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玲珑神妃〕〔异界职业玩家〕〔唐芯秦俊天秦南枫〕〔都市至尊剑魔〕〔纪先生的小情诗〕〔重生狂妻,大佬宠〕〔蛮神鼎〕〔铁血神医〕〔闪婚蜜爱:总裁独〕〔都市魔尊〕〔重返地球唐峰〕〔【长生王者】〕〔心尖蜜〕〔长生归来当奶爸唐〕〔一念情深:顾少的〕〔一念情深〕〔余生为期〕〔天下第一师〕〔一念情深:先生轻〕〔盛世娇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一百零三章 筹码
    “按姜谖说法,缘生蛊母应是在曹太后手里丢失,而非昭贵妃,为何昭贵妃愿罚抄五年佛经?”颜娧喝了原本端给许太医的茶盏。

    既然来人都不打算守上救命之恩了,又何必谨守待客之道?

    许太医踌躇了许久,才缓缓道来:“贵妃娘娘求了百烈蛊血,希望伯朗伯逍亦能不为蛊毒所侵。”

    可怜的伯夷,被独漏了啊!而他仍愿意第一时间回来以命换命。

    昭贵妃真是做得了一手好买卖。

    “所以武英殿只为换得往后伯夷的鞠躬尽瘁而顺手一搭?”她摇摇头。

    啧啧!皇家果真是最可怕的地方,身边点点枝叶末节都有意义。

    她相信,伯夷到离开那刻,心里还挂记着许后舍血之恩。

    “曹太后究竟将缘生蛊母交给谁?”颜娧锐利眸光扫过许太医。

    许太医汗颜道:“圣上正为此事问责了不少人。”

    君子笑里宁静平和,京城里已是风声鹤唳,所有世家紧闭门户,深怕被卷入有关安定公府是非里。

    颜娧将花梨木圆桌上的玉瓶推回许太医跟前,玩味问道:“您呢?许太医又被问了什么?”

    深宫大内他们兄妹都能演一出戏解了伯夷蛊毒,为了昭国公府再演一出骗骗她又如何?

    不是她怕了草绳,而是这百烈蛊血来得太容易,许后整个人都是百烈蛊母的媒介,媒介受了多少伤蛊母都会反噬,日前为了伯夷能理解,许后愿意为她冒这险?

    见许太医迟迟没有回应,颜娧心里也有底了,轻叹道:“缘生蛊母失窃,我们从北雍逆着回来的线索也有不少,既然都能布署这么多年,我再等个几年也无妨。

    如今扯了安定公府,想必有不少人担心受怕被牵扯,可我并非让你们南楚臣子用来敬献新君新玩意儿,许太医可曾想过我是个人,还是个有夫之妇?”

    立秋听这话不假,听着也为承昀勾起了安心的浅笑。

    她家姑娘还认这桩亲呢!

    “姑娘,娘娘不是有心的。”许太医面有难色。

    “有心也好无心也罢,这东西终究送来我面前了!”颜娧凝重眸光扫过许太医,才慎重道,“我终究是寄乐山的大姑娘,请诸位贵人莫踰了规矩。”

    许太医眼里有诸多不愿,拧着剑眉道:“那日娘娘取了蛊血便一连数日虚弱不堪,圣上早怀疑那是武英殿里几个人身份,因此要挟娘娘以姑娘来换几人性命。”

    “这就是您们的取舍?”颜娧无奈苦笑道,“两位可曾想过,献上我才是害了三位皇子性命?如果恭顺帝以太子性命来要挟,你们做这考虑还能理解,三位皇子都在我手里,想把我献出去这是脑袋被城门夹了?”

    见许太医怔愣了须臾,她缓缓笑道:“当局者迷,搞清楚筹码在何人手里,再来决定这东西要送给谁。”

    颜娧睨了眼那瓶白玉磁瓶,修长指节轻敲着花梨木桌,勾起笑容道:“或者告诉我该怎么用它。”

    许太医立秋:“......”

    这话峰转太快,两人都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她。

    突然被注视,换颜娧绽出可人的笑靥问道:“我不能玩玩?”

    恭顺帝都送蛊物上门来阴她了,难不成还不能问问怎么玩?

    许太医面有难色道:“可以。”

    “有何用?”会送来给她的蛊毒可好奇了。

    乖乖听话蛊?

    “倾愿蛊,倾下蛊之人所愿。”许太医面色更难看吱唔道,“服用后与常人无异,两日后蚀蛊入脑,醒来会对当日所见第一人,一辈子倾心无悔。”

    颜娧听完掩嘴发笑,打趣问:“许太医,你觉着整个南楚有何人能将我从君子笑带走?醒来还得在恭顺帝床上?或者你们要把恭顺帝送到我床上?

    再来,能与我同眠不是承世子便是我家姑姑,这两个人我已经一辈子倾心无悔了,实在不需要啊!我说你们送这蛊犯不犯不傻啊?”

    许太医被一连几个问题问得发憷,只想着把恭顺帝交代的东西送来,后续倒是没想到吶!

    小姑娘家家都直白说,与承世子同眠了,他也不太懂得为何恭顺帝还要打这主意了??

