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小神医〕〔龙隐宁欣〕〔废土特产供应商〕〔穿越星际:妻荣夫〕〔方羽修炼五千年〕〔唐小柔方羽〕〔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盛世无双:毒医太〕〔闪婚娇妻是哑巴〕〔罗十六民间诡闻实〕〔人中豪杰〕〔半城繁华〕〔花都小道士〕〔逢春〕〔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方羽唐小柔〕〔豪门长媳〕〔方羽唐小柔最新章〕〔史上最强炼气期〕〔战神无双九重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九十四章 还愿
    !

    &nbs.whhryl.p;  在大仙祠前不远处,承昀缓下陌上,在一旁的搭棚茶肆停下。

    </p>

    方才没被解答的颜娧,没等陌上站稳,赌气一跃而下,好歹也跟飞烟培养了几年感情,会看不懂他故意加速奔驰的小动作?

    </p>

    察觉看愣了一旁托马小厮,她便顺势软了腿扑坐在地,更是吓得小厮一愣,不知该不该扶起人,还好轮不到他动作,便收到承昀递过来的马鞍绳,赶紧招呼着马匹往后边马厩去。

    </p>

    “待会再来饮茶!”

    </p>

    承昀冷着脸给茶肆留下了十两银子,白发斑驳的茶肆掌柜连忙鞠躬称是收起银子,瞄也不敢瞄两人要搞什么花样。

    </p>

    这活了几十年也不是白活,小两口子有了意见,外人参什么和?找死?

    </p>

    承昀勾起不明显的浅笑,没理会她的抗议强硬一揽入怀。

    </p>

    她不想走?那就抱着她往大仙祠走,抱媳妇这点力气还是有的!

    </p>

    即将到祠前迎客桥,颜娧挣扎着下来,他也就顺势放了人。

    </p>

    南国春风暖,迎客桥两旁青青柳树随风抚着湄湖,在祠前拦下了冷冷瞟了他一眼便要进祠的颜娧,长臂将她阻在柳树旁,堆着笑脸问道:“夫人气什么?”

    </p>

    虽说游人寥寥,他出挑的外.jxpxxs.貌还是引来了些许侧目,没听到她第一时间响应,宽阔胸膛便朝她逼近一分,直到她后背贴在柳树上。

    </p>

    别人怕了他的冷毅,她怕过?偏了头不看他一眼就不看,沉下脸问道:“阁下藏了什么?”

    </p>

    都还没个谱就有是得瞒他了,以后怎么办?

    </p>

    承昀又气又好笑,原以为逃得掉,还是被刨根究底了。

    </p>

    再次拉近了两人距离,莫可奈何在她耳旁细声吶吶说道:“我丢掉的脸面呐。”

    </p>

    颜娧仰头凝眉回望他,不解问道:“上山祭拜有什么......”

    </p>

    顷刻,几年前国恩寺外香艳场景蓦然窜入脑中,她脸上彤云也不亚于承昀绯艳,恨不得咬了舌头当没问过。

    </p>

    承昀忍笑瞧着她慌乱得手足无措,期期艾艾的不停抿着菱唇,使得唇瓣上晶莹得娇嫩欲滴,若非在寺庙前,早就心猿意马的撷取那抹娇嫩。

    </p>

    两人距离近得都能听见他胸臆里忍笑不住的气音,若非这坑是自掘自跳,真想搥他两下!

    </p>

    颜娧偏头没敢正视他,清了清嗓子,摆出慎重道:“趁这机会,我可告诉你啊!即便这么尴尬的事情,也不能相瞒,嫌隙会如同镜子补过的裂痕一直存在。”

    </p>

    人跟人相处本该如此,诚然以对,怀疑一旦被种下,回不去了。

    </p>

    承昀又拉近了距离,眼眸积载了诸多说不清的悸动,强迫忽略羞涩她直视他眼眸,直至湖畔又刮来阵杨柳轻风触动到两人,他转而拥她入怀在耳畔絮语:“只有妳,只为妳,只要妳。”

    </p>

    颜娧枕在他胸前在水安息香里找到了安定。

    </p>

    原以为他另有想法而迟迟没有下文,未曾想又是一段甜人的情话。

    </p>

    有些话听再多次都不腻味,尤其他,总宛若魔魅啊!

