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玲珑神妃〕〔异界职业玩家〕〔唐芯秦俊天秦南枫〕〔都市至尊剑魔〕〔纪先生的小情诗〕〔重生狂妻,大佬宠〕〔蛮神鼎〕〔铁血神医〕〔闪婚蜜爱:总裁独〕〔都市魔尊〕〔重返地球唐峰〕〔【长生王者】〕〔心尖蜜〕〔长生归来当奶爸唐〕〔一念情深:顾少的〕〔一念情深〕〔余生为期〕〔天下第一师〕〔一念情深:先生轻〕〔盛世娇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百一十八章 汤包
    雪落夜,晨光微。

    大雪未停,等不到天明,颜娧也分不清是否有入睡,喊了大雪伺候洗漱后,又蜷着身子窝在榻上,昏沉沉头醒在靠枕上,悠悠望着窗纸外熹光出神。

    曾经发生之事不会被抹灭,藏在记忆深处等着钥匙开启,因此天谕以记忆痕迹来提醒着身边人曾经发生过之事。

    于王铭烨是如此,于伯府众人是否也如此呢?

    她不愿去探究,既然狐狸大仙給了她重生契机,便要努力走得出色精彩!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她的人生就必须这么过!

    爱过、疼过、哭过、恨过的夜晚,都得在曦阳升起那一瞬灰飞,迎接她的只能是美好早晨。

    内室传来支摘窗被开启之声,颜娧轻闭双眼含笑等着来人,熟悉的运息与脚步声缓缓朝她而来。

    船行速度果然比不过他快马加鞭吶!还以为要两日后才会出现的男人,来得比她想像的还要快速。

    承昀內室床榻空无ㄧ人,走出内室便见媳妇和衣蜷在窗下罗汉榻上,不由分说便将榻上人揽进怀里,凝起剑眉不悦问道:“有床不睡,怎么睡这了?”

    “我的床在佛堂里。”

    听着玩笑没有惆怅的玩笑,他反而心疼。

    沉浸在漫天飞雪里的静谧清晨,没有嫌弃各自身上寒气地温暖彼此。

    “还想着为什么失眠了,原来是少了这股内息。”颜娧如小猫儿蹭暖般偎近他斗篷里,说得那叫一个应当。

    承昀失笑也没忘拉着微凉葇荑轻握在颈项间,自负說道:“那是!可不是家家有。”

    这令她谴蜷,迟来的安全感,颜娧漾着轻浅笑意偎得更深。

    这小猫儿蹭暖可不常有,顺着背脊怀中人,低沉悦耳的嗓音,带着惋惜口吻问道:“在这里?”

    那个曾经烧了她的地方.....

    她滞了滞,轻轻颔首。

    向来无愧于天地的她,在这房里着实怕了,连躺上那张颜娧亲手点燃的帐子都没勇气。

    “走吧。”他显然不愿她沉溺在恐惧氛围里。

    秋水眼眸抬眼回望,下颌枕在温暖厚实胸膛上,纤手环抱得更紧些,没有移动之意,也能顺了她的意思,又放下了动作。

    颜娧狐疑问道:“怎么找到的我?”

    临时起意回来伯府,他也能找到人,还能精准找到她在何处,这厉害了!

    “先去了趟皇宫,下半夜了东偏殿有动静而看了看,乍见妳柔情似水躺在裴谚身下,嗯——若非立夏立春挡得即时,大抵拆光东偏殿了。”

    夜未明那波视觉冲击,气血翻腾得与春夏动起武,打得连黎莹都来了,唯有东偏殿内依然文风不动。

    黎莹暧昧含笑说明殿内何人后,请暗卫指引他往来伯府。

    临去前还问他:是不是预习了?

    叫他生平头一次在外人面前红了脸,在黎莹轻浅笑声伴随下离开承凤殿。

    颜娧忍俊不禁地笑得花枝乱颤,埋怨道:“你这双眼什么都看吶!”

    承昀气得内伤又不能说错,与生俱来的异能,不自主的看到了啊!

    “下回提前通知一下,我受不住。”他将葇荑移到胸膛感受无法平复波涛。

    “没了,只有两个双生子,下回你还是得注意,看清楚了好下手。”颜娧见男人闻言沉下了脸,自知说错了话,赶紧又偎回怀抱里顺顺他的气。

    一路来到伯府,他后悔了,什么三年之约……

    东偏殿那张温婉承转的千娇百媚再与面前的明媚动人重迭,就算他姓承也承不住。

    进了房,见她宁可受冷也不愿上床榻,犹如猫儿般蜷曲睡在罗汉榻上,那大雪也淹不息燥热,便犹如被浇了盆冰水。

    温软如玉的英挺鼻梁,轻触着怀中人淘气的耳珠,进而轻吮浅尝,低沈嗓音在她耳畔低语道:“这么考验?不晓得能正人君子多久了。”

    颜娧承受着他蓄意挑情带来的颤栗,无可逃避一声轻叹,醉在怀抱里。

    自从被找出耳后能引来她腰间麻痒难耐的醉人轻叹,这男人经常便喜欢如此逗她。

    当承昀正想往下细吮粉嫩颈项时,敬安伯夫妇领着大雪端着几屉小点进了房。

    似曾相似的状况令两老愣在当下,尴尬退出门外,阖上房门,歉声道:“不慎叨扰,请见谅!”

    方才他是不是瞧见女儿偎进榻上男人怀里了?

    敬安伯心塞的回望大雪问道:“里头何时来了人?”

    昨夜听闻有照规矩来走六礼议亲,稍稍安下心不到几个时辰,女儿房里便又多了个男人?

    不是过两日才会到?这是两个时辰就到啊!

    有没有考虑过他身为人父的心情?

    大雪一脸茫然地看着敬安伯,根本没来得及看清房内便被推出来,凝起秀眉吶吶问道:“房内有人?”

    一早双雪便被大厨房喊去帮忙做姑娘爱吃的小笼汤包,怎可能知道来人了?

    敬安伯夏榕:……

    连懂武的侍女都不晓得人来?他俩女婿全是这样?两夫妻对望了眼,糟心了!

    夫人领着厨房忙活到天明的几屉小笼汤包仍冒着白色雾气,冷了还能好吃?

    敬安伯牙关一咬,再次推了门,女儿正倚在罗汉床小几上与那人对坐相望,看似相谈甚欢。

    敬安伯夏榕:……

    两夫妻又对视了眼,这时候再来装会不会太慢了些?

    大雪纷飞的日子里,敬安伯仍抹了把额际冷汗。

    昨日亲家说把女儿许给谁来着了?西尧摄政王府?

    在他面前的是王世子?

    承昀见人进来,便领着颜娧揖礼福身,同声恭谨说道:“父亲,母亲。”

    “姑爷。”大雪看着英俊挺拔,气宇不凡的姑爷,直觉着姑娘好福气啊!

    敬安伯心塞得,应承话语都噎了噎,倒是夏榕看着面前的女婿也顺眼,女儿愿意,女儿喜欢,她都喜欢。

    “来,尝尝母亲手艺,这是妳小时候最爱吃的。”夏榕张罗着一屉屉的小笼汤包,招呼着两人落坐到花梨木雕琢绣墩上。

    颜娧扬起柔美浅笑,这是到这个异世的第一道食物,心里漾起了暖暖温馨。

    ------题外话------

    晚安~其实~是随玉也爱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