    “好啦!我收下了!”颜娧将玉瓶抛给立秋收下,慎重道,“许太医,劳烦转达恭顺帝,平白得来的百万岁贡,不想要,其他三国非常乐意均分,鱼与熊掌本就不可兼得,不要以为拍死正好在吃鱼的熊便是兼得。”

    许太医一脸尴尬听着立秋与屋内、屋外梁上暗卫们的噗呲声。

    这便是她们家姑娘啊!

    也仅在此时许太医才清楚,看似厅堂无人原来高手比邻。

    寄乐山向来以姑娘矜贵,怎么能没人看护着?

    “名册送来当下,我全当你还了送几个孩子离开的船票,余下的从姜谖那儿也有了个大概,以后我这小院,也就不劳您挂着了。”

    颜娧话毕,立秋便躬身送客道:“许太医请。”

    忽地,厅堂内外的暗卫迅即的鸟兽散,散得速度快得颜娧还来不急纳闷,一袭沾了水气的月牙直缀翩然落在她面前。

    二话不说将她揽入了陌生了几日的胸膛,半点不介意濡湿纱衣,柳腰轻提便吻上方才盛气凌人的菱唇。

    一阵湿冷透过衣物,虽是五月天也轻颤了下,来人才甘心放开箝制。

    承昀着急问道:“不气了?”

    “冷!”她没响应问题,抗议似的挣脱了环抱。

    他也真忘了一身水气,只听楚风来报,她终于出了房门,便不顾雨势飞奔过来。

    原先以为能跟往常相同,离了她身边,照样过上生活,陪着鸿胪寺少卿参访南楚风物。

    旁人问起为何这几日没带着夫人出门,都被他冷然回视,看得再也没人敢问夫人呢?

    只是没料想,这次短暂分离会时刻惦念着,想念她温暖浅笑,更想念她柔软的唇瓣。

    果然尝过美好后有点麻烦上身了,脑子里不自主便想起她在怀中的模样。

    立秋送来君子笑为承昀所备衣物,站在厅堂座屏外侯着,她接过后顿了须臾,她身边的人何时连他的衣服都开始准备了?

    这衣物的织造是她庄子里的玢璘锦,庄子里都会为主子备好四季衣物后,才会将余下锦料发卖了。

    如今绝大部分都被安排到北雍宫里,在外一匹难求极为少见,若非事先准备,绝不可能见穿到他玢璘锦的料子!

    在裴家也好,在归武山也罢,他认真的!从没把自个儿当外人!

    将衣服摆在花梨木桌上,颜娧哭笑不得的发现这个事实。

    “先把湿衣裳换了。”

    承昀闻言立即开始拆卸玉带环佩禁步,看得颜娧一脸愣的伸手制止将被脱下的直缀。

    “你在做甚?”

    “不是让我更衣?”承昀顺势握住衣襟上的纤手。

    “你...你该到隔扇门后吧?”

    “不该夫人伺候夫君更衣?”

    颜蓦然绯红了脸,上一次见他袒胸露体在何时了?

    即便南楚这些日子,夜夜和衣而眠,也没扒过他衣物啊!

    他怎能这么理所当然?

    “夫你个头!别得寸进尺!”

    “唔......”承昀忽地舔舐了薄唇,轻咬了唇瓣,勾起戏谑浅笑道,“我方才的确有得唇进齿,没错!”

    “......”

    颜娧似乎又听见不远处传来众人笑声,包含屏座外的立秋。

    这谐音谐得她无处可逃。

    这男人,又撩力全开了?不是还担心她生气?假的吧?

    颜娧摀脸背过身子,指着身后的隔扇门道:“去里头换!”

    承昀没有理会她的指示,有礼的喊了座屏的立秋道:“姑姑,我弄湿丫头的衣物,劳烦了。”

    “好的!”立秋躬身离去。

    “......”

    她身边的人,真的太好说话了,真伪也不辨一辨啊?也就抱了那一下能濡湿多少?

    不到一盏茶时间,立秋便送来她的衣裳递来,连个眼神交会也没有便转身离开花厅。

    颜娧捧着她的衣服,便要闪进隔扇门,没来得及落锁,承昀便挡着门板跟进。

    “你要进来?”颜娧惊愕。

    承昀勾起邪肆浅笑道:“没理由妳与伯夷能在同一处更衣,我俩却要分开更衣。”

    这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

    颜娧撑着门板苦笑问:“没必要这时候扯不懂事的旧帐吧?”

    这几日,她真有深切反省入楚后作为,包含在山洞里还可惜伯夷遇人不淑。

    她如今清楚着,那只是伯夷没能力对她怎样啊!

    行宫之行,他明显在提醒男女之防,怎么他不用守?

    承昀动了内息,不伤她范围推开门板,箭步跟进隔扇门,随手一挥关上门。

    迅速移步长臂一展,将失去平衡频频后退的小女人揽回怀中,如愿将她濡湿更彻底。

    两人的衣物挥洒漫天后落了一地,他星辉交映的眼眸直视得她不知所措。

    “妳说呢?”承昀特意等了须臾,给她回答机会,待她真想开口辩解,便倾身长驱直入。

    颜娧即便知道中计也已无言以对,都怪自个儿当初没好好充实这份知识啊!

    回去北雍定得好好请教两个妹妹,老是被他这么欺负得死死的,可怎么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