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回到三国做强者〕〔唐楚楚江辰〕〔快穿之我成为黑户〕〔女主林婉男主安东〕〔仙宫〕〔仙尊归来〕〔楚凌天徐兰芝〕〔全能大歌王〕〔时筱萱盛翰钰傻子〕〔走在为爱奋斗的路〕〔阴阳异闻录〕〔从我是特种兵开始〕〔我能修复一切BUG〕〔不败战神龙王苏泽〕〔云桑夜靖寒全文免〕〔荡世九歌〕〔从红海开始崛起〕〔我有一座混沌监狱〕〔沈知心傅承景诱爱〕〔叶灼穆有容小说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百二十一章 罪恶
    碧翠的出现,令她颤然察觉。

    做了那么多,依旧无法对所有人施于援手。

    颜姒嫁入王家的日子,每逢夜晚来临便是迎接痛苦,颜姒有孕也没有将陪嫁侍女开脸。

    为不叫她们落得同样下场,仅能远离王家,许给了伯府的管事两个儿子,为此令王铭烨颇为不悦。

    在病殁前的一个月更是白日宣淫,即便有孕也没逃离魔掌,最后的日子里几乎都是在王铭烨睡下后,夜夜与碧翠抱头痛哭。

    彼时与现在的碧翠重合,颜娧惋惜而没有同情。

    挑战大宅院的禁忌不是人人有勇气,这辈子注定碧翠必须独自一人守着腹中之子了。

    走出珠玑苑前,颜娧回望了眼窗下的碧翠,偏头交待说道:“养着吧!指不定过些日子,便有人来接她好生度日了。”

    大雪也回望着了无生气的碧翠,明白颔首称是,对于主子交待未再多问。

    两人并肩走出内院时,敬安伯夫妇已穿戴整齐等在垂花门。

    颜娧又停下脚步觑着身边还拥得十分愉快的男人,苦笑问道:“你适合与我们同出大门吗?”

    承昀笑容瞬间冻结:......

    自来熟得都忘了这是颜姒家里了。

    莫可奈何地放开怀中馨香,恭谨揖礼说道:“小婿先行一步。”

    话毕,便提气轻点垂檐飞身离去。

    这叫敬安伯夫妻看得又是一滞,这么轻易往来伯府啊?

    “依夫人看,府内是否需要招些武勇?”敬安伯看着第二个飞檐而去的女婿,深觉家中守卫不足。

    “现在招来得及?”夏榕问得实际。

    “普通武勇挡不了。”

    敬安伯夏榕:......

    两夫妻对于大雪的老实,也是难以招架。

    大雪绽出崇拜光芒望着承昀离去背影。

    清晨姑爷在宫里力战春夏不殆,此等丰功伟业已传遍了裴家。

    能与老夫人身边的春夏打成平手已十分可贵。

    她也要以此为目标,成为像四立那样能驻守在山门主子身畔的重要高手!

    颜娧看着父母脸上那受伤的神情,忍俊不禁笑出来,连忙安慰道:“爹娘无须担忧,双雪若是能不支使杂务,专心护院,比养武勇来得妥帖。”

    大雪回望她家姑娘眼里尽是感动,原来主子没惩罚失责的原因在此啊!

    伯府真把她们俩当作一般大丫鬟啊!

    嘤嘤嘤——

    “两个小丫头真会武?”敬安伯看着娇滴滴的大雪,不像啊!

    敬安伯默了默,十分认真地问道:“打得赢哪个姑爷?”

    大雪扁了扁嘴,双手一摊,无奈回道:“都打不赢?”

    敬安伯叹息喃喃道:“当然得派打不赢的来,打得赢派来不方便了。”

    颜娧嘴角抽了抽:......

    她爹这是想着什么方便?

    夏榕唇际扬起浅笑,更明白女儿希望,日后双雪贴身守在颜姒身旁。

    “行了!一把老骨头老想打打杀杀,打得赢几人?”她没好气的顺顺夫婿后背,有懂武的女婿也没什么不好吶!

    这时从内院窜出了小身影直直扑在颜娧身前,迎面撞上护甲而被弹飞,大雪似乎早习惯施宥莽撞,事先提气接下飞远的施宥。

    看着大雪非比寻常地快速地接下孩子,目睹孩子飞出的两老显然一滞。

    真有点底子啊!

    施宥凝眉不解地看着像又不像的姊姊,笃定道:“妳不是姊姊。”

    面目相同没错,她身上不见姊姊如秋水般温柔眸光,同样温柔的眸光底下有着姊姊不曾有的世故。

    颜娧眉毛也弯出温柔弧度欣赏施宥,扬起温柔浅笑夸赞道:“好眼色,叫什么名字?”

    这娃儿也是个好苗子!

    “圣人不得已而临天下,以万物为心,在宥群生,爹说我将来要学着当个圣人。”施宥因那抹温柔浅笑而怔愣,吶吶问道:“妳是不能说的姊姊?”

    颜娧因为这个称谓而失笑回望母亲,原来颜娧从未在这个家里消失过。

    夏榕捂着心口,惊魂未定地接回施宥说道:“不能说,记住了?”

    女儿昨夜的交待未曾忘,出了伯府,她依然得是归武山大掌柜。

    施宥瞧着母亲一袭命妇冠服,蹙起眉宇问:“母亲又要进宫?”

    “嗯,一会就能回来。”夏榕摸摸施宥的头颅后,又交回大雪手上。

    “宥儿恭送父亲母亲。”施宥跃下大雪怀抱恭谨揖礼。

    她乖乖任夏榕挽着手上了前往皇宫的马车。

    马车辘辘,街上人声鼎沸,车内寂静无声。

    颜娧轻轻靠着母亲,温柔轻浅地说道:“宥儿若愿意可以上如意书院去,现下多了几个孩子能作伴呢!”

    夏榕感叹地伸手触摸着女儿脸庞,因过于自身冰冷而缩回。

    颜娧拦下回缩的皓腕,轻轻握在颈间枕着,不自主地打趣道:“母亲来了,不准走。”

    这句话,又听得夏榕眼眶子泛红。

    幼时去佛堂看女儿便是这般要她留下,见女儿依然带着温柔笑靥,反倒是她沈不住气地眼睛泛着酸意。

    “以万物为心,在宥群生。”敬安伯双手交握焦灼地撮着,试图平静而悠悠说道,“人人以为宥儿,我期望他能当个圣人,未曾想爹娘只想着,宥儿那位不能说的姊姊,能够原谅当初我们......”

    “娧儿想娘,娘都知道,怀着宥儿时胎像不好,时刻卧床哪儿都去不了,产下宥儿休养了几年也没见好,没能再去佛堂,都是娘的错,怎就此这时遭贼了?早......”夏榕咬着唇瓣没办法说出早知道。

    那时的女儿能早知道去哪儿?

    颜娧以为能不鼻酸,如今看来这趟伯府行,两夫妻没捞得眼泪不罢休啊!

    这也能见着,两夫妻亦是长情的,皆是抉择里的受害者。

    向来不是将情感放在第一位的性子。

    在伯府睡下了一夜,原先心里的担忧与忌惮,全都消散一空也就罢了,现在还觉着当初逃跑得不对!

    因果来说,没有逃跑便没有被去除的禁令!

    这点她能认得清楚,面对这些离开后的种种因果。

    施家人都得坦然面对那漫天而来的罪恶感。

    不是她一句原谅便能开解啊!

    ------题外话------

    早安~年下了,温暖的家~随玉来啦!

    抱着计算机对娘说,我回来了,对不起没存搞是我错!

    溜了~溜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网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