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七十六章 船火
    . ,最快更新谪芳最新章节!

    这样一说,颜娧可跳脚了!这一跳脚便惹来钟兰芯媚人的呵笑,见得美人笑,颜娧跳得幅度也小了。

    “我说承哥哥,你可别过河拆桥拆太凶啊!”颜娧哼哼说道,看在美丽小姊姊份上,她可以少计较点。

    “你们两个贼夫妻耍弄我,还说我过河拆桥?”黎承虽手里握媳妇了,心里还是着实的气!

    “谁贼夫妻了?总不能让我日日捧着点心求你送啊!我说承哥哥,你说话可得摸着良心啊!不然我明日便去求皇后娘娘赐婚于你。”

    一听赐婚,黎承迅速的应下道:“好!去!要求便去求,就赐那位义安侯府三姑娘。”

    众人:“......”

    “承哥哥是受刺激过度了?”颜娧问得心惊惊。

    若非黎承自始至终都没放开钟兰芯,可能连她都会投以怀疑的目光。

    静默了半晌,黎承搂着怀中人,投于沈稳能安顿钟兰芯不安的温柔浅笑说道:“义安侯府要的不就是我娶了他们家三姑娘?我娶便是,上花轿的人,是我要的人便可。”

    “承哥哥这招高啊!”颜娧嘴角抽了抽。

    这家人玩结婚玩上瘾啦!自上到下,老到幼都能拿终身大事来开玩笑......

    她服了!

    “还有整艘画舫的人呢!”颜娧虽先把面前两人给扣了,怎么处理整艘船上的人,还是个问题呢!

    她绝非圣母,而是什么环境造就什么人,这些人无法改变,如果因为生来的工作丢了性命,能不冤?

    “才刚入夜,我们可以做很多事。”黎承薄唇扬起危险笑容。

    “承哥哥莫不是忘了,小姊姊也要上夜班啊!”颜娧被他胸有成竹的浅笑给击败。

    黎承嘴角抽了抽,他的确忘了,钟兰芯被这么一说也泛起红晕。

    想着原本万事皆备,能安人心的话语,每每颜娧嘴里再出来味道就变了啊!

    黎承清了清嗓子,心思感慨叹道:“我说丫头!能不能给妳承哥一丁点信心?”

    颜娧装傻充愣能输?又顶上了无辜的笑颜问道:“承哥哥一直是丫头心里可靠的!”

    黎承再次庆幸了解这只狼崽子,没好气的回应道:“妳信不信我能七天内快信到西尧国都?”顿了顷刻,又接着道,“不!可以把信送到风尧军目前驻扎之地?”

    颜娧努了努小嘴,没好气回道:“都借你,都借你,我都借你能行不?你可不能刚欺负完小姊姊,又接着欺负我啊!”

    黎承被她那被威胁而不悦神情逗得失笑,保证道:“我不会欺负她!”

    颜娧耸耸肩,撇了黎承一眼,放低了音量说道:“好吧!我们刚都看到,是小姊姊欺负你,这样能行不?”

    黎承还真气得肝疼,怀中的钟兰芯羞得找不到地方钻,仅能酡红着脸绞着纤手。

    “别再闹了!”黎承红着脸制止着。

    颜娧正经问道:“小姊姊画舫上有几男几女??”

    “加上面前两人,三男四女,怎么了?”钟兰芯红着脸问,一时还没能适应颜娧变脸迅速。

    “没事,小姊姊与我在船上稍待,让他们几个男人去办事便可。”颜娧从黎承怀中接来钟兰芯,让她坐在身边,遥望着她不远处的画舫。

    便见众人带着船上两人踩着小船,黎承一个提气施力在船头,小船便无声的以极快速度消失在夜色里。

    不久后,正启航准备迎接来客的画舫,从星火开始逐渐蔓延成冲天烈火。

    钟兰芯不可置信的摀着吃惊的菱唇,吶吶说道:“我的船......”

    颜娧绽出笑颜,郑重其事说道:“义安侯府的三姑娘,没有画舫。”

    钟兰芯震惊于颜娧沉着气度,那不同于平常劝进点心的嘻笑欢颜,她瞬时安静了下来,再看向红色火光里,秋水般眸子突然没了焦距,缓缓站起身子一步步后退,嘴里喃喃不停重复念道。

    “坏人!都是坏人!都是存心骗我的坏人......”

    岸边喧嚣声音大过了钟兰芯的呢喃,颜娧还在满意黎承动作挺快啊!

    才不到一个时辰,江中火光已让整个江岸众人围观喧腾着,焰火漫天只有几艘小船尽着微薄之力捞水泼洒,无济于事仍烧个精光,船身缓慢沉入江底。

    当她回身钟兰芯正取下发上双股金钗对上自个儿清丽容颜,瞬间宛如落入冰窖的惊恐弥漫了四肢百骸,再差几步钟兰芯便要落入苍蓝江了。

    “小姊姊?”颜娧喊了几次都没见她回应,心里拔凉拔凉的颤抖。

    完了,整船的人都去帮黎承忙唱大戏了,画舫上她们两人,该如何是好?

