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小神医〕〔龙隐宁欣〕〔废土特产供应商〕〔穿越星际:妻荣夫〕〔方羽修炼五千年〕〔唐小柔方羽〕〔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盛世无双:毒医太〕〔闪婚娇妻是哑巴〕〔罗十六民间诡闻实〕〔人中豪杰〕〔半城繁华〕〔花都小道士〕〔逢春〕〔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方羽唐小柔〕〔豪门长媳〕〔方羽唐小柔最新章〕〔史上最强炼气期〕〔战神无双九重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百二十三章 嫣然
    恋上你看书网,谪芳

    两人ㄧ来一往的谈笑,逗笑了殿内众人,敬安伯夫妇也第一回见着颜娧与外人谈笑风声。

    再回望颜姒夫妻也随着笑语嫣然,殿内欢快融洽的气氛,两夫妻频频相视而笑,两人皆庆幸,女儿未被关在佛堂成长。

    颜姒瞄了眼仍泪含光父母,又瞄了正与黎承笑闹的颜娧,真是昨日救她的裴公子?

    原来一直找不着的姐妹时刻在眼前,只是相见必须不相识,难怪有这么相似的人在身边。

    茶余饭后,两姊妹来到西偏殿藤萝天棚底下。

    这是她陪着入宫那年让黎莹搭建,如今绿藤繁茂攀满天棚,等春季来便能见着丁香色藤萝,花开垂落如吊钟。

    她带着浅笑回望明显局促不安的颜姒,微微提起唇线问道:“姒儿也喜欢这天棚?”

    “喜欢。”颜姒没有迟疑,轻嗫唇瓣须臾,鼓起勇气问道:“十二岁前娧儿在宫里,十二岁后姒儿在宫里,是妳的安排?”

    颜娧大方颔首,不觉着有需要隐瞒之处。

    颜姒眼里许多不清的纷乱,最终挣扎许久脱口说道:“我是姊姊,应是我保护你。”

    “姒儿误会保护的意思了。”颜娧因这席话而舒缓了柳眉,唇间溢出了轻笑说道,“有能力方能谈保护,姒儿自保都成问题,如何保护?”

    她说得直白,也的确事实,听得颜姒脸上阵青阵白。

    闺阁之女如何护得了出生便必须殒命的妹妹?

    这是自不量力吶!

    “我们是家人,而我尽能力可及之事,又有需要争什么?”颜娧清澈眼眸没有回避颜姒的自责与羞臊。

    当她愿意接受焚火让颜娧替嫁,她已尽到姊姊的责任。

    各自保护着颜娧,只是终究逃脱不了抉择。

    “在东海有个岛国,他们待双生子后出世为长,我是姊姊,我保护妳是应当的。”她挽着颜姒冰冷葇荑,心疼问道,“委屈妳天地为媒嫁与他,你可恨我?”

    说不委屈能信?哪个女子不想着穿上嫁衣嫁与良婿?

    两人目光交错,几番回转,皆不自主地笑出来。

    似乎想着了同件事情。

    “殿上良婿与妳定亲许久了?”颜姒想起方才承昀那巴不得从简的表情。

    有人冀望着依礼,有人巴望从简啊!

    她嘴角抽了抽,尴尬回道:“七岁。”

    颜姒终于忍俊不禁笑了出声,许久才回挽手腕,安慰地说道:“一个太迟了,一个太快了,终归姊妹,我无怨了。”

    昨夜当合欢酒意猛烈来袭时,世家闺秀的道德礼数捆绑着得她伤心落泪,不懂为何帝后要如此相待?

    再看到裴谚半醉也拼命敲着门喊人救命,听得回复今日是大婚之喜,理解方才殿内竟是叩拜天地的成婚礼。

    裴谚来着醉意到身边,倾倒耳畔询问她,是否愿意成为他的妻?此生与卿一双人,如若不愿他可以上梁待着。

    在彼此衣衫半褪,受着炙热迷茫**挞伐之下,他竟仍能保有理性询问心意,这大约是她听过最动听的情话。

    是以她臣服在他胸怀里,大胆吻上薄唇作答。

    颜娧瞧着她诧然绯红的小脸,不禁也笑问道:“谚愣子居然哄到妳了?”

    “他老实。”颜姒羞涩地为良婿说话。

    这是真有动情啊!瞧不出来那二愣子也能哄得美人归。

    颜娧轻轻颔首几下,中肯说道:“昨天那表现,是愣。”

    不是因为愣才叫颜姒动了心吧?傻人有傻福?

    还以为仍需要些时日才能解了颜姒心结呢!

    颜姒说不下去,思及昨夜连粉嫩的颈项都红透了。

    颜娧挽着她羞得想逃离的柔荑,转为凝重神情,严肃说道:“打起精神,敬安伯府靠妳照料了,别再有任何事能危及妳。”

    颜姒不解地凝起远山眉,忧心问道:“妳要离开?去哪?”

    “解谜。”她轻浅说道。

    “呃——”颜姒愣了愣。

    “妳身边的麻烦是蓄意来的,包含苑子里的碧翠都得上心。”她垂首看着回望忧心的瞳眸。

    “王家院子里的两条人命,全当做善事,她想见,我没去见。”

    “如此甚好,施恩无须过多同情,有什么疑问尽管入宫询问皇后,伯府不需要在意那些穷酸言论。”颜娧细心交代着。

    颜姒不安回问道:“妳可会有危险?”

    “危及今日同殿之人,妳作何处理?”她扬着舒心浅笑反问。

    颜姒远眺了正殿内,听着里头传来的欢声笑语,如若她有能力,也想守护这片欢欣而笃定说道:“守护这片祥和。”

    “我们都有相同想法。”她扬起温暖浅笑,打趣说道,“请妳督促裴谚守着京城,别叫我担忧,如何?”

    颜姒也勾起相同的浅笑回应答道:“好。”

    “妳的天塌不了,因为我比妳高了些能多挡一会儿。”颜娧瞧着远远走来的俩人,唇边勾起了媚人浅笑道:“而且还有人愿意为我们多撑会儿。”

    两人有说有笑走近,似乎相识已久,走近传来的对话似乎就不怎么有好了。

    承昀挂不住冷然,没好气地说道:“说得你好像挺懂?”

    “怎么说我都比你快一步成亲了,你还没!”裴谚嚣张语调气得承昀眉眼直跳。

    “我......”承昀气得肝疼,娶亲被人后来居上,心里不欢快便罢还被刺激,又再次自问为何要入宫了。

    “不跟你说了,我们走!”裴谚说赢也不见欢欣,拉着颜姒哼了声便转身离开。

    交换了神色,她也迎上自个儿的男人安抚着。

    “怎么跟他斗起嘴了?”颜娧自动投入怀抱,探手顺顺男人背脊,轻声温柔地哄着。

    “也才不过成亲一天,他居然要教我怎么让妳开心。”承昀说得气不打一处来。

    颜娧听得忍不住从喉间溢出轻笑,这一笑彻底毛了本就心思郁闷的承昀。

    “妳也笑我?”

    为安抚被碰触逆鳞的男人,颜娧垫起脚尖,环上颈项,覆上被挑衅了两日的薄唇生涩吮吻。

    承昀没有对这突如其来的惊喜迟疑太久,揽起纤腰提近怀中娇软,退入茂密藤萝遮掩欢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