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皇后逆天斗苍穹〕〔秦暮晚墨景修全文〕〔皇后逆天斗苍穹〕〔七爷的心头宠〕〔秦暮晚墨景修〕〔秦暮晚墨景修小说〕〔带着火影系统到异〕〔锋行天下〕〔名门宠婚:慕少撩〕〔传奇操盘手〕〔完美女婿〕〔神秘老公不离婚〕〔时尚大撕〕〔新六界仙尊〕〔小仙有毒〕〔屠神之路〕〔青瞳:完美典藏版〕〔和亲罪妃〕〔篮坛之重开的大姚〕〔绝品神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一百零五章 纸伞
    小满之日苦菜秀

    终究,承昀还是妥协在那双娇俏明媚的眸子里,亲自带她上了大仙祠寻找答案。

    所幸,再次踏进大仙祠,颜娧没有感到任何异常,如常随拜结束,随手捡了几颗四季白果放进绣袋,两人走出大仙祠正堂,迤迤然上了迎客桥。

    春雨纷飞,两人同撑着莫绍特地快船送来的油纸伞。

    取自她以酒母培饲的潇湘竹,搭上庄上的玢璘锦,特地请黎承绘上海棠红君子兰伞面,更别说隐藏在伞内的数十道制伞工艺。

    抬头仰望伞内设计,她知道为何莫绍要千里送来这把伞。

    这不她年前提醒回归武山时,提醒莫绍。

    现在的伞不方便,反着收不是更好?

    难怪方才承昀开伞还反应不及的被伞骨歪打一着。

    莫叔还真做出了这异世的第一把反向伞了!

    承昀被歪打而不情愿说道:“这伞诡异!”

    “好看!上头有承哥哥手笔,还有莫叔的用心。”颜娧勾起浅笑。

    这一趟出来也两个月多了,这群人在提醒她该散了。

    散归啊!

    以往她总在京城归武山两处跑,这是第一回离开那么久。

    “连把雨伞都能作章。”承昀无奈摇头。

    颜娧瞭望着细雨纷飞在湄湖上,垂柳因雨水沉重,无法飘逸而落着于湖面上。

    她回望了仍在抱怨油纸伞的承昀,扬起自信微笑道:

    “我跟贵人打个小赌,三年内这把玢璘伞会供不应求。”

    承昀拧起剑眉语气凝重问道:“喊谁?”

    他可没兴趣听赌了什么,为她执伞的男人,只问她说了甚?

    才答应不再喊他贵人,出了趟门又忘了?

    颜娧自知自知口误,偷偷往桥柱轻挪了两步,勾起无辜浅笑转移话题,解释介绍道:

    “这可是反向伞,莫叔将玢璘锦给加工了,除了伞面内外精美,昀哥看看伞面都没有留下水印光洁如初,这伞不需桐油、柿油便能遮雨,昀哥看看是不是轻巧着?”

    连叫了两声昀哥能行了吧!

    她去年抽空回归武山宅子,试着以酒母与单糖炼出醇化反应,形成荷叶效应的聚乙二醇。

    她庆幸自个儿求学时期,也是喜欢火烧实验室的勤学小伙,这些简单的化学知识都还能懂。

    缫丝时加入溶液,布料便能形成荷叶效应,黎承手绘画后再覆上犹如蝉翼轻薄泡过溶液的玢璘锦伞面,这伞才算成了三成。

    连个伞也要古人抢生意?

    非也非也!

    这难免三灾五难,刮风下雨,没把好用的伞怎么成?

    这一身衣物被雨水浸湿多难干吶!

    为了日后减少被雨水浸湿的机会,当然得再磨难磨难莫叔,弄出这把反向伞,看看!才多久莫叔就把伞送来给她了。

    来到日前祠前搭棚茶肆,收伞时他终于发现了关窍所在。

    原来她是为收伞之人着想,能够不被雨水浸湿,湿伞面收在伞内,便不会濡湿了他人,因此这玢璘伞内外都得用心勾勒一番景致。

    也难怪敢同他打赌这伞会供不应求。

    所幸,这份剔透心,他下手快了!

    颜娧落坐后,倚肘下颌轻靠在手心里,挑着浅笑看着面前男人,发现到欣赏的神色,有双锐利眼,又有聪明脑袋,不需要教便懂得如何使用,聪明得不像个古人!

    “这伞......”刚才嫌怪,现在想做什么都不太好啊!

    “嗯?”颜娧看穿他的别扭,一副生意人精明利索道:“昀哥想要?开个价,我看看行不。”

    光黎承手绘两面栩栩如生的雨落君子兰彩绘,这伞能有价?

    少了桐油与柿油又减轻了不少伞重,闺阁少女也能轻易执伞。

    这伞定能大卖!

    “何时供货?”还不如问问何时广卖。

    颜娧咯咯笑了,这聪明客人,干脆放弃典藏版啊!

    “这防水玢璘锦还不够多,我再考虑考虑。”

    被吊胃口了?方才不是要打赌?他凝眉问:“赌注是什么?”

    “嗯?”这个思维跳太快,她差点来不及接,不可置信看着面前真想同她开赌的男人,差点倒肘了。

    “钱妳也不看重了,还能赌什么?”承昀学她以肘支撑下颔两两相望。

    他俩能赌什么?银子、权利、名望她都有,连他能给的世子妃,将来的摄政王妃都不大看得上,还能赌什么?

