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志浩钟佳薇〕〔老婆是武林盟主〕〔荣耀战神〕〔星神祭〕〔我在大唐开酒馆〕〔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封少娇妻,有孕出〕〔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鬼称骨〕〔官路青云〕〔重生之王牌军妻〕〔李承乾小翠〕〔战龙无双陈宁宋娉〕〔相思未寒情刻骨〕〔明若小说〕〔阴司鬼域唯一的团〕〔天刀令陈天选〕〔天刀陈天选〕〔陈太极小说〕〔陈天选方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一百二十三章 老妇
    .630shu. ,最快更新谪芳最新章节!

    楚风将老妇带回别院时,老妇不停咿呀声,也没惊动宿醉的几个人。

    可见昨晚醉得多多彻底!

    别院没有地牢,楚风将人暂时扔在正堂院内,几个会武的家丁看守着。

    两人一脸严肃从外头进来,楚翔见到院内跪着的老妇,不得不来问问。

    “世子这事?”

    如此低贱之人为何会流落到采风海?这些年世子管理至今,附近居民安居乐业,无谋生能力的老弱妇孺,世子也安排每日检查步道回报,确保采风海景致。

    如此褴褛妇人又从何而来?

    “方才企图刺伤夫人。”承昀端了茶水为颜娧压惊。

    颜娧非因刺杀而害怕发颤,而是她刚刚看清了老妇的口内,那舌头被绞断的痕迹是新伤!

    绞断舌头只为了塞入那三枚柳树针,仅仅换一次可能攻击到她的机会?

    颜娧骇于下手之人的狠戮,所幸面临危险之时,她的反应还算机敏并未受伤。

    颜娧蹲在老妇身侧悠悠问道:“妳可能写?”

    老妇虽无法看清问话之人,凭着对那软糯嗓音的青睐,仍缓缓点头。

    颜娧仔细看了老妇眼眸,应是眼翳而非真失明,吩咐了楚翔几句道:“管家,麻烦备水,我来帮她清理一番。”

    楚翔征询了承昀意见,见承昀点头才令婆子衔命而去。

    颜娧无奈叹息,在人家里的不便啊!下个指令都要被确认。

    他似乎发现她的不快,连忙下令道:“夫人命令,等同本世子命令。”

    差点让楚翔毁了他要营造的宾至如归吶!

    楚翔受到冷脸赶紧回道:“属下领命。”

    夫人还真对了世子的脾胃!这些小细节都帮她想了。

    他也没想到,他们家世子竟然喜欢娇娇弱弱的女子,本以为心里多少有所不愿,如今看来非常愿意吶!

    须臾,婆子送来两大桶水,颜娧屏退了在场男人们道:“楚风把人带进内室,你们回避吧!”

    承昀一听第一个不同意,不悦道:“她刚刚要杀妳!”

    这丫头完全没有危机意识?方从虎口逃生,马上又要送进虎口?

    “有武器都没杀成,何况被你们缴了武器。”颜娧按了他臂膀,坚定眼神回望。

    她看着也是可怜人!

    能这般被丢来西尧行刺大多也是个弃子,又会送来什么消息?

    他可没忘记,立秋昨夜临去采风城前的叮咛。

    落单,兔子都能伤!

    几年来屡试不爽,谁敢拿她的运气开玩笑?

    承昀不打算妥协,对着楚翔冷令道:“再找两个婆子来。”

    楚翔应和后,没多久,又来了两个明显在灶忙的婆子。

    对颜娧的钦佩又多了两分,能碰触世子,又能与之交谈。

    这小姑娘半点不忌讳也不害怕世子的冷面孔,能坚决表达意见,真是个好苗子!

    几个婆子进了内室清理老妇,颜娧又对着楚翔道:“帮她准备套干净的衣物。”

    楚翔拧了眉,他家夫人怎么了?等会问完就便送官了,还要送一套衣服?

    承昀为楚翔的迟疑忧心而明快下令道:“照办!再迟疑,我再提拔个总管。”

    “是!”楚翔吓得噎住气,连忙亲自去找衣服。

    承昀拉着她落坐在院子里的石椅,好奇问道:“为何对她上心?”

    这不像有冤报冤的她。

    颜娧习惯的拉来他的云袖撮着,思量许久,眼里染上了薄怒细声道:“我不相信,我有被刺杀的需要。”

    只知道缘生蛊母是东越奕王取走,惹了谁了?

    何况那位说书先生仅仅是个过路客,听了个故事,什么消息都没多留下来。

    她都觉着是找错人了!