    </p>

    除非被逼得不得以,他不爱将某些话语摆在人前。

    </p>

    如今,又逼急他了?逼得他不得不在庙前表明心迹。

    </p>

    “你可是又想对我下魅术?”她可没忘幼时的初次见面。

    </p>

    承昀心塞的又瞧了她一眼,莫可奈何的高举双手表示冤枉,若不是早已习惯,进了她脑袋出来的话便有所不同,还真会心碎一地。

    </p>

    颜娧狡黠的眼眸见一得到自由,赶忙蹲低身子绕过了他长臂范围,快速上了迎客桥。

    </p>

    看着正被阳光洒落得更显明媚的少女,对着他投以如沐春风的笑容,他唇角也勾了一勾。

    </p>

    这丫头看穿了他在庙前不敢造次啊?

    </p>

    迤迤然走向桥上,牵回还想溜走的葇荑,不予抗拒机会缓步而行,宽阔的青石板道路两旁,迎客松柏森森随风摇曳,园景芳草青青,湖面波光潋潋映照在大仙祠绯红门墙上更显庄严。

    </p>

    走进主院,院内苍劲两旁六株银杏树正飘落着片片黄绿小扇落叶。

    </p>

    这让颜娧偏头不解,不可置信的回望了正院外两旁郁郁青青的银杏树。

    </p>

    “怎么回事?”难道狐狸大仙真存在?她不可思议的回望承昀。

    </p>

    银杏青黄扇叶大多落于秋季,怎会在三月春季便开始飘落黄叶?

    </p>

    “知道妳会有兴趣,先把正式办了!”承昀卖了个关子,拉着她走进殿内。

    </p>

    主院中的壁画上雕琢着大仙祠的由来,居中大仙像仪态风雅,法相庄严,裙边母狐与三只小狐灵动圈围,承昀燃了香烛交于颜娧,掀袍落跪行三跪九叩大礼,被他慎重模样引领,只得跟着他规矩跪下祈拜。

    </p>

    然而,她每叩一下尾指似乎灼热了一分,到第六下左手尾指灼痛已牵扯入心,磕到第九下时,灼痛已蔓延全身,疼得她几乎快晕厥,当她冷汗布满额际想起身时,几年前那两次火焚痛楚一次涌来,疼得完全无法动弹的淹没了她。

    </p>

    承昀供香完成后,见到便是她伏在跪案上无法起身,心急得想抱起她,一碰触灼烫得弹开他双手,那一瞬似乎闻到了肉焦香,定睛再看如常的双手,无畏灼热心急抱起晕在跪案上的她。

    </p>

    她一身藕粉色交领襦裙,被汗水浸湿得如同刚从水中捞出来,完全失去意识倒卧在承昀怀中。

    </p>

    祠内道姑一见此景,原想引着承昀往主院后厢房去,他敬谢后,心惊得连轻功都忘了用,抱着她以最快速度奔离,一出大仙祠立即以哨声喊来陌上。

    </p>

    .jsshcxx.  鲜少听见哨声的陌上,知道主子有事,以最快速度挣脱绑绳前来,见女主子被横抱着,也心急踏步。

    </p>

    “乖!没事!我们去君子笑”

    </p>

    一路快马驰骋,他没选择回行宫,而是到君子笑,等在那儿的立秋见着颜娧昏迷回来也颇为心惊,赶忙帮着安顿,还没来得及问,便被交待了一番。

    </p>

    “看好她!我去找许太医。”承昀唯一能想的便是她被下了蛊!

