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炼气五千年方羽〕〔无敌小神医〕〔史上最强练气期方〕〔史上最强炼气期(〕〔无敌小神医〕〔炼气炼了五千年〕〔最强练气师〕〔史上最强炼气期〕〔王者战神〕〔陆先生,爱妻请克〕〔江山谋之锦绣医缘〕〔龙魂丹尊〕〔龙隐宁欣〕〔废土特产供应商〕〔穿越星际:妻荣夫〕〔方羽修炼五千年〕〔唐小柔方羽〕〔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盛世无双:毒医太〕〔闪婚娇妻是哑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九十三章 契机
    !

    隔日清早,天未亮,颜娧便将四人押解到城北蓝江漕运,亲手将人交到漕运行周管事手上。

    </p>

    叶修在各国潜伏的裴家人手里,寻了好些个经营能力不错的管事,加以培训后负责管理各国都城内的产业,未免各自独大,皆奉漕运管事为主。

    </p>

    “周管事,这几个人没亲手交到承郡王手里前,不许护送之人离开他们半步!”颜娧一再强调。

    </p>

    “在下领命!”周管事恭敬揖礼,这些日子第一回见到她如此慎重。

    </p>

    这艘官船是莫绍为了爱玩的她而设计,船腹深宽,带了冰窖以便储藏食物,可航行一个月不需靠岸。

    </p>

    一听她前往南楚,在数日前便到了此地,未曾想先用来送这几人,进了船室,伯夷便想解开假面被颜娧拦下。

    </p>

    “哥哥千万忍忍,烦请你将东西亲手交还承哥哥。”颜娧可不想安全的最后一里路,坏在南楚地界里。

    </p>

    虽说船内全是裴家人,但谁也不.jxpxxs.清楚对方能耐到哪,还是小心谨慎为上。

    </p>

    “大恩没齿难忘。”伯夷正想单膝点地,被颜娧拦了下来。

    </p>

    颜娧拍了拍伯夷手臂,眼底眉梢扬着不知何意的浅笑道:“我呢!有人惦记了,哥哥不需要浪费心思,没牙齿了还记着我啊!”

    </p>

    “莫不是要做些什么?”按照伯夷对她的了解应是另有所求。

    https://m.xqula.

    </p>

    颜娧思虑顿了顿,便挥挥手道:“这仨平安送回北雍再说,昭国公府没理出个蛛丝马迹前,北雍应该不至再闹出什么么蛾子。”

    </p>

    颜娧回头睨了最会找么蛾子的仨,瞅着还高了她半个头高的黎祈,心里满满的无力,不禁想问,何时才能开窍?

    </p>

    她叹了口气道:“祈哥哥!回去路上不准再闹事,让我知道了,让你三个月吃不着冰脆鸡!”

    </p>

    唯一能要挟他的只有吃的!

    </p>

    “丫头!怎么可以剥夺我的吃食?”黎祈说到吃的可不依了。

    </p>

    “你说我能不能?”看着想回头找援兵的黎祈,对着仨冷冷说道:“要是想被连坐,可以多支持祈哥没关系。”

    </p>

    “......”仨有被断了后路的错觉,一句话都不敢吭。

    </p>

    昨夜许太医参详了黎祈,他身病体源于缘生余毒,并非缘生直接造成,因此就算求得许后的百烈蛊血无法治愈,除非缘生蛊母再现才可能有一线契机。

    </p>

    而缘生蛊母早在二十年前失窃,最后一次出现用在北雍国母后,也没再出现。

    </p>

    也只有继续等待了!黎莹这锅水深不见底啊!

