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九零之军长俏〕〔陈八荒战神〕〔八荒战神陈八荒方〕〔八荒战神陈八荒和〕〔霸总追婚:夫人,〕〔都市兵王陈八荒〕〔君临都市陈八荒〕〔龙隐宁欣〕〔沈鸾秦戈〕〔龙主唐朝林轻雪免〕〔单亲妈咪试试爱〕〔龙主唐朝全文阅读〕〔重生之做个好军嫂〕〔七零空间小媳妇〕〔不良王妃:让爷贱〕〔婚谋已久〕〔龙潜都市唐朝〕〔九五之尊小说唐朝〕〔惟我神尊〕〔跪天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百二十章 活宝
    “女儿不小心卷入了魏国公府与承郡王的私怨里,因此太后才特意交待娘娘善待女儿。”一见两老还想问什么的神情,颜娧连忙补述道,“解决了!爹娘看看不是甚好?昀哥还教女儿功夫呢!”

    “那身护甲是他逼妳穿上的?”敬安伯嗓音高了半度,眼神几近凌迟瞅着仍慢条斯理嚼着汤包的承昀。

    颜娧:......

    她果真还是缺乏同父母相处的经验。

    一旁的大雪已经端起都丞盘遮脸笑得快翻过去。

    颜娧解释道:“护甲是裴家的。”

    “妳穿着裴家护甲,练他教的功夫?”这会儿连夏榕都有疑问了。

    女儿毫不犹豫地点头,换两老嘴角抽了抽。

    就怕感觉不到有谎言的成份才叫人心疼吶!

    总之因为种种因缘际会,他们的女儿成了女汉子了……

    夏榕扶着发疼的额际,忽地想到了什么而偏头质疑问道:“昨夜在承凤殿里是妳救下的母亲?”

    金簪要落下前被一阵强风所袭,手肘以下全无知觉,竟是落坐在客座的女儿所为?

    颜娧勾出无暇可人的浅笑,轻轻颔首:“父亲母亲愿为娧儿舍命,娧儿亦当如此。”

    她在一派轻松地顺遂里吃了多少苦头?

    敬安伯脑海里已慢慢梳理着归武山发迹过程,如何跟面前看似柔弱的女儿牵扯一起?

    “妳又如何与归武山牵扯上关系?”敬安喉问得喉头一涩。

    女儿失踪翌年便是淹了大半北雍的大水患,那年仅有协阳城免于水患,也是面前芢弱的女儿?这如何可能?

    “裴家给了女儿个安身立命的地方便在归武山,在裴家老夫人主导,引领裴家工队方成就今日的归武山,女儿只是占了裴家三代无女的便宜。”颜娧徒然觉着这名为思念的汤包食得不易。

    问题越问越多,需要圆的也就更多了,深怕咬了自个儿舌头啊!

    十年的故事圆到后来,得说多少似真似假?难不成说,图面全经她之手?

    见着敬安伯夫妇好不容易稍稍和缓的眉际,她拦下了接下来的问题。

    “天色不早了,我们还得入宫接姒儿呢!”

    都近晌午了,什么酒也该都退了吧?

    夏榕闻言一滞,差点忘了还有个女儿在宫里呢!

    两老交换了眼神,如何不懂女儿不让担心而不愿多言了。

    十年风霜岂能一日道尽?

    敬安伯觑了一旁自始自终有条不紊享受食物的女婿。

    风尧军里鼎鼎大名的宣威将军,记忆里年纪也大了女儿不少吶!

    聪明如斯,女儿会是他的对手?

    裴谚看着是爽朗汉子,定是不会欺负女儿。

    这人看着阴沉啊!

    被夏榕揪着长臂离开,又心塞的回望承昀,仍是那礼貌不失风度的礼貌浅笑,混迹朝堂数年的他,会不晓得这皮笑肉不笑的阴险笑容背后是什么?

    回望女儿明媚动人的浅笑,心疼哪!

    见父母离开,颜娧冷冷颔首示意收了桌上残局,大雪先是一愣,姑娘那神情是要放大招了?

    她赶忙将桌面清理干净,连带抢下承昀正要进到嘴里的勺儿,半逃命快步离开。

    颜娧半瞇着眼看着这从头拆台到尾的男人,唇边还挂着半笑不笑的从容,气不打一处来地出手拍在男人正咧出笑靥脸颊上,没好气问道:“很好玩?”

    没打算制止的承昀,顺势张开双臂迎抱送上门的娇躯落坐在长腿上。

    “让妳不能老想麻痹身边的人。”承昀被捏捧着脸依然不改初衷。

    这什么都往肚里吞的毛病,得改!

    她挑好的讲也有错?没好气问道:“怎么就麻痹了?”

    “妳没发现说太多好的,两老反而质疑得不敢问?”承昀问得直白。

    被问得一滞而收了手的颜娧,不得不承认与传统型父母同处的诀窍,真真还没抓到要领。

    承昀抱起怀中人坐回罗汉榻上,散了发髻重新整理,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该担心就该给点担心,什么事儿被妳安排妥当了,那他们做什么?”

    习了惯照顾别人的生活,连父母的生活都想一并照顾?

    知晓她早将施家收入保护名单,可让父母不担心便放心了?

    如同父王嘴上说不担心,哪次夜袭敌营不是等着他回来?

    “唔——”颜娧瞧着男人巧手编织着垂鬟分肖髻。

    这么心细的人啊!没为人父母也能将父母心说得一套套的。

    不到一盏茶时间,男人已将发髻挽好,落坐到她面前来,轻拧小琼鼻,语重心长地说道:“留点事儿给两老!他们是你的父母,不是好友、同僚、伙计。”

    颜娧偏头认真地瞅了男人,轻咬了唇瓣,眸光晶亮地问:“所以父王把你跟熙儿丢给我,也是想担点心?”

    承昀:……

    方向对了,可是父王不是这样想。

    丢他,除了怕媳妇儿跑,还是怕媳妇儿跑。

    尤其媳妇儿想去东越,连父王都放不下。

    丢熙儿?

    纯粹懒!加上媳妇儿教得也不错,不想教也还有书舍。

    他父王不是一般父母…….

    看着颜娧美眸含笑的神情,本想再开口说些什么,想想也作罢了!

    以后日子还长着,不乏没时间认清父王什么性子。

    硬着头皮,生生地回道:“是。”

    为她拢顺了衣物,便揽着人走出闺房。

    灰暗天际仍下着鹅毛雪,走在冬日特有的檐廊,透过槛墙半窗,正好瞧见耳房半启的支摘窗,女子带着倦意轻靠在窗旁出神。

    熟悉的面容,令她停下脚步。

    那是属于颜姒记忆里那段过去,王铭烨院子里为碧翠的通房。

    为何会在此地?

    大雪见主子停下脚步,细心追随目光后,在颜娧耳畔轻声解释。

    捡了别人通房孩子回来藏在颜姒院子里?颜姒也听话照做?

    颜娧听完仅能扶着发疼的额际,无语问苍天。

    正想再迈出脚步,颜娧又停了下来。

    她凝眉思忖了半晌迟迟不语,承昀不明就理地问道:“怎么了?”

    “没事,活宝一对我头疼!”颜娧扬起莫可奈何的浅笑,接着跟上承昀脚步。

    颜姒为何愿意留下碧翠?对于过往的印记,她又记得多少?

    ------题外话------

    晚安~小猴不肯上奶奶家的原因:怕随玉偕老猴子约会,不接他回家….

    容我再笑笑……xd….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治愈系游戏〕〔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开局签到十万年〕〔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