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志浩〕〔帝女有毒〕〔江志浩小说〕〔逆天重生:腹黑帝〕〔帝女有毒:枕上世〕〔一世婚宠:总裁娇〕〔江志浩钟佳薇小说〕〔一世枭龙江志浩钟〕〔武侠世界小龙套〕〔霸道王爷俏医妃〕〔战王龙妃〕〔傲娇总裁路数多〕〔总裁的妻子〕〔深红血棺〕〔陈天选方糖免费阅〕〔龙庭之主〕〔一世枭龙 江志浩〕〔魔仙弑神〕〔废材三小姐逆天小〕〔妾的养儿攻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七十七章 赐婚
    !

    看着护犊子般的黎承,颜娧只能一声叹息,无奈说道:“小姊姊应该是被下了暗示,喊了她的名子便打开了暗示,方才她说了马车与人都被烧了。昨夜小姊姊看画舫烧了,拿着金钗便要往脸上招呼,这样推断,应该是名字与着火碰在一起便会暗示她自伤。”

    </p>

    她将昨夜的观察所得一一告知后,语重心长警告道:“承哥哥,不管你有多怀念钟兰芯这名字,在找到解除暗示方法之前,这个名字都只能成为过去,这人想毁掉小姊姊的心非常坚定。”

    </p>

    黎承捧着原本要递给颜娧的药汁,手不自主握了力,药碗便碎在掌心里,叶修反应即快搥击了手腕,让碎片全落在地上。

    </p>

    颜娧扁扁嘴说道:“我说承哥哥,药是我呢!”

    </p>

    黎承回了神,歉疚说道:“对不住,等等我去替妳煎。”

    </p>

    颜娧按下了欲起身的黎承,目光沈稳的摇摇头,平静和缓的道:“敌人不明,承哥哥担忧何事?母仇都忍十来年?怎么现在小姊姊在身边反倒不淡定?”

    </p>

    黎承紊乱的心因颜娧一席话而沉着了下来。

    </p>

    是啊!黎祈缘生缓解了,兰芯也找着了,他能等!他能再继续等!等着拔掉这些人探出的獠牙!

    </p>

    立秋备好盥洗用具进来,没好气说道:“姑娘可醒了,以后再不能放姑娘一人了!”

    </p>

    颜娧收起了姨母笑,现在得哄人了,软糯可人的声音又来了:“姑姑!这是巧合!”

    </p>

    立秋叶修对视了眼,叶修开口道:“在下同秋姑姑观察了好些年的结论,只稍姑娘独身一人,即便身旁是只兔子也会咬伤姑娘,今天钟姑娘便是借镜。”

    </p>

    “嗯!小姊姊的确是只漂亮白兔!”颜娧中肯的夸奖。

    </p>

    钟兰芯被夸得又羞又恼。

    </p>

    “姑娘离题了!”立秋一脸警告,颜娧就是讨皮疼啊!

    </p>

    谁曾想不会武的钟兰芯也能戳颜娧两个孔?

    </p>

    颜娧被说得嘴角抽了抽,连忙正色道:“别想这个了!也小不是姊姊乐意。”

    </p>

    颜娧连忙从身后小抽屉取出三个竹筒递给黎承,唇边缓缓一勾,挑眉道:“承哥哥还记得怎么玩吗?”

    </p>

    .......

