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一百八十六章 帐暖
    裴绚被她天真话语给逗笑了。

    “那就告诉他,素冠荷鼎已殁,天逸已来,伊人可好?”

    “好,娧儿记下了。”颜娧献上甜人浅笑。

    裴绚拧了下那胸有成竹的小脸颊,打趣问道“不需要问问该问谁?”

    她拧琼鼻笑了笑道“不需要。”

    “何解?”

    这看似没心眼的丫头,才是心眼最多的啊!

    她轻靠在裴绚藕臂上,细声说道“如若皇祖母听闻我要去东越,都能来问我一句,我相信也会有人听闻我从西尧来而问我一句。”

    裴绚眼底掩不去欣赏,不舍得放下小丫头纤手,庆幸道“那臭小子终于做对了件事,这么通透的娃儿,不能白白给别人家捞走。”

    颜娧开玩笑问道“姑太祖母,是连红杏出墙的机会都不给了啊!”

    “我只怕妳赶不上他砌墙的速度。”裴绚半掩唇际笑着。

    “姑太祖母这是被承家同化了!”她嘟嘴道。

    “嗯!”裴绚半点不否认地颔首道,“开始是对他执意告假两年气得七窍生烟,现下支持他寸步不离看着到娶回西尧为止。”

    她抬眼望进裴绚认真可不似玩笑的眼神,吶吶地问道“皇祖母还真不管管他?”

    “不管了!不管了!人老了,管不了那么多了。”裴绚紧握着纤手轻声道,“你们俩的事儿,姑太祖母只能当个中人。”

    说是如此说,还是以姑太祖母自居啊!颜娧知足的挽着老人家。

    这夜,陪着心不曾迟暮的裴绚,听着她的故事。

    她觉着自个儿一路走来皆是幸运。

    一直以来,她深信的回首轻掬,随身幸福。

    如今看来,这异世也不曾薄待她啊!

    子夜星稀,月色清辉。

    太皇太后寿辰接近年节的关系,未免劳民伤财,早年便下了懿旨办了寿宴便去了年宴,今年恰逢梅花盛开,大肆铺张了寿宴,是以于缨忙完这次梅朔宴便能好生歇息。

    梳洗完毕的承澈早就等在于缨的栖霞阁里等人回来,偏偏左等右盼,杂书都翻了好几个章回还未见回来。

    等得毛脾气都上灵台,正想摔书泄忿,房门终于被悄悄推入,连忙将书又摊回手里专注看起来。

    于缨还掌着半干的长发,见男人假正经的摊回书本,落坐在梳妆台前娇嗔道“还不来帮忙。”

    王爷在她房里自然没人伺候,他订的规矩,当然得他来服务。

    “好嘞!”承澈光明正大丢下书本接过长发梳拢着,不忘甜嘴哄道,“夫人辛苦。”

    “少来!说吧你!”于缨虽已习惯他的殷勤相待,相对也清楚他心里一堆疑问待解。

    “小媳妇有点意思啊!”承澈惊叹里有饱含称赞。

    虽然她在王府住了几日,除了请安多数连用膳都在客房内,也没发生什么出格之事,仍在纳闷儿子怎么失了眼力劲儿,喜欢这种二门不迈的女娃。

    未料是为了贺礼躲起来啊!

    于缨倾身回望丈夫眼里的赞叹,笑问道“不嫌弃了?”

    他挑了挑英挺剑眉,剑指指着妻子,不服气问道“说得好像只有我嫌弃吶!明明妳、妳、妳——”

    承澈的妳字消失在媳妇含笑的眼眸里而怔了怔。

    不对啊!

    他家媳妇儿自从去梅绮城,给他家书里提及的全是儿子多黏着小媳妇,从没再有任何关于等媳妇儿等太久的抱怨。

    梅绮城回来更一刻不停的张罗了小媳妇笈礼,还让他快马加鞭赶回王府与会,深怕委屈人家似的。

    承澈凝眉偏头,再次回望于缨那双知情不报的笑眼,再也忍不住一把抱起妻子,以胡荏扎得她嘻笑不止而投降。

    于缨纤手遮挡了胡荏下颌避免再度来犯,舒眉浅笑道“是个聪明的好姑娘,懂得避世也不忘扶人一把。”

    将梅绮城内的事儿大约说了下,她甩着空空如也的手腕欢喜道“你的家传玉钏给出去啦!”

    承澈轻拧了于缨下颌,宠溺一笑道“瞧妳开心得!难怪让我赶回来,原来只是为了要我的玺印。”

    “你可知,府里在梅绮城有个两庄子连三年赔钱的庄子?而且都赔了十几万两还在继续赔?”

    “在妳帷幄下有可能?”承澈失笑。

    别说媳妇掌家不曾亏损,掌管后宫也不曾有过差池,突然有个赔钱三年的庄子,如何可能?

    “为此特地跑了一趟庄子,庄子居然是小媳妇买在儿子名下的,一屋子全是裴家人,到同知府查了契书,原来官府深怕王府究责,还特地把摄政王府银票收一起,动也不敢动。

    那俩庄子整整收购了三年梅绮城的落梅,不论好坏全都以正常价格收购,整个庄子地下几层全都是梅子。

    你能想吗?居然是那些放了几年的梅子救了梅绮城,小媳妇耗了整整四个月的时间让梅绮城重获新生。”

    “难怪妳没了抱怨了。”他见妻子长发已干,不慌不忙地将人抱往床榻,开始轻解罗衫。

    于缨没好气拍掉正掀开衿带的大掌,掩着半敞的雪白问道“你这是听或不听?”

    停下手的承澈,好事被打断而硬扯出一丝浅笑不悦道“听,以耳听。”

    于缨再正经也掩不去羞赧,这老家伙!意思是其余五感闲着呢!

    当然知道媳妇儿害臊的承澈,眉毛胡荏皆弯成温柔弧度,先品尝了檀口,掀了遮羞藕臂,在粉嫩颈间轻呼着热气道

    “接着说,小嘴们都别闲下。”

    成婚近三十载,还是没能抵御他床第间的这番挑人情话,胡荏游走在颈间引来她阵阵轻颤与迷茫,这叫她如何说?

    她再回神男人已迅速退去所有障碍,即便屋里燃着熏笼也免不去一阵凉意

    “死相!”

    “嗯!我们等等看谁先死啊!”承澈眼里燃着狂热。

    至此于缨已无言以对,也无法应对。

    这辈子能得承澈,于她是多么幸运之事?

    迷离间,承澈在她耳畔喘息说道“夫人心悦,夫君心亦悦。”

    这是在说,他对小媳妇的微词是因为她呵!

    芙蓉帐暖,清夜不寒。

    ------题外话------

    晚安~老师出马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隐婚总裁的神秘宠〕〔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