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山村桃源记〕〔墨景修秦暮晚全文〕〔穿越时空之抗日特〕〔闪婚蜜爱:七爷的心〕〔秦暮晚墨景修全文〕〔皇后逆天斗苍穹〕〔皇后逆天斗苍穹〕〔七爷的心头宠〕〔秦暮晚墨景修〕〔秦暮晚墨景修小说〕〔带着火影系统到异〕〔锋行天下〕〔名门宠婚:慕少撩〕〔传奇操盘手〕〔完美女婿〕〔神秘老公不离婚〕〔时尚大撕〕〔新六界仙尊〕〔小仙有毒〕〔屠神之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121章 師兄
    .630shu. ,最快更新谪芳最新章节!

    入了正厅,丰盛菜肴已备好在正厅花梨木桌上,仍冒着袅袅白烟,近十数道菜肴,标准官家菜色。

    悄悄瞟了承昀一眼,那神情还冷着,显然故意在下人面前摆谱,直想问问,他家别院算外头还是家里?

    端量了桌上那两只至少八斤的桂花酱鸭与荷叶鸡,这不只两人的菜量啊!

    难道......

    承昀此时已动筷,挑选了五素三荤到她面前小碟,声若细丝在她耳畔细语道:“趁人还没到,赶紧的。”

    颜娧一举箸,便传来了风凉的笑声,她的怀疑立即获得了印证。

    “赶紧的想上哪儿去?”成阳公世子谢霆负手于后,扬着悠然浅笑,信步踏入正堂。

    “小嫂子,尽量用,我们不是外人。”肇阳公世子白尧玉扇轻摇,勾着兴味浅笑观望。

    她正想放下玉筷便传来劝进声,又一气宇轩昂,体魄伟岸的佳公子进入。

    “过然是个见过世面的!半点不怕生!”嘉靖侯世子邹钦,从堂外梁上一跃而下跟着走进。

    虽说两国风俗有异,见了外男大多还是会回避,这小嫂子风度能行!

    “来来!我带了好酒来!”梁实侯世子梁昂提着十来瓶熟悉的玉瓶走来。

    两人都放下了玉筷,颜娧娇怯捉着承昀云袖窥看着。

    颜娧嘴角抽了抽,才想着这小男人,怎么可能只有厉煊一个荒唐师弟,这是打算大集合?

    加上厉煊这阵仗不小呢!

    这男人朋友也是不少的,如今看来,包含厉煊都不是他这种冷然的性子,怎就他养偏了?

    “怎么全来了?”承昀寒声问。

    “啧啧!听着这口气,没有二师哥飞鸽传书来通风报信,大师兄还没打算引荐小嫂子呢!”

    白尧径自入座,无视承昀寒气,单肘靠桌,撑着下颔,漾着迷人浅笑说道:“小嫂子!在下白尧,师门行三。”

    梁昂一口气开了数瓶玉瓶封套,逐个递上,热情招呼道:“小嫂子,在下梁昂,师门行四。”

    邹钦抖了抖一身尘灰,骂骂咧咧道:“别院打扫得不尽心吶!弄得一身灰。”桃花眼绽着桃花笑,“小嫂子,我是邹钦,行五。”

    承昀没好气放下筷子,明显不满被打扰,不屑一顾道:“行了,别打扰我们用膳。”

    “大师兄,真差劲,我还没介绍呢!”谢霆蹙起眉宇,不情愿落坐道,“小嫂子,在下谢霆,行六。”

    啧啧!最招摇的居然最小!

    颜娧想起身福礼,被承昀按下,泰然道:“妳受得。”

    不光是师门情谊,包含皇家规矩,她都能受得众人这一拜。

    为报私怨,他们俩终究没将姜宅状况告诉厉煊,让他继续看着姜家空宅,除了厉煊,这些人全从风尧军驻扎地翘来了!

    承昀的忧心再次荡漾着,不知道会被说成什么样了??

    颜娧被瞧得哭笑不得,只得乖乖默膳,这是按还没实现的辈份办事啊!

    四人显然不服气,围着花梨木桌坐下来,那气势明显挡了去路,没打算让两人离开。

    “食不言。”承昀冷令道。

    这话又叫颜娧不解回望,疑问只敢纳入心中,问也不敢问。

    试问这位师兄同她用膳,何时遵循了食不言了?就连入睡前也是细语绵绵吶!

    承昀进门见几道大菜,便猜测这几个人在此地,邹钦甚至像刚下马,桃花眼里还带了倦意。

    几个人当然知道承运脾气,在餐桌上多讲几句话,便离席不吃,自然不会给他离席机会,挨个默默扒饭。

    席间不断窥视着两人席间互动,颜娧摆出十足十闺秀用膳的慢条斯理与举止大方,当她吃完面前布菜,桌前已是狼藉之后。

    下人们伺候洗漱,承昀便要带着颜娧离席。

    “大师兄!”梁昂递出玉瓶拦人,哀怨道:“这么久没见,还没满上呢!”

