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大神豪〕〔鬼医下山〕〔镇国战神叶君临〕〔一世豪婿林炎柳慕〕〔陆承〕〔陈风柳婉全文免费〕〔我在边关种田忙〕〔爱你成瘾:偏执霸总〕〔江辰与唐楚楚免费〕〔唐楚楚江辰全文阅〕〔唐楚楚江辰全文免〕〔唐楚楚〕〔野人启与叶清心〕〔凤落蛮荒小说〕〔女主叫叶清心〕〔陆少的千金贵妻〕〔幻想乡的流亡者〕〔万道神帝〕〔神羽战尊〕〔西游之开局拒绝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一百九十九章 玩偶
    苦苦等不到人承昀,一出船室见到承熙,怔愣在当下,呐呐问道:

    “你为何在此?”

    颜娧见男人诧异得想将承熙扔回岸上的神情,忍俊不住地笑了。

    这惊喜大得连他都吓到,她也没必要大惊小怪了。

    承熙穿成球跑起来还真可爱,瞧不到路而扑倒在承昀跟前,仍没忘赶紧抱上长腿,甜腻的喊着道:“小叔父!要出门怎能不稍上我!”

    “妳准他上船?”承昀眼里尽是扼腕,又是美梦化为泡影的心疼。

    本以为这趟船程只有他们两人,如今多了个承熙,还怎么好?

    白露没读懂承昀眼里的遗憾,直白说道:“没法不准,他被扔上来的。”

    “嗯,只有捞小孩跟接小孩的差异。”颜娧唇际抑不住的浅笑。

    “就该让他去水里涮两圈!”承昀没好气睨了地上的娃。

    说是这样说,长腿一抬将地上的娃儿捞起,轻轻一甩娃儿便腾空两圈落入怀中。

    这配合度看笑了两主仆,承熙被抛飞再落入承昀怀里那灿烂笑容,都说明着早已适应被空抛的离地感。

    难怪方才被抛飞,瞧不出一丝慌张,这家子玩孩子的方式还真特别!

    “太好玩了!我要是能生也也要这样玩!”白露双眼绽着惊奇透亮的光彩。

    白露这少根筋的个性真绝了!哪个没成婚的大姑娘能自在说出这话?

    “还得等妳大婚、怀孕、生子,也太久了。”颜娧朝她柳眉一挑,提醒道,“面前这个借来玩玩不就得了。”

    “是啊!做啥还等生。”白露边说已边接近两叔侄,勾起笑脸道,“来跟姊姊玩一个。”

    她才不管什么皇帝不皇帝,她只管好玩不好玩,寄乐山本就不敬拜朝臣、天子,既然敢上她家姑娘的船,就是姑娘的人,来聊聊先来后到啊!

    承熙惊惧的揽紧了承昀,小婶婶身边的人各各不简单,想抓他玩啥?

    “姊姊有好可爱的苍猊犬喔!”白露再次接近伸手要抱。

    承熙又将人抱得更紧些,这一勒惹得承昀拧起剑眉,将娃儿直接塞到白露怀中,甩了甩云袖来到颜娧身边。

    白露接了孩子,一个双眼惊恐想着逃,一个两眼放光想着玩。

    她提起内息,跃上船顶,将娃儿压在腿上,学着方才动作,让抛空孩子再接。

    本来想逃的承熙,察觉白露比他还爱玩,第二次抛空后,也跟着玩得不亦乐乎,哪还有什么害怕?

    颜娧看着船顶上玩得不可开交两人,仅能不停的摇头。

    爱玩的遇上爱被玩的啊!

    收回视线偏头看了似乎已瞧着她许久的男人。

    她瞇着眼问道:“不是进宫?”

    男人挑了挑眉,频频点头,漫不经心道:“是进宫了。”

    他带了祈荒锁进宫向请安,便被皇祖母道别了,作为裴家女怎可能不知祈荒锁?自然给了他指了条明路走。

    让他没查好这团子迷雾别回来碍眼,自然顺利、开心地带了所有木盒上船等她。

    “然后?”她睨了不正经的男人。

    “皇祖母说,看好我孙媳妇,我就来了。”他撇了眼玩得正欢快的两人,似笑非笑道:“本想待在船舱给妳个惊喜,结果是妳给我惊喜。”

    颜娧捂着胸口道:“可不是我!我收了两个惊喜,需要收收吓了。”

    伤春悲秋的绝美意境,她难得想来一下,没料到怅然不到一刻钟,收两个惊喜,还给不给人活路了?

    “需不需要我代劳?”承昀骨扇在指尖回转,利落地收入腰际。

    颜娧后颈一缩,失笑问道:“收吓你也行?”

    他长指轻敲胸膛自负道:“楚辞,招魂篇,为了那娃儿可修了不少次。”

    “每天空抛他,再每天帮他收吓?”她实在抑不住嘴角上扬。

    这家子太绝了!

    “没办法,熙儿幼时太闹了,闹到整个军营的人都快崩溃,连父王都受不住,偶然发现这样玩能不哭之后,便换成了入睡哭了。”他说得一脸愁苦。

    这应该是挖东墙补西墙的最高境界了,也难怪对这孩子多了一分包容,能耐得住他的黏腻,原来是亲手奶大的患难之情。

    这也觉得承熙幼时真可怜得让人同情,吓得忘记哭被当成喜欢这样玩,她完全能原谅他的爱哭了,没被吓破胆算他命大啊!

    颜娧中肯说道:“熙儿命真大。”

    一个男人奶孩子常发生可怕的事。

    一群男人奶孩子会发生更可怕的事。

    承昀将人揽进胸膛,真挚星眸认真问道:“需不需要夫君收吓?”

    她侧身避开完全贴入胸膛,望着船顶乐不可支两人。

    “我看着比起收吓,先准备一顿丰盛午饭比较重要。”

    两人在船顶都玩疯了,白露根本当得了新玩具啊!

    一个敢玩,一个肯玩吶!

    “我觉着收吓这门功夫,你该传给谷雨。”她似乎已预想到白露孩子以后会如何了。

    他抬眼望了下,也觉着承熙找到大玩偶了。

    这一路别想安静了。

    ......

    幽夜阒静,临水悠悠。

    玩闹了一日的俩孩子,终于安静睡下。

    松了口气的颜娧,瞧着怎么都要在她房里睡下的承熙,那安静恬适的睡容,不禁令人怜惜。

    怎么也想不透,为何赵太后能放得下这么精雕细琢的娃儿?

    如若赵太后有着裴绚愿意撑起国家的胸怀,相信承澈不会这般剥夺属于她的人间亲欢。

    执念害人啊!

    人生哪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呢?

    面对困难本就得考虑现实问题,现实她已属于西尧皇后,现实也不容许他在惦念着雍德帝,既然没有被允许的可能,为何要为难雍德帝又为难孩子?

    洗漱后的承昀,回到本该属于两人船室气得笑了出来。

    多了一个白露会在房里睡下,他认了。

    白露识相只要他在,会主动睡到外头去。

    现在怎么连承熙都睡下?

    这娃儿就这么塞在大玩偶身旁沉睡了。

    堂堂西尧皇帝陪着他媳妇的侍女睡在地毯上。

    累瘫的承熙不停呓语道:姊...姊...好好玩......”

    两人透着摇曳烛光相望,莫可奈何地相视而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治愈系游戏〕〔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开局签到十万年〕〔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