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山村桃源记〕〔墨景修秦暮晚全文〕〔穿越时空之抗日特〕〔闪婚蜜爱:七爷的心〕〔秦暮晚墨景修全文〕〔皇后逆天斗苍穹〕〔皇后逆天斗苍穹〕〔七爷的心头宠〕〔秦暮晚墨景修〕〔秦暮晚墨景修小说〕〔带着火影系统到异〕〔锋行天下〕〔名门宠婚:慕少撩〕〔传奇操盘手〕〔完美女婿〕〔神秘老公不离婚〕〔时尚大撕〕〔新六界仙尊〕〔小仙有毒〕〔屠神之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一百四十八章 旭日
    颜娧窝在斗篷里呵气成雾,已经预料到男人带她来此作甚。

    云丰山顶面朝东,正对着整片落羽衫林,而他们所在的六角亭,在晨曦第一道曙光来临时,能看落羽衫林沈浸在阳光里。

    颜娧望着远方逐渐露白的天际叹息道“老天对你真好!年年生辰都还有旭日看。”

    “”承昀原有一肚子甜言蜜语,也只能被她带歪了。

    “我的生辰只有下大雪跟下小雪的差异呢!”赖在他怀里哆嗦着,真是的,被南方天气养坏了!待了些日子便不适应北方天气了。

    察觉她不停哆嗦,承昀只得将人抱入怀中偎暖她,暖意袭来怀中人立即昏昏欲睡,摊了气力窝在胸膛上,笑着在她耳畔细语着“瞌睡虫不赶跑,妳可就白忙活一趟啰!”

    “给我半盏茶就好,暖着呢。”睡觉向来是她的人生大事,之前被谛听吵也就算了,现下还要被他吵,很苦命吶!

    他挂着似笑非笑的浅笑道“等会的光景稍纵即逝,要不我帮妳醒醒神?”

    颜娧倏地打直了腰际,先在男人唇在线轻吻了下,干笑道“醒了!醒了!”

    太清楚他叫人的方式了,不如先给他点甜头,过生辰的人最大,先忍忍!

    他嘴角泛起了点点涟漪,不荒不忙地为她整好位置,等着旭日升起。

    忽地,停下传来杂沓的漫骂声,长鞭抽在人体上沉滞声响与极度克制闷哼声。

    颜娧仍迷蒙着的杏眼,好不容易找回焦距探看了情况,那名男子身后皮开肉绽地被抽趴在地上,抬眼望了同样索然无味的承昀。

    “看样子,你的生辰也不是好日子。”她唇际也挂上了无可奈何的苦笑。

    呲,两人看似不适合约会呢!每次约会都有这类的事情,也太巧了!

    承昀以肩臂揽近了怀中人,不悦地嗫咬了,仍笑得出来的唇瓣,掩不下火气地道“无妨!我们下次看看妳生辰是不是好日子。”

    这瞬间,天际忽地绽放了回射的光芒,旭日映照在云丰山顶上,又回映在整片落羽衫林中,溪涧流水映着三彩杉色,林间水上步道亦如镜的折射的光辉,宽广的落羽衫林沐浴在晨曦光辉里,大自然韵彩更显得明艳动人。

    她仰头回望云丰山,在旭日下闪着点点晶莹的山壁。

    这山壁有意思啊!整片未挖掘的晶石?造就如镜的光反射?

    承昀挑了挑剑眉,勾起唇线自信问道“是不是喜欢?”

    “那山壁怎么回事?”这男人太懂得她喜欢什么了,专门来她的好奇虫!

    “山壁比人有意思?”承昀下颌挑了亭下的人。

    “都伤成那样了,跑也跑不了,不急,阳光待会就见不着了,快说!”颜娧揽着男人颈项,双手夹击故意无破坏他俊脸无所谓的表情。

    “喜欢的话回去问母亲。”承昀凝眉抓下葇荑握回斗篷内,都抱在胸怀里了还是显冷。

    天天泡在那些酵液里,这阵子真的累着了?

    颜娧偏头问道“母亲也这么喜欢山水?”

    “嗯!”承昀颔首,挑眉笑道“所以才建议妳陆路体验西尧美景。”

    一路走来,西尧景致明显被妥善照顾着,为维持这片好山好水而特意安排看顾。

    于缨飒然英气外表下,有着最细致的心,从采风城到这座云丰山,能看得出来她都用心照护着。

    摄政王将心力用在保卫国家,还要致力于朝堂平衡,于缨便用心照护着这片国土的美景。

    这两人虽不在帝后之位,却用了更多心思在国事之上,西尧能有这两位,大幸!

    亭下的人,喝斥着已无力动弹的男人,执鞭男人从腰际抽出了长刀,便是要往地上男人招呼去,还神游中的颜娧腕转成风,风劲折断长刀刀身,落在一旁地面上。

    “谁?”两个穿着短褐的男子,不停左顾右盼没见到人,为首男子喝道“滚出来!”

    颜娧大眼眨巴眨巴的无辜地看着她的男人。

    虽然已知她不会坐视不理,真出手他也是累了,生辰就这样了吧!

    “在西尧还没人能叫本世子用滚的。”承昀清清冷冷嗓音从檐顶传来,两人一听本世子,直觉地想拔腿就跑。

    这回换了承昀拾起檐上松针,迅即朝两人膝窝飞去,两人应声倒地。

    他飘飘然地落于亭前,瞅了奄奄一息的男人仍呼吸着,便往在哀号中的两人走去,骨扇轻敲着大掌,冷眼逼视道“抱歉!让两位滚了。”

    噗哧。

    颜娧本想窝在檐上不出声,这男人的傲娇得回话,实在很难不笑出来。

    如愿收到男人不悦回眸,给他掉脸吶!

    她佯装拙笨跳落地面,有黎承断手经验在前,只敢伸出手给男人牵引,落地回转了两圈才安然落地。

    瞅了瞅浑身是血的男人,从腰际取出郁离醉便给灌进去,一阵呛咳后,男人睁开虚弱双眼无神回望又昏了过去。

    颜娧啧啧有声的看着正打滚着的两人,凝眉不解问道“何事需要杀人灭口啊?”

    为首的男子,忍着疼痛拔出了膝窝的松叶,发现松叶断根于膝窝里根本无法清除,忍着疼痛坐起,闷声问道“摄政王府处理逃奴,何人胆敢过问?”

    每次遇上事儿都是搬出摄政王府,这次当然也不例外,有摄政王府在前,谁敢刁难?

    承昀又敲了敲骨扇,走近男子,以骨扇抬起来人下颔,质问道“再说说是那家?”

    男子身旁小厮几近怒吼道“摄政王府。”

    颜娧不顾男人难看的神色,又是噗哧一笑,直觉不对,赶忙移步到无法动弹的男子身边,奚落问道“你俩要不再看清楚点,摄政王府家奴,不至于不认识这位世子啊!”

    两人面面相觑后,心沉了下,难不成夜路走多遇上主儿了?

    若真遇上了,还有命离开?

    为首男子神色一凝,抽出了小厮腰际长刀,一刀抹了小厮脖子,鲜血往颜娧喷飞时,承昀立即扇转蝶舞挥去鲜血,再男子又要再次对地上男子下手前,抬脚将人踹往一旁杉树旁。

    ------题外话------

    谢谢朋友们的月票,推荐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