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巅峰奇才免费〕〔穿越远古:野人老〕〔校草殿下太妖孽〕〔穿越远古:野人老〕〔凤落蛮荒叶清心〕〔王妃音动天下〕〔楚烈萧诗韵_〕〔颜兮陆鸷〕〔王牌神婿〕〔战龙无双小说陈宁〕〔镇国战神叶君临李〕〔偏执大佬宠上天〕〔偏执大佬宠上天全〕〔狂妻来袭:偏执大佬〕〔楚烈〕〔修炼时代〕〔总裁,请放手〕〔婚成蜜就:总裁的〕〔我的霸道总裁〕〔我愿未曾遇见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一百一十一章 笑靥
    最长金针有五吋长,要刺入周身大穴,激醒沉睡的她。

    他将金针仔细清洗,火烤、浸入酒母后一一收纳,偎到她身边,手肘轻碰她询问道:“真的不怕?”

    “你在,睡着了怕什么?”颜娧看着便宜爹娘送来的邸报,思量着东浀城的内外动向。

    多么心宽的答案,他一时无言以对。

    “真的不先玩一玩,探一探再睡?”承昀也没想到,她真愿意一道东浀城便先睡上半月,一肚子游玩计划全胎死腹中啊!

    颜娧睨了眼,漫不经心道:“不了,个个都说我招黑,不先装病睡一睡,招了黑,只能往下一站走,中间有什么事儿怎么好?”

    承昀闻言剑眉一挑,笑问道:“原来丫头也会怕事儿了。”

    本想接着说下去,颜娧放下了邸报,倾身含笑问道:“你觉着,可以沐浴更衣,寸步不离的守着,我们可以放了这事儿,没关系。”

    承昀才刚缓下忧虑,她便神色俏皮灵动,柳眉一挑,起身游走在他背后,佯装思忖问道:“当初承哥哥是怎么换掉新娘的?”

    她回身双手按在他宽阔肩背,倾身在他耳畔细语问道:“王大姑娘在澡桶里晕了多久才被发现?”

    这两句问话,着实问在症结点上了啊!

    她明显感受到掌下的肌理明显一缩,菱唇悄悄上扬,再接着问道:“昀,你说说,这世上知道我没回寄乐山的人多不多?”

    承昀被身后不停煽火的小女人气得不行,却也被她最后一句话给甜得不行。

    单名称呼他等几年了?

    等来的竟是她为了讨皮痛?

    这也发现,她长久以来都知道谈判筹码该怎么下。

    善用小羊羔皮草的狼崽子!

    察觉她不动声色的偷笑,气得他反手把人给翻到在长腿上,朝着她浑圆饱满的翘臀,重重打了几下。

    听她半真半假的唉疼,这才情愿把人翻正抱在怀里。

    “怎么这么爱找罪受?”承昀不舍也情愿的抱怨,揽着刚被打完还能坐在他腿上晃脚的颜娧。

    颜娧顺势环上宽阔肩背,委屈说道:“我刻苦委屈,努力避免你担心的事儿呢!”

    “我能担心什么?”承昀苦笑,心思总是被她轻易牵动啊!

    颜娧拉开了些距离看他,不解问道:“不会担心我睡醒身边不是你了?”

    他说的那段话,她还真转述不出来,悠着点!

    此话一出,完全毛了原本舍不得的男人。

    怎会不清楚她在暗示何事?何况还是他说的话!

    送上来的温香,先窃了再说,手边也没停下忙活,从怀中玉瓶掏出凌冷珠,正当颜娧还溺在他的浅吻时,小珠子啵的一声,然后又没有然后了。

    ......

    接下来十来天,颜娧日日从漫天疼痛里疏醒再睡下。

    说舍不得的小男人,一旦舍得了,完全不留情的舍得啊!

    初三日,一颗凌冷珠便睡了近半日才醒来。

    接着除了日常起居打点的时间稍稍醒着,其余时间都是睡在他身旁。

    屡屡从刻骨疼痛里醒来迎上他眉梢眼里皆是浅笑的隽刻俊颜,她忍下满腹疼得想骂人的冲动,不断告诉自个儿,这是她的要求!

    第七日,终于开始加重凌冷珠的数量,醒来的时间也逐渐缩短。

    第十日,凌冷珠的数量已需要捏四颗才会睡下,稍微刺激人中便苏醒。

    第十四日,主院厢房花梨木拔步床上,金针摊在承昀长腿上,颜娧正一颗颗捏着凌冷珠,捏到第五颗只有一阵晕眩,眩晕过后依然灵台清明。

    她抬眼看着等晕的男人凝眉问道:“还捏不?”

    承昀勾起欢悦的笑容,头一回笑得颊上的酒窝浅浅浮现着。

    见她努力克服自身弱点,心里悸动满满。

    两人努力走在一起的感觉,他真心喜欢!

    “你居然也有笑靥!”颜娧对这长年来皮笑肉不笑的男人讶异了,酒窝都能藏得那么深啊!

    “一直都有,随了母亲。”承昀见她适应了凌冷珠,不自主的开心,未曾想欢愉得失了表情分寸。

    长久以来,他的情绪都被刻意训练在同一种氛围里,依然能嘻笑怒骂,从没人能见到他的真正情绪。

    他以为根深蒂固的情绪控管,居然为了她失了分寸,沉默了下道:“父亲觉得,这样的笑容日后麻烦,让我下了不少功夫。”

    她抚着方才出现酒窝的位置,蹙起柳眉问道:“笑也不能开心笑?”

