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良王妃:让爷贱〕〔龙主唐朝全文阅读〕〔婚谋已久〕〔龙潜都市唐朝〕〔九五之尊小说唐朝〕〔惟我神尊〕〔跪天门〕〔九五之尊〕〔九五之尊唐朝林轻〕〔爱劫难逃〕〔都市王者〕〔唐朝林轻雪小说免〕〔我爱你,与你无关〕〔二嫁豪门:总裁的〕〔唐朝林轻雪〕〔总裁老公别太坏〕〔都市至尊战神〕〔妖妃倾城:冥帝的〕〔文明之万界领主〕〔君逍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一百零七章 傾願
    承昀本想施力推开她,察觉她用尽全力的环抱,为不伤她仅能默默收了内息。

    正踌躇该不该顺势拥她腰际,便察觉热辣液体顺着他肩窝,一路流入胸膛被衣物吸收,这一瞬整个背脊都僵直了,受再重的伤都不曾落泪的她......

    落泪了?

    承昀心里的柔软被泪水撕扯着,从来不知被她泪水濡湿心坎,会是这般不知所措的疼。

    “我一直想着该不该说,颜娧是个可怜人,因为她的放弃才有我的存在。”颜娧在他耳畔细语。

    她深知话语里有多离谱,更明白没有几个人能信。

    而她清楚,能信她的,除了身边的人,只有他。

    承昀僵着背脊听着,双手一时间不知该放在哪儿而僵在半空中。

    “我看着颜娧怀着身孕,哀求敬安伯别让颜姒替嫁,最后她绝望哭嚎,诅咒颜姒,被敬安伯烧死在大火里。

    待我醒来便在这个身躯里,只能尽我所能逃出伯府,不要再让悲剧重蹈覆辙,幸好遇上也正在逃命的裴谚,帮我假造路引带离伯府,后来归武山的事儿你也清楚了。

    大仙说,我改变了轨迹,因此你身边的人应该不是我,你真不介意?”

    她很清楚,改变了轨迹便如同蝴蝶效应,也不清楚原来的他该归属何人。

    “不会有第二个妳。”承昀肯定的覆上她菱唇,以紧紧相拥作为回答。

    套了护甲仍是一掌盈握的纤腰,因为了这些莫须有的担忧而长不了肉?

    他想过,如果没来北雍走这遭会如何?

    应该只是在风尧军里随继续父王荡平西尧边境部落。

    这是无庸置疑的!

    母妃虽然也会急着帮他找对象,重承诺的父亲这事儿上,再怎么疼惜母妃也不会应允的。

    他身边能有谁?除了一群行伍能有谁?

    况且如若他没在第一时间来,这世上还能有颜娧?

    早在那次落湖时,她便香消玉殒了。

    除了他,还有谁能在第一时间找到她?

    更甭说怎么来今日的参拜?

    她显然为了烦恼而烦恼,也忘了因果。

    原来当局者迷,也包含她呵!

    既然改变了,未来的路自然是她得陪他走下去!

    “妳是谁?”他突来的问话,让她笑了出来。

    她为这一问而失笑,他许久没这样问过她了。

    “如同颜笙黎莹一样,躯窍名字都相同,只有我姓氏不同。”这是她第一次回答这个问题。

    颜娧语毕,放开了对他的环抱,趁着车内细雨霏霏,昏暗不明下侧过身子想偷偷抹去眼泪。

    感同身受的悲凉让她落泪,这个躯体的魂魄这么消失了?

    承昀怎会不懂她的打算?

    迅速的又一个擒握将她逮到身下,动静又大得外头两人静静回望,没敢做声默默赶车,希望这马车在他们到下个村落前,马车还能安然无恙。

    承昀将她压在身下,吻去她眼角泪水,品尝那咸甜滋味后,故意将全身重量交付在她身上,让她动弹不得。

    “也不问问我能不能放手,害我一时失衡,都压着妳了。”他唇线默默勾勒出微扬,暗自窃喜,有个会功夫的媳妇儿真好!

    颜娧积攒的伤心,都毁在这不正经的笑里了。

    “太难得看妳落泪了,还好是甜的。”承昀以鼻轻佻着她的,旖旎氛围中,不忘提醒她道:“妳是真颜娧,不是施颜娧。”

    颜娧难以想象,这个自个儿都不晓得怎么常笑小男人,竟然想着逗笑她。

    承昀轻啄着她的唇瓣,戏谑问道:“想不想知道,如果我没到归武山走这遭会如何?我不用到大仙祠便能告诉妳。”

    颜娧双手又被压制在发缘,只是从坐着成了躺着。

    他非常把握机会练练啊!

    “你说说。”颜娧突然期待会是怎么一番安慰。

    他眸光深沉的说道:“我仍在风尧军里,妳落水时身亡,黎承过不了浮石阵,到此还需不需要往下说?”

    颜娧被这简单暴力的解释给逗笑了,还真是他特有的安慰。

    她还真忘了,在观音像落水时,如若没有他心急如焚赶来,她早溺毙在初心湖里了。

    “这是在提醒我,这条命你捡回来的?要我对你鞠躬尽瘁?”她笑问。

    “啧啧!”承昀撤开身驱,单肘撑起身子睨她一眼,连忙摇头道,“妳的鞠躬尽瘁,不敢要。”

    “为何?”颜娧不理解。

    “我怕涨价。”他眼逼真得不似玩笑啊!

