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百二十八章 婴娃
    谪芳正文卷第二百二十八章婴娃百官齐聚皇城朝英殿外,帝后于主位上接受朝贺。

    颜娧带着初心师父窝在御膳房里,两人一袭内侍装束蹲窝在膳房内佯装忙碌。

    “徒儿啊!师父这辈子还没看过这些菜肴呢!”方琛看了各色御膳,忽地明白何谓垂涎三尺。

    不想打闫茵了!找到能够混迹皇宫的师姐,不简单,该夸!

    “师父,赶紧把事儿办了,带你吃更好的。”颜娧觉着老人家的心思全部御膳给吸引了。

    “徒儿还有更好的?”方琛语调里充满亢奋,眼里全是期待。

    颜娧蹙起柳眉摸索了绣袋取出郁离醉,纳闷问道“师父喝了酒还靠不靠谱?”

    他撑腰说道“师父可是千杯不醉!”摸摸鼻子害臊干笑说道,“只是喝不起。”

    颜娧喉间溢出轻笑,能得如此老实的师父,也是服了!

    “尝尝。”颜娧将玉瓶递了。

    方琛轻启玉瓶便被竹韵幽香给吸引,好奇问道“徒儿绣袋里还有多少东西?”

    太神奇,连酒都能变出来!

    “唔——”

    瞧着老人家晶亮的眼神,颜娧不自主护着绣袋,扁嘴道“师父做甚?”

    “没有,只是关心徒儿。”他见徒儿嘟起小嘴,马上收起想偷看绣袋的心思。

    手里握着玉瓶轻啜了口,仅仅一小口便满足满腹酒鬼馋虫。

    方琛颤颤抖地询问道“徒儿怎么有郁离醉?”

    颜娧食指互敲嘟嘴问道“在北雍喝个郁离醉能有什么稀奇?”

    他握着掌心长的玉瓶雀跃地道“不一样,这瓶郁离醉定有五年以上。”

    颜娧嘴角抽了抽,连年份都能尝出来,果然百年酒鬼!

    “师父把事儿办妥了,徒儿给你备上几坛子也不是个事儿。”

    方琛忽地感动得想哭,有个有钱的徒儿真不错啊!

    “好,师父一定办妥了。”他急急凑到徒儿耳边,细声说道,“厨房里没有蛊。”

    颜娧

    难不成,师父驻留于此的原因单单为了御膳?

    “会在哪?”

    方琛以口型说道“大殿附近。”

    “师父带我来这是?”颜娧扶着发疼的额际。

    他捂着腹部,不好意思地说道“为师茶喝多了,闹胃疼。”

    颜娧哭笑不得回望,拿起桌上芫爆仔鸽,便带着师父离开御膳房。

    看着方琛再想想闫茵,她只能无奈苦笑,毫不怀疑,妥妥的师徒关系,无误!

    瞧师父狼吞虎咽的模样,看着都觉得有错,怎么就忘记给老人家备点心!

    看把人家饿得!

    不到一刻钟方琛已收拾完仔鸽,接过颜娧递来的绣怕收拾着门面。

    “走吧!”他餍足地摸摸腹部。

    颜娧快速跃起屁颠屁颠地追上,好奇问道“师父怎知蛊毒在哪儿?”

    走在前头的方琛忽地停下脚步,叫她差点撞上。

    凝重眸光审视着颜娧,语重心长道“娧丫头,蛊虫无毒,有毒的是人心。”

    这席话,叫方琛身上蛊虫全跃动了,仿佛有了生命般愉悦鼓舞。

    “呃——”颜娧没意料到,少根筋的师父陡然如此认真。

    “师父喜欢蛊虫,因为能帮助土地回春,协助大地除害虫,甚至为师的回春也是牠们,都是人训导蛊虫该做什么,蛊虫毒不毒与人相关。”

    颜娧无邪大眼瞅着师父不放,咬着唇瓣的模样十足委屈,又伸出葇荑问道“我知道师父想说的,可是徒儿还是怕怕的,师父舍得?”

    方琛

    他还能说啥?那双手他的确舍不得放在虫鼓里捣鼓。

    同样娇滴滴、水嫩嫩的徒儿,怎就觉得她矜贵?

    “师父想说,身上的蛊虫全是善良的?”她见师父轻浅颔首,又偏头回望,接着说道,“去年南楚一趟,还有一只蚀灵蛊喔!”

    这回方琛蹙起眉宇了,苦笑问道“我说徒儿怎么专拿些糟心的蛊虫。”

    “不是我拿!这都被下在娧儿身边家人身上”她嘟着菱唇不悦怒道。“徒儿也差点被下了倾愿蛊,所以对蛊虫印象差,娧儿怕!”

    他抚着颜娧头颅,安慰道“乖,没事儿啊!师父带妳教教牠们,变乖给妳玩玩。”

    敢对他的徒儿下蛊?走着瞧!

    “好”她佯装无辜地看着师父,咬着下唇思忖了许久,吶吶问道“蛊虫能叫师父回春,长命百岁?”

    承昀有提及,回春蛊母与百烈蛊母能做的恰好颠倒。

    回春蛊母善尽世间一切美好,解决百烈蛊母所害。

    百烈蛊母毒尽人间一概丑恶,破坏回春蛊母所佑。

    谜离老人正是解决缘生的唯一解套。

    方琛抚着徒儿头颅,知天命地说道

    “回春蛊不会改变寿命,只是人死好看点,叫人觉得英年早逝而惋惜师父死得早,哪天师父遭了天谴,终究难逃一死。”

    颜娧听得嘴角抽了抽,都觉着看到挽联写着音容宛在了

    “师父会遭什么报应?”如若回春蛊母善尽人间美好,能有何报应?

    他明显一滞,苦笑回望看似天真的徒儿,无奈说道“师父发过誓不再收徒了,今日再动心思,日后定有报应。”

    “唔——”这是把她说成报应?听起来真不舒服

    挽着师父手臂继续前行,不急不徐地说道“所以我要带着师父做善事啊!多做点报应自然不会来。”

    她偏头看了师父,纳闷问道“师父会有什么报应?”

    “大约再年轻个十来岁吧!”方琛洒脱道。

    颜娧

    这算那门子报应啊?多少人求之不得?比回颜露好用了!

    正想念念便又听见师父续话道“再多来两个徒弟大抵成了婴娃了。”

    “还能这样?”颜娧嘴角抽了抽,又偏头细瞧师父玉树般的脸庞。

    衣着关系嘛?真觉得师父脸上多了几分年少英姿。

    要真这样,这闫茵与师父都能纳入梅珍堡了。

    十七岁少女犹如迟暮老人;七十老朽宛若风雅少年。

    “师父的蛊虫甚是好玩。”她扬起浅笑由衷赞叹,这个谜离老人的确打破了她对蛊虫的丑恶印象。

    “当然!师父会带妳重新认识牠们。”方琛敏感察觉异常氛围,轻声说道“来了!”

    ------题外话------

    午安~加四更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隐婚总裁的神秘宠〕〔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