    看着她苦恼的撮着云袖,不禁勾了唇线,无奈回道:“自小到大都不是因为妳的事儿受伤,倒是毋庸置疑。”

    颜娧愣愣抬眼看面前男人,这是在她伤口撒盐?不知道越是中肯越是惹人厌?不悦的撤了手里云袖,转身背对承昀,以示抗议。

    还没来得及衔接怒气,承昀便从她身后一把抱起,成了落坐在他长腿上,长臂环着纤腰,兀自递上云袖让她撮。

    “不生气,只是怕妳又受伤,耽误后面行程了。”承昀半哄半骗的腻在她肩窝。

    颜娧倾身回望,这男人在自家里不害臊了?

    那话说得甜人心呢!

    昨天才冷着脸,今天接着热情来,有些不习惯吶!

    她两手捉着塞来的云袖,不由得绽着笑颜自嘲着。

    撮成习惯了呢!不是好习惯!

    不过,仍是蹙着柳眉撮着云袖就是了,顿了吨,疑惑道:“我觉得东浀城茶肆的发现不至于被扣帽子,何况姜宅的东西已秘密送回归武山。

    或许会猜测为何要让姑姑跑那趟,但厉煊对姜宅监视没有变的前提,连厉煊都没察觉少了什么,真不太有理由找上我。”

    她望进他深邃眼眸里,认真问道:“有你我都没察觉的黄雀?”

    那听起来多可怕啊!

    看着楚翔送完衣服出来,颜娧又接着交待道:“劳烦楚总管再备个笔墨。”

    “是!”楚翔此次立即恭谨领命离去,思毫不敢耽搁,连头都不敢抬,更不敢置评他家世子抱着人家小姑娘!

    瞧着楚翔离去的背影,颜娧咯咯笑道:“看你把人家吓得!”

    “他要是吓走我媳妇,我跟他没完!”承昀没好气道。

    颜娧拍了拍自个儿脸蛋问道:“我有这么不愉悦?”

    虽然有不方便,她应该也没多大抱怨挂在脸上啊!

    “有些话不需要说。”承昀拉着葇荑放到胸膛上,温柔嗓音道,“心里都知道。”

    “你的冷面具又掉了!要不要捡捡?”颜娧看着趁四下无人,又开始不正经的男人,娇嗔地推开。

    “无妨!”他又将人揽回,淡淡一笑道,“迟早得知道。”

    如同父王所言,在家里母妃才是最珍贵的宝贝,有她,他也愿意奉为圭臬。

    颜娧无可奈何的笑了,正想倾靠在健硕胸膛再骂两句时,几个婆子惨叫声便从内室传来!

    两人相视一眼,瞬时一同踹了门闯进内室,几个婆子东倒西歪,惨叫连连,老妇手上攒着琴弦勒着一个婆子。

    老妇恶狠狠得勒着老婆子,脖子都被勒出了血痕,正以眼神示意颜娧换人。

    承昀见她真要走去连忙拦下,见到顾虑成真,怎可能让她涉险?冷然道:

    “不可!”

    颜娧绽出一抹浅笑,按下承昀手腕,眼神示意他留意一旁倒地晕厥的婆子,只身走去。

    一靠近,刺客便将被牵制的婆子踹倒在地,琴弦转而往她欺来,纤手风转为刃,弦未到纤手便成两断,提气回旋,婆子如何倒地,刺客如何倒地。

    “妳又是谁?”颜娧一袭藕荷襦裙染了血色,单膝箝制刺客,眼里染上薄怒。

    摄政王府别院闯进贼子?这也不合理!

    “既已落入妳手里??”刺客眼看要咬下颔,颜娧忽地甩上一巴掌,动手卸掉刺客下颔。

    “别急着死,留下来多玩玩啊!”她毫不客气踩在刺客肩背上轻轻拍着脸颊。

    楚翔随后进来便看到少夫人卸掉刺客下颔的狠劲,瞬时不着痕迹的摸摸下颔。

    “夫人?”楚翔提起已然无法说话的刺客,惊恐询问下一步。

    他眼睛长哪儿了,居然觉得世子夫人柔弱?

    制伏刺客那眼里狠劲,迅捷流畅的动作,同世子没什么两样呢!

    “这婆子哪来的?”承昀也认清假瞎老妇与倒地之人明显不同。

    她如何办到立即分辨?

    再看看面前婆子也不是熟悉之人,他离开采风海也不到半年,怎就多了几个人?

    “前些日子王婆子生病,需要休养大半年,这是王婆子介绍进来的邻居婆子。”楚翔觉着这回要主子发怒了,赶忙接着道:“李婆子只是最低等的粗使婆子,一般没机会上前来,世子您知道的!我们这女眷不多。”

    颜娧心里又震了震,回眸看忽地一脸自责的男人。

    连环计啊!

    原来等着她的不是堤岸上的人,真正会武的在家里等着。

    世家规范怎可能让主母,亲自为捡来的凶手洗涤?

