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一百五十章 故意
    承昀实在喜欢聪明的小媳妇!

    他迤迤然走近颜娧身边,将圆盅翻转,让她窑烧印记与柴烧痕迹。

    “这是东越富南窑场的专属印记,盅身上的落灰是这窑场特有的。”承昀又将圆盅塞回她手上,深怕真把它给碎了。

    颜娧抱着圆盅缓步来到停下的垂带踏垛,不由分说地席地而坐,单肘靠膝倚着下颌思忖着。

    闷!只有这个自能形容现在的感觉。

    绕来绕去全是东越谋划啊!

    承昀也过来陪她席地而坐,不忘为她覆上温暖,打趣问道“还敢不敢去东越?”

    “怕就不查清?”她凝了眉回望他,闷闷地道,“得过且过,这不是我。”

    他搂了搂着怀中人,这的确是她,从来都是想办法解决问题而非逃避问题。

    “我让山门查清这东西的天敌,想办法在西尧养起来,没有酵液这片山林也能安然存活。”颜娧眸中燃起光火,实在不容得这些肮脏手段。

    东越的消息,她得想办法多获取些才行,不知那位立冬师哥能够了解多少?

    立秋一句东越消息难探得,她心塞了许久,如若连裴家都无法掌握,那么这趟会有多难走?

    承昀勾起了淡淡笑颜,小媳妇的执拗又跑出来了,容许失败,不容许无路可走的思维,支撑着她的信念。

    常听她告诉书院那些孩子们,可以跌倒,跌倒了要爬起来!

    听得他常常想问,究竟谁才是孩子?

    这类小孩训小孩的实况,屡次见到屡次发笑。

    如今屡次想到也屡次发笑了。

    心里有了决断,颜娧主动地搂了承昀训练得肌理分明的腰际,枕靠在长腿上,仰首甜甜的一笑道“坏了你的生辰,真是对不住。”

    “没事,补偿我就好。”承昀可没错过与她亲近的机会。

    耗损了四个月的内息,这种日日耗损的亏空她似乎毫无察觉,连抱着她都觉着四肢冰冷。

    “你想怎么补偿?”他温暖舒适的怀抱,又惹得她昏昏欲睡。

    她也不清楚为何最近总累得慌,睡都睡了也补不回元气,沾上了温暖舒适位置,只想好好再睡一下。

    见她如小猫蹭暖的模样,承昀宠溺地道“陪我好好睡上一觉。”

    她乖巧得任男人为她挪动了位置,蹭在水安息香温暖胸膛里渐渐的失去意识,随意应答道“好。”

    承昀无奈失笑地抱着她入眠,她笃定答应什么都不亏?

    瞧她意识不清也敢随意应承他。

    在确定她入眠后,轻声喊着楚风道“备马。”

    拥着她回望了一片美好山景,迤迤然跨上陌上返程。

    通灵性的陌上似乎也懂得女主子睡着,放轻放缓了脚步,有一步没一步的前行。

    嗯!连做骑都懂得体贴她呢!

    这生辰过得差强人意。

    承昀回到了梅绮城外西的王府别院,将圆盅交给了于缨。

    于缨接过圆盅瞧完后,在手上抛了抛,唇际勾着了然于心浅笑,不忘先跟儿子道声喜“生辰快乐啊!”

    他多数是个不让父母担心的孩子,就连邹嬷嬷都说是个不磨娘的孩子,头胎也顺顺溜的两个时辰就产下他,反倒惜儿让她疼了一天一夜都不见胎头。

    在身边待的时间也只有六年,便被王爷接进军营教养,连惜儿也只晚了三年,一样送进军营了,孩子教养都交给王爷了,她当了个轻松娘,自然有更多时间可以帮忙撸顺了太皇太后不想管的事儿。

    既然嫁给了不一般的男人,她自然得过不一般的日子,嘴上虽抱怨着男人百般不是,心里惦着那个知她、惜她的男人。

    “你媳妇这运道没话说了。”于缨抛着手中的圆盅,望物兴叹吶!

    准了两人出门庆祝生辰,可以换来这盅东西,这是什么运道啊?

    能与东越走近的还有谁?自以为还能再攀上权势的还有谁?

    谋害亲夫手也不抖一下的人,把矛头放在梅绮城也不意外。

    小媳妇无意间拉了梅绮城一把,又想着祸害云丰山更不意外。

    能不清楚她能通同的仅剩下言官?

    她那位王爷夫君,可从来不担心言官会不会一头撞死在朝堂上的,有这么傻的言官愿意为她上一上疏?

    面对母亲的批评,承昀不悦的拧起剑眉道“内息耗损了四个月,她累了。”

    于缨对儿子挑了挑眉,绽出起意味深远的浅笑道“我知道。”

    母亲的笑容,让承昀嘴角抽了抽,皮笑肉不笑道“母亲故意的?”

    “嗯。”于缨正思索着这盅东西该用在那,兴味盎然道,“不这样,她怎么知道我儿子好处?”

    看着她日日消耗内息碎梅子,怎会不知道内息消耗过大会如何?不挡挡怎么让小媳妇知晓,不论多大耗损都能在相互调息下恢复如常。

    “”承昀哑然失笑看着母亲,犹豫了半晌道“她不知道。”

    于缨愣了下差点摔了圆盅,蹙起柳眉失笑问道“她也没找过你?”

    见儿子染上怒意的星眸朝她而来,换了于缨唇线抽了抽,佯装惊愕问道“你有这么乖?”

    “留了左家兄妹,我能不乖?”承昀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有嫌儿子乖的?

    也不是打不得两人,本就累得沾床就睡的人,那还经得起他们一番打闹?

    自然为了她能好好入眠,除了房门不让,见了面也各自退让。

    于缨掩不下唇际笑意,回头同邹嬷嬷交待道“明日把府里的百年老篸调来,赶紧的给小媳妇儿补一补。”

    邹嬷嬷恭谨福身称是,也低着头不敢笑出声。

    年轻真好!有这样大把时间体验青春。

    “小媳妇的酵液能不能给母亲些?”于缨已经想到怎么处理这盅东西了。

    “母亲打算?”承昀气是气,正事还是得办,至少今日之后不会再被挡在门外。

    于缨莞尔笑道“她喜欢养牡丹来衬托国母风华不是?只有那位殿阁里的牡丹活不长久,再来看看那位开不开心,也不能祸害其他园子的花花草草,还是先要点酵液准备着。”

    ------题外话------

    晚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隐婚总裁的神秘宠〕〔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