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娱乐王朝〕〔天降三宝:虐渣妈〕〔天下第肆〕〔邪龙道〕〔八零宠婚:甜妻太〕〔奋斗在沙俄〕〔天降六宝:追我妈〕〔姜暖霍北辰〕〔至尊弃婿〕〔龙尊一怒〕〔盛翰鈺时莜萱〕〔王牌神婿〕〔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豪婿〕〔废婿崛起〕〔姜岁岁霍临西〕〔韩三千苏迎夏〕〔华丽逆袭韩三千〕〔豪婿((超级女婿〕〔家族禁令韩三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百二十七章 解气
    谪芳正文卷第二百二十七章解气方琛扶起藕臂,轻轻嗓子摆出师父款儿问道“徒儿免礼。”

    “好。”颜娧没点客气坐回围拦轻晃小脚,背后悬空看得他头皮发麻。

    小姑娘家家看着娇弱无力,方才那一个空翻落地已算出色了!

    环视了三楼围廊,他又怔愣了下,诧异问道“妳这宅子阶梯呢?”

    “没阶梯啊!”她大眼搧搧回望初心师父。

    除了二楼有梯,漕运三楼以上全无阶梯,仅能靠轻功上下。

    方琛吶吶问道“妳怎么上的楼?”

    “唔——”颜娧咬了咬唇瓣,咧出浅笑说道,“就这样子。”

    她提气后脚轻点凭栏,在二三楼间轻舞盘旋,衣袂飘扬,仙姿临风。

    见徒儿步履平稳,飘然落地,方琛嘴角抽了抽。

    临风而起时身上护甲明显易见,这还不是她展现的全部。

    武功比他上乘的徒儿,认他这个师父,貌似只是单纯因为蛊

    发了信息让他来接闫茵已思虑了一路。

    未曾想还是被勾起兴趣纳入师门。

    再看看蓝江漕运朴实无华的雕琢,用的全都上好楠木,宅子里一根梁柱便能买下整座剪忧山了!

    有什么办不到的事儿需要他?

    草率了!这个小徒儿究竟要他做什么?

    方琛轻轻嗓子,摆不出师父款而试探问道“徒儿希望为师办什么?”

    “也没多难。”颜娧秋杏眼天马行空般地晃悠了圈,眨巴眨巴地回望方琛,期盼说道,“不着痕迹把缘生抓给我玩玩。”

    “不是妳下的?”他终于知道自个儿有用了。

    颜娧摇摇头,讨好却不奉承地说道“我耗了许多心力追踪到这里,特地等师父来抓。”

    方琛被气笑了,若非一切是闫茵自个儿找上门,今日这一切能合理解释为算计!

    “谁告诉的妳?”人活到古稀还能有被算计的嫁,也是挺有趣。

    颜娧抬眼望上五楼阁顶方向,那人有默契地也实时落坐在围栏上。

    两人同款式的直坠与襦裙,在围栏上轻晃摆腿,隔空对望着。

    待方琛看清来人,加上有默契的互动,这不妥妥的有奸情?

    一肚子无处宣泄的窝囊,终于有了出口而破口大骂道

    “你王八羔子,小王八蛋!找人坑我?”

    这一喊颜娧可不高兴了,杏眼里全是委屈地红了眼眶,楚楚可怜问道“师父不喜欢我?”

    回头见着小徒儿泪眼汪汪,最怕眼泪的方琛明显一滞,所有脾气瞬间全没了,呵哄说道“没有,谁说我不喜欢?那王八羔子?妳别听那小王八蛋胡言乱语,师父可喜欢了!”

    看到承昀,他反而松了口气,至少面前小徒弟来历没有问题,否则得担心是不是该卖老命了。

    不说那张清丽面容,一个来历没问题,有钱有势的徒儿能不好?

    阁顶男人眉眼瞟了下天色提醒颜娧,皇帝宴席即将开始。

    颜娧不着痕迹地颔首,忍不住为这真迟暮老人叹息,女徒儿眼泪能要命!

    还好她从来不吃眼泪这套啊!

    她佯装吸吸鼻子,瞧着窗外天色,难为的提醒说道“师父,北雍开印宴将开始了,再不快些缘生要被吃掉,蛊母又要被带走了。”

    “蛊、蛊、蛊、蛊母?”方琛兴奋得连话都说不清了。

    见颜娧肯定颔首他更振奋。

    原先还以为只是小蛊虫,未曾想竟是南楚王室禁忌之最!

    缘生长期蛰伏在伺机伤人的传奇蛊毒

    二十几年前失踪得离奇,却再无音讯,为何小徒儿能追踪得到?

    还大胆断定是蛊母?

    “妳确定?”亢奋过后,方琛怀疑地看向小徒儿,呲声说道“妳都带上百烈血了,怎不自己去?”

    颜娧凝眉不喜说道“我讨厌虫子,恶心。”

    方琛

    似乎听到楼上楼下都传来憋过气的笑声。

    讨厌蛊虫还来找他拜师?

    颜娧嘟起菱唇,摊开白皙粉嫩的青葱玉指递向初心师父,又再次楚楚可怜地问道“师父舍得我抓?”

    方琛见着那双柔若无骨的小手,顿时所有难过都烟消云散。

    滑若凝脂、雪白纤细、娇柔白净,能想的词语全飞上了灵台。

    这样的一双手,真真舍不得,下意识也脱口说道“师父,于心不忍。”

    “那不就是了!抓蛊要专门之人来。”颜娧勾起可人浅笑,拉着真七旬老人长臂,趁人不备便轻点围栏飘然落地,方接着说道

    “徒儿会找好蛊毒,给师父抓补不就得了?”

    被徒儿带飞的感觉是啥?

    方才一飞虽镇定不显慌忙,老人家心头还是鼓噪的。

    平息后,方琛吶吶问道“那徒儿专长是什么?”

    颜娧又扬起可人浅笑,略为娇羞地答道“姑且是赚钱吧!”

    方琛又抹了把脸,这个专长他七十岁了还没学好,正缺!

    回头看了迆迆然走来的承昀,没好气问道“你跟我徒儿什么关系?”

    “姑且称徒婿吧!”

    承昀环抱骨扇轻轻敲打着肩际,颜娧也取出腰际墨色纨扇遮掩笑容。

    身为西尧老人能不理解那纨扇对摄政王府的意义?

    这小子终于落到他里了啊!看日后整不整死他!

    他没错过老人眼里的龃龉,唇际大方勾起弧度,叹息道“老人家,凡是总有先来后到,今天可是心情好,把媳妇儿拨给你当徒弟呢!”

    明明是拜托他来抓蛊,说得像是施舍了天大好处?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叫声师父来听听。”这话他对着承昀说。

    有这么可心的徒儿不亏,有个黑心图利的徒婿心酸!

    也不过古朔城给他吃了点亏,至于到现在还记着?

    自个儿坑不够,还带着媳妇来坑?

    嘴上不讨点便宜回来怎么承?

    “媳妇儿的师父,自然也是我师父。”承昀自然不会坏了媳妇儿计划,毫无迟疑地恭谨揖礼称道“师父好。”

    这么干脆利落反而是方琛嘴角抽了抽。

    还以为能够为难他一下呢!

    看着不远处早已备下的马车,也仅能摇摇头。

    连车都备好了,还不是阴谋?

    这闫茵,见到人不先打一顿,怎解气?

    ------题外话------

    午安~加二更!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