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赘婿当道岳风〕〔神纹战记〕〔赘婿当道岳风柳萱〕〔赘婿当道(岳风柳〕〔赘婿当道柳萱岳风〕〔赘婿当道岳风柳萱〕〔岳风〕〔上门赘婿岳风〕〔一世豪婿岳风柳萱〕〔岳风柳萱免费阅读〕〔麻衣神婿〕〔凤落蛮荒〕〔千金大小姐的上门〕〔厉少,夫人又把你〕〔阮白和慕少凌〕〔一胎双宝总裁大人〕〔一胎双宝:慕少你〕〔阮白慕少凌〕〔你的爱如星光阮白〕〔你的爱如星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一百四十九章 圆盅
    男子一见斗篷下摄政王府纹饰,立即想往倒地男子再补上一记飞刀。

    颜娧踢了小石子,断了刀刃落立男子跟前,深知此次失败亦无法苟活,倏地起身想往刃上扑。

    她提气再踢了小石子,刀刃迅即碎裂,承昀扇尾一击,男子应声晕倒在地。

    颜娧凑近承昀身边,咬着唇瓣无辜地问道“怎办?”

    “妳出的手,问我怎办?”承昀脸上尽是坏了兴致的不悦。

    “能不出手嘛?会死人的。”

    “出了手也是死人了,死的人不同而已。”

    “出手前想了什么?”承昀原想以骨扇敲她,念即方才用在其他男子身上,又收回扇子取出绣帕仔细擦了番。

    她走进男人身边蹭暖道“没想,只觉得人不该白死。”

    承昀瞟了被抹了脖子的小厮,环胸叹息道“他呢?”

    “呃,所托非人。”她扬起甜人笑容,挽着他长臂道“我找的,可好了!对不?”

    被一下下晃着撒娇的男人,对她摆不了半盏茶脸色,唇边便勾出了弧度。

    听着她这样问,能回答不好?

    顺势将人揽来怀中,在她唇上迅即的一吻,似笑非笑地笑道“这话,妳记牢了啊!”

    颜娧抬眼回了个苦笑,难不成要说自个儿眼瞎,也所托非人?

    承昀引着她来到气绝多时的小厮身旁,从容自若道“妳看看,衣服上纹饰。”

    虽是短褐,衣带上纹样仍有王府纹饰风痕白梅啊!

    “”颜娧顿时无语回望他,吶吶问道“真是你家的?”

    “姑且不论是不是,会跟着他人凌晨到此灭口,基本也有大问题。”承昀见一旁男子有苏醒痕迹,又补了脚,人闷声又晕过去。

    “那你方才舍不得他死是?”这男人想卖什么膏药?

    “没问到些消息,可惜了!”承昀看着小厮面容,努力在脑中比对着府中人员。

    “是死法不同,不会不死,会问一问再死?”颜娧睨了他眼,撇撇嘴道“终有一死啊!”

    承昀以脚推了推小厮身上衣袋,掉出了几个碎银子。

    她眼睛随着碎银子转了好几圈,嘴角抽了抽,扶额道“结果是人为财死啊!”

    承昀终于受不了地擒了藕臂,趁她还没回过神,便吻去了接下来所有话语,没有过多停留,只是小惩大戒般,便放开了人。

    她一阵昏头转向的推开了男人,气愤道“又怎么了?”

    “今天我生辰,妳一连送我几个死字了?听得头都发疼了。”

    “咦?”颜娧愣了愣,偏头看瞟了看似染上薄怒的男人。

    原来是忌讳啊!

    是她过份了,这一会功夫接连几个死了?

    “那我们处理活着的好了。”颜娧又窝近他身边卖乖,扬着甜美笑容道,“你叫人来,还是我叫人来?”

    虽说好了单独出门,两人的暗卫还是远远跟着。

    承昀没给回答,直接取了腰际上的玉阙,合而为一吹出了阵长哨音,接着又挂回腰际。

    “还气啊?”颜娧戳了戳使着小性子的男人。

    承昀转了身看着倒地的两人不理会她。

    一年才一次的生日啊!这样毁了,怎么舒坦?

    楚风来得很快,他想继续傲娇,她想接着撒娇都没机会。

    “主子。”楚风领了三个人跪地等候指示。

    承昀从容不迫的交待道“伤重的好好医治,另一个想着自我了断,看好来了。”

    楚风为难地看着趴在地上的两个男子,皱眉纳闷着伤都重啊!已经看不出来哪个伤势轻微了。

    颜娧收到楚风求助的目光,悄悄指着浑身是鞭伤的男子,细声说道“这个好好医治,另一个要看好了。”

    “属下遵命。”楚风挥手示下让两人领走活人,留下一人打点尸首。

    他也纳闷着,为何每次两个主子出门,都会遇上怪事?

    尸体收拾妥当后,楚风跪伏在主子面前禀报道“主子,死的是梅绮城别院的小厮,只有几十两碎银子与这个怪瓶子。”

    颜娧接过椭圆的圆盅蹙眉凝望着,迟疑着该不该打开,眼神询问着傲娇的男人也不置可否。

    于是,她轻轻的打开一角,瞧了眼便阖上圆盅,无奈叹息回望了男人。

    里头数十只与梅绮城梅树相同的蛀虫,如今送来这片幅员广阔的落雨杉林要做甚?还需要说?

    原来一切不是天灾而是。

    她辛苦四个月灭了场,又有人想再造另一场啊!

    “这个生辰礼物,我觉着送得真的很好,免了场灾祸。”颜娧感慨地将圆盅递给男人。

    承昀半信半疑接过圆盅也瞟了眼内容物,心里袭上一抹狂怒差点碎了圆盅,她连忙抢回护在怀中。

    颜娧没好气念叨道“真碎了也遂了人愿了。”

    这些蛀虫能养到能祸害整个梅绮城梅树,需要多少年时间?

    没三五年绝对办不到啊!

    她回望了承昀,乍然明白了为何于缨这几个月蓄意分开两人,除了庄上也没让她出现在人前。

    即便事态已在掌控之下,她推拒庆功也不免强参加,莫不是哪位在上位的人?因此也尽量减少她在人前出现机会?

    总以为西尧在摄政王夫妻手底下,没人能翻得了天,未料还是有人敢来上这一手!

    颜娧凝眉问道“母亲知道谁破坏了梅绮城?”

    承昀勾起毫无顾忌地冷笑道“宫里才那几个人。”

    那无情的冷笑,颜娧嘴角又抽了抽,敢惹这么一家人,也是胆向恶边生了。

    “你让我又想问小皇帝在哪了。”

    这要是跟着宫里那位,西尧还能有未来?

    承昀绽出舒心笑靥道“我父王带着呢!”

    “咦?”颜娧无法想象摄政王奶娃的画面

    他无奈苦笑道“我们这票师兄弟,明里是拜军师向凌为师,实际上哪个不是在父亲铁腕下长成?”

    这铁腕她是相信的!

    能搞得儿子看到甜品跟看到毒物般恐惧的教育,她很崇拜啊!

    颜娧颔首后,抓着手中圆盅轻轻摇晃,又仔细琢磨了会儿瓶身,不确定地问道“这瓶子是不是也有什么来历?”

    ------题外话------

    早安~小猴子越来越爱说笑话,每天脑筋急转弯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