    </p>

    蓝江魁首范雪兰的画舫遭火噬后,隔日天刚亮起,便有官府派了水夫,冒着寒天十二月下水寻找尸骸。

    </p>

    加上船上侍从共八人都没能从火场逃生,在水夫在船骸里找出了八具已烧得焦烟尸体后,京兆尹便将此案给结了。

    </p>

    一代名花仅剩无法辨识的焦烟尸骨,岸上多少未能一亲芳泽的世家公子唏嘘不已。

    </p>

    七日后,民间的回魂日当天,苍蓝江上出现了冷翠色的磷火映出了船影,磷火出现时江上还不时传来戚凉琴声,吓得江上船影纷纷靠岸,无人再敢搭乘画舫。

    </p>

    直至年后,揽仙月老鸨终于受不了各方舆论抨击,花了大把银子,为范雪兰办了水路梁皇宝忏法会,幽船琴音才就此平息。

    </p>

    年后第一个喜讯,便是皇后赐婚承郡王与义安侯府三姑娘亲事,也允了黎承只求一瓢饮的要求,作为雍德帝首位大婚的皇子,虽不在玉牒内。

    </p>

    皇帝开口说要大肆操办,有魏国公府的前车之鉴在前,还有谁敢跟皇帝叫板?

    </p>

    经过礼部半年遵从国礼操持后,终于到了迎娶之日,义安侯府红绸高挂,王家姑娘沐浴完毕,被母亲按坐在镜前,请来了全福奶奶梳头说吉祥话,直到陈夫人盖上盖头这一刻,房内突然完全寂静默。

    </p>

    数个陪嫁打扮的侍女,飞快将哭嫁中的王家姑娘给蒙上药带往屋内净房,又补上迷药在她肩颈,让她能在浴桶里安稳睡上三日。

    </p>

    钟兰芯还没来得及对发生的一切表示吃惊,已经被换上凤冠霞披,梳头绾髻化妆,覆上盖头,将她的手放回王家主母手心里。

    </p>

    “哭!”为首侍女交代着。

    </p>

    钟兰芯慌张下哭不出来,为首侍女迅速的扎了她眼旁穴位,泪水马上落下。

    </p>

    众人不着声色迅速为其她人起针,陈夫人只觉一阵晕眩,完全不知发生何事。

    </p>

    听着掌中女儿哭泣声传来,只能抚着女儿手背,安慰道:“承郡王是好人,你们会好好的!”

    </p>

    前厅传来新姑爷已经准备迎接新娘拜别父母,王母不舍得放开又握了女儿手一会,起身先往前厅去。

    </p>

    王姑娘的贴身丫环与嬷嬷们,则扶起新娘往前厅去。

    </p>

    新娘跪别父母后,义安侯含着眼泪交代着:“汝等尔后要互敬互重,白首偕老,子嗣延绵。”

    .jsshcxx.

    </p>

    陈夫人泪水眼眶里打转,哽咽说道:“今日起,妳便不是丫头了,要谨慎言行,敬爱夫婿,这是妳出嫁的礼单,已在官府公证了,等郡王新宅落.whhryl.成了,再回来取啊!”

    </p>

    钟兰芯颔首被扎了眼的酸涩仍不断落泪落泪,一句话都没说成,便被人慢慢牵引着往屋外前去,由义安侯世子背轿,送进了八人抬扛大轿里。

    </p>

    花轿里珠翠妆点,流金彩绘,在黎承的严谨的注视下,没有轿夫敢颠轿给新娘找茬,一路喜乐鼓炮绵延不绝。

    </p>

    沿途王家侍从被黎承慢慢一个个汰换,直到回到铺满红绸的三进宅子,随从已全部换上了黎家心服。

    </p>

    一入了宅子,钟兰芯如提线木偶般在礼官指挥下拜得晕头,小宅内除了帝后光临老宅,连媒人德贵妃都来,当然拜晕头转向,直到被送入了喜房,脑中还嗡嗡喧闹不停。

    </p>

    喜房门前,黎承挡下了所想闹新房的人,恭请道:“我这院子实在小了点,不方便待客,给谁进都不好意思,黎承已包下东街尾君子笑,请各位移驾,待三日回门,在义安侯府再安排与新嫁娘同饮,各位意下如何?”

    </p>

    众人本想再作妖,雍德帝威严嗓音在人群后传来:“别搞坏了朕的花园!”

