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魔尊〕〔重返地球唐峰〕〔【长生王者】〕〔心尖蜜〕〔长生归来当奶爸唐〕〔一念情深:顾少的〕〔一念情深〕〔余生为期〕〔天下第一师〕〔一念情深:先生轻〕〔盛世娇医〕〔回唐〕〔极品透视神医〕〔长生奶爸〕〔圣手医妃定天下〕〔你在星光深处〕〔多宠着我点〕〔极品透视神医〕〔极品透视神医〕〔一念情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九十八章 依人
    立秋被她的烦躁给惹笑了,这世间本就是,想透了什么才可怕,也莫怪她担心安定公府掺和的程度,关系着黎承一家子呢!

    包间外,周管事正禀报道:“姑娘!老人家醒了。”

    “知道了!晚了,周叔也去休息了!”颜娧应承着,收拾着一桌凌乱准备就寝。

    “姑娘不好奇?”立秋还以为纪录看糟心了,会急着去看看。

    “好奇,但是不着急。”她挪动了罗汉床上的小几,赫然发现她睡不下了!

    莫不是又长高了?

    立秋看了她的迟疑,主动将小几挪到地板上,安慰道:“这张罗汉床小了。”

    颜娧嘴角抽了抽,无奈道:“这辈子大概没有小鸟依人的机会了。”

    “还差一点点就不会再高了。”立秋掩嘴笑着。

    “会与姑姑同高?”见立秋颔首,她都咋舌了。

    裴家女眷身高都挺一致,比男眷少半个头,原来这整齐划一源于骨醉啊!

    这骨醉放到现代,不就是矮人族救星?

    颜娧抱着自家产的蚕丝被磨蹭着,小脸上都是说不出的满足。

    冬暖夏凉啊!本就没打算藏私的将平面茧传授下去,几年来下来,如今她的庄子里的佃户家中都能有几床能蚕丝被过冬呢!

    颜娧脑子一阵激凌问道:“姑姑,黎颖会不会是因为恭顺帝被送走的?”

    立秋忽地往门边走,承昀肯定的嗓音在门外传来,恰恰好的开了门。

    “不错!”

    “......”颜娧欲哭无泪的嘴角抽了抽,她家姑姑完全不介意承昀深更半夜来她房里了,瞧瞧她还福了身顺手带上门离开了。

    人一来便往罗汉踏上凑分享她的被褥,批评她的床榻道:“这榻子小了。”

    “那还来挤?”颜娧不客气的径自他长腿上找了舒适的卧位。

    “既然如此,那我走了啊!”

    话虽这么说,他正不知道摸索着什么。

    颜娧蹙了眉怀疑,这么好说话?

    还没来得及问,便见承昀递了枚醒目的鎏金书笺到她面前晃了下,不急不徐掌握在她目光可以追随到的速度收回胸膛里,还轻拍了两下表示收妥了。

    “......”迎上他等着被求的傲娇浅笑,颜娧有种被凌迟的错觉。

    人家能屈能伸,她也得能屈能伸一下,绝对不能吃了眼前亏啊!

    她轻轻躺入他怀中,勾搭他落在前肩的长发转圈儿,轻声问道:“昀哥哥从那弄来的?”

    这难得的妩媚模样,惹笑了两人,私底下彼此都深知,她不是扮柔弱的料,给外人看还能忍忍,只有两个人还真挺难忍。

    不过她送上门承昀当然不容错过,抱着软玉拆卸着钗钿扔到身后,解了发髻解放长发,顺道窃了几道香吻,挑起剑眉故意问道:“不是要我走了?”

    “哪有?丫头贴得都能听到心跳声了。”颜娧小手自认为不着痕迹的在他胸前探着。

    “随意动手动脚作甚?他一把抓住了在胸口前游移的葇荑故作矜持。

    “你动了脚,我自然动了手,公平啊!”一个屈膝她便贴近了他的下颌,不正好探探?

    承昀勾起了唇线,心甘情愿将书笺递给她,挑眉问道:“猜猜这是谁的?”

    他不需要透过光线已知晓书笺上的人名。

    “后院的人?”她这么厉害?路上随手捡也能捡到安定公府遗属。

    “你方才说,黎颖真是因为恭顺帝被送去外祖家?”颜娧思忖了下,迟疑问道:“明知道她被订了娃娃亲还是喜欢?”

    见承昀颔首,她脑中也泛起黎承当初说着儿时记忆的陶醉模样,恭顺帝也痴迷还真有几分可信度。

    “恭顺帝登基第一个下令平反的案子,便是安定公府的案子,目前正在搜集证据中。”承昀顺道一提。

    “平不平反,还不是恭顺帝一句话.....”颜娧顿了顿,凝眉看他一派轻松的神情,直疑问道,“我怎么觉着,你不是这么单纯告诉我这事儿的?”

    “敢对我的人动念,得付出代价。”承昀轻描淡写里染着不经意的怒意。

    颜娧察觉他说这话那一瞬肌理紧绷,摸不着头绪的问道,“谁动了什么念了?”

    承昀倚着罗汉床沿,曲肘以手撑着额际,揪起一绺发丝把玩着,毫不遮掩的勾起愉悦浅笑,半点不意外入宫那日,她全然没察觉恭顺帝除了伯夷以外的念想,和缓说道:“没事!夫君支持妳所有念想。”

    颜娧一听,挑了柳眉,马上离题问:“包含再去大仙祠?”

