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一百四十七章 云丰
    承昀抓正怀中的穿著整齐的颜娧,掀开褙子与对襟襦裙里的护甲给立秋看,深怕被拦下急忙道

    “穿了,都穿了,保暖的褙子也穿了。”

    立秋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虽知衣服是他穿上的,但是当她面前,这样扒开她家姑娘衣服,可好?

    颜娧看着男人越描越黑的作态更忍不住笑意探问道“何时回来?”

    立秋只要何时回来的答案,搞得扒了她衣服啊!

    “响午以前。”承昀立即回答。

    立秋凝眉问道“姑娘真不回北雍笈礼了?”

    方才两人的对话她可都听清了,真不回北雍她可得先去信,否则老夫人盛怒下来,可没几个人受得住。

    北雍那儿为她的笈礼都忙翻了,衣袍、簪子找来最好了师傅打造,就差她回去行礼了。

    “去封信,说舟车劳顿的,省了吧!备好的东西改一改,给敬安伯府送上,署名谚哥哥送的,反正日子没差几日,她那儿会热闹些,帮谚哥哥找个媳妇儿,那两位会睁只眼闭只眼。”

    立秋当然知道颜娧指的是谁,反而讶异承昀毫不在意,只等着出游的兴奋。

    颜娧扬起了可人的浅笑道“他都清楚。”

    立秋憾了憾,原来两人坦承到这地步了,明了地福了身,退出路来,既然是姑娘的决定如此,她也不会反对,也是姑娘胞姊自然会顾惜。

    何况裴谚正使出浑身解术勾搭,喔不!追求施大姑娘,指望着皇后娘娘能在笈礼后能给他赐个婚。

    “姑娘预计何时回家?我给山门稍个消息如何?”立秋觉着这时间上没压一下,肯定扛不住火气。

    “同谚哥哥说了,想要媳妇儿,花朝节得跟好了。”颜娧停下脚步迟疑了下,沉思了好一会,犹疑问道,“我们这一路,可还有什么树灾了?”

    这一问,问得承昀又勾出了宠溺浅笑道“保证没有。”

    颜娧思索道“我应该能再花朝节前回去。”

    明年是颜姒花朝节得魁首的日子,虽然交待了裴谚仍是不放心。

    也不清楚颜姒对裴谚如何想的,她回去瞧瞧也比较安心。

    立秋嘴角忍不住又抽了抽,难为问道“年也不会去过了?”

    承昀哄骗她家姑娘走陆路,定是精心算计过时间,走水路根本用不着那么久!

    可她家姑娘不计较,她能计较什么?连原本该往东越的行程,都能转道西尧了。

    “没万一应该可以,姑姑知晓我向来招黑,难保又有什么事儿,所以”颜娧笑得尴尬。

    立秋真是哭笑不得,说得句句在理,无奈福身道“立秋知道了。”

    虽气在心里,立秋看着两人携手而去的背影,仍绽出欣慰笑颜。

    西尧常昊殿

    深红琉璃瓦覆在宫殿檐顶,月色透着霜色映照得鲜红若血,整座宫殿仿佛沈浸在血色里。

    重檐殿阁华丽贵气,云顶檀梁悠然生香,镂雕玉器、白玉玉屏,紫檀御桌上,沉烟袅袅。

    倚睡在贵妃榻上,眉间艳色仍芳华正茂,歇得不舒适的赵太后,听完身旁嬷嬷禀告,不愉悦地摔了手中檀木佛珠。

    陈嬷嬷跪伏于地,惶恐道“太后息怒!”

    “这些废物!连帮自个儿图后路的机会都拱手让人!”

    赵太后坐起身,一口饮尽桌旁冷茶,又摔了茶盏,烦闷道“成天只会指望我提拔他们,提拔了,人呢?什么事儿都办不好!”

    “太后息怒!”陈嬷嬷伏在地面全然不敢起身。

    赵太后起身在室内来踱了几回,指着地上嬷嬷道“妳也是,只会叫我息怒,能不能有点建树?”

    被扒了爪牙的太后,没有亲族的太后,她能如何是好?

    陈嬷嬷即便知晓,也无法坦白说出,一个只为幼帝存念想的太后,还能成什么事儿?

    若非还有诞下幼帝,她能活到现在?先帝交代死后,太后不入皇族陵寝,多令人耻辱?

    太后以为还有机会力挽狂澜?

    “那贱人真把梅绮城救回来回了?”赵太后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

    她找了各方虫害放进梅绮城这么多年,竟被她给解了?

    怎么可能!那些可是从东越特意找回来的虫害,那人还保证过梅绮城无此虫天敌绝无可逃!

    怎么于缨那个贱人去了几个月便扫平了虫害?

    正说她假借王府修茸,离开京城定有是猫腻,未曾想竟是去掺了梅绮城的浑水!

    她本想破坏梅绮城千年梅树传承,藉此上疏皇帝无德,苛待其母,触怒天威,降灾梅绮,意欲恢复太后职权,能够垂怜听政。

    竟被于缨给横插一脚破坏了!

    如今还给了梅绮城百姓,对她歌功颂德的机会,叫她如何给咽得下这口气?

    原先,她以为还能掌控到幼帝,未料太皇太后懿旨一下,小皇帝便被送往风尧军营接受训练,一年见不到三次面。

    “那些人就没成功任何一件事?”赵太后抚着胸口气得不行。

    “采风城同知亦无消息传来。”陈嬷嬷颤抖着回应。

    赵太后气得落坐在贵妃榻上,她不甘心,她才是西尧国母,就算代理也该是她!

    本以为于缨离京,她终于可以掌控一些事儿,未曾想她连召个赏花宴都得经过太皇太后同意。

    她真真正正成了无用废人?

    不!她还能寄望!

    东越奕王借了她的人手潜藏那么多年,她要等!好好活着等!

    等着东越一统九州岛岛那日,她要看这些人跪在她面前痛哭!

    梅绮城往西三十里小镇,两匹快马急速奔驰了半个时辰,到达了云丰山山道两旁衫树林立。

    云丰山腹地辽阔,全山仅植满了落羽衫,如今秋风渐盛,正是赏松林之际。

    天色渐白,两人加快了速度登上山顶,停驻在一处六角凉亭外。

    承昀安顿好陌上飞烟后,便一个提气带着颜娧上了六角亭檐顶。

    承昀见她饮了郁离醉暖身,带着傻劲的笑容问道“还冷吗?”

    颜娧将酒递给他,蹙起柳眉,戳撮着葇荑问道“秋霜已起,你说冷不?”

    承昀没响应她的问题,轻轻她纳回怀抱里裹进斗篷里。

    ------题外话------

    早安~上班啦!恭喜随玉坚持了四个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隐婚总裁的神秘宠〕〔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