    </p>

    伯夷深知南楚蛊毒特性,又有百烈蛊血护身,将来定能帮上忙,现下将这几人安全送回北雍才是要事。

    </p>

    这是许后给伯夷的最后心意,愿他一世不再被蛊毒侵扰。

    </p>

    “出发吧!路上切莫耽搁!”颜娧话毕,为几人关上了房门,迅速离开了船只。

    </p>

    看着在外头等候的小男人,与被关了数日的谛谛,她扬起了一抹恬静浅笑,朝他们走去。

    </p>

    从没分开这么长时间的谛谛见到主人本想一阵猛扑,感受到项上绳索收紧,只得哀戚的窝在男主人脚边呜咽着。

    </p>

    “呦!谛谛可有找到昀哥的真心?”颜娧侧蹲在谛谛身边,抱着他蓬松的大头笑问。

    </p>

    “方才捡回来了,现在又丢了。”承昀不情愿被当了第二的问道,“把谛谛也送回去如何?”

    </p>

    “汪!”

    </p>

    颜娧还没说话,谛谛先说话了,惹得她咯咯笑了。

    </p>

    她也想将谛谛送回北雍,陪伴可能即将生产的听听。

    </p>

    苍猊犬孕期只有六十日,算算再没几天,听听便要生崽了。

    </p>

    “听听,你的第一只小崽子快出生了,不想回去陪谛谛?”

    </p>

    苍猊犬本就聪明,提到听听马上竖起了耳朵,在牠眼里也出现了两难。

    </p>

    原本傲娇的承昀,听小媳妇要送狗回家,连忙跟着掀袍曲膝蹲在谛谛身边劝说。

    </p>

    “我会照顾好丫头。”承昀难掩欢愉的抚着谛谛,明眼人都看得出心情大好。

    </p>

    谛谛带着不信任眼神瞟过承昀,下颔枕在她膝上。

    </p>

    承昀暗暗纳罕,似乎被他带回来的狗儿给轻视了?

    </p>

    她抿着唇忍住笑意,谛谛是在生气将牠关在行宫这么多天?

    </p>

    “不生气了,听听在等你呢!”才说完牠便转身给了颜娧一个大大的狗拥抱。

    </p>

    顺着牠毛发颜娧轻声安慰道:“这是你们第一个孩子,听听定会希望你在身边。”

    </p>

    “有我在,放心!”承昀挠心得很,居然要安抚一只狗?

    </p>

    须臾,谛谛三步一回头的上了船,走到了黎祈身边,大头靠在船沿上,依依不舍看着颜娧。

    </p>

    “欺负谛谛,我让书舍把吃食改成三等!”颜娧叮咛着。

    </p>

    “我......”黎祈回望谛谛,无辜回道,“我能欺负得了?”

    </p>

    虽然他们都泡了骨醉,到底功用不同啊!

    </p>

    颜娧勾起浅笑回望周管事,交代道:“即便黎祈跳江,也不停船,撒了渔网打捞上船便是,只能回北雍城南漕运行。”

    </p>

    “在下明白。”

    </p>

    周管事手势一挥,船工们解了岸边绑绳,船板收拾妥当,在船身轻拍了两下。

    </p>

    承昀上了陌上马背,心旷神怡的迎接他的女人。

    </p>

    送走人与狗,只有他俩了!

    </p>

    他招摇小眼神颜娧没忽略,淡淡一笑递出小手,便被他揽上马背。

    </p>

    两人没有言语倚靠在一起,远望着船影逐渐消失不见,见她朝周管事颔首后,承昀拉了缰绳转了方向离开码头。

    </p>

    佳人如愿拥入怀中,轻嗅着她颈肩幽香,肃穆问道:“夫人想上哪?”

    </p>

    颜娧被他认真肃穆给逗笑,挑了眉眼问道:“阁下是否忘了姑姑在城里等我们呢!”

    </p>

    承昀闻言一窒,一声阁下坏了方才的兴致,带了距离便想起了破事儿,眯眼问道:“夫人刚那只手碰了外男?”

    </p>

    xgchotel.“只是安抚我家哥哥,没事吶!”她倾身瞄浸在阳光里挺拔的马上英姿,无声息的在他怀中找了舒服位置,从容转移话题道:“夫人叫得可还习惯?”

