才得来的,仅范雪兰那个了!

    颜娧眉眼一挑暗示,立秋跪坐在小几旁,摆接过厨子送来的晚膳摆放,期间偷瞄到了黎承一脸惆怅,随后静静跪坐在颜娧身边。

    见黎承无意识下便要动筷吃饭,颜娧抱怨着:“承哥不把事儿摊了,这晚膳吃得下啊?”

    闻言,黎承放下筷子思忖了许久,才从怀中取出一枚绯红书笺,眼里充斥着惆怅说道:“书笺给我。”

    叶修没二话的把书笺交了过去,只见黎承将两片书笺重合,起身走到宫灯旁,将烛火映出的光影照在小几上。

    “愿承兰芯......”颜娧吶吶念完桌上的几个字,大抵也知晓黎承何事失神了。

    范雪兰回应黎承心思的手法也是绝了!非得书笺再聚之日才能再现这心思,这份玲珑剔透心没几个人能比了。

    她怎么就苍蓝江上随手一捞,便捞上了黎承的心上人了呢?或者开始范雪兰交出书笺时,便打算让黎承能透过这书笺找着她?

    莫怪刘捕头稍露了书笺一角也能立即认出,非得踩到放了书笺不可。

    “母亲在世时,曾替我订了一门亲。”黎承冷峻脸庞扬起凄凉浅笑。

    颜娧吶吶问道:“南楚安定公府?”

    黎承凄怆颔首,眼神里说不尽的哀戚,悠悠说道:“母亲过世没两年,安定公便被通敌之罪给抄了家,四国安稳下还能说上通敌,通得也就我们这们亲了。

    我求了父亲私下派出亲卫,到她南楚外祖家里带她离开,回来的途中遭遇劫匪,亲卫无一生还,她人也没了,就这么消失在那次的劫杀里。”

    皇帝亲卫行迹被泄漏,还打都打不过?这坑大了点啊!

    不过,有皇后被坑死的惨案在前,再坑死个未来媳妇也不算什么了。

    再次觉得她决定掌握未来是正确的!否则被坑死都找不着债主啊!

    “承哥说说,这义安侯府图的是什么?”颜娧可真被一圈圈的套给蒙昏了眼。

    淑妃与才传话想消停一阵子,另头马上就有人耐不住性子再来搞事,存心不让她好好过这个年了阿!

    “听闻义安侯府年前接了一位养在外祖家的三姑娘回府,便是德贵妃要指给您的那位。”叶修想起了年初看到的邸报。

    颜娧怔了下凝眉问道:“弄了一个相似的身份,想博取同情?没这么傻吧?”

    黎承漾出嘲讽笑道:“看样子是有。”

    “知道这定情信物的人很多?”颜娧好奇了。

    “安定公连下人都人人有一枚书笺,只是成色不同,外子新妇为绯红色,成对投影透光无色,寓意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

    这安定公府是个极致浪漫的家族啊!灭得可惜了点。

    “母亲与安定公夫人自小结识,母亲去送嫁时,结的这门娃娃亲,兰芯出世没多久,这枚书笺便送来了,父王继位前,我们两家时常相约在两国边界共聚,兰芯那时还小,我还记得喂她糕点时,她开心得手舞足蹈的样子......”黎承收了话,似乎沉浸在幼时美好里。

    他很清楚,如果父王没有继位,母亲不会死,安定公府也不会灭,兰芯也不会失踪了。

    而他更清楚,这一切的源头,仅仅是那些臣下的贪念。

    “谁?”黎承惊觉有他人气息,轻点船板飞去,影消剑也指了过去。

    范雪兰被剑刃所惊,跌坐于小船上,差点落入湖里,所幸黎承动作迅速,施了内力踩稳小船,一把将她拉回颜娧船上,熟悉香气一下窜入鼻息,扰得他失神得放了怀中人。

    “咦!小姊姊来啦!”颜娧无视黎承失神,欣喜起身将范雪兰安置到身边,热切递上今日的三样点心,暗忖着,知道她背后有故事,当然得更加殷勤啊!

    她可把黎承的失神,范雪兰的失常都收进眼底了。

    范雪兰则被这比平常又更热情的丫头吓得颤颤抖,更被黎承没预期的出现给扰了心神,食不之味的咀嚼着颜娧送进她嘴里的点心,连她介绍点心名字都恍若未闻。

    “小姊姊,不好吃吗?”颜娧长睫毛眨巴眨巴扇着,没放过“木讷”背挺得笔直的范雪兰,她不若平常慵懒婀娜,眸光回避着黎承的注视。

    “妹妹的点心,哪有不好吃的道理?”她勾起一贯媚人的浅笑回应,眼尾余光扫了正失神的黎承,见他正好将书笺放在鼻息前嗅着香气。

    这举动让范雪兰白皙脸蛋迅速染上酡红,惹得颜娧一脸好奇回望,也没瞧出什么,又回头看不之在娇羞何事的她。

    颜娧不知,长年使用流霞香的她会不知?

    流霞香使用后,香气会随着个人体味不同而产生不同香气,沾在私人物品上香气半年以上也不易散去,这也是为何流霞香价格居高不下的原因,谁不想拥有独一无二的香气?

    虽然将书笺交给颜娧也三个多月了,上头的香气仍是她特有的体香,让人又羞又恼的是他居然还嗅了!她最爱的点心都没半点滋味了!

    黎承回到小几前落坐正对范雪兰,放下了书笺兀自动筷吃饭,佯装毫不在意的大口大口的进着食物。

    颜娧虽不太懂,也瞧出了两人猫腻,对着身旁立秋使了个坏眼色,马上入后厨提了范雪兰今日要带走的点心递上。

    “小姊姊,我这今日不方便,多了外男,就不耽误妳了啊!”颜娧堆上浅笑起身扶了范雪兰,客气的下着逐客令。

    黎承被这不按牌理出牌的颜娧给噎了气,赶紧挪方向到船边,把方才进的食物几乎都给呛咳了出来,在他咳得停不下来时,颜娧更加快速度送客,人走都到船边了。

    一见人都要走了,黎承再也顾不得难堪,摀着嘴也急忙回身,伸手拦下正要上小船的范雪兰,几乎咳着把话说完:“别走!”

    范雪兰停下了脚步,正要接手的丫鬟也愣了下,清冷嗓音问道:“公子何意?”

    黎承没给其他人多说话的机会,一手抄起桌上的书笺,一手横抱起范雪兰,急速冲进颜娧身后船室,留下一脸诧异的人们在船板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治愈系游戏〕〔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开局签到十万年〕〔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