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良王妃:让爷贱〕〔龙主唐朝全文阅读〕〔婚谋已久〕〔龙潜都市唐朝〕〔九五之尊小说唐朝〕〔惟我神尊〕〔跪天门〕〔九五之尊〕〔九五之尊唐朝林轻〕〔爱劫难逃〕〔都市王者〕〔唐朝林轻雪小说免〕〔我爱你,与你无关〕〔二嫁豪门:总裁的〕〔唐朝林轻雪〕〔总裁老公别太坏〕〔都市至尊战神〕〔妖妃倾城:冥帝的〕〔文明之万界领主〕〔君逍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一百一十四章 善良
    !

    颜娧再次觉得自个儿招烟本领了得!

    宅子里总共也才三个人,她偏偏分到了贼王!

    也不是跑不了,心里直想着能不能以逸待劳再得知些什么。

    一袭墨色夜行衣,也没掩去他以生俱来的傲气,这样的人蹲守荒宅求什么?

    那动作神情已然习惯身边的人顺应服从,面对她不假辞色与拒绝碰触,明显燃起不悦光火。

    “妳没挖到宝,其他人呢?”厉煊又靠近了半步。

    “我都被你按在这了,怎么知道有没有挖到宝?”颜娧也挪了半步,与他始终保持一臂之遥。

    “妳再动便掉下山了!”厉煊见她毫无惧色还能悠哉晃脚,实在不是闺秀之举。

    下半夜还能带人来夜探老宅本就出格,还能与他词语不断来往,也是个妙人!

    她没好气回道:“那你别靠来啊!”

    “姑娘没想过现在是瓮中鳖?”厉煊笑得意味深长。

    “你好好的人不当,扮鬼吓人,还要连累我当鳖?,我劝你善良!”她怒不可遏,毫无惧色回望他凌人气势。

    按她便宜爹娘给邸报,她实在判断不出这位仁兄是何许人也?

    照理说有水运后,达官贵人在此地停留的机会小了许多,武力如此出色的贵人在姜宅守夜?

    嘤嘤嘤!她哀戚抬头瞧月色也四更天了,竟然还没人来寻,这山荒了点啊!

    “鳖我是当不着,妳倒是适合。”厉煊戏谑笑着,正想伸手再一步欺近。

    颜娧看着伸过来的咸猪手,凝眉提气轻点了座下峭壁,旋身直落。

    映着月光,厉煊清楚瞧见她小脸蛋上有着不容侵犯的决绝,唇边的浅笑似乎仍挑衅着他,厉煊也不知哪来的不服气,一个提气也跟着跃下河水湍急的峭壁,追上自以为能跑掉的女人。

    她瞧见厉煊也往下跳时,不可置信瞪大杏眼,两人眼神汇聚时,她再轻点岩壁准备借力脱离坠落重力时,竟被长鞭拦腰扯进了硬实胸膛,鼻息间嗅到清浅苏合香气,令她不悦得凝起柳眉。

    落地前一顷,他又挥动长鞭准确绑上了崖边老树,两人飘荡过岸安全落地。

    嘤嘤!故事不是通常跳崖便结束了?

    怎么偏偏遇上能跟着跳下来的武艺高手?

    “你跟着我做甚?”颜娧站定后,警戒得急急退开三步之远。

    “分赃。”厉煊舒眉灿目灼灼逼人,唇边扬着玩味浅笑。

    颜娧哭笑不得,叹息道:“这位假鬼哥哥,什么状况下伙伴会被抛下,您心里没个数?”

    “再绑绑等人来赎。”厉煊负手于后,熠熠眸光没离开过那张故作镇静的俏脸。

    方才那一揽,她在胸臆间的契合度,他满意极了!

    有趣!

    &nb.zyxta.sp;   她不同练家子的结实,宛若闺秀柔软身段,还能有她灵动迅即的轻功。

    “......”颜娧偏头看着,兴趣富饶不知意欲何为的男人。

    见那兴味盎然的眼眸,她开始思考做了什么吸引的他事儿?

    几番来言语回间,她着实举止粗鄙,语气失礼,这都能勾起这男人兴趣,是刚刚撞城楼了?

    颜娧规矩地收起双手交握于腰腹前,低着头泫然欲泣地佯装哽咽说道:“如此看来,不会有人来了?”

    悬崖口还能有机会找着她,现下在悬崖底,还跨了两丈宽湍急河流,怎么找?

     jsshcxx.;厉煊被她不老实的泫然欲泣给逗笑,打趣问道:“胆大如斯,不觉着哭晚了?”

    “哭还有早晚?”颜娧交握着双手,甲缘的不停刺着甲肉,盼着挤出点泪水,疼老半天也仅仅眼眶泛红。

    最近疼过头无感了?

    厉煊无声息又欺近,突来的压迫,颜娧又退了三步,杏眼里真真染了惧色,慌装问道:“你做甚?”

    厉煊一把捉住墨色袖口紧缠的纤细皓腕,揽入怀里免去她落水之虞,压低嗓音问道:“妳引我到此处,问我做甚?”

    再次嗅到他身上的苏合香气,颜娧不悦的凝眉,被拧住手腕后察觉使不出内息自救,脑中警讯大作,试图以肘击摆脱这突如其来环抱。

    厉煊驭气护体,分毫未动挡下她数个肘击。

    硬气功?