    “世子夫人还小,不喝酒。”承昀拉人便要走。

    众人:“......”

    这大概是颜娧这辈子撒过最大的谎了!

    不喝酒她怎么试的酒?

    何况这群人摆明带着郁离醉冲着她来,有那么好推委?

    想必这群人也打探过她的事情才敢来,打了厉煊一顿后,这群人能不来?

    “小嫂子那可能不会喝?大师兄,这是不想与我们同饮?”谢霆委屈问。

    众人回望他,眼里全是:那还用说!

    人都快走出正堂了!

    谢霆那小眼神,颜娧还真有些再看到一个黎祈的错觉。

    这也说明着,熊孩子随处可见吶!思及此,颜娧不由得掩面而笑。

    承昀将人揽到身后,淡定道:“说服我。”

    颜娧仍未站定,一双娇嫩藕臂,便从身后悄然无声伸来,企图环抱她。

    她清楚承昀别院不会有恶人,未免伤了来人,一提气腾空而起,避过腰际那双差点得手的藕臂,轻巧落入已然察觉身后来人的承昀怀里。

    外人看着似一抛一接的流畅动作,在他们眼里能是?

    若颜娧没有功夫底子,做不出来这非假似真的活跃,被硬扯入怀衣物怎可能全然不乱?

    众人一副得逞讪笑,承昀没放在眼里,仅仅讶异应在国都的妹妹,为何也在此处?

    承惜嘟着小嘴儿,娇俏地道:“嫂嫂同哥哥一般小气!抱一抱都不成!”

    承惜一袭玢璘锦豆青双层双蝶苏绣散花群,双层绣面轻缓移动下展现蝶舞纷飞,衬得承惜眉眼间的慧黠可人更为活泼生动。

    “是妳吓着嫂嫂了!”承昀苦笑,这是都来了?

    承惜努了努小嘴,不情愿的走进内堂交换了眼色。

    颜娧看着承惜那身玢璘锦难掩讶异,她仅供北雍皇室的双面苏绣蝶舞锦料,现身西尧了?

    这群人,还真有备而来啊!

    颜娧眼波流转瞅了眼小姑娘身上的衣服,环着身前男人颈项,以眼神问:怎么回事?

    “小妹爱蝶。”承昀冷然星眸里有抹难掩的疼惜。

    颜娧蹙起眉宇问道:“还有?”

    不知为何,她不相信只有蝶舞玢璘锦在西尧。

    承昀第一次感觉怀中人有如烙铁般炽热,尤其在人们明目张胆窥视下,惯性冷然几乎挂不住。

    他的确不仅带了蝶舞玢璘锦!

    目前她供给北雍皇宫的锦缎,他都有带回来给“家人”。

    “母妃有翠鸟玢璘锦。”承昀勾着浅笑。

    颜娧又揽近了小男人,嫣然一笑问:“还有?”

    王府下人那看过世子爷被人这般搂抱过?

    各各瞪大了双眼看着,还没弄懂发生什么事情,方才娇羞内向的世子夫人,怎转眼落在不喜与人亲近的世子怀里?

    没看错!世子主动伸手接的人!

    “皇祖母的胧月玢璘锦。”承昀想不着痕迹松了松手,稍稍拉开距离。

    颜娧没给机会,又再揽近了小男人半分,近得几乎能感受到他喘息,媚笑问:“还有?”

    “太后的燕返玢璘锦。”承昀已快挂不住冷然。

    “没了?”颜娧算着不对,还少了几款呢!

    “嫂嫂!父王有飞鹰玢璘锦,圣上有腾龙玢璘锦.....”承惜摀着笑还想补述被承昀拦下。

    “住嘴!”承昀难得对妹妹喊重话。

    承惜懂得!她家哥哥投一次在他人面前害羞了啊!

    她也不生气,多难得,哥哥终于有人味了!

    这样有人味的哥哥,她更喜欢!半点不在意被骂了。

    倏地,颜娧轻吻了又勾出冷毅的唇在线,承昀终于冷不了得绽出笑靥。

    堂内人们纷纷露出了得意笑容。

    大师兄终于遇上能治他“寒疾”的克星了啊!

    “大师兄,请小嫂子教教我们喝郁离醉吧!”白尧深知承昀能接受的距离,没赶靠近,只得以玉扇递上一瓶已开封的玉瓶。

    “自个儿一边喝去,少惹事。承昀冷了室内众人一眼,也不忍冷了怀人中,忽地提气抱着人,几个提气便窜上屋外楼廊上。

    一群人跟着跑出来,对着楼廊上两人大喊:“师兄!你不能这样吶!我们还没跟小嫂子认识认识呢!”

