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拐个王爷来撑腰〕〔小说女主冷蓉蓉〕〔在美利坚的田园生〕〔今天少夫人又败家〕〔九阳神诀〕〔冷蓉蓉墨凛渊书名〕〔墨凛渊冷蓉蓉〕〔明星萌宝找上门:〕〔娇妻在上:总裁老公〕〔第一名媛:童小姐〕〔童小姐乖乖受宠〕〔凤卿离墨〕〔权倾盛世〕〔童颜陆霆骁〕〔神医小兽妃〕〔农门娇长媳〕〔修真强者在都市〕〔无敌小天师〕〔剑临诸天叶玄〕〔汉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不舍
    颜娧勾勒了一抹随心浅笑,不顾承昀神色凝重,将承熙抓来鞍前,葇荑空握成拳覆在小耳朵上问道“可有听到风在流淌的声音?”

    承熙附耳倾听微细风语,惊喜道“有。”

    颜娧将娃儿轻压贴在飞烟长颈,等待着马儿的心跳律动,清楚感受几次律动后将孩子抱起问道“不用到马儿胸腹也能听到马儿心跳血流声对不?”

    承熙鲜活灵动大眼瞅着颜娧,兴奋颔首答道“嗯!”

    “不论是自然或是动物,用心倾听便能知道它们的存在。”颜娧按下承熙轻触了飞烟缓缓移动着。

    见她勾起无谓浅笑示意,两个男人只得默默跟上。

    如愿坐在颜娧马上,他兴奋雀跃问道“梅树不说话,小婶婶怎么知道梅树生病了?”

    颜娧被一声声童言童语的小婶婶叫得打从心坎笑了笑,都忘了方才的侵犯,自从听完他奇葩母亲的事迹,对于这孩子心里总有不舍。

    问了他的事情那么多次,终于出现在她面前,能不多给他些心思?

    “梅树说话慢了些,一年只说上几句话,但是字字珠玑。”颜娧领着孩子走进梅园步道,轻轻揽下有数个花苞的梅枝道

    “春夏它会以果子、叶子来告诉我们,它去年秋冬过得好不好,秋冬他会以花苞、花朵来告诉我们春夏它过得好不好。

    几年前,它们告诉庄上管事梅树果子越来越小了,庄上管事便照我的话,把不好的果子全收购酵好来等我。”

    “他有好几个花苞,代表它过得好了?”见颜娧笑着颔首,承熙又问道,“酵又是什么?”

    承昀敲了娃儿小脑袋,失笑道“你这是想挖走小婶婶赚钱的秘方啊?”

    捂着头,承熙无辜抬眼问道“这是大秘密?”

    颜娧迟疑了半晌,偏头看了这能有十万个为什么年纪的小娃儿,绽出了如冬日暖阳的浅笑道“不算,只是知道的人少。”

    瞧着小娃儿不顾安全,回身凝望,那雀跃瞳眸,颜娧都觉着快投降了。

    “酵,便是河川土壤想告诉我们的话,它们一直存在,用的方式不同地方就产生不同的东西,比如酱、醋、茶、酒都是。”颜娧在小耳朵旁细声道,“梅庄里的酵都是因为它没人要,功用才更大的。”

    承熙一听兴奋得整个人回头揽住颜娧纤腰,睁大了眼睛问“真的?”

    虽然只有六岁也是熟可忍,熟不可忍,承昀觉着额上青筋不停冒着,终究忍不下媳妇被拦腰抱的盛景而将娃儿抓回来,命令道

    “听就听,不准动手动脚!”

    承熙一脸哀戚的伸手讨抱,忽地眼角瞧见了身后向凌不置可否的神情,连忙收下肥短手臂,嗫嚅道“我喜欢小婶婶讲故事。”

    颜娧被三个男人的神情逗笑了,看得出来向凌掌控着孩子的教育。

    除了挺爱哭,一个六岁的娃儿能这么清楚表达意向,说话清楚已是难能可贵。

    “好吃的梅子都被人们吃了,不好看的梅子腌制起来过小,也影响了卖相口碑,所以碎了那些没人要的梅子,整片梅园就有足够的天然肥料与营养,人会以貌取人事物,梅树不会。”

    此话一出,向凌也暗暗思忖着,一个十四岁的女娃,能有这番见识?

    用最简单的话与来向孩子解释道理,这女子不简单!

    裴家分明是捡到宝了,还愿意把宝被拱手让给承家?

    思及此,向凌愣了下,勾起了颇有深意的笑容。

    哪是让?分明是他家世子去强抢回来的!

    难怪送纳征礼上山时,裴家夫妇那脸色难看得像被趁火打劫。

    据言,两夫妇至今还没见过这女儿,便被世子鸾凤令给套牢了。

    向凌扬起剑眉看着承昀挺拔背影,沾沾自喜着他的好眼光。

    “唔”承熙拧起眉宇问道“小婶婶怪我方才以貌取人?”

    颜娧眼里尽是温柔,微勾唇线道“不怪,你还小,有资格也有本钱犯错,每次犯的错都要攒下教训成为本钱,长大了才能帮助更多人,教他们不犯一样的错误。”

    承熙想脱离腰上箝制动也动不了,才不情愿的嗫嚅道“小婶婶真好。”

    话毕,他抬眼望了脸上尽是冷毅的承昀,浮出一丝笑得不怀好意的浅笑道“小婶婶如果不要小叔父了,可不可以让给我?”

    话毕,娃儿变成了拋物线直直落在向凌怀中。

    承昀丝毫没有半分留情,冷言冷语道“滚远点。”

    说什么话呢!那眼神里还挺认真的!

    若非知晓他与宫内那位没有交集,真会以为采风别院的事儿是他主导。

    抢媳妇儿抢到他头上来?他有几条小命?

    “唉,分寸!分寸!”向凌接回小祖宗压在身前,娃儿动都不敢动。

    这话,可不光说给承昀也说给承熙。

    小娃儿不若一般稚儿,看得出来颜娧多给了一份担待,这么好的小姑娘,是该赶紧讨回家藏起来,他家世子做得好!

    承熙在身后不忘抱怨道“小气!小气!真小气!”

    “她不要我也轮不到你!”承昀忽地将颜娧一把揽抱到怀中,真挚星眸望进一汪含笑秋水里,波澜不惊地道“她不要我,我还是要她。”

    话毕还当着承熙面前印上薄唇,悠然自得道“盖上我的印章了,你还抢?”

    颜娧被一大一小的男人击败,被当众轻薄而没好气道“跟孩子计较什么?”

    “他哪句像玩笑?不该有的念想早早断了。”承昀听得她为侄儿说话不解气了。

    看着承熙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颜娧对着他招招手,向凌赶马缓缓上前来。

    “你心悦已久的人被抢走了,还能不能欢喜?”颜娧眼底里浮起淡淡的笑意。

    同样是被人抱在身前,颜娧泰然自若而承熙如坐针毡。

    “不欢喜。”承熙努嘴。

    颜娧藕臂揽上男人腰际,大方枕在宽厚胸膛上,眼角眉梢尽是笑意道“你的小叔父等我八年,我不舍得不要他。”

    有什么话杀伤力大?

    ------题外话------

    晚安~冷冷的天,暖暖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