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七十五章 兰芯
    . ,最快更新谪芳最新章节!

    冬夜里两人呵气成雾,气息暧昧交缠,黎承额际靠在范雪兰的,紧紧将她抵在门上,完全没想给她回避或逃离的机会。

    流霞香浮动在静谧未掌灯的船室里,与她体香融合后,专属范雪兰的甜蜜香气,在密闭船室里格外诱人心神。

    黎承问不出口,范雪兰说不出口,沈溺在彼此熟悉香气里,思潮翻涌得胸臆郁闷,眼眶里蒸腾得泪水几乎悬不住。

    范雪兰闭上眼深吸口气,泪便顺着脸颊缓缓滑落。

    黎承透过窗外映入的皎洁月光,见着了她晶亮泪滴缓缓落下,连忙伸手逝去泪滴,慌张安慰道:“兰芯不哭。”

    “认错了!我是范雪兰!范雪兰!范雪兰!”范雪兰粉拳一下下捶打在黎承心口,发泄满心委屈。

    过了这个年,她可就满十八岁了,尤其今年中秋被选上了蓝江魁首,来年老鸨还能放过她?原本她喜欢坐六望五的计划,似乎被蓄意打乱,一个不承恩纳客的清倌人怎可能登上花魁?

    “钟兰芯,流霞香里是妳的气息,我没认错,我一直相信,妳一定还活着!”黎承揽上她腰际任她捶打,自小双方家人便让他们无拘束玩在一起,这气息瞒不了嗅觉敏锐的他。

    范雪兰,噢!不!安定公府嫡三姑娘钟兰芯,咬着下唇也止不住落不停的泪,委屈道:“书笺都流出三个多月才来,你可知我都吓坏了!”

    她鬼迷了心窍将书笺交给颜娧后,便日日寝食难安开始后悔了,深怕有第三个人借着书笺找到她,于是换成她搭着小船来找颜娧取糕点,减少书笺被人发现的机率。

    黎承心知来还是晚了,相信她身边的丫鬟、小厮都被收买了,否则怎会有今日巧夺书笺一事?如今想起来真叫他后怕......

    倘若她托付书笺之人不是颜娧,后果会如何?

    “我懂,我知道,对不起,我知道得晚了!。”黎承疼惜的又将她揽入怀中,布满细茧的指端不停拭着仍在滑落的泪。

    这时他突然想起,两个月前承昀离开北雍前交代他的话,那抹意欲未明的眼神与笑容,只让他觉得心怀不轨而没放在心上。

    “帮我照顾丫頭,帮她送送糕点。”

    当时他想,颜娧哪需要他帮忙看着?她都快被身边的人淹没了,还需要多他一个?根本没想过要帮忙送糕这事......

    思及此,黎承突然心塞得不能呼吸,这是他粗心可以解释的?承昀何许人也?会不着痕迹的特意交代这种送糕点的小事?

    何况,他真问过要不要帮忙,颜娧回拒表示,范雪兰会自个儿来,也没将这事儿放在心上了......

    从不问候别人祖宗的他,第一次想问候承昀祖上可好,难道不能跟他讲白话?这等高级暗示,他能懂?

    在他看来只不过他家小媳妇,为祖母又断了右手,非得报复一番,至于这样捉弄他?

    承昀即便没身为摄政王世子,与黎家世代交好为前提,也绝对清楚那枚书笺于他的含意,这根本怼他发泄媳妇受伤的怨气......

    轩窗上透入灯火,让他看清了钟兰芯粉嫩脸颊上,已被手上细茧给磨红了肌肤,连忙收了手不敢再碰触,抱着怀中温香艰涩问道:“妳何时进的京?为何没有寻我?”

    “偌大京都要藏个被抄了家的女娃还不容易?”钟兰芯泪水又悬在眼眶里,当时的血腥似乎又在眼前的惊惧,双手抵着额际颤颤说道:“他们杀光了皇伯父的亲卫,翻遍马车也找不到书笺,严刑拷打我也没吐露书笺下落,一到京城便将吓得忘记如何说话的我丢入了揽仙月。”

    黎承揽住钟兰芯身躯的手臂,不自觉加深了几分力道,压不下腾起怒气问道:“他们还拷打妳?”

