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神才〕〔暗恋成欢,女人休〕〔大贤王〕〔鉴宝天书〕〔顾念池遇〕〔秦墨〕〔病娇团宠重生后小〕〔张煜〕〔生而为王萧阳〕〔苏雨涵叶萌萌叶辰〕〔妖孽奶爸在都市叶〕〔咸鱼之道〕〔总裁爹地惹不起〕〔镇国战神奶爸〕〔总裁追妻:宝宝萌〕〔无敌神婿〕〔妖孽奶爸在都市叶〕〔超级娱乐王朝〕〔夏天夏雨陈仪〕〔叶辰苏雨涵叶萌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百零三章 贼人
    王家夫人在敬安伯府哭闹了大半天,打着要将碧翠带回府的主意,也因夏夫人与大雪阻拦而没成功,闹到傍晚夏夫人终于板起脸将人送了回去。

    夏夫人虽不知女儿将那婢子留下有何用意,基于女儿也大了,又是裴谚带回的人,也没再过问。

    未来女婿送了学医又懂武的侍女近府供女儿差遣,还需要担心什么?

    入夜后已更衣准备就寝的两主仆,被又偷偷撬窗棂进房的裴谚,吓了好一大跳,值夜的小雪一见男主子来,连忙帮女主子披上锦褙。

    这俩时常一聊便忘却时光,女主子娇贵可不比他们习武之人,受寒要再养回红润气色可就难了。

    她可没忘记刚从山崖救回来那阵子病恹恹的模样,光看就心疼了!

    “主子不是说不来了?”小雪没好气抱怨着。

    她都伺候姑娘要安寝了人才来,这不折腾人?

    裴谚没好气的问道:“嘿啊!小丫头翅膀硬了是不是?轮得到妳问啊?”

    他可是把城内暗卫,连带黎家宫卫全都检查一轮才过来呢!

    黎承那娃儿受了点风寒,伺机溜回归武山了,全城上下、宫廷内外指望他一人调派,他容易嘛?

    颜姒一离被窝,裴谚马上将人横抱往前厅去,心里埋怨路程过短,沁人心脾的浅浅幽香,没过到瘾便得放人了。

    两人落坐前厅罗汉榻上,小雪掌好灯,大雪已备好茶水送进来。

    颜姒看着男人一身寒气,发稍上仍沾着飞雪,心里莫名不舍。

    她伸手抚去他发上霜花,蹙着远山眉问道:“风雪那么大怎么过来了?”

    裴谚打趣道:“好些天没过来,连丫头翅膀都硬了,再没过来,娘子被骗走,不就得光棍一辈子了。”

    “有这么好骗?脸丢大的,又不是我。”颜姒漾出了明媚浅笑。

    那王夫人先让懿旨给压了一头,又让施宥还原了当日状况给洗了把脸,再加上藏在她院子里有了身孕的王家侍女。

    是个要脸的都知道不敢再提,指不定正在鞭笞着疼惜了半辈子的儿子呢!

    虽说奴仆们都签了卖身契入府工作,也不代表能够随意轻贱搞出人命,何况还是一尸两命。

    思及此,她又想到了失踪的妹妹,看着在皇后身旁办事的裴谚,心里有了些冀望而目光悠悠。

    “这样看我,我会挺不住的。”裴谚被瞧得害臊而搔头回避着目光。

    “我...突然...想到...有件事想麻烦你帮忙。”颜姒被说得染上红雾,掬起茶盏掩饰娇羞,话也说得坑坑巴巴。

    他靠近皇权,找人应该比敬安伯府容易得多,之前怎么都没想到!

    “说,能办,一定帮妳办到。”裴谚掬起茶盏一口饮尽,说得只差没拍胸脯保证。

    她咬了咬唇瓣,思忖了好一会,细声嗫嚅说道:“能不能帮我找妹妹?”

    倏地,裴谚被烫得茶水洒在房内地毯上,烫死他,也咳死他了,咳得眼里都是泪,话也说不出口。

    这天终于来了?

    他的报应要来了?

    颜姒纤手捂着小嘴,不晓得她有个妹妹能给他这么大刺激,第一次见到洒脱俊逸的他如此失态。

    不知所措地递上绣帕让他拭泪,移步到他身旁轻拍着宽阔肩背,为他缓和咳嗽,约莫半盏茶裴谚才完全停下咳嗽,执着泪眼相看。

    颜姒:......

    泪眼相望呢!她还能不能接着说下去?

    裴谚见她话噎在嘴里,频频拭泪,哽咽道:“这大雪估摸着想烫死我,妳接着说。”

    能不让她说?他担心真有一日事儿都揭了,夫人会不会跑了?

    是不是该先下手为强?

    这饭熟了,菜碟要是也能上个几盘,约莫跑也跑不了了。

    思及此,裴谚再看向正为他缓气,明显受了惊吓的清丽俏脸。

    不禁在心里又暗骂了自个儿几次,真是个混账王八蛋啊!亲都还没议就想煮饭了!

    他捂着心口惆怅着,一定会有报应的!

    “主子喝个热茶也能呛水啊?”小雪整理了主子带来的糕点,端上罗汉榻小几上,接收到主子杀人的目光而吐了香舌收了话。

    大雪也在这时端了两盅碧梗粥进来摆上桌,没注意到主子刚缓过气,眼里尽是兴奋地问道:“主子,听说我们家姑娘要回来了?我俩能不能也见见?”

    裴家的大姑娘,是二十四节气都想见上一见的传奇主子吶!

    好不容易来一趟京城,这是最靠近大姑娘的一次啊!

    看看归武山,看看书舍,看看君子笑与妍颜坊,那个不是传奇?

    裴谚再看像双雪,眼里已是生无可恋,没好气地道:“没见到的多了去,不差妳们俩。”

    何况天天都在看高仿了,还想着看本人做甚?

    大雪噘起嘴,不悦地哼了声。

    裴谚回头看了颜姒一眼,受伤道:“都欺负到我头上了,妳都不管管她们?看看她们态度一个比一个差。”

    这辈子都信了百因必有果,他的报应就是颜姒了。

    老天仍要如此折腾他啊?

    颜姒笑了笑,挥退了两个丫头,头回径自落坐在长腿上,环住颈项,主动送上暖暖拥抱,在他耳边细语道:“这样能行不?”

    裴谚这辈子从没那么想哭的冲动,思绪紊乱不已仍不忘发挥男人本性,揽住了怀中人。

    未免日后被秋后算账,当然能抱多久先抱多久!

    埋在她颈间里,嗅着沁人心脾的淡雅香气,那属于她的女性馨香,不断挠得他心痒难耐。

    “能不能帮我找找妹妹?”颜姒深知有求于人必要哄得他开心,不知为何会直觉他的异常并非茶水而是听到妹妹。

    裴谚扶正了怀中人,眼中含泪问道:“怎么突然有妹妹丢了?”

    真希望丢的是她后院那些庶妹。啊

    “丢了好些年了,六岁那年府里进了贼人,掳走了双生妹妹。”颜姒轻靠在厚实胸膛上细语道,“双生殉禁令解除后,父亲花了许多心思都没找着。”

    开玩笑!裴家要藏个人有多难?

    藏得这个人时常在你们面前晃也没认出来呢!

    !!禁止转码、禁止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模式!

    b00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