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玲珑神妃〕〔异界职业玩家〕〔唐芯秦俊天秦南枫〕〔都市至尊剑魔〕〔纪先生的小情诗〕〔重生狂妻,大佬宠〕〔蛮神鼎〕〔铁血神医〕〔闪婚蜜爱:总裁独〕〔都市魔尊〕〔重返地球唐峰〕〔【长生王者】〕〔心尖蜜〕〔长生归来当奶爸唐〕〔一念情深:顾少的〕〔一念情深〕〔余生为期〕〔天下第一师〕〔一念情深:先生轻〕〔盛世娇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一百一十二章 废宅
    颜娧看着手里的肉包发愣,哇!小狗狗还没看到便被讨要了呢!

    出门几个月,有点想念谛听,身边撒娇的从谛听换成了承昀,功力没比谛听差呢!

    “白露照应到牠们现在,小崽子八成也认她当主子了,当是她与谷雨的贺礼吧!”颜娧有一口没一口的咬着包子。

    身边几个人的婚事,虽然人在外头,她也没落下。

    回头瞧了内院一眼,那个说好要带她畅玩东浀城的男人,因为一连几日没有阖眼,这几日睡了个底朝天,接连三日与她相同仅有日常需求醒着。

    在小院里关了三日,将半个月来落下的邸报全补上。

    长年来,与冀州城相同由四国共治的边境大城,其实她也没想透,为何姜谖父母被黑甲卫抄家时,其他三国官员,尤其北雍官员,竟会默许黑甲卫抄了北雍淳平伯府的老伯侯?

    缘生蛊母离开南楚,安定公府便遇上通敌之事,连带灭了老淳平伯口?

    这看起来像是为了隐盖什么人?

    那年中秋月夜李焕智所提的东越人?

    这个东越人藏头露尾,至今没出现过,竟大摇大摆操弄了三国内事,北雍甚至还家破人亡。

    https://m.xla.

    大抵说来,各国参与都是为了皇子能顺利登上皇位,如今唯一成功的也只有南楚了恭顺帝,原本预设能有太子出现的北雍,目前黎家与裴家看着做不了乱,西尧呢?

    魅术介入了后宫操控端丰帝,带走了钟兰芯,西尧又能获得什么?

    这些事情,发生的时间前后看似毫无关系,暗底里盘根错节,还真令人不愉悦。

    她顿了顿,没来由的问道:“姑姑,妳说说,这立春夏秋,我都见过了,怎这么多年都没见过立冬?”

    立秋不自觉扬起悠远浅笑回道:“师哥长年一直待在东越,鲜少回来。”

    “为何?”颜娧偏头问。

    她还以为春夏秋冬都在庄主身边呢!

    立秋眸光飘远,淡淡笑道:“东越的消息一直以来不好探得,师哥便留在东越以免引人疑窦了。”

    “东越这些年有什么事?”颜娧好奇了。

    “东越乾清帝病了数年,太子年幼,这些年都是乾清帝兄长梁王监国,梁王对境内管束极多,相对消息传递不容易,所以师哥选择留下来。”立秋细细说着自个儿知道的消息。

    颜娧看着立秋提及师哥的温柔眼神,听了第三次师哥,心里有些谱了。

    似乎也意会了立秋长年来绾髻的心思,原来她家姑姑不是孤家寡人吶!

    有师哥呢!该不是她耽误了姑姑的青春年华吧?

    东越这趟,还真免不了一行!

    “姑姑想不想去东越?”颜娧见不得这两地相思啊!

    “世态不明朗,去了东越也不能找师哥。”立秋怎会不清楚小姑娘想些什么?为大局着想仅能如此。

    “不找,路过就好。”没见过一向拘谨的立秋染上羞涩,颜娧咯咯笑了。

    笑着笑着,当下她突然一阵激灵,百思不解回身望了立秋,脑子又转了转好几圈。

    黎承兄弟就甭说了,归武山都没落成便沾上了,再来个伯家兄弟,也是她踏入南楚把人捞回山,厉家两兄弟呢?

    黎老太傅学识渊博,名震四国,这么多年下来,科考、恩科都开了几次了?

    也没见厉家两兄弟返回东越考科举,返乡与家人同聚。

    哎呀呀!她反应慢了些啊!

    这些年在北雍国都过傻了,竟没细量到,厉家两兄弟为何连家都不敢回?

    “姑姑,这厉家两兄弟到归武山莫不是也为了避祸?”

    见立秋毫无犹疑的颔首,颜娧嘴角抽了抽。

    这明显不是她招黑!而是事儿主动找上门!

    她再次思量了狐狸大仙提起她改变了轨迹,又想起承昀提及,如若没有来归武山的后果。

    她莫名颤了颤。

    原来.....

    裴家无女,承家绝缘,黎家败落。

    这是狐狸大仙命定轨迹?

    而她决心逃离施家,改变了这一切。

    如今看着事态,难不成是四国和平了太久,该乱而合一了?

    而立秋所说国情难探的东越,是这一切乱源的始作俑者?

    东越非去探探不成啊!能得狐狸大仙青睐,容许祸乱三国,不简单!

    如今大仙放过了扰乱轨迹的她,这意义深远吶!