    颜娧仓皇抬眼,哭笑不得的回望这个令她逃不了的男人。

    立秋才提醒她,风破心法尚未突破八层,遇上东越皇族还得尽量闪避,硬气功谁碰谁吃亏。

    不幸遇上了,裴家心法还记得多少使多少,都比风破心法来得好,否则几年前承昀也不会,因内息无法施展被扒了衣服。

    凤鸾令相助下,同心夫妻风破心法要突破八层,以内息相互洗髓极为容易,承昀则是在父亲与军师协助下以苦修突破。

    她也是听姑姑提及,过程辛苦,究竟多辛苦?不得而知。

    偏偏她年纪小了点,面前状况,说什么都是多余......

    真不该顾虑打草惊蛇而不敢暗动暗卫,带一个出门也不至于如此境地!

    现下真气得她想跳脚,即便改变了轨迹,有需要什么事儿都冲着她?

    “没有人能从本世子手里逃脱。”厉煊将人又抓近一分,看似漫不经心的眼眸,来回审视着怀中人。

    父王让他守在这里已经几年了?这么多年来东浀城里,人jxpxxs.人皆知姜宅乃鬼宅禁地,即便外地来客也鲜少落足,何况夜探?

    如今来了个还知道调虎离山的小姑娘,能轻易放过?

    厉煊对自个儿武艺十分居傲,苦修多年硬气功,即便高手也能走上几招,何况驭气灭减对方内息时,如她这般无法动弹的惨状。

    颜娧不可置信倒抽口冷气,抬眼回望,随便都能让她引到一个世子?

    她便宜爹娘情报里,可没有说过荒院里躲了武艺不凡的世子啊!

    “闯空宅罪责很重?”颜娧想尽办法拉开距离,怎么回旋都还在他半臂距离里,幼时所学裴家心法呢?

    脑海里来回流转着画面,都不是裴家心法,她到底学了什么?

    学没多久就被削骨剑伺候了,能记得多少?

    脑海里窜入了裴巽追打裴谚的画面,裴巽那横练钢掌她能掌握多少?

    忽地又想起颜笙承昀初次对峙时,百花腕转与落花纷飞!

    厉煊瞄着怀里仍不老实的女子,扬手不留情面反折藕臂在她身后,没有如愿听得讨饶,仅仅一声闷哼。

    幽夜中两人气息近得几乎交缠,她别过脸拒绝他求饶暗示。

    “方才不是想哭?”厉煊低头在她耳畔细语着:“老实招了吧!男人有得是办法让女人讨饶。”

    实打实令人战栗的恐吓啊!

    颜娧提气踩着他的胸膛,顺着反折藕臂回身腾空,跃出他的牵制,已做好落水准备,长鞭又追击而至,将人绑捞上岸,重击在崖壁上。

    虽有撞击心里准备,真撞上崎岖不平岩壁,仍疼得撕心裂肺,五脏俱焚,心头弥漫着不甘心,浅浅呕了口鲜血。

    原来武侠剧没骗人!

    收到重击重伤真会呕血啊!

    “究竟到姜宅何事?”厉煊未曾想她还能跳脱,一脚将她踩趴在河岸石砾上。

    颜娧倔气不愿妥协,自小被受出了一身“骨气”,怎可能对此等皮肉疼臣服?

    等不到响应,厉煊曲膝蹲在她身侧,长臂靠在膝上,另手长指自腰部往上游走在夜行衣上,停在后领上。

    “本世子说了,男人多得是办法让女人讨饶。”厉煊抓住了她衣裳后领,一阵撕裂衣帛的呲啦声回荡在幽夜里。

    没有预期的凉意,熟悉的水安息香气覆在她身后,禁锢的长鞭四散碎裂,她忍着全身痛楚嗯迅即坐起身子,揽紧身上衣袍。

    在回首瞥见承昀为她覆上衣衫,心疼自责的深邃星眸,本以为流不出泪水的眼眸,涌出阵阵水气模糊了视线。

    承昀扇转来回,逼得厉煊抽出腰际软剑御敌,数招来回,风动砾石,水溅丈高,骨扇软剑交缠,难分高下。

    承昀掩不下怒意,另掌腕转成风往厉煊胸膛袭去。

    厉煊惊觉掌袭驭气成甲,也没能拦下这迅疾掌劲。

    一阵心肺震荡,厉煊收了软剑单膝跪地,呕了一口鲜血,不服气问道:“西尧摄政王世子,为何突然出手?”

    那凌掌厉风劲,不需多加臆测也能知晓,能单掌击穿硬气甲是何人手笔。

    “伤我爱妻,不取性命,已苟且于两国之交。”承昀冷情薄情的眼眸扫过厉煊后,径自扶起一旁静静落泪的颜娧。

    爱妻?小姑娘竟许了人了!

    厉煊以袖拭去唇上血渍,心里在此时漫上满满不平之意。

    怎么残虐都没哼唧一声的小姑娘,这时委屈的伏在承昀怀中嘤嘤落泪。

    “来这么慢,都快被打死了,你是打算收尸啊?”颜娧不甘心地悻悻然捶打着承昀胸膛。

    厉煊兀自在心里回应着:我没打算要妳小命吶!

    感觉有什么,在她的一次次泣诉里渐渐消逝了!

    “你不是说探探鬼屋没事?没人会管?你阴我啊?什么世子夫人多好?西尧世子夫人都被踩在地上?”颜娧说得万般委屈,珠泪频频滑落。

    承昀心疼苦笑,已然意会小狼崽在撇清关系,将她纳入怀中不舍回道:“我怎可能舍得妳受皮肉之苦?要不,他让妳踩踩?”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治愈系游戏〕〔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开局签到十万年〕〔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