    “钟兰芯?”颜娧一喊她的名字,她无神眼眸又睁大了些。

    “都是存心骗我的坏人......”钟兰芯目光无神的又退了一步,离船缘又更近了些。

    钟兰芯被催眠暗示了?没想到这个异世居然还有人能懂催眠暗示,喊了她的本名再加上环境因素的高级催眠暗示,让颜娧颤了下。

    “坏人!”钟兰芯拿起金钗便要往脸上招呼去,颜娧连忙往前拉下她的手,抱住她往船板间翻滚了两圈。

    掌中触摸到温热湿意,嗅到了血腥气钟兰芯才松开了金钗醒了过来,惊恐的看着倒在地上望着她的颜娧,金钗没入了颜娧胸膛几分,伤人的罪恶感立即淹没了她,双手满是鲜血颤抖不停。

    钟兰芯罪恶泪水模糊了面前的景物,颤颤伸手想为颜娧把金钗拔了,被清醒的颜娧按下,冷静清冷的嗓音缓缓说道:“小姊姊莫急!冬日里血渗得慢,我们等人回来,这要是一拔了,丫头可能真没命了。”

    还好!她矮了点,再高一吋,真得一钗毙命了!只能说这些对她下手的人都对准了护甲空隙啊?不管什么方向来都能准准的怼到她!

    这话让钟兰芯泪落得更凶,颜娧也讶然得躺着不敢动弹,形成了诡异画面,被害者握着加害者的手安慰......

    颜娧没敢放开钟兰芯,就怕她一个闪神跳了江,这可不是一两句话能解决的事情了。

    稍早才庆幸今天受得伤小了,马上就来补上?

    作人果然嘴巴不能贱,想想都不行!

    微光下,看着哭成泪人儿的小姊姊,她想哭也不敢哭了......

    小船无声息靠近画舫,传来逐渐清晰的哭声,三人对望皆心惊,迅速提气轻点船板往画舫飞去。

    一地桌椅狼藉入眼,三人无处安放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颜娧胸口上方插着醒目的金钗,倒在小几旁小手握着钟兰芯。

    “丫头!”黎承跪坐在颜娧身边,正要开口问钟兰芯,便被她制止。

    “闭嘴!”颜娧努力维持清醒便是为了提醒黎承,她也不清楚再叫一次会如何。

    “兰.....”

    黎承没懂颜娧的意思,正要再开口,她便从船板上随手捡了一块落在地上的玫瑰饼塞进黎承嘴里,摀着伤口起身用尽气力吼着黎承道:“我说闭嘴!不许喊小姊姊名字!”

    这一番激动吼,原本没再见血的伤口,便涌出大量鲜血,本就疼得快晕厥的颜娧,这一吼唇边也溢出了伤了心肺的鲜血。

    黎承会意后,赶紧将颜娧横抱入船室内,一路都不敢放开钟兰芯。

    叶修备好拔钗准备后,她已逐渐意识涣散,还是不忘叮嘱着:“不许问小姐姐任何事......”

    钟兰芯在船室内陪着颜娧拔钗上药,即便叶修因不方便劝她放手,钟兰芯保证决不离开,颜娧也依然紧抓着她,众人不知何故也只能顺着,直到她完全昏迷。

    待伤口完成处理,换上干净衣物后,一身血渍的钟兰芯换上了立秋衣服后,也赶紧回到颜娧身边,被颜娧下令禁止后,所有人即便提着满腔疑惑,也没人开口问任何问题。

    她全无伤了颜娧的记忆,只有在最后看到漫天的火光,再回神时,她已手上满是鲜血握着金钗趴在颜娧身上,最重要的片段完全没有任何记忆。

    思及此,钟兰芯又默默落泪,为何会伤了救命恩人?握着颜娧的手,眼泪啪嗒的落在她没有气力的小手上,不断问自个儿为什么,也想不起失去的那段记忆。

    “小姊姊,不哭,不是妳的错!”颜娧悠悠转醒,拖着喑哑嗓音还不忘安抚钟兰芯。

    黎承在外头一听颜娧说话,连忙开了门进来,跟坐在钟兰芯身旁着急问道:“谁伤的妳?”

    “自个儿伤的。”颜娧没好气的坐起身子说道:“小姊姊拔了钗子要自伤,差点就掉进江里,我冲去拦下,金钗便扎在我身上了。”

    “可是我想不起来,我怎么拔的钗子都不知道......”钟兰芯咬着食指希望能想起什么,依然只有想起漫天的火光,直到尝到一阵腥甜,突然回身看着黎承惊恐说道:“他们把皇叔父的马车与亲卫们的尸体一把火烧了,好可怕......”

    话毕,钟兰芯眼前一黑便落入了黎承怀里。

    “兰......”

    “闭嘴!”颜娧摀着伤口再次制止了黎承叫喊。

    黎承愣了下吶吶问道:“丫头,就别再卖关子了!”

    颜娧朝叶修一笑,便见叶修从钟兰芯百会穴上取出了一枚银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