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玥韩依依小说名〕〔我当上门女婿的那〕〔餮仙传人在都市〕〔我家古井通武林〕〔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如果不曾遇见你时〕〔神医毒妃:嗜宠废〕〔名侦探修炼手册〕〔超强狂婿〕〔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萧天爱燕王〕〔苏红珊韩大壮〕〔农女致富腹黑夫君〕〔90后风水师李十一〕〔穿越星际:妻荣夫〕〔农女致富:山里汉〕〔穿越星际妻荣夫贵〕〔爆笑穿越:王妃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一百八十七章 心机
    腊日北雍国恩寺

    各寺院于此日煮粥祀佛,笃信佛教的北雍更不利外,雍德帝早在初五便派遣黎承与勤公公,率领三品以上大臣、兵勇前往国恩寺监督准备相关事宜。

    初七凌晨便由黎承亲自掌火,直到粥品熬好佛前供粥,香烟袅袅,梵响凌霄,钟鼓齐鸣。

    粥品密封配送各地官员,施粥百姓,直至粥品完全吿罄,盛典才算结束。

    这日颜姒也随着家中长辈来到国恩寺帮忙施粥,喧腾半日后,几位来协助的官员家眷,都被安置到禅房歇息,她的父母受主持之邀,正于大殿内商讨开春祭祀事宜。

    她带着幼弟施宥与贴身丫鬟,在后山流水造景到的小湖畔,看含笑着幼弟,在早已冻成已成冰砖的湖水里嬉戏。

    “宥儿,小心磕着了!”

    “姊姊放心,冰嬉我行着呢!”

    施宥在冰上又是个完美旋身回转落地,看得她捂着胸口心惊胆跳。

    旋了几回,终于收集到了几个完整冰花,他手捧冰花往姊姊身边疾速而去。

    嗝——噔——咚

    冰刀被磕绊断裂声响传来,施宥直直栽倒往颜姒身上扑去,眼看断裂刀身就要飞在颜姒身上。

    一袭墨色直缀身影,恰好将颜姒拥揽至一旁,正好躲过飞来的冰刀与跌了个五体投地的施宥。

    施宥不顾自身安危,急急起身指着仍揽着姊姊的男子怒喊道“王铭烨!你离我姊姊远一点!”

    “施少爷,我救了你们姐弟,离远点还怎么救得你们?”

    王铭烨蒹葭玉树般的有礼浅笑,抹不去骨子里的流气,颜姒几番想脱身都离不了箝制。

    “公子踰矩了。”他丝毫不放松铁掌般紧扣纤腰,颜姒努力想摆脱那令人不悦的距离。

    倏地,从冰湖另一面飞来小冰片,直直插在王铭烨手臂上,吃疼松手而不停嘶喊着,方才的玉树临风全化为泡影。

    裴谚飞鹰玢璘锦斗篷下,一袭白底蓝靛交领里衣劲装,同色飞肩立领马甲,挺直腰际缀着显眼的湘绣飞鹰黛蓝腰甲,衬得英姿挺拔。

    拾起不该存于冰面的铁片,缓缓由冰湖另一面走来,朗朗如日月入怀的俊容里,现下星眸正燃着炙人烈焰。

    “如若先伤人再救人,也能称为救命。”裴谚似笑非笑的扬起唇线说道,“那么请容在下也来上一次。”

    话毕,裴谚燃起磷火,覆于王铭烨手背冰片上,翠蓝冷火迅速削减冰花,如同王铭烨脸面般掉落地面。

    “谚大哥!”施宥连忙拉着姊姊躲到裴谚身后,指着王铭烨道“他欺负姊姊!”

    裴谚拧了拧施宥小琼鼻失笑道“傻孩子,他何止欺负你姊姊,连你都欺负了。”

    他在另一头相丝树上瞧得清清楚楚,王铭烨自恃有些功夫底子,先以铁片削断施宥脚上冰刀,让他失去重心扑向颜姒,再看似碰巧般来个英雄救美。

    敢碰他的白菜!马上让他知道什么叫武力差异!

    随手拾起相丝树上冰碎便让他痛彻心扉得哀号呵!

    施宥灵动的大眼不懂怎么被欺负了,不着头绪的回头问姊姊“我怎么就不知道被欺负了?”

    颜姒瞧了他腰甲上的系带而绯红着小脸,正是一个月前,请皇后转交给他的生辰礼,那是她熬了几个日夜亲手绣的飞鹰腰甲。

    施宥看着姊姊绯红的俏脸,自责道“姊姊冷得小脸都冻红了,都是宥儿不好,硬要拖姊姊来外头吹寒风,我们赶紧回吧!”

    裴谚自然知道小姑娘脸红为了什么,洋洋得意的环胸展示着腰甲,问着施宥道“他打坏了你的冰鞋,你打算怎么办?”

    施宥插着腰指着王铭烨问道“你个王八蛋,坏我冰鞋?”

    “小孩子怎么能出口成脏!”颜姒戳了弟弟后脑。

    王铭烨举起才止下血的大掌,覆上鼻尖深深吸气,思毫没有认错之意,邪笑道“是呢!真香!”

    初春在苍蓝江敬安伯府官船见到颜姒后,他便深深着迷这个仙姿佚貌的施家闺秀,母亲说好待她笈礼后便会上门求亲,心痒难耐等了大半年,等来的消息是她已得皇家赐婚。

    这让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不知何故就觉得施颜姒该属于他,怎么样也该争上一争!

    颜姒凝眉不适的看着王铭烨瘆人的神情,忍着寒冷解下被他碰触过的斗篷交给裴谚,怫然道“烧了它。”

    “得令!”,裴谚挑挑眉听话洒上磷粉配合明火,将湖面烧出个冰窟窿。

    火势来得极快也消逝得极快,为此次腊八才订制的花鸟玢璘锦斗篷,就这么没了,还是心疼着啊!

    “没事儿!晚些再帮你送一件,冷不?”裴谚没等回答,便径自卸下斗篷为她披上。

    白菜一向难看顾!他理解着!

    裴家丢过一颗,自然不会想再丢一颗,这次他看得比谁都紧呢!

    “别理他,我们走吧!”颜姒无视王铭烨眼里的邪肆,轻拢着他披上来的斗篷,笑意不经意从眼角眉梢泄了出来。

    敬安伯府本来还不懂为何黎后对她另眼相待,如今赐婚恩旨一下来,她也就有了眉目,竟是这自称赔光家当的裴家男啊!

    恩旨来得突然,宣旨的是皇帝身边勤公公与承郡王,裴家向来不与朝廷纠葛,这回已赐婚手段已是惊得阖府上下不得安枕。

    何况婚旨写得多么神秘,自有良人选定吉日前来迎娶。

    搞得母亲哭了几天几夜,父亲急得鬓发又斑白了几处,哭到黎后听闻惨况召见了她们一家,让裴家男出来相见,父母才真正安心让她被嫁。

    几年前花朝节上相见后,他便时不时的以不同面貌出现在家中,博得父母信任,取得幼弟信任,再获取她的芳心。

    这个心机男啊!总是适时的在她需要帮助时出现在身边。

    都想问问,他无时无刻跟着?

    “你今日又会何在此处?”

    嗅着斗篷上传来的男性气息,她终究还是问了。

    “今日腊日呢!腊八粥,家里没得喝,朝廷肯给,当然得上山喝喝,沾沾佛气。”裴谚笑得如和煦春风。

    ------题外话------

    早安,陪小猴练字,召唤字的骨头回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治愈系游戏〕〔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开局签到十万年〕〔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