    他不客气的戳了她额际,微愠道:“两说!”

    难道她不清楚他与立秋两人轮替看着,就是不让她偷溜去大仙祠?

    立秋连她的男装都全给收拾了,只有女装,看她怎么跑!

    颜娧吃痛蹙眉,摀着头喃喃道:“至于嘛?”

    “至于!非常至于!出了名伤疤没好就忘了疼的人,能不至于?”承昀鲜少对她说重话,这一剎非说不可!

    “你还没说是谁呢!”颜娧没好气问道。

    “安定公夫人。”

    “......”承昀满意的收下她的震惊,本想窃去一吻,被她小手推开了脸。

    “我那么厉害?这么能捡?”迟疑了一瞬,深吸了口气,惊愕问道,“那岂不是黎颖母亲?这么可能?不是抄家?”

    “这样看来,夫人身边的大丫鬟替死的传言不假,这么多年来都没人见过安定公夫人也就不了了之了。”

    安定公府再没有战乱的前提下,被以通敌抄家,各国探子都出动了,不少人为了一辈子尽忠护国的安定公府唏嘘,也没办法有实际帮助。

    “怎么可能替死会无人知晓?”她不信!

    “安定公被捉时正与夫人敦伦。”

    “......”颜娧闻言摀脸,多雅的说法,而她正好听得懂!

    “当时两人都坚持身份正确,也就没人再多做笔墨,或许连前去抄家的人,都不舍得安定公府门前冷落,那日夫妻被辱杀时,都是衣不蔽体。”

    各国世家收到探报,也曾为此不平。

    “不是择日处斩?”她听着听着也心疼了。

    “罪证确凿当场诛杀。”

    “我怎么觉着是故意这么粗糙的?”这么做通常都是为了掩盖什么啊!

    “如今妳看到为什么了。”承昀又亮了亮书笺。

    这样看来,当时安定公夫人根本不在府里,而且没人愿意说出来。

    颜娧抬眼看了他,这男人知道她查着缘生,顺道把安定公府的事情给润了一遍?

    说起来头头是道,一清二楚呢!

    “你上哪找到的?”

    “楚风回来的路上,察觉老婆婆丢了东西,身上实在太臭了,只丢的记下位置,到刚才去水里捞出来。”

    “......”颜娧嘴角抽了抽,直想给两人比个赞啊!想想他也不懂也就省了。

    这两个主仆,也是醉了!一个能看,一个能找!

    码头边上虽然没有暗潮汹涌,也是日落昏暗啊!

    今天一件件事下来,承昀的初衷是什么?

    颜娧睨了第一次赞同她搞么蛾子的男人问道:“你希望安定公府恢复荣光?”

    “夫人果然聪慧。”承昀揽起她颊上就是一阵猛亲。

    “不像你。”他不是热衷闲事的性子啊!拿起丝被盖上他挡去第二下袭吻。

    他下颔挟着丝被探出头,轩朗的眼角眉梢里都是恶趣味,不怀好意笑道:“他不高兴,我舒心。”

    颜娧捧起他的脸,慎重问道:“谁?”

    “恭顺帝。”他直接了当。

    “为何?”她更不解了。

    承昀隔着丝被揽着她,一脸严肃道:“妳以为许后让妳莫停留什么意思?”

    她迟疑了下道:“送夷哥哥离开不是?”

    “我家夫人良善可欺。”他探了口气,不意外。

    她闻言愣道:“你认错人了吧!谁良善可欺?认真点!”

    被猛推了把的承昀认真道:“丹汝泽平,听着这两个娃的名字,妳没感觉?”

    “你是说这两个娃儿有戏?”不是吧?她也太能捡了点!

    “我猜这就是夫人当时不在府上的原因。”承昀一脸诚不欺汝。

    “遗腹子?看着两个孩子年岁不像啊!”颜娧蹙眉凝思,两个孩子看起来也不过八九岁啊!

    “长年餐风露宿,能活到现在已是祖坟冒青烟了。”承昀又一个引导。

    颜娧思忖了会,吸了口气掩口问道:“两个孩子的名字,在问皇家?”

    汝当泽平?

    白话一点,是在责问皇家还完恩泽了?

    臣子如此询问虽大不敬,一代忠臣落得衣不蔽体的死法,也是让人惋惜啊!

    承昀讥笑问道:“多疑如恭顺帝听到这两个孩子的名字,能不能猜出来安定公夫人的意思?”

    也是因为中午颜娧提醒了这两个名字不简单,他才往下细想。

    这位安定公夫人也是个烈性人,难怪被楚风无预警带走瞬间会选择抛下书笺。

    她心里还是以两个孩子为重。

    颜娧从一旁绣袋中取出了钟兰芯的书笺,瞬时也明白为何临行前,特意请黎承将书笺交给她了。

    南境未了之事,的确是她心头罣碍。

    “黎颖这么相信我能捡到他母亲?”这需要多大念力?

    承昀以丝被遮掩忍俊不住的笑容:“苍蓝江百艘画舫,妳能捡到她也是机运,是我也会再赌一把!”

    “我怎觉得你也在说我招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