    颜娧吃完包子,立秋旋即递来的水盆净手,拭干手的同时问道:“姑姑,昀哥还在睡,要不我们上老淳平伯的宅邸探探?”

    她总觉着,老淳平伯不可能没有原因,现任淳平伯的动静太过平静了!

    按理说,家中长辈遭遇此等大冤之案,不都该去雍德帝面前敲敲登闻鼓求朝廷作主?为何淳平伯府会如此安静?连失踪的侄女儿也不寻寻?

    或者,淳平伯府一直知道钟兰芯的下落?

    思及此,颜娧又是一阵恶寒。

    究竟是什么样利益纠葛着这群人?

    立秋看着坐在垂带踏垛上沉思的小姑娘,不解问道:“十几年的凶宅,就算有什么也应当全没了,姑娘又何必沾这秽气?”

    颜娧说风是风的动手拆了头上的钗钿,放下发髻,随意扎了个半束发,可怜兮兮抬眼道:“姑姑不帮忙,丫头真这么丑的出门了啊!”

    “这是那门子威胁!”

    立秋失笑上前,接过她杂乱无章的束发整理了一番,了解她没这么好的性子,乖乖等着承昀醒来,她的男装与飘带玉冠,早备好在正堂里了。

    “我觉着,这些破事儿是故意捅到我面前的,如果没猜错,老淳平伯家里一定有惊喜等着我。”

    这么长时间来,真是她招黑?能这么会招?

    她不信吶!

    这个一步步引导她勘破这些事的藏镜人,会是谁?

    她想安安稳稳当个贵妇过日子,有这么难?

    ......

    东浀城南向阳胡同

    虽说水运抢市,东浀城不若以往繁华,在城南繁华地段有个人们不愿路过的荒废凶宅,也是大大打击了整条街房市。

    老淳平伯府邸便是座落在向阳胡同里最热闹的一隅,如经整条街市热闹不再,忌讳冤案宅邸的缘故,连四国官府都没人出面打点。

    似乎怕谁沾了谁沾霉的错觉。

    而这沈寂了十几年的冤案,未有因恭顺帝平反安定公府的政绩,而光芒了此处,反而更落实了老淳平伯夫妻与一屋子下人冤死的事实。

    使得这条街上来往的人们更加稀疏,更加没人敢路经这间荒废老宅。

    颜娧立秋一路行来受了不少诡异的侧目,一袭淡青雪梅湘绣直缀衬得她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本在大街上引来不少姑娘含羞回首。

    走进这胡同之后全换成了惊恐走避,这等变化更是让她下定决心非进老淳平伯宅邸不成!

    站定在姜府门口,大门残破得龙门颓倾破落,虎门随午后凉风前后摇晃叽呀着,推门进入穿过雕刻毁损的影璧,便是一地野草,蛛丝四处缠绕,门窗破落颓圮的景致。

    亲眼见识过颜娧有多招黑的立秋,一步都不敢离开她身边,亦步亦趋的随在身后。

    “姑姑如果有东西想藏,会想藏哪?”颜娧打量着杂草有半身高的四进院子。

    “姑娘这么笃定?”

    颜娧颔首道:“老淳平伯肯定知道了什么,否则黑甲兵不会等姜谖见到两老了才下手。”

    立秋愣了愣,诧异问道:“姑娘是说......”

    颜娧肯定颔首道:“那人一直在等姜谖来寻物件,却没料到姜谖能为两个孩子隐忍至今。”

    立秋回忆着关于淳平伯府的邸报,如实道:“老淳平伯是官,不过伯夫人是将门世家,会些拳脚功夫。”

    “这可有趣了!”颜娧在掌心敲了敲手中的骨扇,打趣道:“难怪姜谖叮嘱我们,途经此地要我们替祭父母。”

    这代表着姜谖知道老父母知道些什么,而她一直以来未能取走证据。

    原来这条街上的蓄意冷清,在等待知晓物件在何处的有缘人,整个宅院应是里三次,外三次的被翻找,仍没寻到物件。

    未免房子交售出去影响对象而被留下来等待。

    颜娧瞄了眼正堂里反朴还淳的牌匾,这一瞬似乎懂了姜谖为何不回北雍的心思。

    那牌匾放在赔了外婿一家淳平伯府里,着实可笑了。

    “姑姑,我们走吧!看样子有缘人不是我们!”

    “好!”立秋清楚她在说给围墙外的人听。

    俩人对望后,便快速离开荒废宅院。

    ......

    一回到赁下的宅子,颜娧立秋便见着,承昀一脸怨怼独自在正院用膳。

    立秋一看便知道这两人又没完了,连忙赶紧说道:“姑娘!去了那么脏的地方,我去帮妳备水沐浴!”

    话都还没说完,立秋已经消失在往内院的路上。

    颜娧嘴角抽了抽,连说不用的机会都没有吶!

    入了夜还要再去一次,这么早沐浴做甚?

    何况那宅邸是脏了些,她仅仅站在正院,什么都没碰到吶!

    分明是躲避!现在正院里用膳的小男人不开心。

    未曾想她家姑姑会这么抛下她一人面对啊!

    “醒来啦?”

    “去哪了?”

    怨怼嗓音对上了讨好的嗓音。

    笑得宛若桃花盛开的讨好眉眼,迎上了满是哀戚怨怼的伤心眼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