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山村桃源记〕〔墨景修秦暮晚全文〕〔穿越时空之抗日特〕〔闪婚蜜爱:七爷的心〕〔秦暮晚墨景修全文〕〔皇后逆天斗苍穹〕〔皇后逆天斗苍穹〕〔七爷的心头宠〕〔秦暮晚墨景修〕〔秦暮晚墨景修小说〕〔带着火影系统到异〕〔锋行天下〕〔名门宠婚:慕少撩〕〔传奇操盘手〕〔完美女婿〕〔神秘老公不离婚〕〔时尚大撕〕〔新六界仙尊〕〔小仙有毒〕〔屠神之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百零五章 杀人
    白露对着被绑成粽子的婆子说道:“哪边来的给我家姑娘交代清楚来!”

    婆子畏畏缩缩蜷在船沿,仍质疑着方才发生之事,惊恐地看着颜娧。

    娇柔荏弱的小姑娘转身瞬间,她便趴在船板上了?

    后脑杓搁着膝盖,肩背上是触感柔软的纤细长腿,怎就被压着打了?

    “好像小婶婶打蒙了?”承熙咯咯笑了。

    小婶婶笑脸底下没人知晓真正的情绪为何,脑子敲坏了才会去打她的主意!

    颜娧睨了船沿的婆子,交待白露道:“先去瞧瞧仓库还有什么食材能用,弄个炭炉准备拨霞供吧!”

    饺子全在临水里了,吃不着也不能叫心情闷了,摸到快戌时还没粮食能入口怎么成?

    “好嘞!”白露拎着小玩具离开,清楚这婆子倒霉啰!

    她家姑娘虽然随和,对节气、过节倒是挺在意的!

    什么时节该做什么事儿,都会按部就班归纳得清清楚楚。

    破坏了过节氛围这不找死?

    承昀瞅了菱唇挂着倩然浅笑,眼里燃着星火的小媳妇,将人揽入怀中顺着背脊,抚去脸颊上残留的面粉,轻轻落下一吻在额际,淡淡道:

    “要不我叫她好好说说?”

    “什么角色都用你?”颜娧也朝他睨了眼,没好气道,“她还不够格。”

    承昀胸腔微震,原来在媳妇心里有等级之分!

    被捆的闫茵以为无人知晓地悄悄移了几寸,颜娧纤指收拳,挥展成风,全落在偷偷移动的臀部上。

    风刃针吶!媳妇真生气了!得好好记下,没好好吃饭会生气!

    闫茵完全没搞懂是什么伤了她?无脸蛊还没恢复前,她视野非常不清晰,娇弱小丫头转转手腕便伤了?她究竟惹上什么人了?

    颜娧落坐到闫茵身旁,扬着明媚浅笑问道:“在我的船上婆婆觉着能上哪去?”

    这老妪虽坏了她年节气氛,可方才那瞬间颓坏的面容,她可没错过!

    不问问清楚错过了什么可还得了?

    闫茵惊恐摇头道:“我没要去哪,请姑娘高抬贵手。”

    颜娧偎近的神色自若,叫闫茵差点哭了出来,哪来胆儿这么肥的小姑娘,不晓得她现在丑得狗也不愿看一眼?

    “交待清楚了,或许能留妳一条命。”颜娧绣鞋轻踩着节拍等着答案。

    闫茵瑟缩扭捏道:“我真心喜欢姑娘的小脸蛋而已。”

    颜娧偏头凝眉问道:“妳的脸呢?”

    功夫也不咋地,四处偷脸?

    不是故意贬低啊!她只是轻转旋身便制伏了人,这种功夫敢出门?

    指不定被敲晕的周婆子功夫都比她好些!

    闫茵干笑吶吶回道:“玩不见了。”

    “什么叫玩不见了?”颜娧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脸也能玩丢?她是来应证丢三落四能把头玩丢的行动派?

    “我偷了师父的蛊来玩,玩坏了。”闫茵又尴尬的笑了两声。

    “妳这年纪还能有师父?师父贵庚啊?”颜娧被皱着脸皮也努力挤出尴尬笑容的表情给逗笑。

    逐渐相信这尴尬笑声底下的人是能把脸玩丢的人才。

    被捆着的闫茵不干示弱的挺起胸膛,不服气地道:“什么我的年纪!我今年才十七岁!等我偷到妳的脸,我就能变回十七了!”

    颜娧承昀:......

    两人相视了眼,还真不知该如何接受一个嗓音喑哑、满脸皱折的、身骨嶙峋的十七岁少女。

    颜娧实在抑不住唇边浅笑,不由得拍拍她的肩背鼓励道:“妳加油!我支持妳。”

    “妳污辱我!”闫茵不悦的挣扎着。

    “嗯!”颜娧毫不犹豫地颔首道,“我等妳来偷,能把玩丢青春年少,我同情妳。”

    能把脸玩丢,只能服了!

    黎莹颜笙脸上有点鱼尾纹都难以忍受地搞了回颜露来用,真让脸完全皱成她那样,她可能不愿活了。

    承昀也忍不住唇线勾起弧度,似乎能猜到这小丫头的身份了。

    西尧养蛊的人不多,能养出这种奇特蛊毒之人更是少之又少。

    “一个月就好,不会一直这么丑。”闫茵被那同情的眸光瞧得想哭,偷不着脸也就算了,倍受同情的审视眸光,满满的心塞啊!

    颜娧轻轻嘟着小嘴,频频点头,打趣问道:“老丫头先说说名字。”

    闫茵万念俱灰的回望颜娧,倔气撇过头道:“不说。”

    她又频频点着头,纤指勾勾棹郎,招呼道:“老丫头不够清醒,下去涮两回醒醒脑。”

    “我说,我说!我是闫茵。”闫茵瞧着丫头不是开玩笑,只得又投降了。

    “好听的名字啊!等妳一个月,看妳衬不衬得上。”颜娧拍拍肩膀,以风刃松了绑。

    船行悠悠,不见两岸,下水涮都不敢了,量她也没本事跳入河中。

    松着绳索,闫茵瞧着难以捉模的小姑娘,皱起问道:“不怕我跑?”

    颜娧朝着灰暗江河做出邀请的手势:“妳请。”

    闫茵:......

    她是上船来找污辱的?

    “不敢跳,那便等一个月啊!”颜娧漾着甜美笑容。

    闫茵看着斑驳嶙峋的老手,连抹泪的勇气都没了,嘤嘤哭道:“明知道我脸没了,妳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先说一声,我讨厌哭声。”颜娧瞧她立即收了哭声,轻声说道:“没脸妳都能活那么久了,丑脸妳暂时用着。”

    闫茵:......

    这丫头话里针针见血,伤人都不带刀的,被刺激得不由得双眼充满斗志,不断告诉自个儿:我一定要偷到妳的脸!!

    “啊!对了!”颜娧煞有其事地郑重说道:“下回,再浪费我的食物,看我怎么玩坏妳的脸!”

    闫茵吶吶地看着颜娧,满是干涩唇瓣皱折开合了数次都没说出话。

    她不敢问!什么叫玩坏她的脸?脸还能玩的更糟糕?

    思及此,闫茵颤了颤,呜——

    她这是偷得满满心酸啊?

    找食材的白露承熙,各自带着两口火炉与披霞供乐呵乐呵地走出来。

    “姑娘,我们面团能刀削,冻肉片了可以涮,还有几颗白菜,咦?姑娘把妳放啦?”白露嘿嘿了两声道,“还好妳没杀人啊!”

    !!禁止转码、禁止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模式!

    b00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