    “内敛方能在朝堂上游走。”他淡淡一笑。

    颜娧心疼不已的轻抚小男人眉眼。

    他属于封建社会皇家子弟,又是摄政王嫡子,教养自然不会容易,他身上累累伤痕正是答案。

    而她,离了伯府至今都是恣意生活,连寄乐山都没回,从来不知约束是何物,没受过约束,也不愿受约束的她,能胜任封建社会的皇家媳妇?

    那些世家礼教规范,颜姒的记忆里清楚明确,今日受这番提醒,她才忽地想起,她的身份似乎不大适合皇家子弟啊!

    真能凭着掌中的凤鸾令了事?

    承昀发现思绪明显又飘荡天外去的颜娧,不欢愉的收了金针往拔步床小几上扔去,如愿拉回她的视线。

    颜娧没懂他怎么就来了脾气,抓着手上的凌冷珠问道:“怎么了?还得捏?”

    “再多凌冷珠都不会睡了。”他轻轻抿了唇线收了凌冷珠。

    她撇了撇嘴,分明就是来气了啊!吶吶问道:“适应了你不开心?”

    承昀没响应问题,径自说明道:“第五颗凌冷珠的晕眩感,可记得了?”

    见她轻轻颔首,又接着道:“日后有迷药性质的东西接近,便会有那样的晕眩后灵台清明之感,若是有需要真倒下的状况,记得别醒着。”

    “好!”颜娧乖巧应承着,扯着他衣袖问:“不开心?”

    见她卖乖,他轻挑了白皙下颌道:“叫声好听的来,就告诉妳。”

    “......”哎呀呀!她是不是把底牌打得太早了?

    他一脸严肃道问道:“有目的哄我,说得轻而易举,现在又不情愿了?”

    说她无情无义啊!

    过了那样的氛围,她的确喊不太出口了......

    承昀见她犹疑不决的模样,不禁来了气,几日不眠不休陪着,换不来小媳妇一句贴心话?

    还真不是伤心能带过。

    “......”颜娧落败在他眼里的伤心,才小半个月这是怎么了?

    扯着云袖也不理会,只得轻轻挪了位置,在他笑靥的位置上落下轻吻。

    还是没反应?

    怎么说都是云英未嫁的小姑娘,不能再多了吧!

    能这么堕落?

    承昀见她开始撮着云袖上的湘绣,不由得兀自发笑。

    他抽回云袖挽上纤手,凄楚可怜说道:“我好几夜好好没阖眼睡上一觉了。”

    她陷入深睡便失败了,这些日子受的苦便化为泡影。

    因此他只得不眠不休陪着,观察她入眠的反应,配合金针刺穴引导清醒。

    见她醒来,他想睡了。

    想着睡前一点点宠溺即可!

    辛苦了半个月的小男人,在邀功呢!

    他眼下轻浅黑云,说明了这几日的劳心。

    他轻闭疲累双眼,倾靠在她肩上,诱哄道:“娧,对我不需要羞赧。”

    说得简单呢!

    对他屡屡亲昵举动,她仍在适应,毕竟双姝的记忆也只是记忆,现在方有真实碰触吶!

    何况上辈子她在荒山野岭里工作了那么多年,何时学习过亲昵了?

    还不是都他手把手教的!

    她咬着菱唇,有豁出去的决断,藕臂僵硬覆上厚实肩背,呵气如兰的在他耳畔说道:

    “昀,睡吧!”

    早在半昏迷状态下的承昀被安抚了,如愿绽出笑靥握着温暖葇荑,放松身躯睡了过去。

    突来的沉重负担,颜娧一时没做好准备,整个人被沉沉压倒在床铺上。

    她绽着无奈浅笑,摇着头协助他调整睡姿。

    何时看过他这么突然入睡了?这样看来是真累了!

    原来他说的忙,是真忙!

    这十四日清醒时间不多,每每都是迎上他的热切期盼,她醒来日常,便是他睡下。

    没睡下多久,便宛若有计时般又醒来陪着她。

    随着醒来时间越来越短,她倒是忽略了他如何休息了。

    难怪,小男人一脸怨怼啊!

    听着绵长呼吸,颜娧轻轻倚靠在缓缓起伏的胸膛上,细声说道:“谢谢,我的男人。”

    她还能成长!

    有个全心为她付出的男人陪着,将来她也会继续成长,为能站在他身边的女人。

    承昀好似听到她的话一般,长臂揽着怀中人进入梦乡。

    ......

    六月六,天贶节。

    一早立秋按了北方风俗,请厨娘备了绿豆汤、肉包、炒韭菜、煎茄子、煎饼,在前院里正经祭天,感谢上天保佑赐福。

    祭祀后,便呼喊大伙将祭品一一吃掉,祈愿来年顺顺当当过完。

    颜娧落坐在正堂门口垂带踏垛上,慢条斯理咬着包子,突然想起了谛听,悠悠问道:“不知今日有没有人替谛听洗澡。”

    六月六,猫儿狗儿同洗浴,能不让他们不容易生病呢!

    “白露接手照顾他们,这些小事都会记得,姑娘放心,她来信向姑娘求谛听第一个孩子呢!”立秋扬着浅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