    承昀背对着众人,星眸灿灿,邪魅地笑道:“妳燃的火!”

    话毕,他吻上了那张自始至终勾着娇笑的菱唇。

    颜娧又听到了许多抽气声,没人再叫嚣,都扬着幸福洋溢的浅笑窥看两人映在正堂庭院的倒影。

    月华初上,来到西尧第一日便热闹得紧啊!

    ......

    当晚,承昀还是没拗过妹妹撒娇,与众人品酒到了子夜。

    向来疼惜妹妹的承昀,第一次没遂了她想与颜娧同榻的心愿,让丫鬟将醉倒的承惜送回房里,仍旧强势霸占颜娧身旁床位。

    拼了一夜酒,清醒的只剩他俩!

    将所有人遣回房后,终于整个别院静默了。

    带着醉意的承昀屏退左右,酒意微醺地揽了更衣后的颜娧,提气往知语楼檐顶落坐,指引着她远眺采风海。

    一望那星辉黯淡,流萤飞舞的盛夏夜景,颜娧扬起浅笑,不难懂小男人想表达之意。

    原来这地方,除了他父王藏桐油之用,还有他深藏的小心思。

    地理位置上,采风海距离归武山的距离最近。

    而他不知花了多长时间,将此处打造得宛若第二个初心湖。

    他一直暗地里规划着她将来落脚地方了?

    酒、回颜露、玢璘锦,他一样样不着痕迹搬回西尧,便是希望她踏入西尧此刻受到欢迎啊!

    “醉了?”颜娧瞧着眼神涣散的小男人,方才十来瓶酒,半数都落入他胃袋里了呢!

    承昀意味深长地笑道:“没醉。”

    看到郁离醉上桌,她也亲自为承昀布菜了几道菜,他一看全是高油脂的菜肴,虽然眼里全是不理解,仍是问也没问的全了入腹。

    他相信她从来不做白费力气之事!

    因此喝到现在,他比那群师弟们清醒,应当属于正常状况。

    看着她又扬起那寓意未明的浅笑,便知道他猜测正确!

    这群师弟明摆着要灌倒他们一人,她心里能没点数?

    因此她挑了几道高油脂的大菜,借着油脂包覆胃壁,减缓酒精在胃袋里被吸收速度。

    这些喝酒小细节,她一个酒庄人怎能不在意?

    怎么能让她的男人,喝着她的酒被拼倒了?

    他轻吻着掌中葇荑,和声细语道:“妳布的几道菜有点意思。”

    向来太过油腻的膳食他从来不碰,如今她故意布了几道他不喜欢的菜肴,他还是当着所有人不置信的脸全入了腹。

    外人看着,是他疼媳妇,不忍拒绝美意。

    席间始她终扬着从容不迫浅笑,慵懒地选择菜肴,看似不悦小小整治他。

    实际上当一瓶瓶郁离醉入腹,他比对桌人们清醒时,便理解她做了什么。

    为此,他又欢欣地拥紧了她。

    这些个小心思,她如何知晓的?

    颜娧咯咯笑了,原来他真懂呢!

    “难怪没人能喝赢妳!”承昀对于她的酒量一直都存疑着。

    今日终于有了答案!

    她枕在承昀肩上,从容道:“那也是你们席间大菜多,不然也救不了。”

    “狡兔都有三窟,妳会只有一招?”承昀不置信的拧了琼鼻,蹙眉道,“我不信。”

    颜娧莞尔道:“呵!我要是把招数全支给你了,日后你拿来对付于我,我不就求助无门了。”

    “还真有?”承昀苦笑。

    “当然得有!酒庄人得特别看顾胃!”颜娧媚眼笑着,没打算往下说。

    “嗯!那我先想想妳吃了什么养胃的。”

    酒意微醺大约是醉后最舒适的状态,方才那一室内的逞凶斗狠得喝法,哪个不是饮了解酒茶,浪费喝下的好酒?

    这个感觉还挺喜欢的!

    “西尧这里不比归武山差。”承昀忽地惴惴不安道。

    此处,几乎按着归武山的规矩,为提供父王打点方式的依据,他希望能让她有家的感觉。

    颜娧抚去他散落在颊边的鬓发,凝眉问道:“你心里担心着什么?”

    从南楚一路行来,他真做了许多准备,离西尧越近看得越多。

    光是将她产业里所有东西都送进西尧讨好亲众......

    见他没回答,她接着问道:“王府?宫里?”

    承昀不假思索道:“皇祖母想要嫌我年纪大,不是嫌妳,不碍事儿!”

    颜娧闻言淡淡一笑道:“嫌你年纪大?不碍事儿?”

    那不也是嫌她年纪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姐姐是超模〕〔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