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月千澜君墨渊第一〕〔女帝攻略〕〔独宠太子妃月千澜〕〔战少晖宁夕〕〔紫星大帝〕〔萌宝天降总裁爹地〕〔太荒吞天诀〕〔民调局异闻录之最〕〔天才酷宝:总裁宠〕〔锦绣医妃之庶女凰〕〔楚千尘顾玦〕〔娇妻在上:总裁老公〕〔剑临诸天叶玄〕〔重生之狂暴火法〕〔我为国家修文物〕〔祭献寿元能变强〕〔禁区之狐〕〔斩月〕〔极品透视民工〕〔地球人实在太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百一十三章 消息
    颜娧见招不来人,挑了挑剑眉边便径自享用起客席上的四色酥糖,菱唇毫无保留地挂着舒心浅笑。

    这不!颜笙注意力都在孙媳妇儿身上了!

    嘘寒问暖前后细细观望着,深怕怕哪儿磕绊碰撞没发现。

    颜笙忽地转向颜娧质问道:“我说妳的首饰铺何时开张?”

    颜娧被这横空一问给吻喷了茶,差点没咳死在当下,怎么横戟一扫往她这来了?好不容易顺了气,蔫蔫然道:“得空再说,得空再说!”

    “不开张,姒儿便得往别家去,如今受到骚扰都是妳的错!”黎莹淡淡的掬起茶盏轻啜了口,说得那叫一个云淡风轻!

    颜娧徒然有失宠被打入冷宫的错觉,不得不说颜姒这听话乖巧闺秀无人不爱,也没必要啪嗒一声宣判她有罪吧!

    “娘娘,今天姒儿能逃过一劫,全承了裴公子恩情呢!”颜姒试着缓和气氛。

    “姒儿就别替她说话了,记不记得我送妳的月季簪花?全都出自这小子的巧手,妳说说能不逼一逼?”颜笙撇撇嘴,睨了颜娧一眼,接着说道,“逼出来了,姒儿在家等着就好,让他每个月给妳送!”

    颜娧:......

    离开一年她妥妥的失宠了?

    明明就两张相同的脸面,只有身长不同,需要差别待遇如此之大?

    她现在显著体会了有种危险叫,祖母觉得妳有危险。

    真实体验祖母带小孩的差异......

    颜娧苦笑道:“草民还没找好材料,贵人们便帮我找好客人了,甚好!”

    回瞟了主位上的黎莹认真的神情,这是真打算叫她把首饰铺子给搞下来?

    “铺子都找好了,就等妳回来开市。”黎莹又淡淡的觑了她一眼。

    “也不过溜搭了些日子,至于嘛?”颜娧扶着发疼的额际,谦谦公子的外衣已卸下了泰半。

    “至于。”异口同声的两人相视了一眼,接着道,“非常至于!”

    “我是去办了正事吶!”颜娧用力放下了手边的茶盏抗议着。

    颜姒被茶盏落桌声给吓着,敢同皇后叫板,深深佩服这位裴公子的勇气。

    虽说裴家不敬朝臣天子,如此不敬可好?

    一室静默,针落可闻,颜姒左顾右盼,不知该不该再接着打圆场。

    不知为何她深感如此的针锋相对里,彼此眼里都有着凝重牵挂,只是这表达的方式与常人不同。

    好似她才是那个多余、不该出现在此地的人。

    这个感觉在裴公子摔茶盏那刻更为明显!

    皇后与颜姑姑全停下了针锋相对瞅着,敢情这一室内这位裴公子说了算?

    正摸索着三人的关系,裴谚便急惊风般闯入殿内。

    “丫头,妳——”这场面叫裴谚一进门便捂上了嘴。

    人没回来天天念叨,人回来还念叨?念到火气上头了?

    连招呼都不敢打静静行了拱手礼便往颜姒身边摸去,在耳旁细声问道:“这是怎么了?”

    瞧着颜娧默默恶狠狠地咬着茶点,皇后祖母没敢吱声?

    颜姒茫然然的回望了裴谚,更细声的问道:“裴公子是娘娘的......?”

    裴谚不解的挑眉回问:“的什么?”

    她要是知道还用得着问?难道是娘娘在宫外豢养面首?

    这话可不敢问出口,仅能咽下肚。

    “我们别理她们!”裴谚认真巡了颜姒一回,蹙起剑眉问道,“怎么会从簪月阁掉下来?”

    “凭栏断掉了。”颜姒无奈苦笑。

    感觉又是失败的英雄救美,这个王铭烨脑子理想的都想营造一场华丽救美,偏偏时常事与愿违。

    这是她第二次高处落下了,次次有人救,回回不是他。

    究竟脑子有什么问题?

    她不是没收过世家子弟的酸诗弄墨,不能正常些?

    若不是有人相救,她香消玉殒了吶!

    “又断?”裴谚嘴角抽了抽,这是给的教训还不够啊?

    上回国恩寺让他伤了手脚好太快了?

    王家的金创药全让他加了少量清肤散,烂了好些日子才恢复,恢复没几天又开始搞么蛾子?

    “这个又字挺刺耳。”颜姒听得头疼。

    裴谚讪讪笑着,瞧了一室长辈似乎都在等他们离开,觑了眼祖母,见她不着痕迹轻颔,赶忙拉着颜姒便想往外头走。

    “走了走了!不理她们了。”

    “能行?”颜姒不安心地被拉着跑,只得回首福身。

    “行!祖母在呢!”再不走才真被鞭笞了!

    待两人离去,颜娧扁了扁嘴望向主位,撇头哼了声。

    “瞧瞧!出去一趟翅膀硬了!”黎莹纤手指摘着。

    “是吶!想当初那个乖乖的小丫头,出去一趟便不知道回来了,白疼了!白疼了!”颜笙也跟着风凉说着。

    “也不看看我探了多少消息回来,光会说我贪玩,容易吗我?”颜娧指着心坎扁嘴道,“心偏成这样,疼啊!”

    “谁让我们好好照顾伯府的?这会儿来说偏心?”黎莹招招手,颜娧不情愿靠了过来偎在脚边,轻抚着背脊问道,“还疼不?”

    她的消息都是第一时间传回来,知晓她受了伤,谁的心里都不好过。

    颜娧在枕在手臂上看着两人,甜腻说道:“有人疼就不疼。”

    “谁敢不疼妳来着?”颜笙跟着落坐在小几上戳着她额际,不悦道:“谁不清楚妳怕挨骂带着挡箭牌来?也不想想,谁舍得真骂了?不气气妳能行?”

    说是这么说,下回她还是会带着挡箭牌!

    她偏头问着颜笙:“立秋仍没有消息?”

    心里最挂记的还是去了东越的立秋。

    “没有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颜笙直白说道,“立秋是我最好的探子,如果连她都失手,东越我劝妳也甭去了。”

    “想她了。”她眸光里尽是怅然若失。

    来到这个异世与她朝夕相处最久的便是立秋,一别数月了啊!

    “立秋会没事的!”颜笙也跟着抚着她背脊,心里也尽是罣碍。

    东越近年回来的消息的确少得可怜,立冬在东越可好?

    若非这次颜娧招黑本事了得,谁能知晓沈寂数百年的神国想来死灰复燃?

    “那本破天谕让我找到定撕了它!”

    ------题外话------

    早安~睡吧!睡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