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步步惊婚:首席求〕〔龙门之主杨潇唐沐〕〔秘密与谎言〕〔官路青云〕〔萧战姜雨柔〕〔江湖枭雄〕〔暗影谍云〕〔徐牧天红叶〕〔天王殿徐逸〕〔手染千军血脚踏万〕〔医路坦途〕〔爆笑穿越:王妃是〕〔天王殿〕〔老婆是武林盟主〕〔江志浩钟佳薇〕〔荣耀战神〕〔星神祭〕〔我在大唐开酒馆〕〔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封少娇妻,有孕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百三十一章 瞑目
    因为职业......

    错失了与颜笙靠近的机会,应是方琛心里一辈子的遗憾。

    她师父还穿着带血的内侍服,稍稍整了门面,便急于入殿。

    雍德帝见方琛步入殿内焦灼得仿佛主位烫人,迫切想知晓究竟怎么回事。

    草草拜礼后,方琛仿佛没察觉雍德帝内心急躁,越过主位上两人眸光,径自对颜笙深情款款说道:

    “阿笙,是我,方琛。”

    众人:......

    满殿目光全聚集到颜笙身上,叫颜笙嘴角不自觉抽了抽。

    脑袋里也开始寻找这名字主人的事迹,颜娧有事先告知今日要找出缘生,答案没有太难想,差诧异问道:

    “承昀说可以解缘生之人是你?你是谜离老人?”

    方琛捻着山羊胡掩饰害臊,无法掩饰心中欢喜,喃喃说道:“若知道是妳早过来了。”

    颜笙嘴角抽了抽,难掩钦服与害怕地道:“你倒是真把小虫子玩出了极致。”

    “近来可好?”方琛难掩眼里的遗憾,一门心思全往颜笙去了。

    颜笙欣慰回道:“甚好!儿子听话,孙儿刚成婚,孙女不日也要大婚了。”

    “当真?记得给我送上请柬啊!”他心想着能多一次见面。

    “丫头会通知你的。”颜笙抛了个求救眼色给颜娧。

    “真当孙女疼啊?那我也会真心疼她。”方琛意味深长的回望颜娧。

    这回换颜娧嘴角抽了抽,难不成方才不是真心疼惜?

    没真心疼惜便挨一刀,真心疼惜是连命都送她了?

    “姊姊失散这么多年可有找到了?”方琛又是情深似海地回望。

    “找着了。”颜笙扬起浅笑回望了姐妹,没料到皆被诡谲笑容回应,叫她心头猛然一阵。

    “恭喜啊!我会好好照应——”

    “停!”颜笙拦下方琛接下来要表达的话语,急急说道:“先把事儿处理了,你方才找着什么了?”

    再继续叙旧下去还得了?裴巽要是来了,没解决事儿准先打起来了。

    “是了!方才先生所言何意?”雍德帝着急询问。

    几年来他们苦寻缘生蛊母解救黎祈未果,如今黎祈有救了?

    “缘生蛊母在圣上子孙袋里,喂食情灭蛊便能触动蛊母产下缘生,临幸后自然进入母体。

    等待瓜熟地落蚕食宫体,产程进展极为缓,母体必受比产痛更为艰辛的死亡过程。

    即便有幸娩出胎儿,缘生亦会跟随胎儿入体,女娃无法撑起缘生所需,多数会于三岁前病殁。

    男娃尚有未成熟阳精可依存,不过亦是多数会在十五岁前病殁。”方琛见着熟识没有丝毫犹豫地解释。

    殿内众人面色越来越阴沉,殿内针落可闻,皆庆幸,颜娧出现实时,否则黎祈早已殒命。

    雍德帝更是面如死灰,造成黎瑛惨死的下蛊凶手,竟是自身?

    他的宠爱致使缘生蛊毒入体?

    黎瑛分娩惨况不断萦绕在脑海,产后萎靡托孤,生气皆无的模样,更是他一辈子难忘的恶梦。

    而这一切竟是因为他?

    雍德帝寒心地问:“可有查清来人?”

    瞧着面色凝重的雍德帝,颜娧也清楚他的接受程度能到何处?

    几年前处理了岳贵妃解决了兵权,如今又得来一次?

    “圣上可记得神国?”即便如此,颜娧仍是问了。

    雍德帝心头一凛,面无表情地道:“接着说。”

    “神国意图复辟,搅乱了各国内政,各国皆有人利益交换或许各自想要的人、事、物,先黎后的死是西尧赵太后所致,如今亦是。”

    “与赵太后何干?为何至此?”这次连黎莹也坐不住椅子了。

    颜娧瞟了雍德帝眼,无奈笑道:“谁让妳生了个叫赵太后宁可毒杀亲夫也不愿同房的好儿子。”

    “什么?”黎莹难以接受地也跟着回望儿子,生得好看些也有错?

    “赵太后当年来北雍朝贺本想闯婚嫁予雍德帝,被摄政王发现后,调换了人选。

    一切都是求不得的执念所致,此次也是她告知要再次对皇后下手,我才匆匆赶回来。”颜娧据实相告。

    看着儿子年过四十仍保有盛年之姿,叫人多向往些也是常情,毒杀亲夫可就过了啊!

    雍德帝不安问道:“北雍又有何事交换?”

    “大抵便是圣上登皇位!换个女儿为后,结果先黎后辞世,圣上十数年来未曾再立后。

    如今帝后鹣鲽情深的消息,一如既往传入西尧后宫,又早就今日一事。”颜娧亦是苦笑着。

    偏激执念来无法根除,雍德帝这辈子皆是寝食难安。

    “小姑娘家家调查得倒是一个透彻。”方琛欣赏地看着小徒儿,宫廷秘辛也能挖出来。

    “师父你倒是先说说蛊母何解?还有个娃儿等着你相救呢!”颜娧对于夸奖一点儿都不热衷。

    “圣上得忍一时痛苦。引出蛊母也就无事了。”方琛捻着山羊胡时不时窥探着颜笙,站在黎莹身后的人儿则努力降低自身存在感。

    “师父,这蛊母一待这么多年,可会有何影响?”蛊虫在身上藏了二十几年,能不叫人不安?

    啊嘶——

    被徒儿这么一问,方琛忽地想到了什么,为何仅有一个黎后身死?

    被鼓噪的蛊母,可不只会产下一只缘生,为何其他妃嫔无事?

    这不可能吶!以**养蛊,应得当时妃嫔尽绝、子嗣尽绝了。

    偷偷拉过徒儿,细声问道:“这位圣上真有其他后嗣?”

    一针见血的问题,问得颜娧嘴角抽了抽,不知道该不该点头地求助颜笙,见耳力甚佳的颜笙轻轻颔首。

    颜娧模棱两可的回答道:“有,也没有。”

    方琛为这回答,不显山露水的浅笑。

    徒儿这回答,很有意思!

    同为男人,不由得高看了雍德帝一眼。

    他为颜笙一世未娶,与回春蛊相依不悔。

    身为帝王亦能一世倾心伊人,若是先黎后泉下有知也能瞑目矣。

    方琛这话对着黎莹说道:“想来取出蛊母会造成日后无子也无碍了。”

    黎莹被瞧得发笑,闲倚着凭几低眉浅笑地说道:“我说,琛哥哥,这眼力劲还得再修修,只认得笙姊姊,不认得莹妹妹啊!”

    ------题外话------

    午安~献二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网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