    </p>

    此话一出,那还有人想看什么新娘?全怂了,谁不知道雍德帝最宝贝这宅子了!一群人飞也似的往君子笑去了。

    </p>

    黎承投了雍德帝感激的笑容,祖母也笑着祝福,连最皮的黎祈也帮忙招呼客人往君子笑去。

    </p>

    确定宅子回归宁静后,黎承才开了喜房门进去,母亲留下的红花梨雕花月洞踏步床,上头正坐着母亲为他指的新娘,他满意的扬起嘴角。

    </p>

    屏退了众人,黎承紫檀襄金角秤将喜帕揭起,一双明媚的眼眸正与他交会,两人露出了欣喜笑容。

    </p>

    他端来合卺酒共饮交杯,她沾了酒水的红唇更显娇艳,他拇指抚过红唇逝去酒水,两人触电般一阵轻颤。

    </p>

    黎承嗅着属于她的流霞香气息,摘取凤冠霞帔后,落坐在她身旁,碾碎了床铺下的枣生桂子,从怀中取出了绯红花笺递给她,勾起嘴角说道:

    </p>

    “祖母赐妳的名,本想为妳取名丹颖,又担心让人有所联想,因此单取颖字,当今黎后外雍州的侄女。”

    </p>

    祖母为她取了幽兰赋里的“开缃蕊而乍合,擢丹颖而何远。”为念,不希望她有被遗忘的错觉。

    </p>

    黎颖接过花笺泪便落了下来,换名、换身分、换新娘,能做的都做了,她相信若能换脸,他也会想办法帮她换了!

    </p>

    她带着这张脸留在京城,仍可能会坏了黎承安排之事,握着手里的红笺泪落得更凶。

    </p>

    “颖儿,以后唤妳颖儿可好?”黎承见她泪落得没完,打趣道:“今晚我们要做的,可不止哭呢!”

    </p>

    黎颖被这话撩得连颈项耳后都绯红得透彻。

    </p>

    虽然仍是清倌人,跟着雪卿姊姊那段时日,没少见如何应承恩客,男女之事她可能比黎承更明白些。

    </p>

    黎承从怀中取出一本彩册,献宝般说道:“承兄特地从西尧带来的戏秘图,交代我们今晚一定得看。”

    </p>

    黎颖脸上红霞更甚了,暗暗咋舌,有她还需要戏秘图?

    </p>

    她.jxpxxs.清楚,黎承要做的不仅换了新娘,还得退无可退。

    </p>

    黎颖站起身,咬了下唇,绽出笑颜,丢了黎承手中的戏秘图,将他推倒于踏步床上。

    </p>

    ......

    </p>

    月华星稀

    </p>

    黎家宅子主院上,颜娧承昀人手一玉瓶举杯相贺。

    </p>

    “同喜!同喜!”

    </p>

    承昀脸上困惑,他同什么喜来着?哪来的喜?不过小媳妇叫喝酒,他从来不拒绝!

    </p>

    “人家洞房花烛,妳让我守在守在此处作甚?”承昀满意看了长高不少的小媳妇。

    </p>

    颜娧扬着崇拜笑脸说道:“这不是怕有人提前醒来闹事啊!昀哥一人守着,能抵百人守着。”

    </p>

    她从不吝啬夸人,承昀也的确有这能力,之前魏国公府的刺客都没能拿下他,想必若侯府几个人来叨扰,在他眼里也算不上个事儿!

    </p>

    “我可是来喝兄弟喜酒的!妳让我守门房?”承昀骨扇毫不留情便敲了下去。

    </p>

    颜娧吃疼的缩了脖子,喃喃说道:“这不是喝到了?我还给备了整坛子呢!”

    </p>

    她从屋檐另一头捞出三个酒坛子递上,委屈说道:“这给你准备的,还能喝上更多呢!秋姑姑随时还补上,多好!”

    </p>

    “谁让妳们这次玩这么大,新娘子都敢换!”承昀这次陪着换新娘、换随从,换得有点阴影,日后会不会遭了报应?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