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步步惊婚:首席求〕〔龙门之主杨潇唐沐〕〔秘密与谎言〕〔官路青云〕〔萧战姜雨柔〕〔江湖枭雄〕〔暗影谍云〕〔徐牧天红叶〕〔天王殿徐逸〕〔手染千军血脚踏万〕〔医路坦途〕〔爆笑穿越:王妃是〕〔天王殿〕〔老婆是武林盟主〕〔江志浩钟佳薇〕〔荣耀战神〕〔星神祭〕〔我在大唐开酒馆〕〔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封少娇妻,有孕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一百五十二章 取魂
    “先来看看他的头发。”承昀来到小厮头颅边,以木夹分开发髻。

    清楚见到看男子发簪多了一根比发丝纤细,直直入脑门中的银针,因此拆了发髻,发簪也没掉落。

    并非对他家奴有多大信心,而是现场的几十两银子,若能成为摄政王府小厮反叛诱因,实在是王府该自我检讨,以武勋起家的摄政王府,一年四季的有名头,没名头的打赏实在都高过那些,怎可能因几十两银子反叛?

    恰好他察觉发丝里的细针反光而拆开发髻验尸,否则绝不可能发现小厮头上被插入了超过五寸的细针。

    颜娧不解问道“这是?”

    立秋捂着双臂不寒而栗道“这是失传已久的取魂针。”

    “姑姑识得?”承昀不得不夸夸这位被颜娧称为活宝典的姑姑了。

    立秋颔首,细声解释道“裴家收下了前朝所有书卷,以免这类无良之法,再次为祸朝堂。”

    取魂针从四国有史以来,已在九州岛绝迹数百年,前朝残忍无道以此法控制朝臣,被控制者全然听令施针者,即便拔针也得数年休养神智方能完全恢复。

    肇宁帝退位前几年,不听朝臣陈表上疏,不顾百姓生计,仅祈朝堂百事皆顺,时为右相的裴家与左相黎家揭发了此事,与当时镇戍四方的将军,里应外合发动了无声政变,将前朝肇宁帝请下皇位,从此四国分立。

    黎家不愿称王,依续了千年家训,辅佐家族境内皇朝北雍,得雍朝敬拜数百年。

    裴家亦不愿称王选择归隐四国交界处,立下了规训不再过问朝堂事,仅留下与西尧一脉留下三代一亲。

    这是四国分立至今,第一次亲见取魂针出现。

    肇宁帝退位后,退居于东越南界,数百年来只有一脉传承,肇宁帝遗训,世代不入朝为官,难道东越奕王与肇宁帝后裔合作?

    这前朝历史,颜娧不少从立秋那听故事得知,也是第一次见识到取魂针。

    她不由得心里闷得慌。

    前朝之所以能被反,便是因为这取魂针在这六个家族里不受用,之所以不受用,大抵也是看谁家陨星搬得勤。

    照目前来看搬得最勤的就裴家,黎家没她出现,搬了也没用,估计还惨惨的。

    这三代一亲有意思啊!

    为了延续三家联系而存在,她都好奇是哪位高人指点了。

    狐狸大仙?

    神游一周回来,立秋也将取魂针的来历解释完了,大眼扇扇瞟了她的男人,嗫嚅道“我还是会去东越。”

    “”承昀无奈叹息。

    这是排除万难也要去?

    “如今取魂针再现,东越这趟免不了。”立秋迅即跪伏叩拜道,“姑娘,事关山门不得不派人前往。”

    倘若立冬在东越正受取魂针所扰,她怎能在姑娘身边享福?

    楚风见状跟着叩拜两位主子,心急道“楚风愿往。”

    承昀明白,如若颜娧怎么都得去趟东越,派人先行探路绝对必要,看着亦父亦友的楚风,第一次提出要离开他身边的请求。

    虽清楚他心悦立秋已久,颜娧明知却未有意凑合之意,想也清楚这事不容易办,如今同往东越,对他们而言或许是好事。

    思忖许久,承昀扶起两人,眼里尽是复杂思绪,喃喃道“东越对他国并不友善,路途艰险,即便如此,两位也依然决心前往?”

    立秋朝着颜娧又是一拜,语气恳切道“山门职责所在,立秋不敢忘,立秋托姑娘鸿福,享福了好些年,该尽责之时,立秋不敢推诿。”

    她长年都在各国游走,协助传递各国消息回山门,餐风露宿都曾有过,这些年可说是突来的幸福了。

    接着又回身朝承昀一拜,恭谨道“山门尚未来人接替立秋之责前,还请姑爷多多照看我家姑娘。”

    谁说立秋不会投其所好了?这不是利用得刚刚好?

    瞧瞧承昀被这一声姑爷喊得眉开眼笑。

    颜娧苦笑,走近立秋挽住皓腕,忧心道“姑姑在娧儿身边早是明里人,已难成暗线,前不久还受了伤,姑姑真要去?”

    立秋给了颜娧一个温暖拥抱,在她耳畔轻语道“放心,有办法的,姑娘都行,难道立秋不行?,何况还给指了护卫不是?”

    说是这么说,相处了这么多年,对她要先行历险心里还是不踏实。

    “日后如何与姑姑联系?”颜娧说着眼泪都快落了下来。

    东越,且等着!她一定去接她的姑姑回来。

    “我定会单独为姑娘送一份邸报。”立秋不敢压上日子。

    瞧着她都忘了师哥该给的家书了,如若有个万一,姑娘不牵念着也好。

    承昀取下腰上玉阙交给立秋,正色道“去东越前,先去东浀城寻厉煊,他守了那么多年,想必窝了一肚子火,让他知道不用守了。”

    颜娧凝眉问道“你确定?”

    这不招了东西他们拿走了?

    承昀取来棉布遮挡掌心,提气运息击在小厮下颌上,另掌接下飞出头颅的取魂针,包覆好交给楚风。

    他勾起高深莫测的浅笑道“告诉他,我怀疑他蓄意潜入西尧,意欲在摄政王府作乱,你看他跳不跳脚,带不带你们回去东越。”

    厉煊那烈火性子,最不容被误会、背叛,铁定会先回国去把事情给查清了。

    如若他不查,这两人至少得回来一人。

    他神色凝重地紧握着楚风手掌,严肃道“记得私下交付。”再回身淡然一笑对立秋道,“我相信楚风愿为妳舍命。”

    此话,说得立秋思绪猛然一揪,她如何不懂承昀如此交待的用意?

    楚风给了主子士为知己者死的决然神色,拍拍胸膛道“楚风不悔。”

    立秋看了看身边愿意为她换命的男人,同为主子身边的贴身侍从,头一次看清了这位年过三十仍风姿卓约的男人,心里感慨得相顾无言。

    “立秋定不辱命。”她依足了江湖规矩,向楚风恭谨揖礼。

    这依足规矩的礼,楚风心里澹澹然仍开心着,至少这是他们第一回的正式交流。

    ------题外话------

    晚安啊~下班睡会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