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步步惊婚:首席求〕〔龙门之主杨潇唐沐〕〔秘密与谎言〕〔官路青云〕〔萧战姜雨柔〕〔江湖枭雄〕〔暗影谍云〕〔徐牧天红叶〕〔天王殿徐逸〕〔手染千军血脚踏万〕〔医路坦途〕〔爆笑穿越:王妃是〕〔天王殿〕〔老婆是武林盟主〕〔江志浩钟佳薇〕〔荣耀战神〕〔星神祭〕〔我在大唐开酒馆〕〔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封少娇妻,有孕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百零七章 相好
    谪芳正文卷第二百零七章相好承昀见她慌张推拒不停摇头,又勾起了那抹意味深长的浅笑,笑得颜娧背脊发凉。

    她气得放下碗筷,双手捧夹俊逸脸庞,娇嗔道:“再不说清楚究竟笑什么,我跟你没完!”

    他跟着放下碗筷,擒住葇荑,佯装焦虑道:“如此甚好!”

    “嗯!”不远的白露也正好搭上腔,对着承熙认真说道,“姑娘跟姑爷本就不能完,熙熙是不是?”

    承熙似懂非懂的咀嚼着食物,没忘展颜笑着点头。

    他的大玩偶果真脑路清奇。

    在葇荑轻轻落下一吻,撮着纤指上她鸢尾花印记,目光炙人地凝视着她,故意曲解道:“没完才挺好,是不是?”

    颜娧:.......

    这三个人何时达成同一阵线了?

    这时好不容易吞完整碗面食的闫茵,正好抬眼看到被挤着脸的承昀,脑中熟悉的人影与之重迭而,骨瘦长指的频频颤抖指认道:“世子?”

    承昀勾着浅笑颔首回望闫茵,没有更多表示。

    闫茵哽咽问道:“你怎么不救我?”

    方才还在想这人面熟得可以,结果真是熟识!

    从没见过他身穿锦衣直缀,束发成冠的俊逸模样,若非挤着脸,恰好与头盔露出的部份相符,她加上视力不全而不认得他是那金戈铁马,征战极北、荡平古朔城叛乱的小将军。

    他双手一摊,苦笑问道:“试问我们谁救得了谁呢?”

    “你个没良心的,亏我哄得师父下山助你!我落了难竟然也不帮帮我。”闫茵抹着泪哭诉着。

    若不是知道内情,这一哭像不像哭诉子孙不孝?

    颜娧将脸挤得更扁了些,嘟着小嘴问道:“老相好?”

    难怪没出手啊!原来还是旧相识。

    众人:......

    真的是老相好,非常非常的老相好。

    怎么看都磕碜的......

    承昀敏感察觉受到船上众人投以同情目光。

    连哭诉的人都察觉风向不对而停下泣诉,想趁不住意闪到一边去。

    众人静默,悠悠夜色仅剩碎冰江水拍打船身的声响。

    承昀嘴角抽了抽,莫可奈何苦笑道:“她混进叛军占领的古朔城被发现,她师父宠她宠上天了能不来?”

    颜娧瞇眼问道:“为你混进城?”

    “绝对不是我让她进城。”承昀被问得哑口无言,明明是她自己爱玩啊!只得慢慢解释道,

    “当时围了古朔城一个月,城内粮食耗尽,只等叛军开城投降,还需要她混进城?反倒是她混进城被叛军抓住,被倒吊在城门口数日丢光了脸面。

    那时她还是明眸皓齿的可爱丫头,只是身上全是蛇虫鼠蚁无人敢近,因此被套马绳套住后悬在城门口。

    悬了三天三夜,还是楚风看不下去,在朔日发动暗卫突袭,打开城门让大军入城,这才将人带回来。

    她师父只是下山打了徒弟一顿,说了声感谢,留了几个种能养护城内庄稼的蛊虫,便带着人回剪忧山了。”

    话至此,颜娧觉着丫头真是无与伦比的大麻烦!

    怎么她专遇到这种皮得要人命的娃儿?

    两人相视了眼,颜娧无奈问道:“妳不是觉着倒挂城门太丢脸而把脸玩没了吧?”

    闫茵昏黄眼里明显燃起晶灿的火花,一闪而逝后头接着尴尬委屈,哽咽地道:“师父坑我啊!说脸都被我丢光,与无脸蛊配成对正好。”

    不是吧?

    根据套路,这师父八成想着不给她再下山,这娃儿想都没想就用啊!

    指不定她师父至今未到之因,便是她一路没停歇的变脸!

    养了这种气死人不偿命的徒儿,不知高寿会不会短了几年。

    “妳师父是对的,妳还是别下山好些。”颜娧中肯建议。

    “有妳这么埋汰人的啊!”闫茵气得跺脚。

    颜娧抚了被夜风吹落在颊边的鬓发,直白道:“实话通常人们都不爱听,我挺习惯。”

    “你就这样看着也不救救啊?”这次朝着承昀跺脚。

    “救不了。”承昀获住葇荑放在宽阔胸膛上,蹙起剑眉为难道,“心手相连怎么救?”

    众人:......

    这恩爱晒得!连颜娧也蓦然红了脸。

    闫茵无法承受打击的落坐在船板上,真真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承昀破例来到她身边,轻轻拍肩膀两下道:“乖乖的!不闹事,待在我媳妇儿船上顿顿管饱,否则冰川黑水的妳受得了?”

    没等回应,便迳自走回媳妇儿身边接着用膳,两人相视而笑,闫茵满腔落寞半点没进到视野。

    “白露姊姊,”承熙捧着碗凑近耳边问道,“我们是不是又多了个玩具啊?”

    白露嚼着面食偏头一看,不心悦的摇摇头道:“现在感觉会玩断那把老骨头呢!听姑娘的养一个月再看看能不能玩。”

    承熙兴奋地频频点头。

    ......

    朔月星灿

    发完红封安顿好众人,两人跃上船顶乘着夜风瞭望星海。

    忙活了一夜的颜娧像只慵懒猫儿,蜷在承昀长腿上半瞇着眼给星空看着。

    承昀于菱唇轻轻落了吻,小猫儿餍足的勾着浅笑,令他没忍下冲动又落下一吻,低沉嗓音在她耳边轻语问道:“累了?”

    “不累,就喜欢赖着。”她又蹭了蹭温暖胸怀,打趣说道,“看到老相好都凑上船找你了,我得再赶紧蹭蹭暖。”

    他眸光里尽是温柔纵容,长腿屈膝将人送达勾着浅笑的薄唇前,大掌握上葇荑,不若往常平静内敛清沁淳澄的内息,如波滔般冲击着她的奇经八脉。

    灵台清明仅仅一瞬,后续的棉软无力、昏昏欲睡与薄唇一同迎上。

    滚烫火热的热息带着竹韵幽香,迅速蔓延在彼此之间,醉意迷茫的小猫儿嘤咛轻喘,惹得他差点失了理智。

    这是第一回让她无限制喝郁离醉,半醉半醒也不闹不吵,全然像只慵懒小猫逢人便蹭。

    这酒品好得叫人惊喜!

    不过,也是得好好看着,蹭去别人身上可不好了。

    “明儿个,船只路经梅绮城,想不想看看盛开的梅花?”承昀清楚她心里仍存着遗憾,接着在她耳边轻语着,“船行速度较为缓慢,我们还能上山解了祈荒锁再回来。”

    !!禁止转码、禁止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模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