    掌柜的在此时递上两份茶汤与小点,有礼道:“客倌请用!”

    颜娧以纤手遮掩,小声隔桌询问道:“我們沒点东西,掌柜便送茶食了?”

    承昀苦笑问:“会怕?”

    看来这行宫阴影还得持续一阵子,连路边小贩都担心了啊!

    颜娧认真颔首。

    “姑娘多虑了!客倌日前给了十两银子预定,那日客倌走得匆忙没来得及尝上,小店记下了。”掌柜对这对璧人印象可深了。

    更别说那匹有灵性马为寻主扯坏马栓,跳坏马厩栅栏。

    还好那日承昀还留下了十两银子,修个马厩还有剩下,那是小店好几日营收呢!

    “掌柜好记性!”承昀投了笑脸,又递上十两银子,掌柜的便识时务退下了。

    “要不赌我们俩婚期好了。”承昀骨节分明的长指在鬓上轻点着,眼波流转间观望她反应。

    她收下手肘,拧着柳眉不明究理等着这男人又做什么妖。

    那神色摆明等她开口问赌什么,能这么傻扑上去问?

    她才不问!

    承昀不露声色的询问:“妳邀的赌,又不赌了?对伞没信心?”

    “谁说没信心?”颜娧轻咬着粉唇,说句话都考虑半响,自信她打着安全牌,她画的设计图,都没他话里的弯弯绕绕多!

    “又不说话,我作庄啰?”见她小心翼翼,承昀不由得发笑。

    这些日子真把她吓着了?

    她身边多得是宠着的,让她适应正常人际关系思维而已!

    再想想西尧那真狼窝,即便真狼崽子,进了狼窝能不吃点亏?

    做生意的话术,她没话说,与人相处,多少人离了真心话里有话?

    何况也只有吃吃嫩豆腐,没实际让她遭罪呢!

    日子还长着,她得慢慢见识人性呢!

    颜娧对他话里的作庄又凝了柳眉,总觉着又有幺蛾子了!

    他继续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询问道:“如若,这三年内玢璘伞能在这九州岛岛供不应求,我们三年后成亲如何?”

    颜娧:“......”

    这伞是要她卖,抑是要她不卖?怎么横竖都她吃亏?

    她脑子连转悠都没,便直接问道:“昀哥,你还要脸不?”

    东西是她的,怎么庄家轮到他头上了?

    “处媳妇,不需要脸。”承昀说得那叫一个堂而皇之。

    “客倌这话说得实在!”

    雨天来客少,小铺里就他们俩,掌柜的巡着账簿也发出赞同之声。

    “居然还有路人赞同?”颜娧对掌柜这横插一脚哭笑不得。

    承昀得意的扬扬眉。

    玢璘伞卖与不卖不都在她话下?

    积极成了她恨嫁,不积极又似乎有那么些许对不住他。

    他这坑挖得挺深啊!

    再看回来,这是顶多再陪她逍遥三年的通缉令?

    她回望那深幽星眸里醉人的宠溺,他是认真的吶!

    这是在早婚配前提下,他能给的最大限度自由?

    他长指琢磨着粗陶胚茶盏,挑起唇线问道:“卖不卖都妳掌控,小狼崽子还不满意?”

    “呃......”颜娧被他话里的意思问得不知该答与不答。

    这是许诺她?

    承昀倾身向前,星眸如辉熠熠,语调如魅道:“需要我再好好解释?”

    颜娧被他突如其来靠近,吓得差点洒了茶汤,那眼里的解释非常有意思。

    完了!她是不是该再进大仙祠拜个拜?趋吉避凶下?

    几番下来,那张隽刻雕琢下的脸一靠近,心跳总缓不下来。

    潜意识里似乎还期待着他亲近举动??

    难道真着了他的道了?

    不若以往的平心静气啊!

    她怎么真对他动了心思了?

    才下了目标要走遍想走遍九州岛岛,这才几天心便被哄走了?

    “三年就三年。”颜娧一口饮尽茶汤,潇洒允诺。

    市井茶铺的茶叶能有什么流连?他肯定来磨耗心思而已。

    承昀如愿摆正了身段,为她再斟上茶汤,神神秘秘说道:“路经西尧,妳会知道这个三年多重要。”

    他能耐着性子等她,他皇祖母呢?能有这耐性?

    皇祖母倒也是个愿赌服输的性子,开了这盘赌,她知晓了,指不定会趁机乱一把。

    呲!在西尧国卖不了,能不能提前成亲?

    他琢磨这么多年,也没成功将她带回西尧,如今终于有机会让人瞧瞧了。

    思及此,他唇线又抑止不住的上扬了好几回。

    光想到西尧伞能够卖得不好,承昀忽地觉得手中茶汤甘美,回味无穷,又进了一盏茶。

    他那眼眸里喜不自胜怎么回事?

    颜娧不解问道:“西尧能有什么事儿?”

    又不是决定下一站到西尧,他在开什么心吶?

    “西尧最难的是家事,我们有赌约好回话。”承昀手持茶盏仍抑不住笑。

    三年有点长,这七年都等了,还差这么点?

    至少又如愿的要到了一个日期。

    看他浅笑不断。颜娧已经自我怀疑,是不是又踏了什么坑?

    难道真是天道轮回,因果循环?出来混总是要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姐姐是超模〕〔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