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鬼称骨〕〔官路青云〕〔重生之王牌军妻〕〔李承乾小翠〕〔战龙无双陈宁宋娉〕〔相思未寒情刻骨〕〔明若小说〕〔阴司鬼域唯一的团〕〔天刀令陈天选〕〔天刀陈天选〕〔陈太极小说〕〔陈天选方糖〕〔盛翰鈺时莜萱〕〔萧辰〕〔前妻有毒〕〔医妃逆天:残王绝〕〔至尊龙主〕〔看不见的恋人〕〔激浪青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一百八十三章 药玉
    金钟响彻,承熙掺着皇太后走入设于御路最高层的汉白玉围栏露台上,泰和殿前门广场前冠盖云集,众人同起恭贺敬拜,亲贵朝臣们分批叩拜,献上贺词,摄政王代行天子礼一一赏赐。

    礼官宣布开宴,等天子点箸,觥筹交错,推杯换盏,摄政王领着宗室臣子们接续献礼,终于轮到颜娧献礼时,两名内监们抬上了以鸡翅木雕刻镶嵌的透明药玉隔屏。

    看似透明药玉上遭受到数道深浅不一的刮痕般,引来不少宾客开始窃窃私语。

    因观看角度不同造成的两极化评价,于宾客间慢慢传开,开始频频更换位置。

    正面仅见药玉上凌乱刮痕的,连皇太后都纳闷问道:“丫头啊!这是?”

    颜娧勾起可人浅笑,福身恭禀:“孙媳想着,奇珍异宝皇祖母多了去,不如亲手雕琢来的有意思。”

    赵太后嗤之以鼻,不屑一顾说道:“乡野村妇送来的贺礼,母后可得好些珍藏。”

    围拢在皇太后身旁女眷们,虽不待见赵太后,听得此话也是频频露笑,工部侍郎夫人,不顾台下夫君频频暗示切莫开口,率先开口道:

    “小姑娘大约跟与妾的闺名相同喜欢玩笑,太皇太后可别放在心上了!”侍郎夫人窦霓莞话毕,几个熟识窦夫人闺名的官夫人随着讥笑着。

    工部侍郎见为时已晚,只得跪在外围等着恕罪。

    人群间一面人喊着龙,一面人喊着凤,喊得他们正面瞧着的人皆是一头雾水,正面只瞧见刮痕啊!

    气氛逐渐异常,左右两侧赞许声已足见蔓延开,窦霓莞也终于发现夫婿跪在御路踏跺底下颤颤发抖。

    他人看不出端倪,承昀还看不出?

    媳妇挣脸!她熬了几个日夜啊!

    自从知晓母妃筹办千叟宴开始,见府中贺礼各自出彩时,便请蓝江漕运找来这片药玉,一连几日静下心来雕琢才有今日风采。

    迤迤然来到隔屏旁轻转方向,左翼龙啸九天,右翼凤凰来仪,在宫灯映照下惟妙惟肖、栩栩如生,瞬间御台上讪笑的六部夫人们自惭形秽的闭了嘴。

    窦霓莞夫人一句不坑也赶紧奔下踏垛与夫君同跪。

    “丫头,过来同哀家说说,这是如何办到的?”皇太后欣喜的朝颜娧招招手。

    这侄太孙女儿有点意思!

    颜娧福身落坐在皇太后膝下踏几上,乖乖奉上双手给皇太后轻靠在旁,轻浅嗓音宛若悠悠传唱道:“透明药玉光线折射下,不同力道成像出来的纹理不同自然能成一副图,孙媳想给皇祖母特别点的礼物。”

    她胸臆间淌出了浅笑声,沾沾自喜道:“这时候哀家喜欢听妳喊姑太祖母。”

    同为裴家女,裴家的荣耀更该同享,虽违背了低调规训。

    但女儿本该如此啊!

    这一声姑太祖母,从御阶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传开来,原来让众人纳闷数日的小姑娘竟是裴家女!。

    参与过当日笈礼的大人们也开始扼腕着,摄政王藏深了!

    表面上说要在西尧为世子拣择世子妃,背地里早与寄乐山裴家重新搭上线。

    如此说来,当日坐在主位的两位,不就是寄乐山两位家主?!

    众人推想至此深深觉着,摄政王是故意为之。

    不想有人有机会能够攀附裴家!

    承昀此时来到皇祖母跟前,落坐到祖母另侧,同样乖乖交出大掌。

    果然,皇祖母如他所愿的将双手交迭,更顺势紧握整天不见人影的媳妇。

    得偿所愿后,承昀淡漠星眸,扫了皇祖母身边的贵夫人,沉着冷然说道:“今日皇祖母寿诞,那些个絮聒恼人的话,皇祖母听累了。”

    此话一出,原先围在御座旁的女眷们纷纷摸着鼻子离开御台。

    能怪谁呢?赵太后那轻蔑话语,不带踩几下?人性何在?

    这不人之常情?

    御台氛围恢复安宁后,裴皇太后握了握颜娧问道:“生气了?”

    “娧兒管不上他人的嘴,还能管上娧兒心情。”颜娧轻轻摇摇头,倚在裴太后膝上,漾着浅笑说道,“能陪着皇祖母过寿是娧儿福气。”

    来到这异世,她拥有的越来越多,要守护的人自然更多。

    只稍想到手底下有几张嘴等着吃饭,还能有闲暇时间管他人如何想她?

    假清高?,她只是觉着生命应该浪费在美好的地方。

    与其计较嘴上的得失,不如多说几句让在意的人能欢喜的话语。

    裴皇太后轻轻颔首,再问道:“不要皇祖母惩罚她们?”

    “生辰要做快乐的事儿!见皇祖母也陪着娧儿在冬日过寿,都不知道多开心呢!”

    这话颜娧说得挺心虚,等等有大悲剧等着皇祖母呢!

    大冬天本容易有心血管疾病,希望皇祖母见着天逸荷能够缓缓心酸!否则犯了脑血管疾病,承惜能不被往死里打?

    “皇祖母,熙儿累了。”承熙见母后如此讪笑颜娧着实不开心,小身躯爬上了太奶奶怀里赖上,佯装打着呵欠。

    如果曾贵为国母的母后,在盛大宴席上都能不顾体面讽刺摄政王世子妃,本就不抱希望的他也仅剩心寒了。

    裴皇太后轻拍了承熙肩背,宠溺道:“好,太祖母这就带熙儿安置啊!”

    也不知高寿的她是不是件好事?

    她与承熙虽无血脉之亲,却过着比血脉之亲还亲昵的生活。

    能陪这没有母亲疼爱的孙儿一日是一日吧!

    裴皇太后对儿子轻轻颔首,承澈立即转身交待了御台上戍卫,让承昀陪着几人离开御座。

    千叟宴开在皇宫里难免会会入宵小,因此特意交待儿子绝对不得离开母亲半步,如今终于到了尾声,可不希望在最后一刻发生什么事。

    颜娧接手抱起承熙换来承昀不悦侧目,忍不住勾起了浅笑问道:“跟个孩子计较做甚?”

    宴中一直不太敢说话的承惜也默默跟上了离去的队列。

    内侍纵声喊着起驾之声,宛若宣判着她死刑。

    承熙小头颅趴在嫂嫂肩上朝她露出嘲讽笑意。

    她还有没有命走出兰陵宫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