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回到三国做强者〕〔唐楚楚江辰〕〔快穿之我成为黑户〕〔女主林婉男主安东〕〔仙宫〕〔仙尊归来〕〔楚凌天徐兰芝〕〔全能大歌王〕〔时筱萱盛翰钰傻子〕〔走在为爱奋斗的路〕〔阴阳异闻录〕〔从我是特种兵开始〕〔我能修复一切BUG〕〔不败战神龙王苏泽〕〔云桑夜靖寒全文免〕〔荡世九歌〕〔从红海开始崛起〕〔我有一座混沌监狱〕〔沈知心傅承景诱爱〕〔叶灼穆有容小说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百一十五章 嫡女
    颜姒自我安慰着,或许正因太过相像,裴公子环抱她尽是安全无虞的心安,偎在裴谚怀里心里全是被填满的暖暖渴望。

    即便落入山崖,第一时间对于裴谚的拥抱,那时依然满心抗拒,如今殿里的裴公子居然不讨厌?

    入宫不算短的路途,沈浸灰暗斗篷里那相同的频率心跳里,似乎有种再熟悉不过的亲昵感。

    “裴公子不讨厌,可能太相像,第一见面便有种说不清的熟悉感。”这是她的结论。

    裴谚听得都想哭了,熟悉?在母亲肚子里同居十月能不熟悉?

    双生子与生俱来的亲昵吶!可恶的假小子!

    “比起王铭烨,裴公子顺眼多了。”颜姒不由得泛起红潮。

    裴谚:......

    媳妇儿为假小子脸红,他怎办?

    熟可忍,熟不可忍地一把将人带进怀里,薄唇不由分说便印了上去,带有惩罚意味嗫咬着柔软芳香后,急切地问道:“我呢?”

    颜姒被退不去的红潮覆灭,葇荑捂着被嗫咬的唇瓣,羞得久久不能言语,适才还挺开心的男人醋了?

    等不到答案,裴谚再次问道:“我呢?”

    “有你这样问的?”颜姒羞得伸手将急切目光撇去一旁。

    这一被撇头裴谚反而欢欣不已地咧了嘴,这是害羞吶!

    远远地承凤殿外来了俩熟悉身影,敬安伯夫妇步履急促,面色仓皇,似乎来不急更衣便被请进宫,接着连雍德帝、裴巽也来了。

    这是咋地?

    立春倏地出现在两人身后,轻声禀报着:“少主,老夫人有请。”

    “我还没送姒儿回去呢!”裴谚嘟囔着。

    “都请。”立春重申。

    两人纳闷相视着,裴谚轻轻颔首,抱着颜姒轻点下檐步入正殿。

    雍德帝与黎后落坐在首位上,敬安伯夫妻一袭常服落坐在首座右阶下,颜笙裴巽落在左阶下,颜娧依然在一旁客席,三尺开外摆了两个綘色蒲团。

    颜笙见孙儿一进殿,参拜都来不及,便面色一沉,喝声道:“跪下。”

    “祖母,孙儿知错。”裴谚二话不说软了腿,急急落跪在蒲团上。

    众人:......

    这孩子是被罚晕头了?喊跪想都不想便先认错再说?

    立春悄悄来到颜姒身边示意同跪。

    颜笙又再次喝道:“磕头。”

    裴谚:......

    见裴谚迟迟没有反应,立夏也悄悄来到一旁,押着两人依序对着帝后、敬安伯、祖父母、两人叩拜,一切在无声中完成。

    “来这领罚。”颜娧忍着笑意朝两人招招手。

    裴谚一见小酒盏里梅香四溢,不由分说一口饮尽,正要取第二盏便被颜娧拦下,不服地道:“我替罚都不成?”

    “没这回事,喝了记得住教训,下次要带对人出门。”颜娧勾着有如阳春三月的怡人浅笑,收揽云袖亲自将酒盏送到颜姒跟前。

    颜姒那勾人心弦的浅笑说服,又有敬安伯夫妻在场做胆,亦是二话不说便饮下梅香酒。

    “押下去,看好了,今晚不准任何人进出东偏殿。”颜笙厉声喝道。

    “是。”春夏两人不由分说地便将人压走,留下敬安伯夫妇茫然无措,不清楚发生何事,两夫妻衣着已失了仪态,帝后在场不能再失了言谈分寸。

    颜娧嘴角也抽了抽,这颜笙把婚礼搞得像审案,裴谚想都不想的乖乖听话照做,明早出来会如何?

    媚药对于裴谚本无用,方才只备了一杯高纯度的梅酒,打算把裴谚放半倒,媚药全在颜姒那盏里......

    男人不用教,那女人呢?

    雍德帝瞧着敬安伯夫妇伧惶不安适时地开口劝慰道:“敬安侯府不简单,生了好女儿。”

    明里夸奖叫心里有亏的两人,忽地全落跪在帝后面前告饶:

    “臣有罪,请圣上饶过内人。”

    “不,都是妾有所隐瞒,夫君并不知晓妾生下双生子。”

    “呃——”面对突如其来的认错,雍德帝怔愣了好一会儿。

    他夸奖别人有这么差劲?吓得他的户部左侍郎夫妇不需逼供便吐实罪行?

    敬安伯又接着磕头道:“求圣上开恩,内人只剩姒儿一女,再失了姒儿,只怕又是长病不起了。”

    “都是妾的错,不该强留孩子,让两个孩子都糟了罪,妾愿领罚。”夏夫人话毕,便取了髻上金钗刺往心口。

    颜娧见势腕转成風针,拿捏力道往夏夫人手肘而去,金钗与人都跌卧在地,敬安伯吓得扶起寻短的妻子,揽在胸膛任她静静落泪,深怕触怒圣颜久久不敢言语。

    “大好日子怎能见血?两位贵人多心了。”颜娧径自啜了口明前龙井,没等到上等汤色碧绿龙井的清新爽口之感。

    这一口饮下不知是心苦亦是口中涩吶!

    “什么大好日子?”敬安伯抬眼望着英气勃发的少年郎,不正是一年不见的归武山大掌柜?

    “贵人喜得半子,不该是大好日子?”颜娧勾着泰然的浅笑。

    敬安伯忽地回望首座上圣驾,眼眶泛红问道:“臣唯一嫡女怎能如此无媒苟合?日后姒儿如何见人?”

    “媒!媒!媒!”颜娧指着首座两人,又指着自身道,“首座两位贵人当不得媒?在下看来贵人的女儿可是得了天大脸面。”

    不得不说夏夫人寻死勇气与悠悠啜泣声打动了颜娧,不知魂归何处的真实颜娧,瞧见父母愿在天子面前为藏女认错,那一缕芳魂能否安息?

    她回望了坐上深知她来处的几人,竟不约而同对着她轻轻颔首,禁不住地又勾起了淡淡浅笑。

    这是择日不如撞日成婚,也希望她择日不如撞日的认了父母?

    三个占了躯窍的女子,都有着相同信念,感纫生身父母。

    前人未尽,后人相与。

    颜娧倏地正跪在生身父母面前,这一跪又吓傻了敬安伯夫妻。

    敬安伯吶吶问道:“裴公子何意?”

    她眼角眉梢尽是善意,淡然问道:“敢问贵人有几位嫡女?”

    敬安伯明显一噎,心塞说道:“娧儿,因家中遭贼人入侵后苦寻不着,内人缠绵病榻日久便是为此。”

    “裴家女,颜娧拜见父亲母亲。”

    ------题外话------

    早安~今天跟小猴分享的,细菌在它该待的地方便是好菌,人也是如此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