    </p>

    “习惯!没什么比当妳的男人更习惯。”他几乎毫无思考直觉响应。

    </p>

    容易满足的小男人吶!如此便让她把不愉悦给揭过了。

    </p>

    她也识相偎在他怀抱里,共享这份亲昵。

    </p>

    听着哒哒马蹄声,目光已经飘到被挡在城门口几个衣衫褴褛的乞儿身上,哭声随着侍卫围挡驱离而有越演越烈之势。

    </p>

    “我还以为新帝登基普天同庆会布施几天。”颜娧听着那群孩子的嚎啕声终究心软了。

    whhryl.  </p>

    承昀轻揽缰绳停下询问道:“夫人打算如何?”

    </p>

    “......”颜娧抬眼望进他理所当然的眼眸里,本想争辩称谓,顿了顿,想想算了,在马上跟他抗议自个儿吃亏,没必要吃这种眼前亏。

    </p>

    “把他们送到码头如何?”她忖量着。

    </p>

    他轻蹙剑眉不解问:“几个孩子怎么受得了码头这种粗重工作?”

    </p>

    “总有他们能做的,至少比被拦在城外,连乞讨机会都没有来得好。”她深信受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生命会找到出路,以孩子们的古灵精怪,定会有自己一套生存方式。

    </p>

    “让楚风去处理,我们去个地方。”承昀扬起两指招了招,倾刻楚风便屈膝半跪在陌上身旁,嘱咐完毕,又徐徐跺着马步往城南去。

    </p>

    “这是要上哪去?”南楚地界她还是一无所知呢!

    </p>

    “湄湖山。”

    </p>

    “为何?”这下换她轻蹙柳眉。

    </p>

    “我们该上去道个歉再离开。”

    </p>

    “唔......”这倒是她不周到了,还没想过该向狐狸大仙道歉。

    </p>

    官船上闹了那么大一场,吓着了许多人,是该去道歉。

    </p>

    颜娧又退开了半分定定瞅了瞅,那神态淡然气定神闲的小男人。

    </p>

    虽然大多时候,在她面前都当个傲娇小王爷,可这次出门也察觉到,他真抓着她了脾胃!愿意放手陪她同玩,甚是事后收尾也无所谓。

    </p>

    昨晚那场箭雨下的对决,她能记一辈子!

    </p>

    立秋说的没错,她的确需要一个不太容易被她玩死的男人。

    </p>

    思及此,不由得扶额苦笑,还是得时时告诫自个儿小心行事,在外头不比北雍事事有人照应着。

    </p>

    “这大白天的,应该不容易撞见其他事儿了。”颜娧瞅着湄湖山郁郁苍苍,大仙祠座落之间巍峨耸立,城门口的郁闷一扫而空。

    </p>

    他忽地失措扯乱了缰绳,陌上被扯疼耍脾气,停下马步喷气抗议,差点摔了马背上的人。

    </p>

    颜娧不明究理的抚着陌上问道:“长重了不带我了?”

    </p>

    承昀试着沈静思绪不敢马上开口,停顿须臾,重新夹紧马腹前行,清了清嗓子道:“加上护甲也没几两重,妳看不起牠吶!”

    </p>

    “那牠怎么发脾气来着?”回身一看身后的男人,脸颊上布满彤云,叫颜娧怔了怔。

    </p>

    “我没留心扯了牠。”他老实响应,又忙转移话题:“晚上少看两本账本,看能不能再多长几两肉,让牠有机会嫌弃妳。”

    </p>

    “哪能不看?”她猜测没那么简单,抬眼睨了眼问道:“你方才想了什么?”

    </p>

    她还没想通何事能让他失分寸?顿了顿,她方才有讲了什么特别的?

    </p>

    哪能给她问的机会?

    </p>

    “没事!抓紧了!”承昀有节奏的收紧马腹,只见陌上开始加速急驰。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