    颜娧:“......”

    这是在翻旧帐来着?

    颜娧哭笑不得问道:“你都压着掌柜了,还嫌贵?”

    “唔......”他从头到尾扫视了一回,叹息道:“不能提货的掌柜,看着心塞。”

    “......”她不傻!能懂好不!

    见她不说话了,承昀将她纳进怀里,轻声说道:“妳的真实目光才能吸引我追逐,如若真有那日,我只能给世子妃之位,其余不能再多了。”

    要多大的善待?只有她能得到他的善待。

    话毕,没等她反应便倾身长吻,吻去她心里所有芥蒂与怀疑,他炽热眸光融化了颜娧心里的冰凌。

    两人的呼吸交缠着,万般不舍离开他制造的红润唇瓣,在她颈项间喘息道:“我的心,我的人,只能给妳。”

    颜娧头一回觉着有被情话冲击的晕眩之感,藕臂缓缓伸手环绕他腰际,试图平复他在心里泛起的点点涟漪。

    承昀对她这第一回的生涩拥抱不甚满意,翻了身又将她压在身下,不情愿问道:“妳舍得把我让给别人?”

    她凝起柳眉,伸手碰触他的脸颊,果真又撒娇的靠过来磨蹭,逗得她绽出了明媚浅笑,玩笑说道:“快舍不得了。”

    这样的男人,她早舍不得了啊!还需要问甘心与否?

    “唔.....”承昀剑眉轻挑,舔拭了薄唇,勾起一抹惋惜浅笑:“那我们多练练,让妳更舍不得。”

    等颜娧察觉说错话已经来不及了。

    ......

    马车一路往北前行。

    可惜了已经回来南楚江岸等着她的官船,又被她放了鸽子。

    只得默默启航到下个停靠港。

    如承昀臆测,恭顺帝不打算轻易放过颜娧。

    他们一入驿站便马上有快马回奔报讯。

    颜娧倚在客房的和合窗边,凝眉看着远去的快马。

    “恭顺帝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才追着不放?”

    明日是蛊毒送来的第二日,有这么傻?真以为她吃了?

    “误会什么?”承昀瞇眼看着她,有什么没交代的?

    颜娧被他瞧得一愣,回问:“你不是知道?”

    “何事?”承昀已明显不悦,站在她身后,双手握着太师椅把手凝望着她。

    看着说冷就冷的小男人,颜娧扬起无辜浅笑,嗫嚅说道:“许太医有送一只蛊虫过来,但是我没服用。”

    “都引来跟屁虫了,还没打算告诉我?”承昀真是气得不行。

    这些日子两人如影随形都能引来恭顺帝觊觎,倘若他没来呢?

    看着远去的快马背影,他没忍下气愤,掌劲折风,一道劲气便往马匹追去。

    倏地,马匹上的人影硬生生落地,小官兵不知所措四处张望,不知为何落马。

    她呲声连连的回望他,问道:“不就一个送信的,至于这样?”

    小男人的风破心法又进一阶了?都没看到暗器,直接能折风出招?

    这太过分啦!怎么死的都没痕迹?

    “去传递妳的消息,我没拍死他,他已经是祖上积德了。”他收回内息,不悦问道:“什么蛊?”

    即便不说,他也能大略猜测是什么蛊虫。

    这恭顺帝为了留下她,也不计较手段了,连蛊虫都上台面了。

    蛊虫控制的情爱,他也要?

    “倾愿蛊,今日是送来的第二日。”颜娧扬起忐忑浅笑,猜不透他想做甚?仅能静静看着官兵爬起继续上马前行。

    他愤懑问道:“我在妳身边,恭顺帝都敢玩这些小花招,我若不在,妳能应付?”

    “都你爱现,惹了一堆麻烦。”她没好气指责。

    一听被骂,他关上和合窗,将人捞回床沿上,让她横坐在身上,嗅了一阵幽香才挑眉乐道:“妳不知道,有人抢,代表好货。”

    “说得我还得谢谢你肯抢啊?”颜娧推了推,怎会不知他在转移话题?

    她可不觉着有多大魅力能够获得恭顺帝青睐,也不过仗着钟兰芯悬念罢了!

    “我不抢,难道把我辛苦照顾大的白菜送人?”不理会她挣扎,他把人勒紧紧,靠在她肩窝上。

    颜娧侧身回望他,恼火道:“一个个都怕我被猪给拱了?”

    她不若钟兰芯妖冶,也没颜姒娴静,顶多算个野丫头,还是头挺高的野丫头,能够招来男人什么念想?

    “要小心野猪很可怕的,不受控制。”他十分认真的颔首。

    颜娧被他认真颔首的模样给逗笑,不由得脑补恭顺帝长了两颗长长獠牙。

    “姑姑说我还会再长高一点点,跟个竹竿似的谁喜欢?”她第一次嫌恶了身高。

    “我可以。”

    “什么?”她听到的是可以,不是喜欢?

    “父亲听闻妳长高不少,直说我好福气。”

    “长高跟福气什么关系?”她还真蒙了。

    “我们大婚知道了。”他唇线勾勒出欢愉浅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治愈系游戏〕〔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开局签到十万年〕〔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