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山村桃源记〕〔墨景修秦暮晚全文〕〔穿越时空之抗日特〕〔闪婚蜜爱:七爷的心〕〔秦暮晚墨景修全文〕〔皇后逆天斗苍穹〕〔皇后逆天斗苍穹〕〔七爷的心头宠〕〔秦暮晚墨景修〕〔秦暮晚墨景修小说〕〔带着火影系统到异〕〔锋行天下〕〔名门宠婚:慕少撩〕〔传奇操盘手〕〔完美女婿〕〔神秘老公不离婚〕〔时尚大撕〕〔新六界仙尊〕〔小仙有毒〕〔屠神之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百一十四章 心安
    颜娧抬眼望了黎莹,不确定地问道:“赵太后安排了人想再用一次缘生,妳可有心理准备了?”

    “祈儿有救了?”黎莹眼里闪耀着希望光芒。

    即使有了骨醉相辅,黎祈也只是不再陷于沉痾,能找寻到缘生才是唯一解套,如能救得黎祈,赔了她这条老命又如何?

    颜娧轻轻颔首,又回望颜笙問道:“这一年后宫可有任何异常?”

    “李淑妃出乎意料的稳妥,忠勇侯府这些年守得也是清奇,如此看来下一个要倒霉的应该是贤妃娘家了。”

    这世上不就是哪儿有出头鸟打哪儿?

    动了贪念,得付出相对代价。

    颜娧又思忖了会再次回望黎莹,嗫嚅问道:“妳究竟有几个孙儿来着?”

    这话问得保守了吧!

    “妳知道的。”黎莹唇际挂着似笑非笑。

    养了一个情深至此的儿子,她自傲啊!

    “我现在想知道父亲是谁?藏深了啊!”颜娧嘴角抽了抽。

    “皇帝身边也就那个人,还有谁?”黎莹依然是那淡淡一笑。

    “三国的皇帝全都病弱、濒死、身死,唯独雍朝仍铁汉铮铮,这黎太后教得好!”颜娧真心想为这对母子赞扬!

    黎莹因这席话而静默了半晌,这些年勤公公身体的确大不如前,眸光一缩惊恐看着颜娧,迟疑问道:“问题出在后宫?”

    颜娧直白说道:“东越皇帝得裴皇太后指引入戏秘盒休养,否则应当也去了。”

    “所以得问问究竟是谁享了福?魅术掏空君王,蛊毒残害皇后,还好妳养了个好儿子。”

    每每思及此,她都庆幸雍德帝是个情种,救了自身一命,否则今日黎莹受的可不止孙儿苦痛。

    “东越放了这么长时间的线,居然被妳一点点的捞出来,真行!”颜笙也听得一身寒颤。

    “因此义安侯横插一手,应不是只想嫁个女儿给黎承,其中定是知道了些什么。”黎莹垂眸定定的看着颜娧,紧紧握着她她的手。

    这个姊姊消失了数十年,竟出现在她最需要之时。

    “合谋又不同谋,有意思。”颜笙一向不爱这些朝堂纷扰,如今掺入这淌混水里,也只能默默叹息。

    “揽仙月能关黎颖这么多年也不动作,都是在赌大的。”颜娧默了默犹疑问道,“如今我好奇,北雍玺印何时被窃走?”

    这深宫里还有多少神国耳目?

    一个孙公公都能藏这么些年,那些使者呢?

    “先太子薨逝后,先皇心伤重病,有段时日国政,包含玺印全由两位丞相与朝臣共同把持。”

    唯一空窗便是那时候了。

    也难怪那本破神谕指名要找她了,原先在桌案底下进行的事儿,忽地上了台面,能不气?

    如若没她搅局,谁晓得会不会再过十几年后,继续想方设法让雍德帝顺利殡天。

    “王铭烨定是与神使搭上,才会缠着颜姒不放,那破神谕里说了颜姒是王铭烨的妻,也指了名要找花信年华的颜氏女为神国传承,妳们知道的,我向来不认命。”颜娧勾着从容自若的浅笑。

    “裴谚那婚事儿尽早办了,省得麻烦,如今赶紧将颜姒安排妥当,能少一事是一事。”黎莹无奈地看向颜笙。

    颜笙眉眼一挑,传了立春过来,洒脱地道:“那两口子肯定还在宫里哪处腻歪,去喊回来。”

    “是。”立春衔命而去。

    “呃——”颜姒黎莹不解回望。

    “不是要快?”颜笙早想下手了!

    日后颜娧真远嫁西尧,看着颜姒还能有个念想,多好!

    “妳想做甚?”黎莹再娴雅也扛不住颜笙的说风是风。

    “江湖儿女没那么多忌讳,旨意下得也轻巧,择日不如撞日。”颜笙说得轻松自然。

    颜娧黎莹:......

    “这样也行?”颜娧嘴角抽了抽。

    “没事儿!有皇后扛着。”颜笙拍拍黎莹肩膀,舒眉浅笑道,“坑认好了便跳啊!”

    颜娧默默给颜笙竖了拇指,唯一的孙儿婚事能这样草率?

    黎莹睁大了杏眼问道:“我怎么同伯府交代?”

    “交代什么呢?婚都赐了!还有承凤殿偏殿给他们用,又不是要他们在破庙里把事儿办了!呃——”颜笙捂了嘴不再说话。

    室内气氛忽地一滞,颜笙说了什么?

    颜娧最先反应过来,低着头咯咯笑个不停。

    “看样子我便宜祖父说要滴蜡烛不是玩笑话,”颜娧打趣问,“我那便宜爹不是这样来的吧?”

    “滴蜡烛?”黎莹被挑起了疑问,吶吶问道,“妳真鞭了?”

    “说什么吶!”颜笙老脸通红,娇嗔道,“办是不办?”

    “妳说办就办,合欢酒当梅香酒能行不?明儿个赐个郡主做个补偿,都是我的错,能行不?”

    黎莹笑得腰腹发疼,难怪裴巽日日来接人了。

    “不是大婚前得教教?”颜娧凝眉担心,裴谚那二愣会不会啊?

    “男人这那事儿不用教。”颜笙对孙儿有信心。

    “好,妳说好就好。”颜娧觉着山上的便宜父母是不是没有子女缘分?

    认了女儿也没怎么见面,便被承昀硬抢了,生了儿子拉拔大了,母亲喊凑对儿就给凑了吶!

    好个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啊!

    ......

    同时裴谚正揽着颜姒落坐在承凤殿前廊檐顶瞅着殿内。

    “是不是!我说演戏给妳瞧,那仨不可能吵。”裴谚揽着媳妇儿自负笑着。

    颜姒捂着小嘴惊愕不已望着殿内景致,惊愕问道:“裴公子是娘娘养的面首?”

    见方才气宇轩昂的翩翩公子正乖巧伏卧在娘娘脚边撒娇,而娘娘正轻抚着裴公子背脊。

    裴谚差点被唾沫噎死,怎么成面首了呢?

    老爹备给颜娧那身锁子甲,精明如颜姒被抱一路了也没察觉出身形有异?

    命运多舛如颜娧也是绝了!从皇后私生女到皇后面首,哪个都不是说得出口的身分。

    “妳没觉着她面熟?”裴谚笑得比哭还难看。

    颜娧都敢把姊姊抱往宫里,想必有所打算。

    颜姒浅浅笑道:“坊间传言不虚。”

    这世上能找到两个相似之人已实属罕见。

    ------题外话------

    晚安~眼睛累了~瞇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