    </p>

    承昀来去如风的往昭国公府去找今日未当值的许太医。

    </p>

    递了令牌没半刻钟,许太医拎着药箱匆忙出来,看了没马车,只有高头大马的陌上愣了愣。

    </p>

    “世子爷!下官不会骑术。”许太医自小不爱骑马。

    </p>

    “本世子会。”

    </p>

    话毕,承昀将许太医连人带医箱给提上马,一路惨叫声绵延不断的往君子笑飞驰。

    </p>

    ......

    </p>

    迷茫间,这是......

    </p>

    又受了一次火焚?

    </p>

    焦灼后似乎听见有人说话......

    </p>

    “胆子挺大,敢开我玩笑!”

    </p>

    这句话熟悉得很啊!好似从小到大听过无数次......

    </p>

    “不认命还能倒转轨迹的家伙,果然是个怪苗子。”

    </p>

    “算了!也不扒妳戒指了,既然有这个福缘......”

    </p>

    颜娧本想听清委婉动听的女声又那说了什么,偏偏声音越来越远,直至仅剩阵阵劲风。

    </p>

    ......

    </p>

    许太医颤颤抖的双腿还没能站稳,就被立秋给请(抓)到颜娧房里,脉一搭立即惊恐回望立秋,看起来依然水灵粉嫩的颜娧,居然搭出了正气不足的脱症,那是大面积烧伤后产生的特殊脉像吶!

    </p>

    “姑娘这是?”许太医也不太理解,为何健康之人会突然出现败症。

    </p>

    承昀着急落坐到床旁,看着鬓发被汗湿的颜娧,着急问道:“不是蛊毒?”

    </p>

    许太医凝眉再探,亦是相同的脉像,肯定回应道:“非也!是灼伤,身上又没有灼伤,下官也不知为何。”

    </p>

    承昀仔细将进庙到颜娧晕倒的过程,没有任何异常,也没有接触任何人,难道真因为亵渎了大仙?

    </p>

    “我们去大仙祠还愿,叩完首,丫头便晕了。”承昀抬眼询问立秋道,“丫头拜不得神?”

    </p>

    立秋被问得楞了楞,凝眉直觉回:“那平安寺怎拜?”

    </p>

    “......”承昀也自觉问了傻问题,她手底下还有间香火鼎盛,供养太后的庙宇呢!

    </p>

    众人还胶着如何是好,床上被说正气不足的颜娧,便突然惊觉坐起,速度快得众人一惊。

    </p>

    颜娧看着陌生房间与房内众人,一时间茫然了下。

    </p>

    许太医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搭上脉,搭完又凝起眉宇,不解问道:“姑娘可有不适?”

    </p>

    颜娧顿了顿,没明白为何找来了许太医,不是还在大仙祠?

    </p>

    “我应该不适?”颜娧嗫嚅问。

    </p>

    承昀立秋气笑了,这的确没事了,只有颜娧会问这种问题。

    </p>

    她清楚鼻腔里的焦香味不是错觉!手指上灼痛也非幻觉,既然无法解释,不如揭过了!

    </p>

    许太医再搭了一次脉,完全无灾无痛的脉相,这是从医数十年来第一次怀疑自个儿,难道真的诊错了脉?

    </p>

    正想再搭上一次,承昀便取出一金锭交到许太医手上,感激道:“许太医辛苦了。”

    </p>

    许太医本想再搭搭,只得拱手告辞,当作误诊了!

    </p>

    许太医婉谢诊金道:“接下来三日下官都在太医院当值,下官告退!”

    </p>

    承昀颔首后,立秋便带着许太医与诊金离开,阖上门瞬间,立刻沉了脸抓起她的手,注入内息运行两个小周天。

    </p>

    她突然晕厥,一时间慌乱都忘记能运息疗伤,居然眼巴巴带她回来找太医......

    </p>

    颜娧随着调息与他共转了两个周天内息,缓缓说道:“我真没事了!”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