    钟兰芯抹去泪水,颔首继续说道:“高烧不停的恍惚间,我听到他们给了老鸨一大笔钱,撂下狠话不能让我没命,定要问出书笺下落,昏迷了七日后再醒来,我假装什么都不记得了,老鸨便为我取名为范雪兰,开始在揽仙月里当洒扫丫鬟。

    当时揽仙月花魁雪卿姊姊待我极好,手把手教我琴棋书画,即便早会了也重新学起,不晓得的老鸨夸我天资聪颖,将我安排在雪卿姊姊身边,她接客,我表演琴艺。”

    黎承想按下钟兰芯的陈述,她依然抹去泪水哽咽说道:“送往迎来的日子里,我曾想办法遥望了大皇子一眼,事后老鸨问我是否想起了什么,我回只是觉得好看,多瞧了眼。

    也为此,他们便猜测我没有失去记忆,不断试探我关于你关于安定公府的事,而我依然装傻充愣。”

    钟兰芯凄凉的苦笑道:“或许装傻功夫还不够地道,还是让他们怀疑了,几年后,攒足了造画舫的银子,雪卿姊姊便将我赶上画舫,让我没必要不要再回揽仙月。

    我想留在揽仙月啊!那儿才能听到关于你的消息,但老鸨为了不让我知道关于你的任何消息,还是将我送上画舫,开始画舫卖艺。”

    黎承抓紧了钟兰芯,如鲠在喉的说道:“兰芯,我们不说了。”

    钟兰芯摇摇头,挟了怒气说道:“到此我便知道身边一切都是假的!他们清楚鞭笞于我无用,便以好面孔来麻痹我,不逼我接客,不逼我卖笑,一切随我心意。

    不光雪卿姊姊存了别的心思,丫鬟小厮也都是别有心机,我身边所有消息都有人定期回报,画舫只是不想让我再探得消息的手段。”

    钟兰芯泪落得连话语都哽咽了:“书笺才交给小丫头,他们中秋便将我拱上了蓝江魁首,大抵觉得书笺出现后,我没利用价值了,想在来年新春拍卖我的初夜了。”

    钟兰芯断断续续,越说越委屈的细声说着,垂下了眼帘绝望凝视他手中的书笺,庆幸书笺真落入了他的手中。

    她知道赌大了,把未来托付在一个小女娃身上,当她听见小丫头说承昀是外乡人,便决定赌上一把。

    眼下看来,她还真赌对了!那个眼里充斥不符合年龄的狡黠女娃,真成了她的救命恩人!

    “我不会让它发生的!”黎承又揽紧了怀中人,好不容易找着了人怎可能放手?

    钟兰芯再抬眼,便不愿再忍不下胸臆内令人窒息的委屈,垫脚尖一口吻上黎承唇线分明的薄唇,从浅尝到轻吮寻求着安慰。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在揽仙月生活那么多年,没学上几招可就对不住啦!

    黎承被突如其来的吻给吓着,她清澈的眼眸里饱含了委屈,迎上来粉嫩香软的菱唇,他尝到了玫瑰饼馥郁的玫瑰香气,一时失神于这香甜旖旎的氛围里。

    早些年他便拒绝了宫里来的教引宫女,这是他第一回尝到异性滋味,男人在这方面天份果真不须指引,主动揽上了钟兰芯柔弱无骨的腰际,拉近彼此距离加深了这个吻。

    “承哥哥!好样的啊!”

    在外头传来颜娧的夸奖与众人的鼓掌声,钟兰芯这才想到外头还有许多人等着他们,慌张推拒着黎承从青涩到侵略的吻。

    黎承意犹未尽的又揽上她腰际,轻吻了她相濡后晶莹的菱唇,静静将她拥在怀里许久才愿意放开。

    钟兰芯亦是沉溺在他的气息里久久不能自拔,还无法相信已经见着了他。

    许久,两人整好了紊乱衣裳,平复许久才走出船室。

    一出船室,便见小船上的丫鬟小厮都跪趴在船板上,两人都瑟瑟抖着不敢动弹。

    回身一看,画舫走道被移了盏宫灯过去,正好将船室内的剪影映照在江面上,而叶修正一脸尴尬将宫灯搬回船板。

    黎承一想到方才船室内温存都看光,气得肝疼!没好气的问道:“你们这是作甚?”

    颜娧佯装不懂的指着江面,一本正经无辜说道:“看皮影戏。”

    黎承兰芯:“......”

    “让你们别动还动!”立秋叶修低头借故踩了地上的人一脚,藉此隐藏差点忍不了的笑声。

    “姑奶奶啊!小的没动啊!”小厮挨疼的喊冤。

    “说你有动就是有!还辩!”话毕,叶修又补上一脚。

    黎承见带着钟兰芯过来的小船已绑在画舫龙柱上,清了清嗓子夸奖道:“丫头,妳动作也忒快了些!”

    颜娧扬起生畜无害的笑容,软糯嗓音说道:“开玩笑,承哥哥要办的是,当然得办好!”

    黎承嘴角抽了抽,深吸了口气问道:“那为何不早些让我过来送甜点?”

    颜娧收了笑,委屈巴巴说道:“承哥哥,那可是你不来的!我可是真心实意请了你几次。”

    “我就不信承昀离开前没交待什么。”黎承对这披着羔羊皮的狼,还能不了解?

    “当然有!昀哥哥只交待我千万千万不能弄丢书笺。”颜娧再次扬起无辜的眼眸说道:“我真没弄丢啊!还在承哥哥手上呢!”

    黎承深深感觉着跟一只老狐狸辩解着实累人!深吸了口气回头对着钟兰芯说道:“谁说的话都能信,就是别太信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