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山村桃源记〕〔墨景修秦暮晚全文〕〔穿越时空之抗日特〕〔闪婚蜜爱:七爷的心〕〔秦暮晚墨景修全文〕〔皇后逆天斗苍穹〕〔皇后逆天斗苍穹〕〔七爷的心头宠〕〔秦暮晚墨景修〕〔秦暮晚墨景修小说〕〔带着火影系统到异〕〔锋行天下〕〔名门宠婚:慕少撩〕〔传奇操盘手〕〔完美女婿〕〔神秘老公不离婚〕〔时尚大撕〕〔新六界仙尊〕〔小仙有毒〕〔屠神之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头发
    颜娧在小苑里醒来已过了申时,用完了午晚膳后,她拉着立秋往庄上梅园里走去,迤迤然走在梅树下查看新生梅叶。

    捧了那盅东西回来,说不担心几人能信?

    谨小慎微的攀过一株又一株梅树,确认没有虫害痕迹,这才舒心地落坐在梅树根上饮上一口茶水。

    立秋见她蹙眉不止,担心问道“姑娘这是怎么了?”

    颜娧勾出有苦难言笑容,呼出了口怨气道“担心又有人虫害梅树了。”

    醒来得知,承昀并未将人送回庄上,而是送往摄政王府别院。

    也是!毕竟事关王府颜面,送回王府查问也对。

    看看天色,都快入夜了,还没来说声结果,真是不愉悦。

    立秋也凝眉吶吶问道“人为?”

    颜娧颔首,望着斜阳西下,只盼着这事儿能到此为止,不会救了一波又来一波。

    颜娧沒回应问题,迳自问道“姑姑,东越搞了这么这一串事儿,如此蹊跷,立冬完全没有消息?”

    她也不想怀疑自家人,可当消息明显托付给一人,带回来的消息寥寥可数,连差强人意都不达时,不悦已经无法表达心里的疑怨。

    算算这些事情几年来的时间落差,东越已有近二十年没有详细消息了,弯弯绕绕又全是东越介入。

    时间由远而近至今,布了多少明线暗线,这么凑巧每件事情都来碰上她?

    从缘生开始便是错综复杂的关系牵扯,如今又知道缘生蛊母来到了西尧,她只差没冲进皇宫问问那位赵太后了。

    立秋神情明显一滞,陷入了思维里,这些年陪在姑娘身边,似乎忽略了什么?师兄每季一封家书呢?

    不知何时,她都遗忘师兄定时给的家书了,难道真如姑娘猜测,东越线报有异?

    师哥介入了这团云雾里?

    姑娘如此臆测并不是不可能,有规训在前,师哥如何立于规训之外?

    这可能吗?

    立秋握紧了拳头,狠狠咬了指节直至渗出血珠。

    这是颜娧第一次见到立秋的失态,连忙撕下襦裙为她包扎,愕然道“姑姑,娧儿只是猜测。”

    如此,颜娧几乎能确定,两人并非单纯师门情谊了。

    “因为姑娘臆测得让人心惊。”立秋忽地觉得心里阵阵茫然。

    姑娘介入了得多了,东越不妥之处也渐渐浮出了水面。

    依照裴家多年游走民间惯例,即便靠人传递,再难的讯息也能传回山门,几年来东越不易探得消息,被先入为主地灌输在众人心里,甚至也忘了怀疑。

    东越究竟出了什么事?

    立秋凝眉问道“姑娘,能否容在下前去东越?”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她在此地想得再多也没有答案,只能亲自走一遭。

    这声在下让颜娧心惊了惊,宛若一瞬间与立秋的距离被拉扯了几千里。

    “不妥。”颜娧简洁回拒道“如果东越能麻痹山门多年,那么是否几个山门的得力助手都在东越掌控中?”

    “在下可以乔装出发。”立秋急道。

    颜娧挽着她的手腕正色道“姑姑,请问以何身份前去?”

    已许久不曾听闻立秋以在下谦称,这是要离她而去?

    如果真让颜笙借她的得力助手这么离去,颜笙会不会砍了她?

    何况是去一个毫无情报的国家。

    立秋被问得一滞,是心急了,师哥安危不是她能放下的。

    再抬眼看了身处西尧姑娘,如若她离去,谁来照应姑娘?

    思及此,立秋两难的看着颜娧。

    忽地,楚风迅即跪地在前,恭谨道“夫人,世子有请。”

    接着,楚风跪伏在地,请求道“楚风愿往。”

    两人惊愕的回身看了楚风,这是愿往那?

    “求立秋姑娘给在下机会同往东越。”楚风这回跪向了立秋。

    “呃。”颜娧愣了愣,两人何时有谱了,都没通知下?

    “谁要与你同往!”

    “立秋。”

    “”颜娧嘴角抽了抽。

    好个高招,不允许的惊叹号,直接成了句点,不要脸能传授?

    这耳朵不是聋了,而是只听想听的。

    颜娧直接了当道“如果姑姑愿意让楚风跟去,我可以放心些。”

    今天这事态,她明显留不住人。

    “夫人请务必带着立秋,先到别院,再做打算。”楚风再次恭谨揖礼。

    “带路。”能得楚风如此提醒,想必与立秋的打算有所冲突,当然得把人给带去了!

    三人匆匆来到王府别院已树梢掩月,正好与于缨返京车驾遇上。

    于缨掀起帘幔,倚在车柱上,勾起浅笑道“娧儿,母亲先回京了,把王府打扫好了,等妳来啊!”

    颜娧有礼福身道“好的,母亲,娧儿随后跟上。”

    于缨伸出手,颜娧乖巧伶俐地握上,挽着手欢愉道“乖,母亲回去把该扫的扫一扫,不会浪费妳一番努力。”

    颜娧扬起欣慰浅笑,两人眉眼间交换了讯息,明了道“好的!母亲您辛苦了。”

    承昀见两人话别不完,径自来到颜娧身边,将人揽进怀抱里,也顺势将手带离。

    于缨指着儿子鼻子骂道“兔崽子!生辰再几个时辰就过了,别太嚣张!”

    承昀揽着人揖礼道“是!儿子错了,会替母亲好好反省。”

    这话说得颜娧拧了柳眉,怎么反省的人会变?

    为何会是于缨得反省?

    于缨没好气睨了儿子一眼,转身和颜道“娧儿,母亲走了啊!别让兔崽子予取予求啊!”

    于缨话中有话,但仍迅即放下车帘,邹嬷嬷欣慰眉眼里全是笑意地看着两人,行礼后也上了马车。

    两人目送马车远去,承昀迅速将人带进了别院地牢。

    一进灰暗锈朽的地牢,先映入眼帘的是今日被抽刀抹脖子的小厮。

    这男人今日生辰真不打算好好过了?早晚都是死字收尾?

    思及此,颜娧扬起苦笑,不管他今天发现了什么,都值得她一个温暖的拥抱。

    感受到她带着安慰的拥抱,承运也是百般无奈的失笑,能如何?

    死的确实是王府小厮,他能不处理?也庆幸今日她出了手,否则也无法得知,东越手段如此凶残。

    ------题外话------

    早安!该不该改承昀难过的一天?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