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棋祖〕〔小说女主冷蓉蓉〕〔伪宋杀手日志〕〔拐个王爷来撑腰〕〔在美利坚的田园生〕〔今天少夫人又败家〕〔九阳神诀〕〔冷蓉蓉墨凛渊书名〕〔墨凛渊冷蓉蓉〕〔明星萌宝找上门:〕〔娇妻在上:总裁老公〕〔第一名媛:童小姐〕〔童小姐乖乖受宠〕〔凤卿离墨〕〔权倾盛世〕〔童颜陆霆骁〕〔神医小兽妃〕〔农门娇长媳〕〔修真强者在都市〕〔无敌小天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一百四十六章 快乐
    承昀清楚著,小媳婦心軟著。

    怎麼可能對他發脾氣?

    抵著額際想盡辦法輕啄著,黯淡月光下仍透著晶亮的粉唇。

    他忽地認真問道“妳的笄禮如何是好?這裡沒有準備,寒磣了。”

    他倆婚事六禮已走了過半,父親已經派了軍師向凌送了納徵禮,如今待她生辰行了笈禮,便剩最後請期親迎。

    梅綺城快馬回到北雍雖只需半個月,明顯準備笄禮也來不及了。

    惜兒笄禮王府花了三個多月籌備,怎能到了她這裡什麼都沒有,何況還是因為梅綺城而耽擱了。

    在這待了四個月,北雍書信一封接一封催,她也沒丟下梅綺城,怎麼捨得她的成年禮如此寒磣?

    顏娧大眼扇扇回望男人眼裡的不捨,身為現代人,她也的確不清楚也不覺著笄禮有多重要。

    記憶中顏娧也沒有笄禮,阮媽媽在那天給了她一碗豬腳麵線,為她簪上銀簪,告訴她姑娘長大了!

    相比顏姒家人朋友環繞下的大肆慶祝,是寒磣了不少。

    “沒有許嫁笈,親也成不了。”承昀不捨的撫著她看似無謂的粉頰。

    “這才是你的重點啊!”顏娧回了個居心叵測的眼神。

    “”承昀一時無言以對。

    怎麼進她腦子的話,總能繞出了不同念想,說得好似他包藏禍心。

    真是氣不過!

    倏地,他將面前人迅即地橫抱在懷中,雙手捆上還不及脫逃的肩腰際,充斥著霸道的旖旎氛圍。

    他懲罰般地囓咬了她粉嫩耳珠,舌鋒成了溫潤濕濡侵襲,如願感受懷中人一陣輕顫才收回唇舌。

    顏娧緋紅的俏臉,粉拳抵著厚實胸膛,阻止他再次犯進。

    他又進修了新招數啊!

    她從來不知自個兒耳垂如此敏感,溫熱唇舌惹得她顫慄不止。

    鼻息間全是他水安息香氣息,心仍如擂鼓般撼動著,羞赧地道“我說錯了嗎?”

    “還說!”

    承昀作勢又要進攻,她連忙祭出雙掌將人推遠。

    “生辰快樂!”顏娧轉悠了千言萬語,只冒出這句話。

    他屈膝倚臂,讓她倚在長腿上,大掌覆著纖細肩際,喉間傳來陣陣低笑。

    他又把媳婦兒逼急了,逼得連話都不會說了。

    他思忖了半响,一臉真誠問道“想不想回北雍?”

    “呃”顏娧偏頭看了不像作假的神色,他的生辰,發她禮物?

    一出走大半年,說不想絕對騙人,事情沒做完,又能如何?

    出趟遠門遇上事情,耽擱些時日在所難免,半途而廢更不是她的作風。

    北雍那邊來的閨蜜漫罵她都一一收下了,如今只剩下一個月,還有西堯國都沒視察,趕回去又得趕回來,那多麻煩!

    她貼近了胸膛探手摸了摸,他身後床旁小小的檀木盒裡,取出那只梅心鑲著剔透鮫珠的銀釵遞給他,揚起可人淺笑道

    “綰髻你可沒錯過。”

    承昀唇際掩不住的笑靨,握著那只風痕白梅釵,未曾想她居然一直帶著髮簪,在首飾盒裡沒見著,還以為她不喜。

    如今再見,何止欣喜能夠形容?

    顏娧捉著他胸前一縷長髮打轉,淡得聽不出哀愁的語調道

    “如果我還在佛堂待著,可能連笄禮都沒有,再寒磣都可能的,既然如此,你願不願意當我的正賓?”

    承昀聽得心疼不以笑道“笄禮可都是長輩朋友來的。”

    “與其讓顏笙黎瑩搶著當正賓,不如由夫君來,如何?”

    “傻姑娘!正賓可是妳最好的女性朋友。”承昀擰了瓊鼻一下。

    “她們倆誰適合當正賓了?讓滿堂賓客瞠目結舌來著?”顏娧都能腦補那個畫面了。

    即便她們一賓一贊,叫賓客們作何感想?

    幾次來信都搶著要為她做笈禮正賓,明明一個是長輩,一個是國母。

    搶什麼呢!

    她山上的便宜父母都沒想著要搶著來當主人,偏偏正賓瘋著搶!

    “這是鷸蚌相爭,夫君得利呢!”顏娧咯咯笑了。

    這一声声夫君聽得舒坦!

    承昀勾起寵溺微笑,佯裝無奈道“既然夫人想要一個不同的笄禮,為夫只好恭敬不如從命了!”

    忽地,承昀獲住了她,緊緊擁在懷裡,在她耳邊細語道“謝謝妳。”

    為她盡心於梅綺城,也為她甘心錯過女人生命中重要的笄禮,更為她願意將笈笄的機會讓給他。

    顏娧甘心地環上頸項,枕在厚實肩膀上,汲取屬於他的氣息,在他耳畔細語道“這次公子留下,可不是甘心付錢能了了,人跟心都得給我留下啊!”

    聞言失笑的承昀鬆開了懷中人,擒住她下頷,又是溫存淺吻襲來,許久才抵著她額際,捉著葇荑抵在滾燙胸膛上,不情願說道

    “都妳的,有本事現在都拿走!”

    她尚未平復喘息,又接著笑了出來,緋紅著俏臉道“你生辰呢!怎麼是我收禮?”

    “那妳給我也行。”承昀笑得邪肆,大方展臂等人來抱。

    “不正經!”她臉都紅到耳後了,還調侃她!

    相處,為的不就一份兩人都能甘心如飴的情誼啊!

    承昀躡手躡腳下了床舖,取來她的護甲、衣裳、褙子,一見見穿好,梳上髮髻,簪上白梅釵。

    這一裝扮,顏娧察覺,這男人真不是來要生辰禮物,而是來發生辰禮物。

    “要出門?”顏娧望了窗外天色,頂多三更天呢!

    “都穿好了才問,太假!”承昀敲了下她的頭顱。

    她捂著發疼頭顱喃喃說道“這不確認一下嘛!”

    “事兒解決了,玩還沒玩到,帶妳上一個定會喜歡之處。”

    承昀瞟了下窗外,正以為沒人,便對上了立秋生無可戀的眼神,偏頭以眼神問道上哪?

    兩人對上視線瞬間,顏娧實在忍不住笑聲,還是承昀伸手來摀住。

    承昀難掩尷尬的笑道“娧兒這些日子累了,我帶她去瞧瞧日出。”

    立秋怎會不知道,這男人被關得極限了!

    四個月內不屈不撓,屢戰屢敗呢!

    這不連于纓今日都放鬆了警戒,故意讓他得逞了!

    他的生辰,他人放鬆了警戒,她能放?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