    如果她方才坚持亲自动手,这一茬还反而过了。

    方才便觉着盲眼老妇不似会武,绞掉舌头,仅仅为了方便真凶塞进杀伤力不足的柳树钉,凶手要的只是确保人会被带回别院清理审问!

    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现金/点币等你拿!

    这圈绕得她晕头!

    “楚总管认认!”颜娧指着承昀脚边真正的盲妇。

    楚翔走进一看,心惊回望承昀,吶吶说道:“这是王婆子!”

    果真不能以貌取人!没洗净连他也没认出别院下人。

    病倒的王婆子被弄瞎了眼,绞了舌头,丢在堤防上等着刺杀主母?

    他颤颤抖的侧蹲在王婆子身边,拍打王婆子脸颊叫喊着:“王婆子!醒醒!”

    须臾王婆悠悠转醒,眼前假翳清理掉后,一见楚翔便捉着他衣袖,哭得肝肠寸断,嘴里不停呜噎着。

    见到承昀也清楚,自个儿今日刺杀何人,不断磕头祈求原谅。

    楚风进了内室接手晕死在一旁的刺客,卸掉嘴里的毒牙,捆上绳索丢出庭院。

    折腾了一炷香,楚翔带着王婆子写下的书案呈上来。

    大致看了下,同她预想的出入不大。

    病了些日子,深怕没了工作的王婆子,听闻隔壁好心的李大婶愿意帮忙,顶替她进别院工作,欢天喜地将工作都交代了后,便被绞了舌根丢到堤岸好几日。

    家中儿孙全在李婆子掌控之下,如若不从儿孙抵命。

    大抵,戏都是这样演全的。

    颜娧落坐庭院内石椅上,不合时宜的单肘撑着下颌,纤指轻敲着石桌面,看着上书案,在等着楚风问话期间,静静思索着。

    心塞的承昀亲自烹煮了明前龙井送到她跟前,卖着无辜浅笑道:“夫人用茶!”

    这些在人后策划的黑手,掌握着人性惯性常态,如今父王掌控着整个西尧,又有谁能撩入这滩浑水,安排今日刺杀?

    所幸仅仅这里是别院,如若在京都,若牵连到母妃如何是好?

    采风城虽也是边境大城,毕竟与冀州东浀城大不相同,这里仅属西尧管辖!

    将手伸进摄政王府也是胆大得可以!

    颜娧小心呼着白玉茶盏里的热茶,露出甜美笑容说道:“谢谢!我正需要醒醒脑。”

    “尝尝夫君手艺。”承昀双肘靠在桌上,神情雀跃等着夸赞。

    她瞧着茶汤碧绿明亮,香气淡雅,轻啜后,吸了口气,鼻息口腔迅即清甜可口的茶香,入喉甘味生津,她扬起优雅浅笑回道:“虽比不上姑姑,算好了。”

    承昀忽地收回了茶盏,明显不悦道:“立秋姑姑的茶艺,分明是我授与她的。”

    她楞了楞,挑眉笑道:“是啊!我家姑姑青出于蓝呢!”

    这究竟谁孩子啊!

    见他作势要将茶汤饮尽,连忙起身飞至,上演了一番茶汤抢夺。

    骨扇翻腾,纨扇横转,茶盏凌空飞在石桌转了几回,茶汤涓滴不漏。

    倏地,一招之差,承昀收了骨扇,将人揽入怀中,徒手接下茶盏一饮而尽,翻手茶盏便轻巧落在石桌上。

    他勾起了抹坏笑,怀中人来不及抗议前,轻掬了粉嫩下颌,将茶汤全喂给了她。

    “......”楚翔恰巧进来禀报进度,看着面前大动干戈后的亲密玉帛愣在一旁。

    不是担心刺杀?怎么又打又亲又抱?

    他家世子怎么变了个人了?

    不该是这样的!

    颜娧柳眉倒竖,推不动又跑不了,不情愿地埋脸在他胸膛里气愤搥打。

    这男人没底限了啊!老管家面前他也这样,她脸面摆哪了?

    “说。”承昀冷然问道,明显被打断而不悦。

    楚翔被那嗓音冷回神,怂了肩低下头回复道:“李婆子醒了,死活不说,楚风来问,动刑不?”

    承昀忽地绽出了冷笑,漫不经心道:“翔总管差事办得越发好了。”

    楚翔抬眼苦笑问道:“这人是夫人抓的,不问问夫人如何处理?”

    她沉了脸回望身前男人,这真是他下的命令啊!

    “如常。”她佯装镇定不假思索道。

    “是。”楚翔衔命而去。

    承昀意味深长的笑问道:“妳可知如何如常?”

    摄政王府十八道刑法全受一遍,如常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