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百零八章 花雨
    谪芳正文卷第二百零八章花雨颜娧醉意茫然地回望眼前的男人,听着他低沉魅人嗓音,勾着盈盈浅笑轻触着薄唇久久没有回应,思忖了许久,软糯嗓音满是狐疑地问道:

    “这么好看的人,怎么会轮到我头上吶?”

    媳妇儿夸他呢!

    听到她喝醉酒怀疑人生,承昀猛地捺不住唇际上扬,拢紧她身上的斗篷,深怕酒气涣散叫她着了凉。

    “轮到没?”幽夜里泛着水润盈泽的粉唇近在咫尺,他勾起一抹坏笑,轻啄唇瓣几回问几回。

    被带着竹韵绵长幽香的啄吻,给吻出阵阵银铃笑声,终于忍俊不住地捧住又要袭来的俊脸,咯咯笑道:“别太快,我晕。”

    没做好准备这回真醉得彻彻底底,眼里都看成了好几个人影,掌心勾着坏笑的俊脸仍不断晃动漂移着。

    若不是被紧拥在他怀里,脑子里醺醺然、身体飘飘然,真的分分钟有能成仙错觉。

    “好,听妳的。”这回承昀笑得连笑靥都藏不住,不再热切索求,耳鬓厮磨,琼鼻轻触,唇舌温存相惜。

    直至男人眷恋不舍的离开,颜娧还沉溺于混杂着水安息香与竹韵幽香里,不悦地蹙起柳眉,捧着他欢愉笑脸问道:“这是趁我醉,要我命啊?”

    “命是我救回来的。”承昀再认真不过的眼眸,回望她,委屈道,“讨点利息也不能?”

    “唔——”颜娧凝起柳眉思忖着,咬着下唇,半瞇着眼,试图把头颅抓正。

    “为夫算不算正人君子的救命恩人?”承昀低沉嗓音又哄着。

    颜娧咯咯笑了,眼角眉梢都是笑意说道:“正人君子说得有点绕口呢!”

    闭上眼静静卧在他胸怀里,年幼往事与这一年来的亲密陪伴,点点滴滴不断飞耀而来。

    当了几年施恩莫望报的救命恩人,终于等到能讨利息的年岁了啊?

    再睁开焦距不良的迷濛杏眼,酒气再加上他的内息,早就昏沉得提不起劲,慎重凝眉说道:“我先付一些,别讨凶了啊!”

    话毕,双手悄然落下,偎在怀里沉沉睡去。

    承昀失笑看着昏睡在怀里的小猫儿,招来楚钧吩咐了几句,衔命而去一刻钟后,便见着人在底下颔首答复。

    拥着她轻缓跃下船顶,正要提气离去时,被白露抱着另一只憨宠拦下。

    白露深怕吵醒看似熟睡的颜娧,忍下着急细声问道:“姑爷上哪?”

    他挑了眼颜娧怀中的盒子,也放低了嗓音回复道:“一日后路经梅绮城,在苍蓝江口会合。”

    看了她家姑娘怀中的祈荒锁,又睨了姑爷眼,也清楚又要假公济私了。

    没拦人的理由,也只能无奈放行。

    白露凝眉问道:“那个鬼脸少女怎么办?”

    承昀从容不迫回道:“她怕死、怕痛、怕流血,所以船只不靠岸便逃不了,熙儿也托付给妳了。”

    见白露拢着天然暖炉轻轻颔首,承昀提气跃下江中小舟,由楚钧棹桨悄悄往江岸渔村而去。

    抱着沉睡的颜娧上了马车,码不停蹄直奔云丰山,期望能在月落前到达。

    ……

    颜娧抱着天然暖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惺忪睡眼见陌生马车而吃惊跃起,什么睡意都没了,怎么一觉醒来不在船上了?

    承昀侧卧单肘撑着头颅,勾着坏笑,欣赏一脸茫然颜娧。

    “啊嘶——”颜娧抚着疼得发胀的头颅四处张望,接过递来的沃盥净面梳洗,诧异问道:“船呢?”

    喝酒误事啊!怎么被带走都完全不清楚,这样怎么好?

    昨夜不是仍在船顶看星星?

    她身后的大掌适时按上头颅几个穴位,舒缓了宿醉头疼。

    认真舒缓也没忘掐指算算时辰,承昀正色说道:“嗯,再过几个时辰就快到梅绮城外了。”

    “我们在哪?”她摸不着头绪的撩开车帘,马车正颠簸在半山腰上,放眼望去无边无际,全是盛开的各色梅花。

    她纤手难以相信的捂在菱唇上,抑不住欢喜上涌,吶吶问道:“我们为何会在此地?”

    梅绮城啊!

    心里惦念着原先还惦念着酵液的功效,如今一看这满山遍野的盛开梅景,怎不叫人流连忘返?

    梅花香自苦寒来,说得甚好!

    清冷严寒迎风绽放的垂枝梅,正划过车身而飘起阵阵湘妃色梅花雨,伸出手便能接下迎着瑞雪而来的淡雅清香。

    跑回车内由车前小窗眺望,飘落得有如点点落星辰的珍珠梅,正在面前等着她,不顾身上单薄,连鞋袜都没穿上,便一个劲地想往外冲。

    承昀连忙拦腰抓下过于兴奋的小猫儿,失笑道:“下着雪,搭件褙子啊!”

    见她雀跃得像个孩子,哪还有什么宿醉头痛?又乖乖听话将任他做文章,只得加快了速度。

    颜娧回望他眼底尽是说不完宠溺,轻轻环上颈项,主动落了一吻在唇微扬的薄唇上,快得承昀还来不及反应,更别说品尝甜蜜,人已经腾地飞出门外。

    他轻敲马车墙板,马车便停在山道上,屈膝落坐在马车门沿上,长肘凭膝,垂手枕颌,看着她在珍珠梅雨中追逐花雨。

    点点落花飘落如星雨,她身姿随花舞摇曳,再次觉着为她转了功法适应了风劲,这决定再正确不过!

    触着方才被草率应付的薄唇,承昀不甘心地随着飞出了马车,在阵阵淡雅花雨中,获取了仍扬着灿笑的菱唇直至餍足。

    她匆匆退了两步怔怔回望,捂着仍酥麻着小嘴,绯红俏脸不解问道:“青天白日的,你作甚?”

    “不讨太凶,要点利息。”

    承昀又勾着那抹坏笑,瞧得她心惊惊。

    “什么利息?”她嘴角抽了抽。

    完了!她昨天答应了什么?怎么完全没印象?

    再次怨叹了自个儿,喝酒误事啊!

    他佯装捂着受伤的心口,伤心说道:“昨夜妳答应,可以为我的正人君子要点利息。”

    见他洋洋得意连笑靥也懒得隐藏的浅笑,颜娧忍不住唇线抽了抽。

    她昨夜有断片这么严重?

    非常笃定自个儿再醉也不会夸他正人君子吧?

    男人!你要不要脸?

    !!禁止转码、禁止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模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